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零六章 面具拿来,我们还是好碰友
    ***************************************************************************************************

    “对不起……”

    “他……他说了什么?”

    面对赫拉森的忽然变化,众人皆是摸不着脑袋,更加警惕起来,生怕是一个谎言陷阱。

    【他说对不起】我高举木牌子,熊脑袋冒汗,表示亚历山大。

    这剧本还能再眼熟一点吗?

    “对不起,诸位,等待千年,终于有人类来了,我想,是该时候完成我的最后使命了。”

    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赫拉森上前一步,真诚的对我们说到,那双眼睛里流露出的诚恳之色,就算是影帝恐怕也难以做到。

    “你这家伙,一惊一乍的,到底想玩什么?”对于赫拉森的巨大转变,大家惊疑不定的喝了一声。

    “不要慌张,不要疑惑,人类,我才是真正的赫拉森。”

    “呸,你让我们不要慌张疑惑,我们就不要慌张疑惑了吗?这家伙,越来越可疑了。”图拉科夫一脸讽刺的握起了他的巨神之刃,看似就像一头准备好了冲锋的红眼公牛。

    萨绮丽更加细心的注意到刚才那句话的隐藏意思:“什么叫你才是真正的赫拉森,话能说的明白一点吗?”

    “当然了。我还有事情要拜托你们帮忙。”将脸上的泪痕擦干,赫拉森露出成熟灿烂的笑容,刹那间,就宛如太阳一样英俊耀眼,晃瞎了我们一群男士的狗眼。

    吾王,你可千万别被迷惑啊,男人都不是……不对,帅哥都不是好东西。

    我偷偷瞄了阿尔托莉雅一眼,发现她神色如常,才松一口气。

    决定了。等会要是开打。就把火力都集中到他的脸上。

    “其实刚才你们见到的我,是另外一个我,很简单,因为我人格分裂了。变成了拥有两个独立意识性格的我。”

    见我们都安静下来(其实是被晃瞎眼没反应过来)。赫拉森缓缓说道。他的语气平静,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像在说另外一个人而不是他自己一样。丝毫没有表现出感情的波动。

    说着,他微微抚摸起手中摘下的面具,继续道:“当年,我劝说老师不要使用灵魂石,上天使族的当的时候,就已经埋下了人格分裂的种子,后来,因为背叛老师,投入地狱一族,脆弱的我,无法承受这种行为所带来的懊悔,自责,痛苦,在地狱力量的侵蚀下,便顺势分裂出了一个独立邪恶的人格,让其主导身体,而现在的我,则是陷入漫长的沉睡之中,才得以承受这些让人喘息不过来的罪孽。”

    “既然如此痛苦,当初不干脆自我了断算了,何必如此呢?”

    听到赫拉森说出这番话,我们不由的都冷笑起来,这家伙,竟然想用这么拙劣的谎言骗我们,真当我们是很傻很天真的五小强吗?

    “没错,其实我早该了断自己这条罪恶的生命了,如果不是它……”赫拉森并没有因为我们的冷言讽刺而生气,而是将手中的面具轻轻捧在胸前,注入了一切感情的凝视着。

    这是……

    我们这才开始注意到他手上的面具。

    那是一张暗淡无华的古朴金属面具,咋一看似乎没什么值得留意的地方,但是,当我久久盯着那张面具的造型,感受到它那若有若无的气息时,却忽地惊声……不会,是忽地举起木牌。

    【神器,塔拉夏的神器!!!】

    “什么?”萨绮丽她们,被我忽然的举动吓了一跳,看到木牌上面的字时,又吓了一大跳。

    “小弟,你说的是真的吗?那看起来一点也不起眼的面具,真的是塔拉夏大人的神器吗?”

    塔拉夏的套装,对于萨绮丽这些经验丰富的冒险者而言,早已经是耳熟能详,不过她们见到的,都只不过是塔拉夏套装的赝品,何时见过真货。

    【错不了,衣服就是我找到的,我敢保证,这张面具绝对是塔拉夏的神器】

    我用力的点了点头,赫拉森手上的面具,虽未散发出神器的光彩,但是那股似曾相识的气息,却让我能够百分之百的确认它的身份,和当年我在西部王国找到的神器衣服部件一样,它绝对也是塔拉夏神器套装的其中之一。

    “既然能猜出来,你们可真不简单,不过,能走到这里,也不可能是普通的战士。”我们的动作,高高在上站着的赫拉森,自然是看的一清二楚。

    “没错,这就是老师的套装之一,塔拉夏的赫拉迪克纹章。”

    在我们无比震惊的目光注视下,他缓缓说出了这张面具的名字。

    “当年,我也想和老师一起壮烈赴死,但是,当看到三魔神并未将老师杀死……”

    “等等,你刚才不是说过塔拉夏大人已经被三魔神五马分尸了吗?”

    赫拉森微微一笑:“是的,老师的身体,的确已经被三魔神残忍杀害,但是他的灵魂,却依然还在,三魔神痛恨老师封印它们数十载,不想让老师那么痛快的死去,就把老师的灵魂封印在赫拉迪克一族的古墓底下,当集齐老师的神器套装的时候,就能将老师重新复活。”

    “复活?你是在说给我们讲笑话是吗?”对于赫拉森的话,众人纷纷嗤之以鼻,就算塔拉夏的灵魂真的还在,已经上千年过去,也失去了复活的可能性了。

    “没有骗你们的必要,集齐后的塔拉夏套装。最终的神器属性,就是能让主人复活,当然,是在灵魂未灭的前提下。”

    “这一点我可以相信。”取消变身,我叹了一声。

    “小弟,你怎么……”既惊讶我冒险变回本体,又惊讶于我竟然为赫拉森说话,大家都惊讶的看着我。

    “其实当年,我见过塔拉夏残留的灵魂石上的一缕意识……”我将当年在死亡神殿遇到塔拉夏的残存意识,还有他拜托我收集塔拉夏套装的任务。说了出来。

    “没想到真的是这样。赫拉迪克套装竟然真的有复活属性,小弟你竟然亲眼见过塔拉夏大人。”

    赫拉森更是显得激动:“真的吗?没想到你竟然见过老师,既然他的意识还保存着,那么想必被封印在赫拉迪克古墓之下的灵魂。也应该没有泯灭。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们是值得托付的人。”

    “你当年选择背叛。就是为了这张面具吗?”我回过头,看着宛如太阳一般耀眼的赫拉森,语气缓和了不少。

    “没错,以我的实力,在老师和三魔神面前,无疑就像婴儿一般,根本插手不了他们之间的战斗,当时,我也想过和老师一同赴死,但是想到塔拉夏套装的最终复活属性,我忍了下来,并接受了三魔神的招降,就是为了获得这一张面具,这是我答应加入地狱的条件。”

    像情人一样,温柔的抚摸着手中的面具,赫拉森徐徐说道,似乎又回到了当年那忍辱负重的一幕,神色变幻痛苦不已。

    “三魔神难道看不出来吗?”我疑惑问道,这几个奸诈似狐的地狱头头,不像是那么愚蠢的家伙。

    “怎么看不出来,但是那有如何,以我的实力,就算我心怀不轨,它们也不在乎,这只是一场交易,而对它们来说,这又只不过是一个戏弄蚂蚁的游戏罢了,背叛与出卖,痛苦和折磨,对于它们而言是最美味的甜点。”

    “,那么,能否请您现在将塔拉夏大人的神器交给我们,放心吧,既然接受了塔拉夏大人的托福,我就一定会尽力完成,将他复活。”

    忍住内心的激动,我庄重无比的说道,如果眼前的赫拉森真的没有在撒谎欺骗我们的话,那么他应该能答应下来。

    “当然,你们是千年来首批来到这里的人类,如果我猜的没错,你们应该是来拯救赫拉迪克一族,对吧,你们的目的,以及勇气和实力,无疑证明了你们能够接受我的托付,拿去吧。”

    最后轻轻的抚摸了一下陪伴自己千年的面具,下一刻,赫拉森毫不犹豫的松开手,那张面具徐徐的向着我们飞了过来,直接到我们面前。

    “新人小弟,快……快快……”眼看着塔拉夏的神器,大家都已经激动的无以伦比,也就我淡定一点,毕竟已经见识过了另外一件塔拉夏神器。

    缓缓伸出手,将飘浮在眼前的金属面具,捧在手心上面,当之间接触面具的一刹那,忽然间,原本古朴无华的面具,爆发出了让整个虚无空间也变得五颜六色的七彩光芒。

    神器,这是神器的光芒,赫拉森果然没有骗我们!

    我们沉醉在面具散发出的七彩光芒之中,久久不能自拔。

    不对,现在不是说这个的事情,总感觉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是摇了摇头,清醒过来,虽然神器到手,但是第六感和车田【哔】美大神告诉我,接下来的事情恐怕不会那么容易。

    谨慎起见,我还是看了一眼面具的属性。

    塔.拉夏的赫拉迪克纹章

    死亡面具

    防御:824

    需要等级:85

    需要力量点数:90

    +3巫师技能

    20%魔法伤害转化为生命

    20%魔法伤害转化为法力

    魔法伤害减少20%

    所有抗性+75

    +700防御

    +200法力

    +400生命

    塔.拉夏的外袍

    塔.拉夏的赫拉迪克纹章

    塔.拉夏的判决

    塔.拉夏的守护

    塔.拉夏的警戒之眼

    塔.拉夏的纤细衣服

    果然是塔拉夏的神器没错,当看到上面惊人属性的时候。我心里已经确定无比,这些属性出现在眼前,就算是贝利尔也无法造假。

    生怕被人抢了似的,将手中的面具紧紧一抱,犹豫了那么一两秒钟,下一刻,我将面具递向塔莫娅。

    “这是……”塔莫娅微微一愣,但是很快,就和其他人一起,明白了我的意思。

    “我答应你。熊塔。”塔莫娅没有接过面具。但是,却紧紧握住在我的手。

    “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一分钟后。一定要把我召唤回来。”

    “但是重复的召唤……”

    “熊塔。我们是生死与共的伙伴。对吧,你死了,我也活不了。”塔莫娅打断我的话。坚定无比的说道,那双深蓝色的美丽眼眸,透露着坚定之色,分明的告诉我,要是我不答应,她也不会答应。

    “好。”和塔莫娅注视着,我重重点了点头。

    嫣然一笑,塔莫娅信任的看着我,从我的手上接过了塔拉夏的神器面具。

    下一刻,我轻轻一点,她消失在了大家面前。

    取消召唤。

    没错,吃到肚子里的才算是自己的,这时候其他什么也不要管,先把面具给真正吞到肚子里面再说。

    眼看塔莫娅带着神器面具,顺利的返回了第一世界的罗格营地,大家都安心的松了一口气,有一种做梦的感觉。

    塔拉夏的神器,整个暗黑大陆最强大的七英雄神器套装之一,塔拉夏的神器套装部件,竟然就这样简单的入手了。

    回过神,我恭敬的看着赫拉森,既然连神器都毫不犹豫的给我们了,那说明赫拉森真的没有在撒谎,否则,他这一个谎言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

    “万分的感谢您,赫拉森大人,都是因为您的努力,我们才如此轻易将塔拉夏大人的神器收回,请放心吧,回去以后,我们一定禀报联盟,为您正名。”

    “只要能救出老师,一切都是值得的。”赫拉森露出欣慰笑容,这份高兴之中,既有为离塔拉夏的复活,又迈前了一步,也有为自己的努力,能够被世人所认同。

    就算是圣人,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污蔑为历史的罪人,而无动于衷,能够正名自然是最好。

    在认识到塔拉夏的善良一面的时候,很多以前疑惑的事情,也都豁然开朗了。

    比如说,塔拉夏为什么要收这么一个白眼狼学生,以他的睿智,难道看不出自己学生的性情吗?就算是联盟,也知道一个人的品性是最重要的,潜力还是其次,一个品性不良的人,就算潜力再大,也不可能进入训练营,甚至营地还会考虑暗中监管,限制其用其他途径获得力量。

    如果说眼前的赫拉森,才是真正的他,那么就能解释这一切了。

    还有赫拉迪克之杖,根据塔拉夏所说,是他的叛徒学生将赫拉迪克之杖一分为二,变成国王之杖和蝮蛇项链,赫拉迪克之杖是启动连接神秘避难所和赫拉迪克族的唯一钥匙,它这样做,乍一看来,自然是想永远将赫拉迪克一族关在沙漠里面。

    但是这样一来,疑问又出现了,赫拉森为什么要将国王之杖,赫拉迪克方块以及蝮蛇项链,藏在虽然很隐蔽,却没什么强大怪物守护的第一世界呢?

    如果他真的想让赫拉迪克族永无出头之日,那么还有大把地方可以选择,比如说,直接放在自己身上。

    如果只是迫不得已要做给三魔神看,那么他的这些做法,也就完全可以解释得通了。

    “好了,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千年了,足足等待千年了,夙愿终了。”在我将一切关于赫拉森的疑问,统统想明白的时候,赫拉森也发出解脱一般的大喊,他高举着法杖,双手大展,脸上再次流下激动的泪水。

    “赫拉森大人,不如和我们一起回去吧,反正面具已经到手,您也无需再手三魔神的威胁了,以您的力量,一定能重新成为暗黑大陆的英雄。”

    感觉到赫拉森的举动有点不妙,怎么感觉好像是要告别了似的。我连忙说道。

    “晚了,晚了。”放下手臂,赫拉森柔和的看着我,微微一笑。

    “我的身体和灵魂,已经被地狱力量侵蚀了,为了逃避内心的罪恶感,千年以来,一直都是另外一个我主导着身体和灵魂,现在,他已经获得了这具身体的绝对优势。我只不过是在燃烧自己的最后一丝力量和存在。才勉强夺过身体的控制权,恐怕用不了多久,他就能重新控制这具身体,并且完全掌控。届时。我将消失。赫拉森将变成真正的邪恶怪物。”

    这样说着,赫拉森并没有露出任何凄苦悲哀之色,仿佛这样的结局。他早有所料,同时也是他一直所期待的,此时此刻,他的脸上只有解脱的欣慰。

    “抱歉了,孩子们,我没办法再与你们同行,拯救老师的任务,只能托付到你们的肩上了,神器套装的另外几件部件,据我所知,三魔神并没有放在身上,而是赏给了它们的属下,不过也不可掉以轻心,三魔神的属下绝非泛泛之辈,它们的实力甚至不逊色于四魔王,所以你们千万要小心,任务艰巨,万万不可轻敌大意……”

    说着话的时候,赫拉森再次将法杖高高举起,忽地,整个世界开始剧烈波动起来,一股浩瀚无匹的能力,自他的身体之中爆发,就连身后那座高大如山的巨石宫殿,也在这股力量下不断的微微颤抖,似乎随时都会崩塌。

    “赫拉森大人……要自我了了断了。”同为法师的萨绮丽,知道眼前这种变化代表着什么,不由的露出悲哀之色。

    忍辱负重千年,这其间还要承受无尽的孤独,懊悔,痛苦,自责的折磨,就为了将神器面具交托出去,守住复活塔拉夏的那一丝丝希望。

    毫无疑问,赫拉森是一个值得所有人尊重敬佩的英雄,如今,我们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位英雄消失,一点办法都没有。

    就在空间的力量逐渐絮乱,即将酝酿着一股恐怖的风暴,将所有事物吞噬,而我们也在不断后退,打算最后看上赫拉森一眼,将这位前辈英雄的身姿,永远刻印在新的时候,忽然。

    异变突生。

    碰锵一声,赫拉森手中的法杖掉落在地,而他也整个弓起身子,痛苦的发出嘶吼。

    随着他的这个举动,刚才一直在酝酿的能量风暴,失去了力量的支撑,逐渐平缓下来,甚至在不断的流回到赫拉森的身体之中。

    不……不是吧。

    我们脚步一顿,面面相窥。

    莫非,最坏的事情发生了?

    “对不起……孩子们……最后还是……对不起……快点……逃吧……”

    从赫拉森痛苦的嘶吼之中,一句让人忍不住落泪的,充满了歉意的慈祥声音,缓缓回荡起在我们耳边。

    现在跑,似乎还来得及,但是,任务还未完成,怎么能够走呢?

    而且,我们现在又多了一个重要任务。

    那就是,让赫拉森大人早已疲惫,千疮百孔的身体和灵魂,得到安息。

    目光交错,大家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啊,差点忘记了。

    出来吧,塔莫娅!!!

    已经过去好几分钟了,我又失约了,但愿武帝大人不要生气。

    当塔莫娅的身影出现,向我无言的看过来的一刹那,我立刻变身地狱格斗熊,装傻的撇过头去。

    这时候,武帝大人也没有多余的时间黑我了,因为赫拉森那边已经出现了新的变化。

    刚才那股爆炸性的混乱无序能量,已经被他尽数吸收回去,取而代之,是一股纯正庞大到让人颤栗的邪恶力量,缓缓散发出来。

    停止颤抖,赫拉森缓缓的直起身,抬起头,掉落在地的法杖飘了起来,重新落到他的手上。

    不知何时,那一头灿烂的金色头发,竟然变成了浓墨一般的黑色,温和友善的面庞,也变得邪魅,充满了敌意。

    “愚蠢,愚蠢,都是一群愚蠢之徒。”将手中的法杖重重一顿,在整个巨石宫殿的晃动之中,赫拉森(黑)放声的笑了起来。

    “我已经完全收不了了,为什么周围的都是一些蠢货,连自己的另外一半,也是愚蠢无比,不过这一切都将要结束,那张该死而无用的面具,终于将身边的蠢货带走了,这具身体,已经完完全全属于我一个人了,清净了,世界终于清净了。”

    狂笑数声,赫拉森微微低头,似乎终于发现了我们这群蝼蚁,他邪恶一笑,握着法杖的另外一手朝我们轻轻一点。

    “正好,眼前也有一群蠢货,你们就给那家伙一起陪葬吧,怎么说也是和我共处了千年的伙伴,我可是很够意思的人。”

    话刚完毕,那伸出的手指寒光一闪,散发出一圈又一圈的极冻能量,等散发到我们面前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场巨大的暴风雪。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