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一十三章 每十个反派,就有九个死于做死!
    ***************************************************************************************************

    强烈的危机感涌上心头,冰火巨龙心里一惊。

    糟糕,忙着融合新的招式对付敌人,竟然忘记保护自己了。

    看着那把貌似一点威力都没有,搞笑意味十足的鱼骨剑,冰火巨龙可是一点也笑不出来,它分明从那一根根狰狞的鱼骨刺之中,感受到了强烈杀意,那混沌泛白的鱼眼,却是像一双死神之眼在盯着自己。

    不妙,被这把鱼骨剑砍中的话,会很不妙!

    直觉发出强烈警报,冰火巨龙顾不得继续制造火雾冰鸟,将翅膀一收,抵在身前,随着它的动作,一个强硬无比的半透明冰盾形成,将那庞大的身躯保护起来。

    再然后,那双翅膀忽地用力一展,巨龙之躯,就宛如一只利箭般脱弦而出,明明是如此庞大的身躯,却快的让人几乎捕捉不到它的身影。

    冰火巨龙飞快的在虚无空间里穿梭着,快是似乎连光线都被它抛到身后,它回头看了一眼,愕然发现,如此快的速度,敌人却在紧紧追在身后,丝毫没有落下,那把鱼骨剑似毒蛇一样紧盯着它,从未挪过寸分。

    下一瞬,敌人的身影忽地在视线中模糊。

    瞬移!

    身为法术领域强者的冰火巨龙。自然能够一眼看出对方施展了什么招式,它的身形,也在翅膀一收一张之间,变得模糊起来。

    嗖嗖嗖————!!!

    激烈的速度追逐变成了瞬移的较量,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在这虚空之中不断闪现消失,宛若幽灵,进行着一场无声无息,让人毛骨悚然的追咬。

    不知道这两道身影,到底闪现了多少次。当冰火巨龙再次凭空出现在某一处。飞快的走着z字型路线,希望能将敌人甩的更远时。

    一股无名的恐怖预兆,从头顶降落,冰火巨龙抬起头。只见一道模糊的身影出现在那。手持着那把让它不安的鱼骨剑。笔直落下,和自己前进的方向交叠在一起。

    输了。

    冰火巨龙难以置信,精通魔法的自己。瞬移能力竟然输给了一个似乎对魔法一窍不通的敌人?这这么可能。

    但无论如何,事实摆在了眼前,自己的瞬移还在冷却之中,已经无可避免要碰撞了。

    紧咬着牙,面对从天而降的敌人,冰火巨龙将双翼展开,宛如一把张开的雨伞似的当在天空,在翅膀收拢的一刹那,冰蓝之盾闪现,紧接着层层叠叠的繁杂魔法阵开始浮现出来,挡在翅膀外面,形成了一道坚固无比的防御。

    这样一来,就算那把剑再怎么诡异也破不了了吧,冰火巨龙心里想道。

    下一个百分之秒,鱼骨剑直直朝着魔法阵砍落,宛如切千层糕一样,轻而易举的从这些层叠起来的魔法阵切下去,没有受到丝毫阻碍。

    眨眼间,冰火巨龙布置的防御魔法阵就宣告破解,然后是那层宛如冰蓝之盾的世界结界,鱼骨剑也只是在上面稍微停顿了一下,便发出玻璃破碎的响声,应声告破。

    看似玩具一样,却所向披靡的鱼骨剑,在短短刹那,在冰火巨龙不敢相信的眼神中,突破了最有一层防御,在天边划过一道弧形轨迹,斩落在冰火巨龙拢在上空的左翼上。

    嘶啦一声,坚固的龙翼像纸做的一样,发出脆裂撕响,被鱼骨剑切掉了三分之一大小,漫天的鲜血飞溅,让冰火巨龙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惨痛哀嚎。

    看着一大块翅膀从身上脱离,冰火巨龙的表情变得无比愤怒,它张开大嘴,猛烈怒吼一声,脖子扭过来,朝这边咬来。

    我还以为它咬的是我,连忙将鱼骨剑摆在面前防御,没想到它头一偏,嘴巴竟然从我身边擦过去,直接咬向另一边。

    是它的翅膀,我呆呆的看着冰火巨龙,一脸痛苦的咬住它那被切割下来的大块翅膀,咯吱咯吱的嚼入嘴里,吞咽下去。

    我已经分不清眼前的一幕,究竟是节能环保,还是血腥残忍了,竟然自己吞嚼自己的身体,这货还真不赖。

    吞下翅膀之后,冰火巨龙将那残了一片的翅膀,猛地大张,摆出一个大字型姿态,一股澎湃无比的力量从它的体内爆发出来。

    不好。

    我想要瞬移,却发现空间已经被它骤然爆发的这股力量锁定住了,宛如在泥沼里行走一般,无论是移动还是瞬移,都变得艰难无比。

    一个不察,没能及时瞬移,被这股爆发的力量炸了个正着,身体碰一声飞了出去。

    剧烈轰隆一声,冰火巨龙化作了一个炸药桶,强大的力量从它全身爆发出来,变成一场灾难性的爆炸,整个虚无空间无一幸免,全都被这股爆炸波及,估计就算当时我瞬移成功,也好不了哪去。

    呸呸,这家伙,竟然一改之前的谨慎,开始玩命了。

    拍打着战斗服上的焦黑痕迹,我呸了几下,擦擦嘴,看着冰火巨龙的能量开始漫天肆虐起来。

    光是这一记,消耗的能量就已经超过三重焰拳了,这头笨龙,终于不再打消耗战的主意,决心要和我死拼了吗?

    “人类,你将为你的愚蠢和无礼付出代价!”空气中,想起一道雷鸣般震耳威严的怒吼,紧接着,爆炸的中心,一道道光华,陡然席卷而来,射向四面八方。

    只见那些光华,每一道落在漆黑虚空处。停下后,便宛如一只具有魔力的灵巧精灵,在虚空之中不断飞舞起来,那飞过的轨迹,整齐圆润而具备某种玄妙,逐渐的,逐渐,画出了一个个不同的魔法阵。

    数千道光芒爆发出来,在短短十多秒的时间,形成数千个完全不同的璀璨魔法阵。将这空无一物的简陋虚空。点缀的华丽过头。

    这些魔法阵散发出古老强大的气息,里面的魔法符文,似有着生命的水银一般,缓缓旋转流动着。散发出玄奥的光芒。光是看着。就让我眼花缭乱。

    我就说,活了千年的老牌强者,怎么可能只有那区区几招火雾冰鸟。魔法阵这些最基本的技巧都扔到哪里去了,现在一看,果然拿了出来,而且似乎是一口气全部拿了出来,这强大阵势,颇有些当年我捡到的人妻骑士的万法之阵。

    摇了摇头,我否定了这个可能性,赫拉森的力量技巧,怎么可能和人妻骑士相比呢?就算他最引以为豪的活了一千年的经验,在人妻骑士这个数十万年前的超级强者面前,也是渣渣。

    当然,也不可否认,眼前的冰火巨龙,也就是赫拉森,真的很强大。

    看了四周围一眼,数千个魔法阵,有大有小,或红或蓝,形态无一相同,显示着赫拉森强大到极点的操控能力。

    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些魔法阵分布的十分均匀,无形中,将一大块的空间包裹起来,包括我和冰火巨龙在内,形成了一个魔法阵组成的巨大囚笼。

    “人类,受死吧!!!”冰火巨龙那夹带着强大怒气的雷鸣怒吼,响彻耳中,它的声音似有着一股魔力,在空间不断回响,震动,就如同一根导火索,将那数千个原本平静流动着魔法阵点燃起来。

    刹那间,数千魔法阵释放出让人无法睁眼的光华,一道道冰蓝深冻,一片片火焰炙烤,喷涌而出,形成冰与火的炼狱,天地间变得只有红蓝而色。

    在我的眼中,看到了无数火山的爆发,喷出无数陨石大小的火球,将自己淹没。

    那冰蓝色的天空,酝酿着永恒的冰封,一团团卫星般恐怖的冰封球,正从天而降,仿佛要将这片世界带入冰河时期。

    这火山,这冰球,却似乎两不相干,甚至隐约有一种融合的味道,要将我在冰与火之中不断轮回冰冻,炙烤,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承受无穷无尽的痛苦和折磨。

    这些都不是最可怕的,无论痛苦再怎么剧烈,也只不过是**承受,这冰火炼狱,借由着冰与火的交融,冥冥之中,似乎诞生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一个全新的灵魂。

    那些组成囚笼与边界的魔法阵,就是这个新世界,这个新灵魂的根基,里面流动着的魔法符文,在我的眼中,逐渐扭曲,逐渐变化,最后形成一张张大嘴。

    死吧!

    滚出去!

    这是我们的地方!

    这里没有你的容身之所!

    你将彻底灭亡!

    你的生死由我们掌控!

    你会生不如死!

    从这一张张狰狞的嘴巴里,发出无数喝斥和诅咒,混乱却清晰的传递到了我耳中。

    恍然间,这些咒骂,组成了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排斥着我的身体,我的灵魂的存在,整个世界都在挤压自己,试图碾碎自己,恨不得将自己生吞活剥。

    这个世界,容不得自己。

    这个世界,在诅咒自己。

    这个世界,在吞噬自己。

    那种孤身一人与整个世界为敌的恐惧,孤独,无力,绝望,瞬间侵占了灵魂,让我全身战栗无比,只想着闭上眼睛,不停不闻,拒绝一切,逃避一切,陷入永远的沉眠之中。

    当这种恐惧,这种绝望,如同深渊的根茎一样,扎根在灵魂之中,慢慢伸延到灵魂深处的时候……

    忽地,一团看似不起眼的火光,在灵魂深处点燃起来,散布着恐惧和绝望的根茎,在碰触到这团火光的时候,猛地发出惨叫,熊熊燃烧起来。

    这团火光,纯净不灭,竟然顺着根茎一直烧到灵魂外部,将所有试图碰触灵魂的外物统统燃烧殆尽。

    顿时。强大而温暖的力量,从灵魂深处涌了出来。

    这……到底是什么?

    感受着忽然出现的那点深红火光,我忽然产生一股明悟。

    知道了,我知道它是什么。

    它是世界的核心,世界的灵魂,世界的尊严。

    我的世界,名为毁灭的世界。

    只要有生命的地方,即有毁灭。

    只要有物质的地方,即有毁灭。

    只要存在空间和时间,即有毁灭。

    只要【存在】。既有【毁灭】。

    眼前这个新生的世界。竟然想驱逐毁灭,这是何其的不自量力,难道它们超越了存在之上?

    或许,赫拉森对世界之力的领悟比我深。他的实力。也比我强大。

    但是在世界的本源比较上。它却完败了,不做死就不会死,如果不是它用这种手段。让世界的毁灭之魂受到刺激,或许,也不会输的那么快,或许,甚至能够将我打败。

    但是现在,一切都结束了,冰火巨龙,受死吧!!

    缓缓睁开双眼,这一刻,天地变了,那肆虐的冰火炼狱,变成了孱弱的小孩和老头,在向自己张牙舞爪的挥舞着大锤。

    那组成囚笼的数千魔法阵,变成了一张张纸片,不管上面的文字再怎么恶毒,只要轻轻一捅即破。

    是时候了,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看我撕烂你们这些无聊的大嘴巴!

    冰火巨龙觉得自己稳操胜券。

    对方的实力很强,而且有着比自己还要高等的能力,能够轻易爆发出连自己都要畏惧的力量。

    但是,能够看得出来,他迈入世界之力中级境界的时间太短了,和在这个境界呆了足足一千年的自己相比,简直天差地别。

    只此一个差距,就已经注定了这场战斗的胜负。

    试问,一颗破土的新苗,无论它的品种再怎么名贵,生命力再怎么顽强,又怎么能和一颗参天大树相比较呢?

    赢了,依靠自己这千年研究出来的最强技巧,由数千魔法阵组成的冰火炼狱,足以形成一个全新世界,这个世界和其他世界相比,就如同是单一魔法和复合魔法之间的差别。

    依靠自己更深的领悟和运用,这个冰火炼狱,足以同时拷问对方的**和灵魂,让敌人永堕深渊,最后变成地狱的傀儡。

    正当冰火巨龙神色淡定,自信十足的看着被冰火炼狱淹没的敌人,恨不得摆个茶座,喝上一口清茶,悠闲自得的等待敌人灭亡。

    那红与蓝交织的冰火地狱中,忽然睁开一双眼,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挡得了这双猩红之眼的目光,直直穿透炼狱,落到冰火巨龙身上。

    哼着小调的冰火巨龙,全身打了一个颤抖,惊讶恐惧的注视着那双眼睛。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如此恐怖?

    宛如失了魂一般,和那双眼睛对视着,慢慢的,冰火巨龙脑海之中,产生了一道充满本能畏惧和屈服的明悟。

    毁灭……这是代表毁灭的眼睛,毁灭之眼啊!

    “你到底和迪亚波罗大人是什么关……”

    话还未说完,冰火巨龙的声音愕然而止,因为那双毁灭之眼,在刹那间逼近到了眼前。

    所过之处,深红色的毁灭世界席卷一切,冰火炼狱崩溃,数千魔法阵崩溃。

    所有有形之物,无形之物,皆逃不脱毁灭。

    然后,那把沾染着深红毁灭的鱼骨剑,高高举起,落下。

    冰火巨龙的声音便这么愕然中断,而后,保持着惊恐不信的表情,它从正中间缓缓断开,被切成了均匀的两半。

    这两半身体,在分开之后,宛如脆弱的水晶一样,纷纷粉碎,化作无数红光蓝光,在这个虚无的空间里飘散开来。

    结束了吗?收起鱼骨剑,我漠然的看着这些光点。

    似乎还没有。

    只见这些闪烁的能量光点,并没有暗淡消失,反而是越发明亮璀璨,在某一时刻,忽地化作能量风暴,聚齐成团,然后流星般的坠落到巨石宫殿废墟的平台上面。

    而后,这团光芒蠕动变化,逐渐化做了一道人形,变回了赫拉森的形态。

    “没想到……没想到连这个姿态……也被打败了……不可能……就算是世界之力高级境界……我也有自信……为什么……你到底是……你这家伙……到底和迪亚波罗是……是什么关系?”

    手持法杖,双膝跪地的赫拉森,大口大口喘着气,缓慢的,艰难的,颤抖的借助法杖站了起来。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忽然哈哈的狂笑起来,那张英俊无比的面孔,在狂笑之中不断扭曲,变得狰狞和疯狂。

    “不会输!我绝对不会输!我无法接受!被困守千年!只为了等待别人来打败!我绝对不会接受你安排的愚蠢命运!”

    赫拉森狂笑着,落泪着,旁若无人,宛若疯子一样撕破着喉咙,大声怒吼道。

    这番话,是在对另外一个已经消失的他而说。

    然后,变成了疯子的赫拉森,在狂笑之中,宛如狂热的邪教信徒一样,高举双手和法杖,穿在着他身体上面的华丽教皇之袍,忽然熊熊燃烧起来。

    这时候,他该不会大喊一声【来,覆盖到我的身体吧,我的圣衣】。

    好吧,还有心情吐槽这个的我,果然不愧是毁灭节操的存在。

    并没有奇奇怪怪的黄金圣衣,覆盖到赫拉森燃烧起来的身体上,取而代之的变化,是他的身体发出了剧烈的变化。

    忽地,附着在他身上的火焰统统爆开,一道道划破苍穹的闪电落下,集中到他的身体上。

    而后,他那被闪电包裹着的裸身,开始不断膨胀起来,身影也变得逐渐模糊,似乎和那些闪电满满融合到了一起,再也不分彼此。

    这是……

    我忽然想起了之前的某个设定……不对,咳咳,是某段回忆。

    记得是法拉老头还是谁来着,的确是曾经和我说过,法师对魔法领悟掌握到了一个高深强大无比的境界,就能领悟一种极为恐怖的能力。

    元!素!化!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