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九百零二章 十秒钟
    ***************************************************************************************************

    “现在,我们身处的地方是在这里,从现有的地图上看,这片区域,我们还有四处地方尚未探索,一处是这里,还有这里和这里,然后,就是我们眼前的传送点了。”

    “那么依据你们的经验,我们现在该怎么走呢?”萨绮丽虚心的向两位专业人士询问道。

    辛巴和达迦相视一眼,点点头:“虽然还有这几处地方尚未探索,但是我和达迦的意见一致,都以为这几处地方已经没什么探索价值,你们看,从已经侦查到的地形判断,这几处未知地隐约都和我们走过的几条错误岔道相似,当然,也不排除这是赫拉迪克族实则虚之,虚则实之的障眼法,所以说……”

    两人的目光落到万年公主身上。

    “我认为这种可能性不大,比起耍小心眼,小聪明,小阴谋,我们族人更喜欢用真正的实力和技巧考验人。”万年公主想也不想的回答道。

    “也就是说……”

    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到传送门上面,露出了无奈之色。

    也就是说,挑战眼前的,前所未见的传送类型迷宫,已经变得不可避免了。

    “幸好我们手上有回城卷轴。不然的话,还真不敢冒这个险。”萨绮丽叹了一口气,算是做出了最后决定。

    “大家休息一晚吧,明天,势必是忙碌而耗神的一天,尤其是辛巴和达迦,真的要辛苦你们了。”

    拉斐尔的乌鸦嘴说的没错,自从离开传送站以后,我们就没睡过安稳的好觉了,一个晚上。起码会遭到三两次的怪物袭击。尤其是那些不受地形限制的妖魂,往往是从很远处的莫名空间之中,忽然靠近。

    这种情况下,大家也没办法再扎帐篷了。说不定什么时候。战斗之中就小心把帐篷给弄坏了。只能随便在地上铺层被子,就地而眠——神秘避难所的气温,感觉还是蛮阴冷的。似乎也有冬夏之分?

    好吧,我想说的是,小雪它们又能派上大用处了,那带着体温的软软毛皮,那毛茸茸的厚实尾巴,在这种地方简直就是神器。

    萨绮丽她们看的眼馋,可惜除了阿尔托莉雅以外,鬼狼们并不买账,自然的,图拉科夫和沙希克他们就更没分了。

    最后,萨绮丽好说歹说,甚至打滚耍赖的招式都用上了,才让我万分无奈的强令一只鬼狼跟她当枕头被子。

    另外三只,阿尔托莉雅一只,塔莫娅一只,贝安沙一只。

    说来奇怪,我也没怎么优化召唤鬼狼和召唤灰熊这两个技能,但是,作为召唤灰熊而出现的塔莫娅,竟然一开始就能够和鬼狼们同时共处,这种奇怪的事情让大家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后来仔细一想,召唤灰熊把身为熊人公主的塔莫娅给召唤出来,这本来就是更不可思议的事情,未经优化而让灰熊和鬼狼同时共处,似乎也没什么值得惊讶的了。

    或许是因为同样有着召唤的气息存在,鬼狼们对塔莫娅到是很亲切,就和对待阿尔托莉雅一般,仿佛塔莫娅也和我有着灵魂联接,事实上,虽然没有进行过灵魂联接的仪式,但我和塔莫娅之间,也被召唤灰熊这个技能深深羁绊起来,就像一座拱桥,连接起了两块彼此相隔,互不相干的心灵之地。

    现在,我也能像和小雪它们交流一样,和塔莫娅进行心灵交流,只不过我们的武帝大人自主意识很强,再加上也没怎么配合过,我不敢贸然像对待小雪它们那样,和她进行心灵交流。

    所以这种能力,到现在为止都还未用过,当然也不是没有起丝毫作用,就算不用,这种心灵之间的紧密联系感,也在时刻加深着我们两个的亲近感和信任感,就算平时不说话,也能逐渐的感觉到,我和塔莫娅之间的默契和感情,正在一点一点的增强和牢固,当然,这种感情并非爱情就是了。

    贝安沙……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和对待阿尔托莉雅以及塔莫娅不同,鬼狼似乎对她有些畏惧,而不是亲近,到底在畏惧什么,鬼狼们自己也说不清楚,反正当贝安沙抓住一只鬼狼当枕头被子的时候,鬼狼丝毫不敢拒绝。

    图拉科夫他们在一旁看了干瞪眼,四个大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对我露出了重色轻友的鄙视目光。

    我有什么办法,贝安沙是我的师妹,阿尔托莉雅是我的妻子,塔莫娅又是我的……呃,我的战斗拍档,至于萨绮丽……你们也像她一样撒娇打滚耍赖求我,我也不是不能考虑让鬼狼给你们当枕头被子,怎么样?

    “现在的人啊,都不知道尊老爱幼了。”沙希克叼着玫瑰,无限唏嘘的感叹一声。

    “新人小弟,莫非你这是按照后宫分配?”大嘴巴图拉科夫则又是在作死,结果随着“衰老一指”的娇喝,他理所当然的倒地打滚去了。

    “如果大家不介意的话,我的也行。”

    大好人辛巴大叔,这时候召唤出了他的灰熊和三只狂狼,虽然一看就知道辛巴大叔的狂狼舒适度和美观度远远比不上我的鬼狼们,但有总比没有好,这样一来,刚刚好够分配。

    话说回来,要是我的灰熊也能当自己的枕头被子就好了……咳咳咳,顺便一说,辛巴大叔的灰熊和鬼狼同时共存,可是实打实经过优化才能做到的。和我这种莫名其妙得来的能力可完全不同。

    这里并没有单体太强大的怪物,所以鬼狼和狂狼是最好的哨兵,我们根本不需要轮流守夜,当然,这并不代表就能睡个安稳好觉了,时不时来袭的妖魂及其他怪物,还是让我们头疼不已,美梦屡次被惊醒过来。

    一夜吵闹,第二天,大家都打着哈欠爬起来。无精打采的洗漱整装。然后埋头啃着干粮,吃饱喝足以后,准备继续发出。

    老规矩,由我先变身皮粗肉糙的地狱格斗熊。从传送门里进入。以免开门红直接和赫拉森来个第一次亲密接触。虽然这个几率低到可以忽略不计。

    和皇宫监牢三层的传送门一样,眼前的传送门也缺乏动力能量,好在它只是短程传送。需要的能量不多,只要镶嵌一块碎裂宝石基本就够用了。

    碎裂宝石,大家身上多的是,到不心疼,要是非得无瑕疵宝石不可的话,说不定我们就打道回府了——天知道接下来要面对多少这样的传送门。

    在碎裂宝石的能量供应下,空空如也的拱门泛起了一层淡淡红光,踏入红光之中,下一瞬,落在传送门另外一边的熊脚,好像被谁踩了一脚般,传来疼感。

    吼吼吼,你妹的,到底是谁在偷袭洒家!!!

    我愤怒了,不顾一切的整个钻入到传送门里面,身体完全踏入到另外一面。

    然后,和面前一只猩红色的地狱一族,大眼瞪小眼,它手中的一柄大砍斧,正好砸在我的那只熊脚上面。

    原来就是你这个混蛋!

    我二话不说,一熊掌拍了过去,这只还未反应过来的地狱一族,就闷哼一声,身体像流星一样飞离平台,窜入了无边无尽的黑暗尽头。

    地狱一族既然出现了,那肯定不止这一只,扫了一眼,周围密密麻麻的铺满了猩红色的地毯,大概是有不知多少年未曾有人从传送门出现了,我的到来,也吓了它们一大跳,直到将它们的一名兄弟拍飞以后,这些地狱一族才清醒过来,愤怒的发出吼叫,铺天盖地的朝我冲了过来。

    你!们!这!是!在!作!死!

    感觉自己的大好熊脚还在隐隐作疼,我也怒了,地狱格斗熊的力量全力全开,没有丝毫保留。

    熊掌向两边一伸,我摆了一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拦路姿势,然后,猩红光芒爆涨。

    深红之爪!

    原本的深红之爪形态,是一层凝聚压缩到极致的能量,覆盖在熊掌上面,变成巨大一倍的恶魔之爪形状。

    但是,这是用来应付强者用的形态,面对这群作死的地狱一族,哪里用得着凝聚压缩。

    于是,深红之爪的形态就改变了,没有可疑的压缩,它们开始疯狂的膨胀起来,宛如两条无限蔓延的长龙,最后伸直数百米开外,才完全停下来。

    没错,变成了一双数百米长,十多米粗的巨大恶魔之爪。

    眼前多了两道高高耸立,看不到边的深红巨墙,地狱一族惊呆了,脚步定住,一动不动,有些伸直连手中的武器都握不住,碰锵一声掉落在地。

    然后,这两道【墙】往中间一合,啪的一声,似打苍蝇般,发出脆响。

    数百米的恶魔之爪横扫而过,平台上的地狱一族无一幸免,全部被拢在这两条恶魔手臂之中,随着手臂的合上,被挤压在中间,变成了一条整整齐齐的,竖着面对着我的肉墙。

    因为深红之爪的力量,没有凝聚压缩的关系,这一招的威力,还不足以干掉这些地狱一族,不过没关系,我早就有所准备了。

    面对眼前被恶魔之爪硬生生挤成的肉墙,我迅速收回双爪,在肉墙尚未解体之前,一记地狱能量炮轰了过去。

    这种爽快感,该怎么形容好呢?就好比打保龄球,球道上一路摆满了一组组瓶子,我一保龄球重重溜过去,这些少说也有数十组的瓶子,立刻就纷纷飞弹起来,无一幸免,有些瓶子甚至因为庞大的力道而在半空断裂。

    眼前就是这么一副情景,被挤压成一道肉墙的地狱一族,在地狱能量炮的爆射下。也如同一个个瓶子般被击飞上了半空,部分直接就在半空中裂成了数块,化作团团血肉掉落下来。

    “小弟,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大概是见我吃疼一声,然后就火冒三丈的冲入传送门里面,不见动静,萨绮丽她们有些担心了,也顾不得危险,纷纷从传送门里过来。

    恰好是地狱能量炮刚刚过境,所有的地狱一族全部飞上了半空。这些刚刚传送过来的人。并没有注意到漫天飞着的怪物血肉,左右张望一眼,并没有发现敌人,于是困惑的看着我。

    “根本没有敌人嘛。小弟刚才在惨叫个什么劲?”

    取消地狱格斗熊变身。我一脸无辜的看着大家。

    就在这时。啪嗒一声,有什么低落在了图拉科夫的头盔上,他警惕的立刻身后一抹。铁手套上,抹了一手的恶魔鲜血。

    “这是什么?”

    还没等大家抬起头,更多啪嗒啪嗒的声音想起,眼前下起了一场尸体混合着肉块混合着鲜血的大雨,一具具尸体,一块块血肉四肢,一把把失去主人的双手武器,以及漫天的鲜血,不断掉落在地上,持续了足足十多秒钟,眨眼间,原本空无一物的平台,就被尸体血肉所堆满。

    “小弟,你做了什么?”大家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然后再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那些家伙!”

    我指着漫天落下的尸体,如同受到了欺负,跑回家向亲人告状的小孩子一样,气呼呼的说道。

    “它们故意踩我的脚趾头。”

    众人:“……”

    看了一眼满地的尸体血肉,这里大部分人都是老道的冒险者,一眼就能算出来,起码也有两三百只地狱一族在里面,这还没算那些掉落在平台之外,落入那无尽虚空的尸体血肉,算上去的话,恐怕这个数量,还要增加三分之一。

    两三百数量的地狱一族,如果里面没有难缠的精英,在场所有人,只要花上一点战术和时间,连最弱的塔莫娅也有信心能够逐一逐一的消灭。

    但是,就连最强的阿尔托莉雅,也不敢说自己能够在不到一分钟之内全部干掉,就算她不停的释放魔炮类型的誓约胜利之剑,第一,誓约胜利之剑不是瞬发,需要凝聚能量的时间,第二,地狱一族也不能排成一排,像保龄球似的让你一网打尽,面对这种魔炮型攻击,它们会散开,会尽量躲避。

    比较之下,从那只布偶熊纷纷钻入到传送门之中,到大家放心不下,也跟着钻了进入,这段时间,才过了多久?

    就算往死里估计,也不超过十秒钟。

    十秒钟的时间,数百只地狱一族,就这么化作了尸体血肉,无一逃生,无一幸免。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