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零五章 女神的圣斗士【哔】凡
    ***************************************************************************************************

    一身深蓝色,上面修饰金色花纹,代表着庄严和公正的教皇之袍,头戴双翼的华丽正义黄金头盔,手持一人高的神罚戒律法师杖。

    它高高的站在数千个台阶之上,头微微仰起,望着远方天空,就好像把我们当成一群蝼蚁般的无视掉了。

    这货……貌似眼有点眼熟,是我的错觉吗?

    “赫拉森!!!”

    不用问,我们也知道眼前出现的这个神秘人物,就是这一次任务的最终boss,塔拉夏的亲传弟子赫拉森,它走出来的一刹那,全员都紧绷起了身体,手中的武器举在了身前,空气之中那股带电的发麻感,宛如实质,肉眼能见的一道道细丝般的闪电,不断在周围窜起。

    这就是世界之力领悟极深的一种境界,哪怕没有刻意的释放出世界之力结界,周围的空间也会自然而然的因为这位强者的存在,而产生某种被其力量同化吞噬的现象,我们在威克森爷爷身上就见识到过。

    “真是可悲啊。”仰望许久,忽地,赫拉森发出嘶哑的一声哀叹,似乎有许多年没有开口说过话了,他的声音略显僵硬。却不失一股浓浓的威严和沧桑。

    “什么意思?”

    见赫拉森似乎并没有立刻开打的意思,而是一如那些自诩高手,天下无敌,聪明反被聪明误的反派角色尿性,在那自顾自叹起来,我们皱起了眉头。

    “为什么人类,总是喜欢做些不自量力的事情呢,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白白送掉自己的性命,不是很愚蠢吗?”眼前的教皇大人……不对。是赫拉森幽幽说道。语气之中,似乎有无限的不解和感慨。

    这家伙……还真是往自己脸上贴金,以为自己打遍天下无敌手了。

    不过想一想,我们这群人。就以我领域巅峰(地狱格斗熊形态)的实力最强。一群领域强者。面对一个快要一脚踏入世界之力境界高级的强者,赫拉森似乎的确有这样的底气和自信说出这些话。

    很好,小看本德鲁伊是吧。待会就让他看一看为什么花儿会那么红。

    “等等,这家伙好像有什么不为人所知的过往的样子,成百上千年未曾有人过来,或许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找个人说说话,或许我们可以……”

    萨绮丽极力的压低声音,对我们说到。

    简单来说,赫拉森这家伙怕是在这里寂寞的快要疯了,想要找个能说话的家伙,爆一下自己的黑历史。

    千年前,他或许是唯一接触过那段轰轰烈烈的历史,而到至今仍然存活的人类,也就是说,知道当年那段历史真相以及细节的人,或者找遍整个暗黑大陆,除了罪魁祸首三魔神四魔王以外,就只有眼前这个欺师灭祖的叛徒了。

    好吧,我们姑且耐心的忍一忍,就当是探索历史真相。

    “有些事情,就算明知道不可为,就算明知道是去送死,也必须去做,这个世界,有比生命更加重要的东西。”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萨绮丽站在我和沙希克身后,脆声回应道。

    “像,真像,和当时老师的话简直一模一样。”赫拉森将手中的巨**师杖,轻轻一点,掩藏在头盔之下的面庞,看不出情绪,然后,他淡淡的说道。

    “所以,老师死了,这就是现实。”

    “不是因为你背叛了他,他才会死么?”见赫拉森的脾气似乎不错,萨绮丽不轻不重的刺激了一下,事实上大家都知道,虽然赫拉森背叛了他的老师,但是塔拉夏的死,却和他的关系不大,至多只能算从犯。

    “背叛?看来悠久的岁月过去,史书已经被歪曲的不像样了,其实我早该想到,成王败寇,对于我当年的所作所为,人类定会拼命污蔑。”

    “难道说里面又什么隐情?”萨绮丽转而露出一副迷茫的样子,似乎因为赫拉森的话,而内心动摇起来。

    背地里,她却悄悄朝我们竖了一个大拇指,表示计划通,不得不说,现在的萨绮丽完全可以去领奥斯卡演技奖,妥妥的没问题。

    “也罢,你们是上千以来的第一批客人,我就跟你们说说吧。”赫拉森现在就像一个爱唠叨的老人,握着法师杖,忽然转过身去,背对着我们,注视着他身后那座巨大的石制宫殿。

    好吧,我就不卖关子了,眼前这货真的不是黄金十二宫之后的教皇厅?五小强何在?我才不要拿出女神的杖和盾呢混蛋。

    “当年……天使族赐予了老师一颗灵魂石,指引老师用这颗灵魂石将三魔神封印,那群愚蠢的天使,真以为我们看不出来他们的打算,看不出来这颗灵魂石是残次品。”

    这段历史……书里好像提到过,不过到是没有说塔拉夏在得到灵魂石的时候,就已经知道灵魂石是一颗残次品了。

    “那群卑鄙的天使,难道不知道用这颗灵魂石封印三魔神,会引来什么样的灾祸吗?三魔神根本不会被封印多久,这样的举动只会激怒到它们,让暗黑大陆陷入一场浩劫之中。”

    “我尝试阻止着老师,至少,这颗灵魂石千万不能使用,但是没想到的时候,老师比那些天使族还要愚蠢,他竟然原封不动的按照天使族的指引,将三魔神封印起来了,数十载的安稳。这样可以换来暗黑大陆数十载的宁静和发展,积蓄力量,到时候,三魔神就算出来了,也不足为据。”

    说道这里,声音一直平缓温和的赫拉森,也忍不住讽刺的笑了起来。

    “老师的想法,的确很好,如果剧情真的按照他所想的那样发展,或许等到三魔神出来的时候。我们的确已经有和他一战的实力了。”

    听到这里。我们都暗地里点了点头。

    塔拉夏的选择并没有错,千万不要小看暗黑大陆的潜在力量,只要给一点喘息的时间,卯足了劲发展联合。就算是三魔神也能揍给你看。

    不信?看这几年联盟的发展就知道了。不仅冒险者的实力壮大了。并且通过联合精灵,兽人,爱人等等强大的种族。慢慢的从被地狱势力的打压之中,一步一步扎稳了脚跟。

    这只不过是用了十年多一点而已。

    而在千年前,三魔神被封印的时候,人类和各大种族的实力还要比现在强得多,要是能一口气发展,联合,在这数十载的喘息之间壮大起来,乘着对方三人团灭,一口气逆推一波,加上天使族的配合,就算贝利尔有通天手段,也休想阻止我们上高地。

    可以说,塔拉夏的想法,有着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成功概率,换做是谁也愿意去尝试,但是最终的结果,却是三魔神逃脱,将塔拉夏五马分尸,并制造了一场巨大浩劫,让本就已经受伤的暗黑大陆,更是雪上加霜。

    很显然,这其中肯定有不可告人的内情。

    似乎很满意我们求知若渴的目光,赫拉森重新转过身,终于肯低下头,看上一眼在他脚底下趴伏着的蝼蚁——我们一行了。

    “老师太天真了,恶魔不会允许这样的剧情,天使也不会允许这样的剧情,老师认为人定胜天,但是,他最终还是败在了天使和恶魔的联手之下。”

    “联手?他们怎么联手,难道天使真的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和恶魔合作吗?”

    萨绮丽忍不住打断问道,虽然她不是很喜欢那些总是一脸严肃古板,永远不忘教导人们要有信仰的天使们,但是好歹在第三世界那么多年,天使也帮了联盟很多很多,为了抵抗恶魔,他们同样牺牲了很多,这是绝对作假不了的。

    “不不不,他们根本不需要明面上的联手。”赫拉森从宽大的教皇袖袍里面,伸出一根手指,轻摇了摇。

    “知道三魔神被封印以后,发生了什么吗?”

    大家老老实实的摇头,就算知道,那肯定也不是详细的,或者是准确的内容,倒不如听听赫拉森怎么说。

    “三魔神被封印以后,人类获得了喘息之机,本来应该是壮大发展的最佳时机,但是你们猜猜,他们干了什么,他们忘记地狱一族实力犹存,竟然开始分起了蛋糕,互相猜忌,勾心斗角,争权夺势。”

    顿了顿,赫拉森继续说道:“虽说人类的贪婪就似无底洞一样,能让你永远都为之大吃一惊,但是我想,人类或许并没有蠢到这种程度,明知道地狱恶魔只是暂时失势,肯定还会卷土重来,却放下这种事关生死存亡的事情不管,开始闹起内讧,这其中,如果说没有天使和恶魔的暗中搅浑,你们信吗?”

    “为什么天使族要这样做?”

    “很简单,他们需要地狱的存在,需要战争,只有战争持续,才能让他们理直气壮的站在暗黑大陆,掌控这里,暗黑大陆是当年上帝所创造的最后一块空间,据说隐藏着许多的秘密,说不定天使族就是在窥视这个。”

    众人面面相窥,脸上的神色惊讶不已。

    没想到,还真能够从赫拉森这里获得如此爆炸性的情报,虽说现在还无法确定他是否全都在说实话,但没关系,只要将这些情报拿回去,和当年那些隐藏的秘闻历史一一对照,肯定能够得出一些有用的东西。

    “话题似乎扯开了,还是说回我那个乐观而愚蠢的老师吧。”见我们一脸的惊讶之色,赫拉森似乎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般,淡淡一笑。

    “其实,在计划失败,三魔神脱困的时候,他还有一次机会,一次活命的机会。”

    “只要他心甘情愿的成为三魔神的爪牙?”我们忍不住说道。

    “没错,只要他能够向三魔神屈服,加入地狱,看在老师拥有的强大力量份上,三魔神可以考虑饶他一命。”

    “可是老师再次做出了一个更加愚蠢,也是最后一个愚蠢的选择,他拒绝了三魔神的邀请,选择了与之对抗,结果显而易见,没有了天使族在背后帮助,人类在这数十年间,因为争权夺势,实力不增反减,到最后,老师甚至陷入了孤家寡人,只能凭着一己之力对付三魔神的悲惨境地,自然的,实力不是任何一名三魔神对手的他,最后被三魔神联合起来,眨眼间就落败了,被撕裂成了数块。”

    “塔拉夏大人当年陷入孤家寡人的地步,也有你一份功劳在吧。”听到赫拉森如此的无耻,正义感爆满的塔莫娅忍不住站前一步,冷声讽刺道。

    “不不不,所以说,你们误会我了。”赫拉森啧啧的摇着头。

    “那时候,无论我做出什么决定,老师的死都已经是注定了,以我的实力,根本没办法改变任何事情,既然如此,我为什么非得要选择死这条路呢?连鸟都知道择良木而息,况且是人?”

    “所以说,答案我们刚才已经给出了。”阿尔托莉雅漠然的看着赫拉森,那双威仪美丽的眸子,目光冰冷无比。

    “有些事情,就算明知不可为也要为之,这个世界,有着比生命更加重要的东西,这其中之一,就是尊严。”

    “尊严?尊严?尊严?!!!哈哈哈哈哈!!!!!!”

    忽然,一直温和有礼的赫拉森,发了狂似的,仰天狂笑起来。

    “若非当年亲眼见到老师死去,不然的话,我还真会怀疑,你们这些人会不会是老师的化身,怎么说的话,和他那些相似。”

    笑着,大笑着,狂笑着,赫拉森竭斯底里的大声吼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