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零三章 前路渐明
    ***************************************************************************************************

    “不过,真是可惜呢。”看了一眼纷纷如雨落下的尸体肉块,平时勤俭节约,持家有道的辛巴大叔露出惋惜神色。

    “不少东西都爆落到外面去了。”

    我一听,当时就不能淡定,回过头看了一眼,可不是嘛,刚刚好有一件装备在我的眼皮底下,掉落到平台外面,落入那无尽的虚空之中。

    不————!!!

    罗格第三吝啬……不对,现在已经是罗格第二吝啬之魂,让我发出美剧一般的夸张惨叫,做出夸张的动作,一个鱼跃飞了出去,试图接住那见即将被卷入虚空之中的装备。

    虽说是白板但好歹也能在铁匠那卖点钱是不。

    但是人还没有飞出多远,左右脚跟就被拉住,往回一扯,让我飞扑出去的动作猛地一滞,整个上半身华丽的扑倒在地面上,发出壮观的扑街声。

    回头一看,原来是图拉科夫和沙希克两个家伙。

    “你们不要阻止我。”看着已经消失在虚空的装备,再看看还在不断从半空往外散落的其他诸如金币药水之类的东西,我再次回过头,一脸严肃对两人说道。仿佛接下来就是单挑四魔王的剧情了。

    “新人小弟,你知道落入无尽虚空之中的下场吗?”达迦好心的提醒我。

    “就算是神,也阻止不了我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说着,在图拉科夫和沙希克拉扯下,我趴在地上,犹自不断尝试向前爬行,那股锲而不舍的吝啬之魂,震惊中外,旷古烁今。

    可惜,在本体下。力量根本不是那两个人的对手。无论双手怎么用力爬,身体都没有前进分毫。

    萨绮丽做状无奈的摇头,这还是刚才那位大高手吗?怎么看都是笨蛋吝啬鬼小弟一个吧,这样想着。她轻轻向旁边的骷髅兵们一点。

    “小弟。冷静。”

    “啊哈哈哈!!!!!”我发出八神一般高贵冷艳的狂笑。

    “我们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拉斐尔的话你又不是没有听见。”

    “哈哈哈哈哈哈!!!!!”

    “根据第一世界的调查,若是不小心卷入脚底下这无尽的虚空之中,虽然不至于死亡。但也够麻烦的了,至少现在对我们来说是这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被卷入到里面的话,会被随机传送到神秘避难所的其他任何一个地方,知道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泥垢了!!!!!!!”

    我怒吼一声,将乘机扑上来,在我全身上下的敏感点咯吱挠痒的十多具骷髅弹开,再从图拉科夫和沙希克的手中挣开脚跟,飞快的坐起来。

    臭着脸,我小气巴巴的对萨绮丽哼了一声,甩了她一记后脑勺,召唤出乌鸦,将地面上剩余的装备金币药水收拾起来。

    根据掉落在平台外面的尸体,约莫有三分之一计算,也就是说,我损失了大概三分之一的爆落物品,尼玛这何止是亏大了,简直就是亏大了。

    “哎呀哎呀,闹别扭了。”萨绮丽偷笑着,瞄向旁边的阿尔托莉雅。

    “女王陛下,你的宝贝丈夫这样钻钱眼,真的没问题吗?”

    “想要让一个国家国泰民安,钱可是重要的事物之一。”金色呆毛乱转着,阿尔托莉雅双手抱胸,嗯嗯点头。

    众人面面相窥,缺点都能说成是优点,这种爱屋及乌,还是他们以前认识的那位严明公正的精灵女王吗?

    收拾妥当之后,我们继续出发。

    这边的平台,和我们之前走过的到是没什么太大区别,基本上无论建筑风格和迷宫地形都一个样,没错,连那该死的上下层3d式迷宫都是一模一样。

    幸好有辛巴大叔这位迷宫高手在,面对眼前前所未见的复杂迷宫,他一直保持着凝重之色,每走一段路就会停下来,将刚才走过的地形绘测完善,以方便等会一一对照。

    就这么走了两三个小时,终于,前面又是尽头,尽头平台处,我们又见到了似曾相识的传送门。

    “等等,我们先不要进去,走另外一条路看看。”这时候,辛巴大叔绘测好的地图立刻发挥了作用,他指着地图上面说道。

    这里还有一条岔路我们没有探索过,按照之前的经验猜测,这条路应该也会挺长的,说不定能给我们一个不同的答案。

    大家哪里还能提出意见,纷纷点头。

    来时已经将怪物清剿完毕,再加上有地图的指引,这一趟回头之旅到是走的格外轻松,只花了十多分钟就回到刚才辛巴所指的,未探索过的岔路。

    没什么好说的,一路又是前进,清剿怪物,我刚刚到达六十级的经验,在这几天时间里,都已经满了一半,可想而知神秘避难所里的怪物有多密集,这样下去,估计在见到赫拉森的时候,我能升到六十一级,运气好一点……不对,运气差一点的话,或许能升到六十二三级也说不定。

    数小时后,当我们带着疲惫之色来到最终点,看到眼前的景色时,一个个都无力倒了下去。

    你妹的,又是传送门!

    “抱歉,是我判断失误了。”辛巴大叔惭愧的低下头。

    “不怪你,万一这条路真的有什么线索呢?”萨绮丽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要怪,只能怪蛋疼的赫拉迪克一族。

    “我们脚下的平台,现在基本上已经探索完毕,好消息是,这个平台不大,由此可以猜测,我们之前的那个巨大平台,应该是主平台,而现在这个,以及以后的那些。可能都是一个个迷宫类型的分平台。不可能太大,不需要花太多时间探索。”

    辛巴掏出以及绘测完整的地图,咽着口水,愁眉苦脸。

    “坏消息是。这样的分平台。或许会有不少。”

    这话不用他说。我们也知道。

    光是这第一个平台,就有三个传送门了,一个是连接我们来时的路的主平台。两个是我们刚才探索到的尽头。

    要是下一个平台,也是这样呢?一个,两个,四个,八个,十六个……光想想就让人头晕。

    要是情况再差一点,下一个平台不是三个传送门,而是四个,五个,那……好吧,不用想了,我要回家。

    “其实我们也不必那么悲观,说不定平台之间都是互相连接着的,就算有很多传送门,也未必一定有很多平台。”

    见大家一个个士气低落的样子,辛巴大叔安慰道,可惜效果不佳。

    “现在问题是,我们究竟该走哪个传送门,接下来又该怎么走,该不会真的只能随便乱撞,靠运气吧?”萨绮丽打起精神,提出一个最实际的问题。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说话。

    “笨,萨绮丽,难道连你也转晕头了吗?这种时候,问一问娜娜不就好了。”

    忽地,萨绮丽的身体上传来拉斐尔的声音,在大家的目光注视下,萨绮丽脸蛋微红,背过去将传音符纸拿出来,恶狠狠的瞪着。

    “你这混蛋,别老是一惊一乍出现行不。”

    “你以为我想啊,现在营地正在举办神诞日庆典,我现在是两头忙,一会儿得跑回去主持,一会儿又得跑过来给你们当狗头军师,我才是快要忙疯了呢。”

    传音符纸里面传来拉斐尔抓狂的声音。

    神诞日吗?

    大家都一阵恍惚,一晃在神秘避难所已经过了数天,现在也的确是到了神诞日的时间了。

    不知道维拉丝她们过的可好?有开开心心的在享受神诞日吗?细想一下,这还是自我来到暗黑大陆一来,第一次没有陪着她们一起过神诞日。

    心里默念着一个个女孩的名字,眼前让人头疼的迷宫,似乎也变得不怎么重要了。

    “把万年公主叫出来也没什么用吧,她都已经说了,她对神秘避难所也不熟悉。”心里酝酿着浓浓的思念感情,我变得迫不及待,充满动力,恨不得立刻就出现在赫拉森面前,将他干掉,然后回老家过年。

    “笨,所以才说小小吴笨,还记得娜娜说过的一句话吗?我的赫拉迪克之魂,感受到了灵魂的共鸣,当初不就是靠着这个才在四条岔路中选择了这一条吗?”

    拉斐尔怒其不争的愤愤嚷道,要是能从传音符纸里伸过手来,她估计就会立刻伸手拧我的耳朵了。

    “有点道理,不妨试一试吧。”虽然被死对头喝斥了一顿很不爽,但萨绮丽还是很理智的接受了这个建议。

    “没用的时候就扔到一边,有用的时候才被想起拿出来,我还真是一位悲哀的公主呢,怎么就遇到了这样的恶棍。”

    赫拉迪克方块刚刚拿出,里面就传来了万年公主的声音,若是这把声音能再加上一点感情作为调料的话,说不定还真能让人产生几分同情。

    “不是你说要待机节约能量我才把你收起来的吗?”我觉得自己被吕洞宾了,于是怒掀一记心灵茶几。

    “对女人唯唯是诺,唯命是从的男人,真是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哦,对了,忘记你只是一只猴子了。”

    “很好,我现在就拿出男子气概给你看!!!”

    燃烧着熊熊怒火,我将赫拉迪克方块高举起来,作势欲扔到无尽的虚空之中。

    在大家手忙脚乱的阻止下,我被五花大绑捆在地上,像毛毛虫一样愤怒的蠕动着。

    吼吼。等着瞧吧,万年公主,回去就立刻做个毛毛虫身体给你!

    “能感觉到什么吗?”大家将万年公主围在中间,俨然一副众星拱月的样子,没办法,现在是求人办事。

    “嗯,能感觉到,比之前更加清晰了。”片刻过后,万年公主喃喃着,似自言自语的飘浮起来。指示一个方向。

    辛巴立刻拿出某件奇形怪状的。估计是类似指南针功能的玩意,将万年公主所说的方向记录起来。

    “虽然是这个方向,不过未必就是走这个方向,要是走错了。我可不负责任。”

    万年公主不笨。知道按照一般迷宫的尿性。就算知道出口在哪个方向,然后理所当然的沿着这个方向前进,那十有**会进入死胡同。真当迷宫设计者是笨蛋吗?

    “至少总比一点线索都没有。”

    “不对,或许真的可以沿着这个方向一直前进。”达迦大叔眼前一亮。

    “大家想想看,能够感受到灵魂共鸣的,也只有赫拉迪克人吧,或许,我们甚至可以更进一步的假设,并不一定是每个赫拉迪克人都能应该到,得像娜娜公主这样的,拥有着最纯粹的赫拉迪克血统的人才能感应到,这样一来就能说明一个问题了。”

    “什么问题?”大家好奇问道。

    “这个神秘避难所,到底是建来做什么的?”达迦没有立刻回答我们,而是忽然问道。

    “这个……备用通道?”

    我不确定的回答,这几天绕啊绕,绕啊绕,都快把脑子给绕晕了,忘记神秘避难所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

    “没错,是备用通道,而不是困敌的迷宫。”达迦一拍掌心,神色兴奋。

    “所以说,赫拉迪克人自己应该会有办法知道正确的方向,地图不可能人人都有,那他们到底是用什么办法知道呢?说不定就是像娜娜公主这样,依靠灵魂的感应。”

    最后,他还嫌证据不够的补充了一句。

    “赫拉迪克人,总不可能坑自己人吧。”

    “的确很有道理。”大家仔细一想,发现达迦的话貌似说得通。

    虽然是建立在数个假设的情况下,看起来不是很靠谱,但仔细琢磨的话,却觉得这个不靠谱的猜测,越发有道理。

    当然,我对【赫拉迪克人总不可能坑自己人】这个猜测,保留意见,不予评论。

    达迦的猜测很简单,思路也很清晰,若是放在以前,众人早就能想明白了,可是,经过这些天不甚顺利的迷宫之旅,大家的脑子里,早就形成了一种潜意识。

    这货是迷宫,这货是迷宫,这货是迄今为止遇到的最难迷宫,不可能那么容易破解。

    而忽略了,这其实并不是迷宫,而是备用通道,自然的,也就想不到关键点。

    “很好,就按照娜娜公主和达迦说的走吧,我们现在立刻出发。”

    从无头苍蝇似的乱转,到目标清晰,大家的气势都重新振作起来,尤其是想到外面的神诞日已经开始了,更是恨不得加快速度,希望能够赶回去,赶上一点神诞日的收尾节目也好。

    “辛巴。”萨绮丽看了队伍里面的导盲犬……不对,是导航员一眼,对方立刻心领神会,拿出刚才那奇奇怪怪的仪器看了一眼。

    “按照娜娜公主刚才给出的方向,我们应该走另外一个传送门才对。”

    众人:“……”

    “好吧,看来又得绕回去了。”

    系统提示:队伍士气-1。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