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零七章 总之又到了惯例的羞耻变身时间
    ***************************************************************************************************

    在邪恶版的赫拉森法杖轻点之中,巨石宫殿上方出现了一个黑色魔法阵,因为和无尽虚空的颜色重叠,一开始我们没能发现,直到魔法阵有所动作的时候,才赫然抬起头,露出震惊神色。

    一百多只精英怪物,大声的怒吼着,杂乱的声音就像是猪圈,然而接下来,仿佛有屠夫持着屠刀闯入了这个猪圈一样,这些怒吼变成了无尽的惊恐嚎叫,似乎知道有一把锋利的屠刀正在对准自己的脖子,小命即将不保。

    但是,受制于赫拉森的强大力量威慑,这些怪物逃也不敢逃,只能一个劲的哀嚎着,恐惧的等待着某种强烈的不祥预感降临。

    当天空之上那个黑色不起眼的魔法阵,被大家所发现的时候,它正在将一只只精英怪物,从地面吸上去,每吸起一只怪物,这只怪物就会发出剧烈的不甘嚎叫,拼命挣扎,却无法摆脱黑色魔法阵的束缚,被吸了过去。

    一只,两只……魔法阵吸附的速度越来越快,不足一分钟,一百多只精英怪物全部都给吸到了黑色的魔法阵之中,那魔法阵就好像是一团强力的胶水,将这些怪物统统聚集在一起。粘成一个圆形的巨大肉球,肉球表面上,无数张恐惧的面孔和手臂,正在不断挣扎,哀嚎,饶是我们见惯了恐怖场面,看到这一幕,也不禁打起了哆嗦。

    忽地,这个巨大肉球高速旋转起来,那些连绵不断的哀嚎声音愕然而止。肉球的转速越来越快。快的已经让人无法看清楚上面的一张张面孔和手臂,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球体,因为高速旋转而发出“哧哧哧”的响声。

    这种情形,就像是将一百多颗草莓放入搅拌机里高速搅拌。可是这并非草莓。而是一百多条活生生的生命。哪怕它们是怪物。

    “太残忍了,这种做法,绝对无法原谅。”从深深的雪山之中走出来。心底一片纯洁,尚未见过如此血腥残忍的场面的塔莫娅,紧紧咬起了嘴唇,脸色有点发青。

    “是啊,所以我们一定要赢,不然等待我们的,恐怕是更加残忍的结局。”萨绮丽温柔的拍了拍塔莫娅的肩膀,目光落到面无表情看着自己的杰作的赫拉森身上,神色决然。

    不仅是她,其他人也见识到了邪恶版赫拉森的可怕手段,一个个咬牙切齿,怒目而视,虽然善良版的赫拉森让我们尊敬,但是眼前这个赫拉森,对我们而言已经是另外一个人。

    一个不能输的邪恶敌人,一具必须让其安息的长辈尸体。

    终于,那哧哧的声音减弱,球体的旋转速度开始缓缓降低下来,直至停止,悬浮在半空,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被绞碎以后重新融合的碎肉球,再也看不到一具具怪物的**。

    但是,从这肉球的表面,时不时如同波纹般,会浮现出一张扭曲的怪物面孔,仰着脖子,发出无声的挣扎和哀嚎,无比的不甘,憎恨,邪恶,愤怒,看起来更加恐怖,阴森骇人。

    这个肉球啪的一声,落在地上,然后伸出两条粗短的大腿和手臂,上方冒出一个没有脖子的头颅,那双散碎的猩红瞳孔,分明就是由那一百多只精英怪物的眼球全部凑到一起,所形成的恐怖之瞳。

    当肉球的双足,双手以及头颅形成之时,那双手臂狠狠一抓,两把沾满鲜血的菜刀出现在它手中,宛如狰狞屠夫。

    憎恶——我脑子里忽地冒出这个名字,眼前这只由无数怪物强行糅杂组合而成的庞然大物,不就是如此吗?

    不过,我已经没有时间去感叹了,从这只庞然大物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让所有人都骇然无比。

    一百多只精英怪物融合,它们的力量也全部集中到了一块,这些混乱狂暴的力量加在一起,竟然突破了领域境界,纯粹的力量方面达到了差不多世界之力初级的水平。

    虽然这样胡乱组合在一起的力量,根本不可能领悟和拥有境界,释放出同等级别的世界之力结界,这会让这只庞然大物——好吧,姑且顺应潮流,先给它取个憎恶的名字。

    因为不可能释放出世界之力结界,这会让憎恶的实力大打折扣。

    但是,既然这一招是塔拉夏的学生赫拉森所创,自然不可能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一百多只精英怪物的**被绞碎,灵魂被强行糅合起来,这样所形成的憎恶,不仅仅是继承了这些精英怪物的所有力量,还包括它们死前的那股强烈憎恨和愤怒。

    精英怪物的智商,已经不弱于人类多少,如此被杀害,它们自然是留下了冲天的怨气,而这些怨气被聚集到一个身体里面,和它们本身的邪恶属性结合到一起,形成了一种全新的东西。

    一种不逊色于世界之力结界的强大无比的憎怨之势,形成浓墨般的黑炎,从憎恶身上散发出来,覆盖了方圆百米的空间,光是远远看到这股黑色的火焰,我们就有一股恶心作呕的感觉,仿佛被埋到了新鲜腐烂的,充满怨灵,充满邪恶的万人尸体堆里。

    不仅仅是恶心,这股黑色恶炎,还散发出强大邪恶混乱的威势,不比世界之力结界差多少,反正我是一点也不想接近这只憎恶,如果可以的话,就算不被它威慑到,也会被恶心到。

    “世界之力强者。”看到这只憎恶。萨绮丽她们惊呼一声,以她们的经验看来,从对面散发出来的气势,无论是哪个方面,都已经丝毫不弱于一个世界之力初级强者。

    “没想到赫拉森还藏着这一手,这下可糟糕了。”

    “喂喂,真的要和世界之力强者打吗?这可不是训练,也不是开玩笑。”

    大家低声的嘀咕起来,说起来,反而是经验丰富的萨绮丽五人。反倒是没有真正和世界之力强者死斗的经验。我和阿尔托莉雅都有。

    惊讶归惊讶,大家脸上到是没表现出什么惧怕畏缩之色,反而跃跃欲试。

    虽然没有真正的和世界之力强者战斗的经验,但是萨绮丽五人却也和世界之力强者交手训练过不少。当初图拉科夫和沙希克两个人。就能给我和小幽灵合体的世界之力初级状态。带来一点点小麻烦。

    如今,无论是萨绮丽,还是辛巴和达迦。实力都不逊色于这两个人多少,还有最强的吾王,还有一个同样实力不弱的塔莫娅,

    就算是世界之力强者,也禁不住如此多高手的围攻,所以我丝毫不担心大家会无法对付这只憎恶,只不过是时间问题,以及……会很恶心罢了。

    我真正要操心的,是不能让赫拉森抽空给大家来一下,只有赫拉森的攻击才是真正的致命威胁。

    互相交流眼神,我们默默的点了点头,一切还是按照原计划进行,我对付大的,其他人对付小的。

    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我身上,似乎在说,是时候轮到你以主角的气势华丽登场了。

    好吧,早也是一刀,晚也是一刀,无论如何都是躲不过去了。

    想到世界之力的羞耻形态,我颇有点无精打采,在赫拉森的威压下,还是打起了精神。

    地狱格斗熊,超进化吧!!!

    心里默默念了一句很酷的台词,刹那间,地狱格斗熊身上,无穷无尽的红光爆发出来,比刚才抵御暴风雪还要强大十倍,百倍。

    这股力量是……黑化赫拉森猛地一睁眼,将手中的法杖攥紧。

    红色,深红,漫天的红,比刚才塔拉夏神器的七彩光芒,还要耀眼夺目,更遑论憎恶所散发出来的黑炎,简直就如同萤火虫与皓月一样,无法比较。

    一股无形恐怖的威压降临,这是代表最纯粹的毁灭气势,整个虚无空间都因为这股毁灭属性的关系,而微微颤抖震鸣起来,似乎预感到了自己的破灭终结。

    死亡,毁灭,所有人心头都一片空白,就好像看到了世界末日降临一般,无法逃避,无法幸免,谁也阻止不了,似是看到了生与死的轮回,万物的新旧更替,日起夜落,一切都是如此自然,内心之中出奇的没有恐惧,只有安详,然后在顷刻间,与整个世界一同蒸发。

    这种感觉虽然只持续了刹那,却深深铭刻在众人的内心之中,他们不约而同的退后着,让眼前的毁灭笼罩大地。

    深红的力量,宛如滚滚的太阳,散发出无穷无尽的威势和光芒,在所有人眼中不断膨胀,化作一颗直径数百米的深红球体,这个深红球体之内,似被从这个世界之中分割了开来,自成一界,谁也感觉不到里面,因为那是只属于一个人的领地。

    世界之力,这就是原汁原味,没有借助任何力量突破形成的世界之力境界!!!

    在呆滞的目光注视中,忽地,一道红白色光芒从深红球体之中激射而出,仿佛穿过了一次次空间,在其飞行的轨道上荡漾起了片片的空间涟漪。

    快,快的惊人,快的任何人都没反应过来,眨眼间,这道红白色的光芒就来到了憎恶面前,刚才展现出强大无比的力量,要像对待蚂蚁一样辗压捏死大家的憎恶,此时此刻,在这道红白色光芒之中,又显得十分弱小,根本来不及躲闪,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道诡异的能量冲自己而来。

    只要被命中,就算能保住小命,也会受到巨大的创伤。

    既然要防着赫拉森偷袭大家,那不妨逆向思维一下,我先下手为强,把这只憎恶给偷袭了。如果能将它打伤打残,那么众人或许就可以直接撤退,让我无后顾之忧了。

    我是这么个想法,可惜不愧是塔拉夏的学生,机智的赫拉森对于我这忽然举动,似乎早有防备,在红白色光芒即将落到憎恶身上时,没有丝毫慌张的高举法杖。

    哧溜一声,被牢牢锁定,无法动弹分毫的憎恶。在法杖的光芒下。忽地瞬移到了一旁,躲开了这道袭击。

    红白色光芒没有放弃,自带追踪系统,一个诡异的直角转弯追了上去。

    赫拉森的法杖光芒连闪。在红白光芒追上的一刹那。又把憎恶给挪开了。就这样你追我挪,身为世界之力强者的憎恶,在我和赫拉森面前就像棋子一样。被随意的追杀和挪动。

    最后,红白光芒似乎终于意识到这种游戏并不好玩,放弃了目标,嗖一下凭空消失,被回收回去了。

    这场追逐战过后,耸立在大家面前的深红色世界结界,才逐渐消散,似乎有点不情不愿,最后一抹深红,萦绕了许久,才【依依不舍】的消失。

    出现在众人面前的,自然是地狱格斗熊的世界之力形态。

    那凶狠的倒三角眼,那狰狞的刀疤,那锋利的獠牙,那恐怖的熊爪,无一不在说明,这副形态十分威风,杀气十足,简直就是布偶熊一族里的黑社会。

    但是,为什么如此威风凛凛的形态,会让人觉得想笑呢?有着说不出来的一种微妙不协调感,尤其是看到熊背后那把巨大的鲑鱼剑,噗的一声,除了塔莫娅以外,就连吾王都微微撇过了头,把后脑勺对着我。

    为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老天要这样惩罚我。

    我不服,我要改变形象,我要逆天改命!!!

    凶狠的倒三角眼猛地一瞪,我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首先,要改变自己那毫无威慑力,人畜无害的招牌叫声。

    “嘎……嘎姆……嘎姆吼!!!!!!”

    一声中气十足的怒吼声,回荡于整个虚空之中,你看,只要在后面加多一个吼,不就变得威势十足了吗?以前我怎么没想到呢。

    话说……这叫声不觉得有点耳熟吗?好像是在给某卡婊打广告似的,怪物虐人什么的,我可是早就已经玩烂,连里面最强大的雪山猛犸都无数次倒在了自己的角色脚下。

    史上唯一一个不杀其他任何一只怪物而达成十万猛犸屠杀成就的猎人,那就是我,简直丧心病狂,强的让人发指。

    想了想,我觉得没广告费可拿,还是算了,嘎姆就嘎姆吧,某个伟人曾经说过,要遵从自己的卖萌本能,不要勉强自己去做不擅长做的事情。

    “嘎姆,嘎姆嘎姆!”我回过头,冲众人不满的抗议道。

    “不……不行了,原来我们最大的敌人不是赫拉森,是小弟你。”萨绮丽笑的抱起了肚子,快要倒地打滚了。

    这群家伙……

    无奈的摇着熊头,我面色一凛,看向高高站着的赫拉森。

    现在,唯一能够让自己逃脱被耻笑的办法,就是战斗嘎姆。

    “原来如此,怪不得能够有自信站在这里,我到是看走眼了。”活了千年的赫拉森,完全没有对我现在的模样产生任何反应,这让我不禁对他肃然起敬。

    这是唯一一个看到我现在这副模样而没有笑的好人,或许他不是想象中的那么邪恶?

    可惜,已经答应了善良一面的赫拉森。

    吃我一记大鲑鱼剑啦!!!

    该套的情报都套光了,既然要开打,哪来的那么多废话,先下手为强!!!

    下一刻,我无声无息的再次拔出鲑鱼剑,狠狠朝赫拉森甩了过去,人也跟着冲天而起,瞬间跨越数千米的高度距离,来到巨石宫殿,赫拉森的头顶上面。

    一拳,朴实无华的一拳,不是二重击,也不是任何技能,仅仅是普普通通的一拳,自天空倾洒落下,深红色的毁灭之力,夹杂着强大的世界之力运用,宛如阳光一样无孔不入的将整个巨石宫殿笼罩在这一拳里面。

    赫拉森脸色微变,他感觉到了,在这一拳之下,空间已经完全被封锁,方便的瞬移无法使用了。

    这就是先下手为强的好处,如果他先一步把自己的世界之力充盈附近的空间,那我这一拳也不可能如此顺利将他周围的空间封锁。

    现在?现在已经来不及了,鲑鱼剑已经从正对面冲到他面前。

    虽然不知道这条看似滑稽的鲑鱼尸体,到底有什么厉害之处,不过赫拉森的本能告诉他,可以的话,还是尽量不要和这玩意亲密接触为好。

    下一刻,他的双目闪过剧烈电芒,手中的法杖忽然被巨大的冰封能量光球笼罩,变成了圆形巨锤的形状,然后朝着冲过来的鲑鱼剑狠狠一挥。

    赫拉森这个出乎意料的动作,把众人吓了一大跳。

    如此暴力,这尼玛到底是法师还是狂战士?

    鲑鱼剑和冰封能量巨锤重重碰撞在一起,激烈的对抗着,赫拉森那双充满电芒的眼睛眯了起来。

    他感觉到了,这条诡异的鲑鱼尸体,竟然在逐渐吞噬他的冰封能量,随着吞噬,正一点一点,锲而不舍的冲自己逼近过来。

    发出一声冷哼,法杖上面的冰封能量忽然放大一倍,然后,赫拉森就如某位知名的第四棒一样,狠狠将鲑鱼剑击飞。

    不好,上当了。

    鲑鱼剑被击飞的一刹那,赫拉森不喜反惊,因为他看到那不断旋转的鲑鱼剑,正冲着他的宠物憎恶飞割而去。

    没错,这一次的攻击,刚才只不过是虚招,最终的目标依然还是憎恶。

    察觉到这一个事实后,赫拉森面无表情,他轻轻挥舞着法杖,一道宛如太阳之火般鲜艳璀璨的光芒涌出,然后笔直发射出去,不是那把轨迹莫测的鲑鱼剑,目标竟然是萨绮丽她们!

    好一个围魏救赵,竟然瞬间就知道以牙还牙了,这货的智商真有点高。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