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一十二章 鲑鱼剑,变身!!!
    ***************************************************************************************************

    如此大的动静,冰火巨龙自然不可能注意不到,只不过它却相当淡定,并没有做出相应的措施举动。

    再强大的力量,打不中自己也是白搭,敌人这种做法,更像是一种狗急跳墙的冲动无奈之举,是感觉到赢不了了,所以想搏一把吗?

    所以说人类呀,真是愚蠢,这样无谓的消耗巨大能量,只会加速你的灭亡时间而已。

    冰火巨龙深沉冷静的想着,继续不紧不慢的制造火雾冰鸟,神色变得更加从容自信。

    已经接近十万星辰破坏跑的威力了。

    默默的感受着手心之中的庞大力量,我心里想道。

    怪不得法拉老头说,等我到达了世界之力境界,武帝剑的作用就会变得可有可无,现在,我仅凭自身的力量,就已经能够凝聚出十万星辰破坏炮,根本不需要武帝剑,或者说,武帝剑根本已经承受不了我的力量,随便一下就会被玩坏。

    好了,凝聚的能量也快要接近极限了,再继续下去,增加速度慢,需要时间长,就不怎么划算了。

    感受到手中1200%的地狱能量炮,我心里很满意。

    按照这样估算。最大的限度应该是1500%地狱能量炮,已经完全和十万星辰破坏炮的威力相等,而且,我现在还没有熟练掌握世界之力中级境界除了恢复能力以外的其他能力,等掌握了凝聚力,爆发力,这个数值还会增加,超过十万星辰破坏炮的威力。

    等我到达世界之力高级,乃至巅峰境界呢?到时候又会凝聚出什么样的可怕力量?想想连我自己都感到害怕。

    现在,该瞄准这头冰火巨龙。让它看看本德鲁伊的厉害了。

    我还不知道对面的敌人。并不是震惊,而是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我,还在洋洋自得,准备吓对方一大跳。

    看我的——空手版——十万星辰破坏炮!!!

    心里发出一声怒吼。我将深红之爪包裹下。足有水缸大小的深红能量球。举至最高,准备瞄准冰火巨龙狠狠轰砸下去。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已经准备好的空手版十万星辰破坏炮。忽地剧烈波动起来,就像一个鼓足气的球,忽然破了一个小洞,里面的力量快速流失着。

    怎么……怎么回事?难道说是冰火巨龙的阴谋手段?

    我吓了一大跳,第一时间想到可能是冰火巨龙在搞鬼,可是看它的表情,好像又不似。

    追溯能量消失的方向,我当时就卧槽了。

    这哪是敌人在搞鬼,分明就是己方出现了内奸叛徒,正在不断偷取着十万星辰破坏炮的能量。

    这个叛徒,毫无疑问,是背上那把每每让我羞耻的鲑鱼剑。

    吼吼,真是好胆,区区一把鲑鱼剑也敢背叛我。

    我愤怒无比,恨不得将这把该死的鲑鱼剑弄出来,狠狠啃上几口,可是根本没有余裕,两只深红之爪在防御着火雾冰鸟,两只深红之爪在控制着手中的十万星辰破坏炮,除非能变出第五只爪。

    混蛋,快点停下来,你这一无是处的小偷!

    我骂骂咧咧着,希望这把不要脸的鲑鱼剑能够听懂主人的话,及时收手,大家以后还能和平共处,不然的话,你就等着下锅吧!!!

    鲑鱼剑我行我素,根本没把我这个主人放在眼里,继续偷取着能量,1200%的地狱能量炮,在这个混蛋小偷的盗窃下,飞快的干瘪下去。

    1000%……800%……600%……400%……我好不容易,花了差不多半分钟才凝聚起来的十万星辰破坏炮,被鲑鱼剑在短短的两三秒之内,吸了个两手空空。

    1200%地狱能量炮,就这样,眼睁睁的在我的注视下,从水缸变成水桶,从水桶变成足球,从足球变成鸡蛋,最后“啵”的一声,化作一缕发丝,被吸了个一干二净。

    不仅如此,这把咸鱼剑还不满足,意犹未尽的吧嗒几下,竟然开始吸起了我的深红之爪的能量。

    这是可蕴含了我的大半个世界之力以及世界结界,是我的根本,这厮竟然还想要,我已经忍无可忍了!

    眼看那双多出来的深红之爪,也在短短时间内被吸的宛如婴儿手臂大小,看起来就像是腋下张了一双触手似的,我当时就悲愤无比,甚至顾不得防御那些火雾冰鸟,将本体的深红之爪收回来,狠狠抓向背后的咸……不,鲑鱼剑,将它一把抽出。

    就在抽出的一瞬间,鲑鱼剑忽然停下了动作,似乎马马虎虎的吃了个七分饱,微微打了一个饱嗝,表示本鲑鱼还能再吃三百斤,无奈主人太小气。

    然后,在我拔出的一瞬间,鲑鱼剑忽然爆发出万丈光芒。

    怎……怎么回事?

    我吓呆了,下意识的将鲑鱼剑完全拔了出来,置于手上,那璀璨的光芒,照我的连眼睛都睁不开,宛如繁星一样密集包围过来的火雾冰鸟,在光芒之下,也统统消融消失。

    光芒越来越烈的鲑鱼剑,在某一时刻,忽然剧烈颤动,乘着我一个不注意,忽地脱手而出,笔直向上,直刺苍穹。

    喂喂,该不会是偷了我的力量,吃饱喝足了一抹嘴就想跑人吧,混蛋,给我回来,今天我就要那你来做鲑鱼炖鲜汤!

    我愤愤的朝化已经作一个星点的鲑鱼剑挥着手,忽地。那化作一个光点,几近消失的鲑鱼剑,似乎又掉头返回,一个针眼的光芒,不断放大,最后变成一柱璀璨白光落下。

    我去,这家伙该不会是听到了我在骂它,掉回头要给我点颜色瞧瞧吧。

    盯着不断放大落下的白色光柱,我摆出了防御的架势,当它正落到我头顶的时候。将深红之爪高高举起。

    看我逮住你这死叛徒!

    可是。白光却笔直穿透我的身体而过,貌似并不是回来找茬。

    在光柱的笼罩下,下一刻,我的身体忽然自己动了起来。

    卧……卧槽。身体不受控制了。

    我瞪大双眼。看着身体自己行动起来。顺着光柱的方向,笔直向上冲去,与此同时。耳边还响起了某段熟悉的bgm。

    卧勒个大槽,还自带bgm?

    这种不明觉厉的事件,我是该反抗还是顺其自然呢?

    下意识抬头一看,在我顺着光柱上升的同时,那把鲑鱼剑却在笔直落下,连给我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朝我脑袋砸了下来。

    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出现,感觉鲑鱼剑好像变成了透明之物,顺势从头顶融入到了身体里面。

    然后,自带bgm变得激烈高昂起来,身体不受控制的趋势越发明显,不断随着音乐摆出各种姿势,在这些姿势变化中,手部,胸部,逐渐被什么奇怪的东西覆盖起来。

    啊啊啊,这股宛如泡入温泉,仿佛要融化在里面的温暖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好舒服,舒服的就像是在被小黑碳吸着血,快要忍不住发出呻吟了,等等,千万别,忍住!忍住!呻吟出来一辈子的节操就没了啊!!!

    死死忍着,终于,这股奇怪的感觉总算消失,包围自己的光柱,也缓缓化作光点消散,只留下一股温暖扎实的感觉,包裹着自己的身体。

    这……这是?

    我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又看了看自己全身上下,打量着全新的自己。

    外形方面,并没有变化,还是那头倒三角刀疤脸的黑社会布偶熊模样,只不过是外面多穿了一些东西。

    一套衣服,或者说是一套上身铠甲也成。

    而且,身上这副打扮特面熟,总感觉一股强烈的即视感迎面扑来,让我忍不住想起点什么。

    对了,这这套似铠甲,似衣服的玩意,不就是七【哔】珠里面,赛【哔】人的战斗服吗?伸手在衣服上面捏了捏,拉了拉,弹性十足,一点也不妨碍战斗,又简直具备铠甲的强大防护能力,果然自己猜的没错。

    咦,眼睛好像多了一点什么,我下意识的摸了摸左眼眶,摸到了一块冰冷的透明物体。

    这难道是……我无语远目。

    战斗力测试仪啊,果然是赛【哔】人的经典打扮。

    忽地,我泪流满面起来。

    还好是赛【哔】人的打扮,我一开始还以为自己要变成手持电锯的某魔装少女了,看来上帝总算还有点良心,没有把我往死里整,要是变成魔装少女打扮,我可就真不想活了。

    再看一眼身上的战斗服,不错不错,还是第一代战斗服,酷酷的护肩,还有下面散开式护腰,比起之后如同防弹衣一样土鳖造型的新型战斗服,用料可是良心多了。

    不过作战服里面那套蓝色的紧身衣,并没有出现,还是自己飘逸柔软的棕色熊皮熊毛,裸露在外,也罢,反正自己也不需要那玩意遮身,地狱格斗熊可是以裸奔为荣。

    越看越是满意,而且,这一身肯定不仅是用来看的,我现在感觉全身充满了力量,这一套作战服,就好像在自己身体上三百六十度的加固了一层强大防御,面对那些迎面扑来的火雾冰鸟,我不躲不闪,淡然的看着它们落到自己身上,然后爆炸。

    “轰轰轰————————!!!”

    足足有数千只火雾冰鸟,齐齐引爆,让整个虚无空间猛地颤了几颤,紧接着,在爆炸刚起的时候,又有数千火雾冰鸟,一头冲入里面,引发连锁爆炸。

    这股威力,甚至比刚才冰火巨龙身边那些火雾冰鸟的爆炸。更胜几筹,更加强烈的能量风暴肆虐起来。

    眼看敌人淹没在连自己都不敢硬扛的爆炸之中,不知为何,冰火巨龙心里涌起了一股不安感。

    冥冥之中,对方好像发生了什么让它觉得畏惧的变化。

    摇了摇龙头,压下内心的慌乱,冰火巨龙吹了一口气,然后鼻孔猛地一吸,再次将絮乱的能量风暴,统统回收。循环利用。

    这样的举动。表面在潜意识里,它已经认为对手不可能在这股连它也无法抵抗的爆炸中,受到太大伤害,接下来还是一场持久战。所以。冰火巨龙才会做出这个举动。

    或许连它自己也没察觉到。内心之中,它的自信正在一点一点的消失。

    能量风暴被吸走,虚空空间也再次稳定安静下来。尘埃之中,一道身影逐渐现身。

    “呼呼~~~”

    吹了吹护肩上的一抹淡淡焦黑,我歪了歪脖子,扭了扭胳膊。

    一切安好,果然,火雾冰鸟的爆炸已经对我造成不了任何威胁,哪怕成百上千也是一样,这就好比破不了防御的招式,数量再多也没用,除非能够引起质变提升。

    用一记十万星辰破坏炮,以及一双深红之爪,换来的这身战斗服,实在是太值了,刚才真是错怪了鲑鱼剑。

    假惺惺的表示了一番歉意,我冲冰火巨龙露出一个凶恶微笑。

    怎么样,最拿手的招式对我无效了,你还能拿出什么手段。

    冰火巨龙并没有露出任何表情,默默沉思一会儿后,它龙翼再展,哗啦一声,又召唤出了上千只火雾冰鸟。

    都说同样的招式对圣斗……咦,等等,这货在做什么。

    数量庞大的火雾冰鸟,并没有立刻攻击,而在不断互相围绕,盘旋,然后……

    竟然合体了。

    以十只为一个单位的火雾冰鸟,竟然互相撞到一块,变成了一只好几倍大小,力量更加浓缩可怕的火雾冰鸟。

    或者,现在应该用火雾冰鹰称呼它们更加合适。

    上千只火雾冰鸟,变成了上百只火雾冰鹰,那一双宛如鹰的眼神,散发出浓浓的危险气息,直盯着我,长啸一声,苍鹰扑兔的俯冲下来。

    瞧我这张乌鸦嘴,刚才说什么除非质变才行,果然冰火巨龙就给我玩质变了。

    面对火雾冰鹰,我可不敢再站着不动让它们轰炸了,总感觉这些大家伙已经能对我造成一定伤害,还是闪人先。

    好在,火雾冰鸟变成了火雾冰鹰,数量一下子减少了十倍,再加上这些火雾冰鹰速度虽然更快,但是灵活性却又比不上火雾冰鸟,让我的负担一下子减轻了很多。

    就在我忙着躲闪,一边思索着该怎么利用这副新形态的优势,调教冰火巨龙的时候,腰间忽然闪起了一道白光。

    这是什么?

    我好奇的伸出深红之爪,抓住这团白光,将它从腰间缓缓抽了出来。

    “……”

    又是一股强烈的即视感迎面扑来,上帝泥垢了!!!

    从深红之爪中抽出来的,是一把剑,一把足有三米长的大剑,虽然还远远比不上武帝剑但这大小也足够让图拉科夫那把巨神之刃黯然失色了。

    最重要的是,这不是一把普通的大剑,它的个性十足。

    你看看这剑柄的造型,不是很像一条鱼尾巴吗?

    你看看这剑刃,一根根刺骨从两边突出,不是鱼骨是什么?

    还有剑尖,这能称得上是剑尖吗?分明就是一个鱼头吧。

    总而言之,估计就算没有亲眼见到,光是知道这番形象,脑海里大概也都能浮现出这把大剑的具体模样了,因为这副被啃掉身子的鱼骨剑,实在太经典了。

    鲑鱼剑你这是肿么了鲑鱼剑,到底是谁把你给吃掉了!!!

    我抱着眼前的鱼骨剑,伤心泪下,恸哭起来。

    好吧,鱼骨剑就鱼骨剑,总比鲑鱼剑好,一旦接受了这样的设定,还蛮带感的。

    迅速擦干泪水,我振作起来,逝者已去,生者应当坚强快乐的继续活下去。

    不过说真的,它的身体到底去哪里了,难道说……

    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战斗服,我一脸的黑线,该不会……自己变成了鲑鱼之身了吧?

    算了,总感觉还是不要深究下去比较好。

    哦,对了,还有这战斗测试仪。

    我摸了摸从眼睛一直延伸到耳朵的仪器,对准冰火巨龙,在上面胡乱按了按。

    滴滴几声,透明的仪表忽然发出声音,然后出现一连串数值。

    再看看冰火巨龙,它的头上多了一个数据。

    1000000+

    原来有一百万战斗力呀,还不错还不错。

    再看看那些火雾冰鸟,战斗力……噗噗,果然,战斗力显示为5。

    一群战斗力只有5的渣渣。

    不过,其实并不能这样计算,战斗力5,只能够说明冰火巨龙往里面投入的能量是5,而经过冰火排斥之力引爆以后,威力起码是100倍以上,这更能说明冰火巨龙的可怕之处,只用了5的力量,制造出500以上的攻击力。

    我自己呢?

    按了几次,并没有显示,难道说没办法观察自己的战斗力?

    不好,那群烦人的火雾冰鹰追上来了。

    回头一看,我抱着新鲜出炉的鱼骨剑,向冰火巨龙直冲而去。

    就试一下这把剑的威力几何吧,但愿不会让我失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