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八百九十八章 咚咚咚咚咚……
    ***************************************************************************************************

    第二天一大早,嗯,应该是早上吧,我睁开眼睛,起床了。

    因为是在任务之中,最主要是身边有萨绮丽和图拉科夫这些大八卦,我也没办法再厚着脸皮钻阿尔托莉雅的帐篷,在大家调戏的目光注视下,灰溜溜的自己扎起帐篷,孤枕而眠了。

    不过因为这样,似乎有小偷乘虚而入了。

    我抱了抱怀里,那份熟悉的温度,熟悉的体香,熟悉的纤细和柔软,就仿佛是自己的左手在摸自己的右手一般。

    掀开被子一看,果然没错,小幽灵正八爪鱼似的抱着我,埋首在怀里睡的稀里哗啦。

    这小圣女,最近几次醒过来都是在深夜,快成夜猫子了,这一次估计也是如此,不过却并未吵醒我。

    不对,我家的圣女大人不可能那么乖巧!

    在物品栏里摸了摸,我找出一把阔剑当镜子,往脸上一照,果然,上唇多了两撇墨汁胡子,眉毛也粗了一倍,整个小李再世大胡子版。

    看到自己的脸,我就能想象出这么一副画面,小幽灵在我睡觉的时候醒过来,趴在旁边,和往常一样盯着我的脸看。看了不知多久,忽然掏出一瓶墨水,手指沾着,往我的脸上抹了几撇,大功告成,然后嘿嘿偷笑着钻到我的怀里继续睡觉。

    将整个作案经过在脑海之中演练一般,我化身吴凡小五郎,深沉的装作被某死神小学生射晕,两眼一闭,脑袋一歪。紧抱了抱小幽灵的娇躯。大手在她的稥臀上轻轻拍了一记,准备继续睡个回笼觉。

    不对啊混蛋!

    猛地睁开眼睛,抱着小幽灵坐起来,我将她的小手抓在眼前一看。果然。犯罪道具被我找到了。那根可爱的食指上面还残留着墨汁。

    吼吼,大胆犯人,还不认罪。看本官大刑伺候!!!

    心里怒吼一句,我翻身将小幽灵轻压在身下,在她的樱唇上咬了起来。

    小幽灵终是醒了过来,发现现状,可怜兮兮的呜呜悲鸣几声,就放弃挣扎了,等我心满意足的离开她的樱唇,她才困扰的看着我。

    “本应该守护圣女的骑士,乘着圣女睡觉的时候露出淫邪的真面目,将柔弱可怜的圣女压在身下亵渎,这算什么?”

    “算禽兽公爵。”我摸摸下巴,下意识的回答,感觉节操一下子就掉了许多。

    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小幽灵她到底做了什么好事:“话说回来,你不觉得我今天帅了许多吗?你看这性感的小胡子,再看看这正义浓眉毛。”

    “哇!”惊呼一声,小幽灵看着我,忽然露出惊容,悲哀的呜呜哭泣起来。

    “小凡,你在哪里,快来救我,我被其他男人欺负了。”

    “其他个毛呀!就是我,就是我,而且这副模样是你的杰作!”我终于忍不住发出怒吼,这小圣女,要是有奥斯卡最佳装傻奖的话非她莫属。

    小幽灵这才故作想起什么,一拍掌心。

    “我想起来了。”说着,她惭愧的看着我。

    惭愧了,我的小圣女竟然露出了惭愧之色,老天,我不是在做梦吧!

    “本来。”小圣女惭愧的说道:“我是想将小凡画得更帅一点的。”

    “连画也画不帅的我让你失望惭愧了还真是对不起!”我泪流满面的怒掀心灵茶几。

    “不是本圣女自夸,宫廷的画师也称赞我的天赋很高。”

    续裁缝之后又出现画师了吗?好吧,或许我们还得要一个乐师,以及,一个演员。

    “说来说去,你想说的就是我这副模样,就算天赋高如圣女大人你也无能为力是吧。”我揭穿了小幽灵险恶的语言。

    “真是残念呢。”

    “是啊,残念残念,既然这样,我把你卖给其他帅哥好了。”我没好气的应道。

    “其实我还是比较喜欢小凡原来的模样。”

    “现在拍马屁已经来不及了。”

    “是真的哦。”小幽灵认真的看着我,忽然搂上了脖子,小嘴凑了上去,伸出香舌,在我的唇上舔舐起来。

    那上面可是墨汁啊笨蛋。

    “别这样,很脏,墨汁可不是吃的东西。”我轻轻避开。

    “不要啦,我要原来的小凡,把原来的小凡还给我。”小幽灵气呼呼的闹别扭起来,我还想生气呢,到底是谁把我弄成这样。

    “我自己清理就行了。”

    “不行,本圣女要亲自将小凡变成原来的模样,谁也阻止不了我。”

    说着,这笨蛋圣女锲而不舍的将樱唇努上来,想要继续舔。

    被她搂着脖子,我躲无可躲,只能以进为退,以进攻为防御,先一步用自己的嘴吻住那不安分的舔来舔去的香舌。

    于是一场追逐战开始了,我和小幽灵斗智斗勇,都想制服对方,论智商,我是远远不如她,但是论武力,我可是甩她一条街。

    最终,武力战胜智慧,小幽灵没能用舌头清理掉我脸上的墨汁,反而被我压制在身下,痛吻庝摸了一番,那衣袍凌乱,春光外泄加上娇喘吁吁的模样,真是赔了香吻又**。

    “笨小凡,蛋小凡,啊呜!”气呼呼的小幽灵,干脆就一口咬在了我的肩膀上,留下一个清晰印记,才消气的娇笑着,在我露出怒目金刚状的时候,哧溜一声钻回项链里面去了。

    “可恶。下次出来非打你屁股不可。”我呲牙咧嘴的冲着项链威胁了一句。

    穿上衣服,简单的洗漱一下,把脸上的墨汁洗掉。

    稍微聆听了一下周围的动静,大家似乎都还未从帐篷出来,时间应该蛮早的,抱着小幽灵真是睡的格外香,我这个经常赖床的家伙,竟然破天荒的早起了。

    对了,塔莫娅应该也起来了吧,到不如乘着这个时候将她召唤过来算了。

    谨慎起见。我脑海之中回忆了一遍。塔莫娅告诉我,她是在晚饭后一到两个小时的时间洗澡,并没有提醒我说早上也要洗,这样看来。她没有早上洗澡的习惯。

    也就是说。现在是安全召唤时间。

    我一拍掌心。决定了,就是现在,召唤武帝大人!

    打量自己的帐篷一眼。虽然不是很大但是用来召唤地方却足够,所以我也没出去,就在帐篷里面施展出了灰熊召唤。

    随着璀璨白光亮起,整个帐篷都笼罩在一片白色之中,忽地,化光一闪,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帐篷中间多出来的一道纤细人影。

    我:“……”

    塔莫娅:“……”

    “喲……哟,早上好啊,塔莫娅。”我试着打招呼,并想解释清楚。

    “听我说,其实事情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嘴巴忙着解释,眼睛却一分也挪不开。

    那宛如牛奶一般精致细腻的肌肤,那因为微微俯身弯腰,而显得格外突出的高耸酥胸,以及圆润翘臀,完全落在眼中,凹凸有致的完美少女曲线,比哈洛加斯山脉的连绵山峦还要让人着迷。

    出现在我面前的,是只穿着一套粉红色可爱内衣的塔莫娅,并且,她的一只小手指头,还扣在那条粉色小裤裤的两边内侧,不知道是想脱下来,还是刚刚穿上去。

    另外一只小手则是在整理上面的粉色胸罩,微微倾斜的一抹,露出来的雪白诱人春光,那种若隐若现,让我鼻头忍不住发痒起来。

    “这其实是个误会。”我擦了擦鼻子,做大义凛然状。

    然后……

    “咚咚咚咚——————————!!!”

    “噗喔——!!!”

    随着这样的,让人能够充分联想到发生了什么事的响声出现,一道身影从帐门倒飞而出,落地后仍自不停的在地板上滚出数十米开外才停下来,倒趴在地,一动不动,仿若尸体。

    “发生什么事了?”听到声响的众人纷纷从帐篷里走出来,然后就看到一具尸体倒在地上不远处。

    “这不是新人小弟吗?”最爱凑热闹的图拉科夫第一个冲上去,翻开那具倒趴着的尸体一看,惊声道。

    他伸出手指,在对方鼻前探了探,收回去,神色落寞的摇着头。

    “完了,新人小弟已经……不行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新人小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一定是被偷袭了。”你看他衣服上的凌乱密集的脚印,这起码是被数千只怪物从身上踩过去,才能留下来的数量。

    沙希克瞬间化身死神小学生,一脸深沉的叼着红玫瑰走过来,目露悲哀,仿佛已经找到了真相。

    “不,这只是假象。”萨绮丽冷静的把玩着手中的法杖,蔑视看了沙希克一眼,似乎在说,死神小学生要是长成你这副五大三粗的熊样,当初被强行灌下奇怪液体的就不是他而是黑衣人了。

    “我觉得这更像是一起故意谋杀案,而且……”萨绮丽的目光在众人身上一一扫过,冰冷而充满质疑。

    “犯人,就在我们之中。”

    “什么?”众人纷纷震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股互相怀疑的崩坏诡异气氛蔓延开来。

    “我要立刻离开这个鬼地方,我可不想和杀人犯待在一起。”图拉科夫愤怒而惊慌的发出了死亡flag。

    “恐怕现在谁也离不开了,这里通向外界的唯一道路,那条吊桥,不用看我也知道,肯定已经被犯人斩断了。”萨绮丽默默的看了不远处早已暗淡的传送阵一眼,叹息道。

    就在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漫天口胡,继续丰满着这个虚构杀人案件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睁开眼,无奈的坐了起来。

    “我说,你们到底想演到什么时候?”

    “到小弟愿意起来的那一刻为止啊。”萨绮丽笑眯眯的看着我,露出暧昧眼神。

    “老实交代吧,小弟,是不是终于按耐不住,去偷袭你的师妹,结果被对方拒绝。一脚踢出来了?”

    “才怪!”我怒掀了一把心灵茶几。

    昨天睡觉的时候。虽然我没有如其他人所愿,钻到阿尔托莉雅的帐篷里,但是紧接着,贝安沙却理所当然的进了我的帐篷。结果这事被大家一直调侃。到现在还要拿出来继续调戏我。

    幸好为了以防万一。我身上带着不止一个帐篷,在最后给贝安沙扎了一个,不然在阿尔托莉雅面前。我真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这时候,帐门被掀开,武帝大人英姿飒爽的身姿出现在大家面前。

    “大家早上好。”带着淡淡的微笑,塔莫娅很有礼貌的向大家打着招呼。

    大家的目光变得古怪起来。

    沙希克拍拍我的肩膀:“好小子,我原本以为是贝安沙,没想到你竟然是捧着碗里的,夹着锅里的,还要盯着厨房,恐怕贝安沙早就已经是你的囊中之,不着急了,所以把魔爪伸到塔莫娅身上。”

    “你就别添乱了好不,沙希克大叔。”我哀求的看着他,又用可怜兮兮的目光看着吾王,希望她不要误会。

    “抱歉,这是我的失误,怪不了熊塔。”英明神武,正直仁义的武帝大人,终于站出来为我说话了,我感动啊。

    “熊塔,没事吧,刚才真是抱歉,本能的就踢出去了。”露着宛如圣母一般充满了温柔和救赎的微笑,塔莫娅向我伸出柔柔的小手,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

    “不碍事,不碍事,踢的好。”我连连摇头,能够得到原谅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这话听着,怎么总感觉不对味啊。”原本只是开个玩笑的众人,听到我和塔莫娅的话以后,目光也变了。

    不好,再不解释误会就要加深了。

    我看了塔莫娅一眼,得到她的允许之后,别轰着脸,将刚才的糗事避重就轻的抖了出来。

    “听我说,塔莫娅真的已经穿上了衣服,真的已经穿上了,只是还有一点点没穿好,我什么也没看见……”

    在我手忙脚乱解释着的时候,大家已经笑弯了腰。

    原来是这么回事,该说新人小弟有眼福呢,还该说他倒霉好呢,还种概率极低的事情也能碰上。

    见众人笑的都听不见我的话了,我只能在一旁干瞪眼,生闷气,还好,阿尔托莉雅没有因此产生误会,生我的气,只要她不误会就好,其他人我管,反正后宫长老的旗帜早已经高高飘扬,我也不在乎他们说什么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