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一十七章 一百多个精英的大爆
    ***************************************************************************************************

    神秘避难所持续震颤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我一直提心吊胆的聆听着动静,直到震颤完全消失,才重重的呼出一口浊气。

    还好,还好,我怕赫拉森的自爆,连神秘避难所都承受不了,那大家也都要完蛋了,幸亏没事,看来赫拉迪克族蛋疼归蛋疼,但这工程质量却是一级棒,好的没话说。

    擦了擦额头冒出的冷汗,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怀中,小幽灵到是机灵,在我抱住她的一瞬间就钻到了项链里去,也省得我担心她了,有神器项链的保护,估计就是我被炸成灰,她也能安然无恙。

    话说回来,阿尔托莉雅她们的战斗怎么样……

    我心里才刚刚想着,还未来得及站起来,旁边就忽然砰轰一声,一座肉山从远处笔直飞了过来,不对,或许用“摔”来形容更合适一点。

    这座庞大的,散发出奇臭味道的肉山,就摔在离我不足两米远的地上,让我下意识的一手捂鼻,另一手拔出鱼骨剑,下意识做了一个驱赶动作,朝这座肉山一挥。

    于是,还残留着几分毁灭之力爆种气息的鱼骨剑,笔直穿透肉山的身体。将它如同冰火巨龙一样,切豆腐似的轻易斩成了两半。

    肉山发出一声的惨叫,这杂乱噪音,就仿佛有上百只怪物同时在我的耳边发出惨叫一般,然后,那大肚皮似气球一样迅速漏气,干瘪下去,一道道痛苦的灵魂,迫不及待的从它破烂的地皮中钻出,仿佛得到解脱一样。喜悦尖叫着。随风消散。

    十多米的大肉山,在短短不到十多秒的时间,就变成了一滩肉泥,正当我以为就这么完了的时候。这滩烂泥似的碎肉忽然爆发出璀璨光芒。爆轰一声。无数道光芒射向半空,化作雨点落下,这些光芒数量如此庞大。如此耀眼,竟然将整个空间都照的透亮。

    等等,这难道是敌人的最后招数,又是自爆?

    我心里大叫一声坑爹,不过很快就察觉过来,似乎不大像。

    眯着眼睛,仔细向这些落下的光芒看去,我的眼睛逐渐睁大起来,嘴巴缓缓张开,从里面哗啦啦的流出口水。

    这些是……这些装备……金币……宝石……老天,快出来看上帝呀,天空下起了金币装备宝石雨。

    我的大脑瞬间被强大的幸福感充满,同时又有点蒙,没想到这么随便把鱼骨剑一扫,就能带来这样的收获,到底是怎么回事。

    直到看到吾王她们,带着一脸的无奈,收起武器向这边走过来,我才逐渐意识到是怎么回事。

    和赫拉森的战斗,激烈过头,我甚至都忘记了吾王这边的这场战斗。

    刚才那座掉落在旁边的肉山,应该就是赫拉森之前用一百多米精英怪物制造出来的憎恶,应该是这些人将憎恶揍的差不多了,恰好这倒霉的熊孩子又落到我旁边,被我随手一扫,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挂掉了。

    这算不算是在抢怪呢?

    见萨绮丽一脸问罪的走过来,我连忙正襟危坐,摆出最无辜的神色。

    同时不忘娱乐,暗中用我这左眼上超级碉堡无敌宇宙旋风银河爆炸地球上投的战斗力测试仪。

    嗯嗯,萨绮丽的战斗力是四万加,那么想来其他人也差不多了,果然,图拉科夫和沙希克都是六万加,辛巴和达迦五万加,塔莫娅是三万加,吾王……吾王。

    嗯?也是三万加?

    看来这战斗力测试仪也不怎么靠谱呀,说是山寨伪劣产品也不为过。

    以萨绮丽的战斗力来说,如果她用上诡异多端的亡灵法师技能,也未必赢不了图拉科夫和沙希克。

    至于吾王,如果将一身的神器套装收回,或许的确是三万这个战斗力水平,但是这可能吗?加上神器套装,她无疑是这些人里面最强的一个。

    还有赫拉森,虽然他的战斗力显示是一百万加,但是,他在战斗中发挥出来战斗力真的只有这些吗?怕是好几倍都不止吧。

    所以说,战斗力测试仪提供的数据,只能作为判断一个人的大概处于什么境界实力的依据,至于装备技巧这些更加复杂的东西,根本没有包含在里面。

    废,这玩意太废了,还不如我一双眼睛那么好用。

    残念的摇了摇头,无意中,眼角好像瞄到了一抹黑色身影。

    哦哦哦,我的小师妹哟!!!

    我浑身一震,终于想起了贝安沙跟在身边的设定。

    卧槽,这也太神奇了点吧,战斗一打响,贝安沙的存在感就完全消失了,我这样缺乏经验的小菜鸟也就罢了,但问题是经验丰富的萨绮丽她们,甚至是身为敌人的赫拉森,似乎都没有注意到贝安沙的存在,好像根本没有这个人。

    看了萨绮丽她们一眼,对于忽然【多】出来的贝安沙,她们神色也是一惊,随即恍惚起来,好像终于记起来,啊,原来我们队伍中还有这个人。

    这存在感,实在碉堡了,真应该把三无公主拉过来看看,让她见识一下什么叫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咳咳,既然注意到了贝安沙的存在。

    嘿嘿嘿,小师妹,就让师兄我来帮你检查检查身体吧,乖,不要动哦~~~

    战斗力测试仪瞄准贝安沙,哔哔两声。

    然后“boom”的一声。

    爆炸了。

    我:“……”

    怎么……怎么回事?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说是上帝察觉到了我的猥琐用语,看不下去,赐予了天罚?

    还是说,这就是传说中的战斗力爆表?每个战斗力测试仪生下来,就是为了这句话而存在,并为之殒身?

    我迷迷糊糊的歪着头,挠着耳朵,百思不得其解。

    刚才,在爆炸前的一瞬间,战斗力测试仪的数值好像猛地暴涨了一下。直接到达八位数。然后就爆炸了,是我的错觉吗?

    “小弟,怎么了?傻傻的发呆,刚才是什么爆炸了。没事吧?”在我陷入一大波沉思之中的时候。脑袋轻轻被拍了一下。抬头一看,是萨绮丽,正用关心的目光看着我。

    “没事。”我取消变身。强烈的疲惫顿时涌遍全身,刚站起来的身体又有倒下去的乘势。

    就在这时,一条纤细的胳膊似乎早有预料的绕了上来,将我轻轻抱住。

    “阿尔托莉雅,谢了。”我脸色苍白的向吾王投去温柔目光,真是太大意了,和赫拉森的战斗,消耗实在太大,甚至动用了一瓶宝贵的全面回复活力药剂,再加上小幽灵的配合,才将敌人干掉,真是险之又险。

    “我没事,赫拉森那边,大概已经死了。”面对大家关切的目光,我摇了摇头,然后宣布了振奋人心的结果。

    “太好了,总算完成任务了,真有你的,小弟,没想到真的把那个赫拉森给干掉了。”大家欢呼起来,萨绮丽更是高兴的一拍我的肩膀,差点直接把我拍倒在地。

    哎哟喂,你到是轻点呀绮丽阿姨,我现在脆弱的小身板子,可是连亡灵法师的力气都经不起了。

    目光落到贝安沙身上,她依旧抱着一罐蜂蜜,站在较远一点的位置,在大家面前,神色显得有些冷漠孤僻,只有目光和我对视时,才会傻乎乎的娇憨一笑。

    “说起来,我们辛辛苦苦,就快要干掉敌人了,最后一下,可是被新人小弟给抢走了。”就在大家庆祝的时候,图拉科夫动作一顿,忽然喃喃自语道。

    于是,所有人的笑容都僵硬起来,目光重新落到我身上,变得不善。

    你这大嘴巴,少说一句话会死呀。

    我悄悄瞪了一眼图拉科夫,面前挤出讨好的笑容。

    “咳咳,这个……都是意外,意外。”

    “嗯哼?真的是意外吗?”萨绮丽拿会放过这个作弄我的好机会,鼻子轻哼一声,走上来,伸手揉捏着我的脸。

    “小弟,你就老实承认了吧,那一剑是故意的吧。”

    “我要是老实承认了,会有什么好处?”我苦巴巴的看着罗格魔女。

    “嗯,惩罚会来的快一点。”

    “那我坚决不承认,不对,是根本就没有这回事,这绝对是一场意外,我以联盟长老的名义发誓。”我摆出一张国字脸,义正词严的说道。

    反正我这个联盟长老的名号,只不过是用来打杂的,不需要在上面储备节操。

    “我话还没有说完呢。”在我惊恐的神色中,萨绮丽露出成熟迷人的微笑。

    “不承认的话,无论是不是在撒谎,都作罪加一等,双倍惩罚。”

    “你们这是在严刑逼供。”在我的惨叫声中,也响起了大家畅快的笑声。

    随即,就是打扫战场的工作,这一次可真是大丰收了,就算是我,也从未看到过如此壮观的大爆,萨绮丽她们也同样是这样。

    要知道,这可是一百多个精英怪物的分量呀,一百多的精英怪,经过我的bug小护身符的爆率加成,同时大爆,这是什么概念,恐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吧。

    要是让萨绮丽她们干掉的话,绝对没有这样的爆率,基于这个事实,萨绮丽她们终于【勉为其难】的原谅了我。

    不过,我却没有因此而高兴,甚至是平时最喜欢的打扫战场工作,都没有参加,一脸闷闷的和同样对那些琳琅满目的装备物品,毫无兴趣的贝安沙,坐在一起,舔着蜂蜜。

    此时此刻,我的心情就像眼前摆着一座满汉全席。我伸手可及,却怕被噎死而不得不吃着手中干巴巴的过期压缩饼干。

    好痛苦,好痛苦,第三世界什么的,最讨厌了。

    我一边舔着蜂蜜,一边泪流满面。

    然而,另外一边的两个混蛋,却是故意放大了嗓门。

    “哎哟哟,你这这把金色炎魔之剑。”

    “不错不错,这把剑。”

    “平均攻击力竟然达到了250。”

    “还有提升攻击速度的属性。”

    “还有不菲的元素攻击。”

    “还有属性加成。”

    “简直就是金色装备中的极品。”

    “而且……”声音顿了一顿。仿佛要说出最关键的优点。

    “而且。这把剑的等级需求,【只不过】是76级而已,寻常第三世界冒险者都可以装备上,实在是太绝品了。”

    瞬间。仿佛有无数的针刺。刺在我的心头上。让我忍不住痛苦的满地打滚起来。

    “还有这双金色手套……”

    “你们两个够了!”萨绮丽挥舞着手中一把刚刚辨识过的金色流星锤,凶巴巴的朝那两个人冲上去,图拉科夫和沙希克见势不妙。菊花一紧,连忙拔腿就跑。

    果然还是萨绮丽最善良体贴,我感动不已的想道。

    将恶人赶跑的萨绮丽,一脸温柔的走过来,身上散发出宛若圣母的光辉。

    “小弟乖,不哭,来,姐姐给你好玩的。”

    说着,就将她手中的流星锤塞到我的手上,闪亮一笑,转身离开,那飒爽果决的身影,仿佛在说,别问姐叫什么,姐做好事从来不留名。

    好人啊!!!

    我朝那光辉闪烁的高大身影,膜拜一记,下意识看了看手中的流星锤。

    天罚之锤,需要等级82。

    我:“……”

    萨绮丽,我看错你了。

    虽然说装备是不用指望了,但也不是真的没有收获,光是一百多精英的海量经验,就让我拿了不少,我那最后那一剑,对憎恶造成的伤害,着实不菲。

    刚才一看人物框,经验值竟然足足涨了一半,差一点就要升到62级,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还有这些精英爆落的宝石和符石,我还能用,等会得从那些无良的家伙手中扣出来。

    “师兄很喜欢这些东西?”贝安沙不解的歪着头,从上一次在罗格营地的交易市场中,她就看出了一丝端倪,现在似乎终于可以确认了(反射弧略长)。

    “啊啊,当然喜欢了。”我摇头晃脑,恨不得吟上一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贝安沙,有很多哦,不过都放在了家里,没有带在身上。”魔王大人指着自己说道,她终于记起来了,干掉那些胆敢冒犯她的魔王之后,似乎顺手收集了不少这样的玩意,因为没有用,所以就随随便便扔在家里了。

    至于贝安沙的家在哪……那还用说吗?

    “算了,我怎么能用贝安沙的装备了,是男子汉的话,就要自己堂堂正正的去赚取。”我摆了一个强壮的pose,引来贝安沙不明觉厉的鼓掌。

    “师兄,男子汉。”

    “嗯哼哼,那还用说,来吧,再多夸我几句。”

    “师兄,很聪明。”

    “说的好,我可是要成为智深如海的男人。”

    “师兄,肉包子。”

    “哈哈哈哈,说的没错,我就是传说中的肉包子……等等,怎么感觉不对劲呢?肉包子是夸人的话吗?”

    “师兄,蜂蜜。”

    “变奇怪了吧,到后面全都变得很奇怪了吧,为什么我成了吃的,你这吃货师妹!”

    看到这对笨蛋师兄妹,所有人都不禁捂起了眼,不忍目睹。

    所以说物以类聚,为了避免传染,得里着两个笨蛋远一点才行。

    话说回来,好像错过了什么绝好的机会,心里有一股空空如也的失落感。

    摸了摸心窝,我有点发闷。

    就好比已经掉在自己脚下的金币,却又轱辘几下,滚入了下水道的缝隙中。

    看了贝安沙一眼,她也瞪大乌黑美丽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看过来,脑袋上不断冒着问号,有什么是吗,师兄,贝安沙可是很厉害的,都可以回答你哦,似乎在这样问着。

    是错觉吧?

    某德鲁伊安心一笑,决定无视这种感觉。

    他丝毫不知道,刚才只要轻轻一点头,大把的暗金,甚至是准神器,都有可能入手,要知道某笨蛋魔王虽然在暗黑大陆还未开张,继续着零之魔王的称号,但是在地狱,可是鼎鼎大名的魔王杀手,死在她手上的魔王等级实力的怪物不计其数,稍次一点的暗金装备,她都懒得顺手去捡。

    足足用了三个多小时,大家猜将这一百来个精英怪物爆落的东西,全部收拾妥当,其中大部分都没来得急辨识统计,唯一知道的是这些爆落物品,将我们差不多全部人的物品栏都给塞满了。

    “新人小弟,赫拉森那边怎么样了?”询问的目光纷纷投了过来,毕竟这些人都在另外一处和憎恶战斗,对于我和赫拉森的战斗丝毫不知情,谨慎起见,必须问一问。

    “哦,赫拉森最后自爆了。”我躺在地上,翘着二郎腿,一脸自然的回答道,却不知其他人都狠狠打了一个寒颤……

    ***************************************************************************************************

    月底了,不知道会不会有双倍月票活动,大家手上应该还留着一点月票吧,应该还给小七留着吧,呜呜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