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二十二章 卡片兄的烦恼
    ***************************************************************************************************

    “古代无魂之卡?”

    此时,我们一行已经被邀请到会议厅里,和愁眉不展的几位赫拉迪克老人一起坐下,倾听着他们最近遇到的大麻烦。

    没想到,却在无意之中,听到一个我十分耳熟的名字。

    古代无魂之卡,这不是卡片兄么?作为三流配角,这家伙还真是时时刻刻不忘记偶尔冒头领上一记时薪呀,如此赚钱有方,改天得向它请教一下才行。

    “没错,正是它。”这几位老人之中领头的,也是第三世界赫拉迪克族的总负责人人,雷顿长老,长叹一口,露出追忆之色。

    “其实原本,我们一族在第三世界的处境,也不像大家想象中的那么差,虽然要直面更强大的地狱势力,尤其是霸占了赫拉迪克古墓的四魔王之一督瑞尔的威胁,但是这数百年来,督瑞尔并未现身,来骚扰我们一族的大多也都是一些不成器的小怪物,正因如此,我们才能勉强在这片险恶之地里生存下来,可以说,怪物的威胁还比不上资源的匮乏来的大。”

    听到雷顿长老一片肺腑之言,我看了看几位老人。再回想起刚才在大厅里见到的众多赫拉迪克人,的确不像是终日惶惶的模样,顶多就是因为资源匮乏,衣着打扮有点不像样。

    反正,这些人是不比我当年刚刚打开第一世界的赫拉迪克通道时,看到的宛如生长在贫民窑之中的第一世界赫拉迪克人差太多。

    “我们还在外面建立了部落根据地,依靠着周围几片小绿洲。”雷顿长老接着又说道。

    “我们的苦难,算起来应该是在半年多之前开始,不知为何,一直深居在赫拉迪克古墓深处。作为魔王督瑞尔的左右手之一的古代无魂之卡。忽然出现,并率领地狱怪物袭击我们,若不是我们时时刻刻保持警惕,在部落外面做了不少防御和警报工作。说不定第一次袭击。我们第三世界赫拉迪克一族。就要被古代无魂之卡率领的怪物大军给淹没了。”

    苦笑数声,雷顿无奈的叹息道:“接下来的情形,恐怕诸位也能想象得到。古代无魂之卡率领的怪物大军,根本不是挣扎在生存线上的我们所能抵挡,所以,我们无奈的放弃了扎根数百年的部落,躲入到中央塔之中,利用中央塔自带的移动之塔魔法,成功的躲过了古代无魂之卡的袭击,惭愧呀,当年祖先在中央塔上设下移动之塔魔法,本来是打算把中央塔当成战略性的移动堡垒使用,没想到我们这些不肖子孙,却拿来逃命,把祖先的颜面都丢光了。”

    “雷顿长老不必自责,地狱势力实在太强大了,整个暗黑大陆都是如此,人人自危,一片哀鸿,并非赫拉迪克族一家如此。”

    见雷顿长老羞愧的无以复加,悔恨交加,痛心疾首之下剧烈咳嗽起来,乃至咳出了血,我们连连劝道。

    “诸位贵客的好意,我心领了,如今,你们来了,我也能松一口气,将这些族人,托付到你们手上了。”雷顿长老摇了摇头,心里面似乎做出了什么决然的决定。

    “如今,最大的问题是该如此搭建起这个简易魔法阵。”

    “这个问题刚才诸位长老也提到过,难道说又什么难处吗?我们是否可以在中央塔内搭建?”我好奇问道。

    “没有办法,中央塔的内部空间结构严谨,当初建立起来的时候,为了防止后人在里面随意滥用空间魔法,就已经禁止了一切外加的空间魔法,所以没办法在里面搭建传送阵。”

    “那么外面呢?我们找个偏僻的地方,半个小时就能搭建起来,转移所有人需要的时间,也不过超过一天,一天时间,还不至于让卡片……咳咳,古代无魂之卡找到我们吧。”我又问道。

    “一天时间……绝对不可能,别说一天,就是半个小时,说不定那些家伙就已经追上来了。”长老们不断摇头,显然我这个想法,在他们看来很是天真。

    “为什么它们会那么容易找到我们?移动之塔魔法再加上超强的隐蔽魔法,应该很安全才对。”想起这一路上的追赶,我心里更加疑惑。

    我是能用灵魂魔法感知,才能勉强追上中央塔的移动,卡片兄它们又是有什么手段追上来,难道说地狱怪物里面也有懂得灵魂魔法的家伙?开玩笑吧。

    “此事一言难尽,起先我们也很疑惑,为什么我们的动作已经如此隐蔽,那些怪物还是能够紧追不舍,不让我们有丝毫喘息的机会,直到后来,我们才开始怀疑……”

    “怀疑什么?”

    “我们发现,在古代无魂之卡的队伍中,有一名少女,在怪物堆里十分的扎眼,一眼就被我们看到了,似乎就是这名少女,具备追踪我们的能力。”

    “知道原因吗?”我越发的好奇,追问到底。

    “不敢肯定,但是有一个猜测。”雷顿神色凝重,又显得痛心痛恨:“这名少女,该不会是四魔王利用某种手段,将我们埋葬在古墓之中的祖先复活,不然的话,非我们赫拉迪克一族人,不懂得灵魂魔法,我根本想不出还能通过其他的手段追踪到我们。”

    “什么?”

    众人大吃一惊,复活赫拉迪克族的祖先?这种事情,就算是四魔王再怎么强大。也不可能办得到吧。

    我也吃了一惊,但是吃惊的事情,却是和其他人大不相同。

    少女……赫拉迪克祖先,雷顿这一番话,就仿佛是心灵中的一道闪电,破开乌云,给了我一道灵感。

    难道说……莫不成是……不对,不可能那么巧合吧。

    看了一眼赫拉迪克方块,虽然方块公主忍住了没有说话,但是方块自身的微微颤抖。也显示着她现在内心的极度不平静。恐怕这家伙也和我想到一块去了吧。

    莫非,那个少女就是方块公主的身体?但是不对,那只是一具机关人偶,没有灵魂。又怎么能擅自行动呢?

    不过。以四魔王的手段。怕是只要有了这具机关人偶,让其自由活动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是仅仅是这样。对方又何以具备追踪中央塔的能力呢?

    这一切,就像是一团迷雾,任我怎么想也想不通。

    “其实,经过这大半年的观察,我们还发现了一件事情。”雷顿接下来的话惊醒了我,见他神色不安,我放下心中的疑惑,认真的听下去。

    “我们发现,指挥地狱怪物攻击的似乎不是古代无魂之卡,而是那名少女。”

    “什么?”我们又是被狠狠震惊了一番。

    “古代武魂之卡是魔王督瑞尔的左右手吧,这样说来,它的地位仅在督瑞尔之下,又有谁能指挥得了它?难道说那名少女真正的身份,就是督瑞尔。”

    做在一旁的萨绮丽,忍不住惊声猜测道。

    “不可能,如果是督瑞尔的话,我们早就覆灭了,四魔王的强大,不是我们可以想象得到。”雷顿摇头否认道。

    “正因如此,我们才极度困惑,那名少女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何能够指挥得了古代无魂之卡,如果说这是督瑞尔的命令,那么又凭什么让这名少女来指挥?”

    众人集体化身碇司令,双手托着下巴,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谁也想不通其中的答案。

    “那名少女的实力如何?”我忽然出声问道。

    “不知,不过看其气势,应该还在古代无魂之卡之下,而且相差不小。”雷顿一愣,回答道。

    “那么,古代无魂之卡的实力又如何呢?”我继续问道。

    雷顿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露出感激之色,却又无奈:“凡长老,虽然我们知道大家的实力强大,连千年强者赫拉森都打败了,但是古代无魂之卡的实力,还要远远超越赫拉森,想要抵挡它不是那么容易。”

    顿了顿,生怕我们不知深浅,雷顿继续说道:“作为督瑞尔的左右手之一,古代无魂之卡拥有世界之力巅峰境界的实力,而且,作为复活怪物,它经历过的岁月,也不是赫拉森能够相比,少说也有五六千年,无论是境界实力,还是经验技巧,都强过赫拉森太多,怕是十个赫拉森也不是一个古代无魂之卡的对手。”

    “那么强?”我倒吸一口冷气。

    卡片兄,你为何那么叼。

    “正是如此。”

    “如此看来,古代无魂之卡的确不是我们能够匹敌的存在。”我苦笑起来。

    就连一个赫拉森,都让我打的死去活来,最后还是靠爆种才将它干掉,何况是卡片兄,恐怕对方用一根手指头就能将我打败了。

    “那名少女,虽然和古代无魂之卡相差甚大,但是应该也有世界之力初级甚至是中级境界的实力,不可小看,两者相加,再有庞大的地狱大军,这样的战斗力我们根本无法匹敌啊。”

    几位赫拉迪克长老长吁短叹,神色显得绝望。

    怎么会这样,赫拉迪克族找到了,却无法搭建传送站,难道真的要倒在最后一公里上?

    我们不甘心的咬着牙,冥思苦想。

    “大家不要灰心,一定还有办法,现在对我们威胁最大的,其实是那名少女,只要想办法对付她,那么纵使古代无魂之卡再怎么强大,只要跟踪不了我们,我们就能安全脱困。”

    “不求败敌,只求脱困。”

    “但是,古代无魂之卡一直在那名少女身边,看起来就像是保镖。”

    在我们打起精神,围绕着几乎看不到希望的事情。激烈讨论起来的时候,另外一处,也在发生着非比寻常的事情。

    古墓深处,一座宛如十个足球场般的墓室大厅之中,无数高大的巨型木乃伊整理排列站直,如同训练有素的士兵。

    在这些巨型木乃伊的最前方,沿着十多个台阶上去,只见巨大的石椅耸立于中间位置,宛如王座,一道巨大无比。散发出恐怖气息的黑影。坐在上面。

    古代无魂之卡——作为魔王督瑞尔的左右手之一,掌控着整个赫拉迪克古墓的所有魔王军,相当于是督瑞尔的亲卫队长,另外一个黑暗长老。则是掌控着古墓之外。沙漠之上的魔王军。一个主外,一个主内,分工明确。构成了西部王国的强大地狱势力体系。

    作为古墓之中数十万怪物的头头,古代无魂之卡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风光的不得了,然而现在,这位【大内总管】却在皱起眉头,似乎陷入了为难之中。

    它手上捏着一张卷轴,上面是位于地狱的黑暗长老的来信。

    魔王督瑞尔回地狱去了,本该由亲卫队长的古代无魂之卡跟在身边伺候,不过因为另外一位大人随口的一句话,古代无魂之卡不得不留在这里,让黑暗长老跟了过去。

    烦啊。

    古代无魂之卡摁着太阳穴,叹息一声。

    这个世间,能够随意命令它的,除了督瑞尔以外也就只有三个——另外三大魔王。

    安达利尔大人只信任她自己的手下,以及其他几位魔王大人,所以不可能命令自己,阿兹莫丹大人向来独立独行,也不可能下这个命令。

    所以,让它留在这里的,自然只有最后一个,四魔王之中最可怕的贝利尔大人。

    为什么非得让自己去辅助那个人类小丫头?如果不是贝利尔大人的话,我早就扔下不管,追随【王】而去了。

    古代无魂之卡再次叹了一口气。

    它和黑暗长老,之所以会选择成为督瑞尔的手下,是因为在督瑞尔手下干活轻松,这位魔王大人就是一个万年宅,在赫拉迪克古墓那么多年,几乎没怎么外出过,连身为它的左右手的古代无魂之卡和黑暗长老,也甚少接到命令。

    对于害怕麻烦,喜欢自由的黑暗长老和古代无魂之卡来说,这样的主人实在是太完美了。

    若是跟随安达利尔大人,以那位魔王大人的【热情干劲】,还不得时时刻刻都要准备战斗。

    若是跟随贝利尔大人,面对那位智深若妖的阴谋魔王,什么时候被卖了也不知道。

    若是跟随阿兹莫丹大人……想到这里,古代无魂之卡打了一个冷战。

    与那位大人的零之魔王截然相反的另外一个外号,就是魔王杀手,身为魔王等级的自己,若是追随了它,岂不是等于一头肥猪追随了屠夫?

    想到这里,古代无魂之卡再次看了一眼信上的内容,尤其是上面几个让它觉得刺眼的大字。

    一切照旧。

    照旧你妹呀!

    古代无魂之卡恨不得将信揉成一团,狠狠甩在黑暗长老的脸上。

    从前些天开始,它就坐立不安,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即将来临,然后在昨天,它终于察觉到是什么让它如此不安了。

    阿兹莫丹大人的气息!

    赫拉森那蠢货没有察觉到,活该被干死!

    对于这位魔王大人,古代无魂之卡发自内心的颤栗着,尼玛这位大人卧底卧到自己家门口了,这可如何是好?自己能感觉到它的气息,会不会是它故意透露出来,警告自己,让自己不要再插手这件事了?

    卡片兄抱头悲鸣中。

    阿兹莫丹大人和贝利尔大人,哪个更可怕,毫无疑问,那肯定是贝利尔大人。

    但是却不能这样比较,贝利尔大人只是随口一句话,谁知道它有没有放在心上,若是为了这样一句话忤逆阿兹莫丹大人……

    想到那位魔王大人的那个称号,古代无魂之卡就觉得菊门一紧。

    那可是屠杀魔王专业户呀有木有?死在它手上的魔王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有木有,而且专挑魔王下手有木有?

    要是它一个不高兴,挥舞着大剑杀上门来,古墓这几十万怪物,加上自己这一条小命,就都得玩完了,最强魔王的称号不是白给了,古代无魂之卡深深知道,别看大家都是世界之力巅峰境界,真打起来,对方十里之外就能捏死自己,自己根本不够对方塞牙缝。

    要是被阿兹莫丹大人干掉了,王会为自己讨回公道吗?不可能,阿兹莫丹大人和王的关系那么好,怕是一篮子蘑菇就能让王消气了。

    退一万步,就算王真的愿意为自己出头,自己死都已经死了,还有什么用?

    卡片兄再次抱头悲鸣。

    肿么办?肿么办?

    犹豫许久,卡片兄似乎终于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它将手中的信纸揉成一团,狠狠扔向虚空之中。

    糊你熊脸,小命要紧,老子不干了!

    于是,在这边还在激烈讨论怎么样应付恐怖的古代无魂之卡的时候,那边的卡片兄,却已经决定洗心革面,痛改前非,金盆洗手了。

    贝安沙大胜利!

    ***************************************************************************************************

    上班了,好累呀,不过承诺的加更不会改,等会小七还会更新一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