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一十六章 魔王祈祷中
    ***************************************************************************************************

    一片荒凉凄惨之地,天空根本见不到太阳,只有漫天的黄沙狂吹,以及那一片片死沉沉的黑云,像要压下来似的,让人无法压抑的喘息。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腥色红光,勉强照亮着这片地方,红光之中透露出浓重的鲜血味道,以及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邪恶气息,地面全是污秽的黑土,生机断绝,没有一丝活物的气息。

    但是那狂风,却又隐约传出无数魔鬼的嚎叫,似群魔乱舞,这片毫无生气的猩红污秽之土,在风中颤栗,仿佛随时都会从泥土中冒出无数魔物。

    隆隆……隆隆……隆隆隆……

    一阵迥异于风声和恶魔哀嚎的声音,逐渐在这片土地上响起,由远及近,慢慢的,变得清晰起来,仔细听去,似乎是一些沉重而混乱的脚步声。

    轰隆一声,地平线上忽然冒出一座山丘,然后再次传来轰隆一声,这座山丘微微颤动着,竟然忽地猛然高出一截,似乎越来越逼近,散发出势压一切的气息。

    那山丘顶下,缓缓地,裂开一双让人窒息恐怖的红目,由无数复眼组成的眼球子。宛如一栋房子般大小,咕噜噜的在这双红目之中,转动几下。

    不是山丘,这是怪物,一座山丘般的巨大怪物!!!

    随着这座山丘怪物,在这片土地上冒头,它的身躯也在逐渐放大,最后变成了一座巍峨大山,再传出几声震耳欲聋的脚步声,它的附近。多了五座矮上一截的旁峰。

    这五座旁峰。跟着主峰一起,节奏一致的缓缓前挪着,看似不紧不慢,每一步都似慢动作般。但以它那庞大身躯。哪怕只是迈出一步。就等于是上千米远,似慢似快的接近这片荒凉死寂血腥之地。

    终于,它一脚踏入了这里。那庞大无比的轮廓,也随之完全显形出来。

    那一座主峰,毫无疑问是眼前这座巨山怪物的身躯和头颅,黑色的阴影中,隐约能看到很多坚硬的肢解,从这座主峰上面突出,的宛如一只异形般丑陋恐怖。

    尤其是头部,长着宛如枫叶形状三根巨冠角,看起来既狰狞,而又平添一分王威。

    而那五座旁峰,其中有四座是一根根宛如蜘蛛足形状般的菱角分明的坚硬肢节,竟然全都是这头巨山怪物的腿部,而最后面那座,则是一条不断如同灵蛇般甩动的巨尾。

    当它的完全轮廓,全部显现出来的时候,如若是有冒险者出现在这里,一定会大声惊呼出这头庞然大物的名字。

    血肉复生者!!!

    没错,群魔堡垒常见的血肉复生者,只不过普通的血肉复生者,只有不到一人高,而眼前这座巨山大小的血肉复生者,很难用语言描述它究竟有多庞大,那四根肢节巨足,走进看去,就如同四根撑天的石柱。

    血肉复生者的最大特性,就是会不断的诞生邪恶之子,也就是某种出镜率不错的怪物——血肉野兽。

    这头巨山大的血肉复生者,自然也不例外,不过相比它的巨大提醒,它的跟班们,以及诞生下来的血肉野兽,就要逊色许多了。

    直到巨型血肉复生者踏入这片土地数十里,慢慢的,地平线上,才出现一些不断蠕动的物体。

    这些物体,凑近一看,有血肉复生者,也有血肉野兽,大一点的血肉复生者,有十多米高,也似一座小型山丘,而那些匍匐在地,双足前爬的血肉野兽,最大的则是如同一头大象,面目狰狞恐怖,足有两米宽的大嘴裂开,里面满是森森锯齿,上面沾满了血肉皮毛。

    这些巨大的血肉复生者,以及这些巨大的血肉野兽,任何一只,放到暗黑大陆,都会引起冒险者的恐慌,然而,和走在中央的那座巨山型血肉复生者相比,又显得微不足道,就似一头巨犬,周围围着一群蚂蚁。

    按照大小个头,这些血肉复生者和血肉野兽围绕在巨型血肉复生者的身边,越往外层,体积就越小,实力越弱,而最外层的普通大小的血肉复生者和血肉野兽,足足离了巨型血肉复生者十多里远。

    这意味着,这群血肉复生者队伍,数量浩浩荡荡,宛如铺盖大地的一条巨毯,粗略扫去,就已经不少于上万只。

    如此庞大且单一的一群怪物,光是它们身上散发出来的势,就已经足以让大部分强者望而怯步,更别说那座巨山型的血肉复生者散发出来的森严气息,宛如死神降临,起码是魔王高级的气势。

    哪怕是世界之力巅峰强者,遇到这样一群恐怖的血肉复生者队伍,也要绕道行走,不敢证明慑其锋芒。

    这里是地狱,而这片土地,哪怕是在地狱之中,也是最荒凉的地方之一,相传这里发生了一场惊世大战,正是那场大战,才导致这里生机断绝,千万年来,哪怕是恶魔也没有多少可以在这里生存下来,能够留下的只有那些最凶残,最悍勇的强大怪物。

    唯有这群强大的血肉复生者队伍,才有资格堂堂正正站在这里,四处巡逻,似乎要将这片荒凉的土地纳入统治猎食范围。

    当这群血肉复生者出现在这片土地的时候,就连狂风也被它们庞大的势所粉碎,所过之处,原本嚣张呼啸的腥风安静下来,夹杂在风中那些群魔哀嚎的气息,更是一个个噤若寒蝉。像乖宝宝一样失去声音。

    唯独那万年不变的血腥红光,还在暗淡的照耀着这片土地,照耀着这群肆无忌惮闯入的血肉复生者。

    忽然,走在前头的巨型复生者脚步一顿,似乎有所发现,停了下来。

    它周围,它身后的小弟们,也都一个个顿住脚步,疑惑的看着老大,似乎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够阻止自己一群大军的前进。

    不久之前。就有一群不知死活的巴罗格,自持个体实力强大,数量也不少,竟然把老大和大家看成是盘中餐。

    当那只领头的。有两双恶魔翅膀的变异巴罗格领主。被老大轻松干掉以后。这群巴罗格就成了大家的美食,这不,那些血肉野兽牙缝里的残渣。就是巴罗格友情贡献。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们,打败那群同样是一方领主的巴罗格大军以后,这群血肉复生者队伍就产生了这样的空前自信。

    然而这时候,老大却停了下来。

    走在最前头,离巨型血肉复生者最近的那些十多米高的大型血肉复生者,看出了一丝端倪。

    老大的眼睛,似乎在瞄着地上。

    地上?

    它们循着视线看去,除了黑色的污秽土地,还有什么?

    等等,好像的确是……

    在这些血肉复生者的猩红瞳孔中,除了黑色秽土之外,还有一抹突兀奇异的东西。

    是在留在地上的一道晶莹发亮的痕迹,就如同蜗牛爬过的地方一样,弯曲蜿蜒,一直延伸到远方尽头。

    仔细看去,这道痕迹分明就是一条冰路,只有不到一米宽的冰路,从这边的尽头,一眼延伸到那边的尽头,看样子,是有什么擅长冰冻力量的存在,从这里路过,留下这条宛如蜗牛一般的冰路痕迹。

    这条冰路痕迹,就这么横在这群血肉复生者的前方,让巨型血肉复生者的脚步硬生生停下。

    老大是怎么了?难道说刚吃了那只巴罗格领主,肚子又饿了,想要找到这条冰路的主人,也一并吃了?

    血肉复生者们如是猜想道。

    那巨型血肉复生者,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似乎真的变成了一座大山,那双房子大小的复眼之瞳,仿佛被定住了一般,不再哧溜溜的乱转,而是死死盯着脚底下那条微不足道的冰路轨迹。

    然后,它做出了一个让所有小弟都意想不到的动作。

    一百八十度转弯,迈出脚步,不顾就在它身后的同类,迈出脚步直接踩了过去,顿时,血肉复生者和血肉野兽的惨叫频频传出,哀嚎一片,光是死在巨型血肉复生者脚下,被踩成泥浆的小弟,就足足有上千数量。

    巨型血肉复生者的速度飞快,再也不是它来时那般,充满雍容和威严,似乎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脚步匆匆,带着那些幸免于难,一脸莫名其妙的小弟们,飞快的离去,那仓皇背影,似乎写满了【妈妈这里好可怕我再也不敢来了】的可怜气息。

    不一会儿,血肉复生者队伍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狂风再次肆虐,那群魔乱舞的哀嚎声跟着响起,和那道似乎永恒不化的冰路痕迹,构成成了这片荒凉之地的长久旋律。

    到底是谁?在这里留下了这么一条,连强大的血肉复生者队伍看了,都要仓皇而逃的痕迹?

    顺着冰路痕迹的方向,镜头延伸,延伸,再延伸。

    一直往前延伸了足足数千公里,这道冰路痕迹才终于显示了尽头。

    在痕迹尽头,一名娇小的少女静静站在那里。

    穿着一身及其简单,及其单薄的肩带式连衣裙,一头蓝色的齐臀长发,就犹如少女散发出来的气质一样,安静垂落着。

    最引人注目的是少女头上两束翘起的头发,形状宛如猫耳一般,还会时不时抖动一下,看起来可爱之极,会让人忍不住想要将少女搂在怀里摸摸头。

    蓝色的刘海下,是一张精致到了极点的漂亮脸蛋,只是这张脸蛋稍显冷漠,似乎这个世间已经没有事物能够引起少女的注意和兴趣,这样的三无气质,让那双晶莹美丽的蓝色眼眸,也稍稍暗淡,散发着一股漠然冰冷的目光。

    她静静站在这里,宛若一座雕像,一动不动,不知站了多久。

    在她的视线前方,是一片废墟。

    在这满是乌黑秽土的荒凉之地上,这片风景格格不入的废墟,显得尤为突出,更别说它的造型,就似一艘撞到了冰山,倾斜着沉入海中,大半截被埋在深深地底的岩石巨船!

    那露出地面的一小部分,也是庞大无比,足以在上面建造一座可容纳数千人的广场,而在【船上】,隐约间,似乎能看到教廷特有的风格建筑,建立在上。

    这样一座类似巨船的岩石结构的物体,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为什么会突兀的出现在这样一片荒无人烟的地狱秽土上,为什么上面会出现类似教廷的建筑……

    这一切,无人得知,或许,只要站在这片废墟脚下的少女,知晓一二。

    她就静静的站在这里,看着这座沉沦的岩石巨船,一动不动,许久,许久,终于,少女的身体微微一颤,做出了一个动作。

    不顾雪白的连衣裙,不顾白皙的**,她缓缓的跪下双膝,两只小手五指交错,握于胸前,下巴轻轻抵在上面。

    这是一个最完美,最标准的祈祷姿势,哪怕历代的教廷圣女,也休想在上面找到丝毫瑕疵。

    这一跪,一祈祷,又是化作雕像,仿佛时间对于少女而言,只不过如同泥沙。

    久久的,久久的,沉沦的巨船废墟,跪在废墟跟前祈祷的少女,这一幕,化作了一幅静止唯美的画卷……

    忽地,在少女身后数百米远处,一阵空间波动,将这幅宁静苍凉的画卷打破。

    从空间波动之中,缓缓走出一道人影,这道人影不高不矮,瘦骨嶙嶙,穿着一身过时的淡灰色平民服装,似老人,似青年,模样大街上随处可见。

    非要说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那就是呈土黄色的,干巴巴的,似乎没有一点水分的皮肤和脑袋,让它看起来更像是一名营养不良的农民伯伯。

    这名疑似农民伯伯的人影,散发出的苍老睿智气息,也让它显得稍微有那么点看头,从波动的空间中走出,他迈着轻微伛偻却平稳之极的步伐,上前几步,单膝跪在祈祷少女身后。

    “何事?”许久,祈祷少女微不可察的轻吐二字。

    “回禀吾王,赫拉森死了。”

    干瘦的人影头低的更低,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嗯。”发出一声糯糯的鼻音,示意知道了,似乎赫拉森的死,对于少女而言,就像死了一只蚊子一样,毫不相关。

    “关闭第三世界赫拉迪克族的门,即将要被打开。”干瘦人影又说道。

    “嗯。”

    “贝利尔大人的游戏,还在继续。”

    回答它的,还是那一声低低的鼻音。

    然后,两人便安静下来,人影似乎没有其他事情需要禀报,少女也在继续祈祷。

    一会儿,干瘦人影行了一礼,无声无息的站起,一步一步,静静的后退,身体再次没入到空间波纹之中,来也悄悄,去也悄悄。

    也罢,赫拉森本来就不是【王】的人,可以说是三魔神安插在那里的眼线,若非忌惮三魔神,我早就要将他除去了。

    至于赫拉迪克族,已是不成气候,留与不留,都是小事。

    至于贝利尔大人的游戏,【王】更不会插手,也不知道贝利尔大人这样做,究竟欲图为何,那位大人应该不会无的放矢,每一步都充满深意。

    离开少女身边,出现在另外一地的干瘦人影,心里暗暗想着,那一直低着头,也缓缓抬了起来。

    若是有他人在这,看到它的面孔,一定会惊呼出来。

    魔王督瑞尔的左右手之一——黑暗长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