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八百九十六章 领主级的诱惑
    ***************************************************************************************************

    这些沙丘野兽绝对是跑酷专业人士,我只是愣了那么一小会,就已经散的差不多了,身影没入了漆黑的监牢通道之中。

    追不追好呢?这是个问题,埋伏我到是不怕,就怕追上去以后,和阿尔托莉雅走失了,贝安沙又只粘着我,没有我在身边说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

    想了想,我将手中的冰剑一收,回过了头。

    阿尔托莉雅那边的战斗更早一点结束,地面上铺满了一地的大笨兽尸体,看起来收获颇丰。

    “让它们给跑了。”挠了挠头,我颇感羞愧,对比吾王的战果,我这边实在是献丑了。

    “我对付的大笨兽笨一点,动作也比较缓慢。”吾王安慰了我一句。

    召唤出几只乌鸦,将这些普通怪物爆落的零星金币药水收拾好后,我们继续出发,面对眼前的岔路口,阿尔托莉雅也没什么办法,最后按照萨绮丽所说,我们随便选了一条探索。

    一路无甚危险,我和阿尔托莉雅聊起了这分别将近一年发生的事情。

    分别以后,这些时间里,除了赫拉迪克族之行,主要就是小黑碳的事情了。但是小黑碳的事情太过复杂,我也没办法和她详细说明,这个活,我看还是交给黄段子侍女,等她以后回到精灵族再向阿尔托莉雅和雅兰德兰解释吧,正好应了她的情报头子身份。

    赫拉迪克族那边……呃,似乎也不好详细的说,总不能对阿尔托莉雅说恭喜我吧吾妻,我和蒂亚丫头终于顺利的勾搭到一块去了。

    还是听听阿尔托莉雅在第三世界的这将近一年,到底干了些什么吧。

    “什么。阿姆露迪娜也来了?”没听一会儿。我就忽然打断,惊讶的瞪大眼睛。

    “嗯,她是跟我们一起来的,之前的确没有和凡提到过这一点。是我疏忽了。”吾王点点头。证实了我刚才不是在幻听。

    “不。其实我早就应该想到的,阿姆露迪娜会和你们在一起。”仔细一想,其实无论在她走之前。还是她和阿尔托莉雅一起消失以后,都有很多苗头可以证实这一点,只不过我昨天刚刚过来,应接不暇,还没来得急想到阿姆露迪娜而已。

    “那她现在去哪里了?”

    “她刚刚突破领域境界不久,需要大量的实战经验稳固境界,所以还在罗格营地外面历练,凡来的时候,她刚刚走没几天,刚好错过了,真是可惜。”

    “不要紧,只要她在的话,自然会见得到。”缓过惊讶心情后,我笑了起来,思起阿姆露迪娜的点点滴滴,现在还真有点想见一见这个耿直可爱,英姿飒爽,并且喜欢被摸摸头的女骑士。

    “不过,她才刚刚突破到领域境界,一个人在外面历练,真的没问题吗?”我又有点担心的问道。

    “没关系,你也知道阿姆露迪娜的招牌能力,她的家族,在我们精灵一族也是历史悠久的大家族,名声仅次于十二骑士之下,被历代的王赐予守护之盾的赞誉和徽章,是我们精灵族最强大的【盾】。”

    “最强大的盾吗?还真是名符其实。”回想起第一次见阿姆露迪娜战斗,见她竟然以手中的盾作为主要武器,当时可真着实吓了我一大跳。

    “阿姆露迪娜在得到你赐予的龙骨盾以后,更是如虎添翼,正因为如此,我才放心让她一个人外出历练。”阿尔托莉雅高兴的点点头,显然,她看重的部下得到我的认同,这一点让她感到很高兴。

    “那是阿姆露迪娜应得的,在黑龙艾利亚斯事件之中,她可是立了大功,无论怎么奖励都不为过。”

    话题逐渐回到当年的黑龙事件,个中的精彩,就连贝安沙也停下了吃蜂蜜的动作,出神的听着我和阿尔托莉雅温馨的忆当年。

    “说起来,红……不对,咳咳,兰斯特大人也来了第三世界吗?”

    “没错,比我们还要早上一些时间。”如我所料,阿尔托莉雅肯定的点了点头。

    果然如此,在得知了老酒鬼和莎尔娜姐姐的黑历史之后,他迫不及待的赶了过来。

    我有点头疼的按起了太阳穴。

    到目前为止,这件事是最让我放心不下的,那就是兰斯特到底是怎么想的,是想追逐酒红色恶魔转生的莎尔娜姐姐,还是追逐一直冒充着酒红色恶魔存在的老酒鬼。

    如果他追逐的是莎尔娜姐姐,我到不是担心和红b成为情敌,莎尔娜姐姐根本不可能接受这么一个忽然冒出来的小弟,而且,面对实力比他还弱的莎尔娜姐姐,兰特斯也未必会承认,他所仰慕的,是那个强大无匹,目空一切的酒红色恶魔,莎尔娜姐姐暂时少了一个条件。

    至于,如果红b追逐的是老酒鬼,虽然也不大可能,但如果真是这样,那或许我可以买上几桶爆米花,坐下来满满看戏了。

    总之,我认为红b其实就是个悲剧,他这些年来所坚守的一切,其实都只不过是镜花水月,无论是冒充酒红色恶魔的老酒鬼,还是酒红色恶魔转生的莎尔娜姐姐,其实都已经不是他内心之中固守着的那个酒红色恶魔。

    所以,我认为这家伙千里迢迢跑来的最大可能性,就是在见识过老酒鬼和莎尔娜姐姐以后,梦碎,心碎。要么挖粪涂墙,寻找一个新的人生目标,要么就是无法接受现实,躲到某个角落里满地打滚泪流满面画圈圈。

    咳咳咳,想多了想多了,还是等见到老酒鬼和莎尔娜姐姐以后,顺便问一问兰特斯的情况吧。

    话说回来,我是不是一直忽略了一个问题呢?

    摸着下巴想了又想,我一拍掌心,有了!

    “阿尔托莉雅。你们是怎么来到第三世界的?”

    “什么……怎么来到?如果指的是方式的话。那自然是坐世界之石传送阵。”吾王这般聪明的人,也被我这个没头没尾的问题给问迷糊了,那金色呆毛对着我一翘一翘,似乎在说。你在搞毛呀。给我再把问题说清楚点。

    “我是说。你们手上应该有定位世界传送卷轴吧,没有那玩意可就回不去了。”我冷静下来,斟酌一下。再次问道。

    “自然是有,我可不想一直留在第三世界。”吾王点点头。

    “定位世界传送卷轴是哪里来的?”我傻了眼。

    “暂时由联盟的法师公会提供。”

    “兰斯特,你,卡露洁,蜜拉,是四张没错吧。”

    阿尔托莉雅困惑的点了点头,不知道我为什么忽然要问这种小学算术问题。

    我扳着手指头一数。

    再加上莎尔娜姐姐和老酒鬼的,再加上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两次来回。

    足足十二张定位卷轴啊有木有,光是我能数到的就有十二张了!

    我当时就出离愤怒了,吝啬鬼那老混蛋,竟然敢蒙我,当初我要去第三世界,拿出定位卷轴,还要给琳娅一张的时候,他是说的何等天花乱坠,仿佛这定位卷轴是那蟠桃人参果一样珍贵。

    结果呢,一转眼,就买一送一大派发了,分明就是在坑我的钱呀。

    见我黑着脸,问清楚原因以后,阿尔托莉雅忽然微微的笑了起来:“凡,你误会法拉长老了。”

    “我误会他?他那老吝啬,绝对是想骗我的钱没错,阿尔托莉雅我跟你说,以后可千万别上他的当。”我撸起袖管,要是法拉老头敢现在出现在我面前,我非得扑上去,将他那稀疏的胡子全拔光了不可。

    “凡,你的确是误会法拉长老了,定位世界传送卷轴的确很难,如果单以联盟的法师公会的力量,一年能做个几张就已经不错了。”

    “如果?”我听出了些许端倪,莫非还有隐情。

    “所以,法师公会找我们精灵族合作,一起研究制作了。”阿尔托莉雅看着我,故意吊了一会胃口,呆毛轻转一圈后,才解释道。

    “原来如此,找你们帮忙了。”我想了一会,才忽然明白法拉老头的吝啬用心。

    像定位卷轴这种拯救世界于水深火热的用品,肯定不可能联盟自己偷偷藏起来用,阿卡拉还指望着其他种族也在第三世界多出几分力,好减轻一下联盟的负担,如果数量足够的话,她简直恨不得每个种族都免费派发个几千上万张定位卷轴,大家一起组团去第三世界【吃香喝辣】,来个三百六十五天游。

    所以说,反正是大家一起用的东西,干嘛得我一个人来制造,这玩意在理义上,又不能当做商品来出售,真要这样,别族肯定会说联盟市侩,我们是去第三世界拯救大陆,你却乘机发灾难财。

    因此,倒不如拿出来,大家一起共同分担,无论是精灵族,还是赫拉迪克族,在魔法方面的底蕴都比联盟强,如果这两族加入研究制造的话,那定位卷轴还真不难做。

    原来如此,我深沉的点了点头,开始考虑以后是不是经常来个第三世界几日游。

    就在这时,阿尔托莉雅忽然伸手一拦。

    “凡,小心,前面有动静。”

    脚步停下,我们警惕的看着前面不远的拐角。

    “真不愧是女王陛下,果然还是没办法瞒过你们的耳目。”熟悉的声音忽地响起,达迦大叔从阴影处走出来,轻轻拍着手,对我们露出赞许笑容。

    “原来是你呀,达迦大叔,干嘛要吓我们。”我松了一口气,没想到这位看似性格温和的刺客,也是个喜欢作弄人的家伙。

    “开个玩笑而已。看你们一路边走边聊,就想试一试你们的警觉心,看来是我多操心了。”达迦摇摇头,颇有点【老了,现在是年轻人的时代】的感慨。

    “到底是什么时候?”我和阿尔托莉雅惊讶的相视一眼。

    达迦大叔刚才的话,潜意思不是在说,他一直跟着我们,直到想试探我们的警觉心到底有多强,才故意的逐渐露出破绽让我们发现。

    “大概三分钟之前吧。”

    以我和阿尔托莉雅的实力,竟然被跟在身后那么久。都没有发现。果然不愧是营地里最优秀的侦察兵。

    “厉害,我算服了。”我朝达迦大叔竖起大拇指,心服口服、

    “我只是取了个巧,乘着你们以为第二层根本不可能有怪物能造成威胁。放松警惕之后。才成功而已。要是一开始你们就全神贯注,处于战斗状态,那可就没辙了。”达迦大叔谦虚的摇起了头。

    “算了。不说这个,第三层的入口已经找到了。”

    “真的?那么快?”

    “嗯,辛巴那边也有收获,他也找到了一个入口,看来二层到三层的入口不止一两个,我们走吧,去就近的入口,辛巴去找萨绮丽她们了。”

    在达迦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一个大厅,萨绮丽三人和辛巴大叔已经在那等着了,见着我们,立刻招手呼唤。

    “呀嚯,小弟,我们可是比你们先一步哦。”

    “是是是,绮丽阿姨真厉害。”

    “你说什么?敢再用这种语气说一遍看看?”

    “啊,别,看我变身妖月狼巫。”

    “呜呜呜,小弟最讨厌了,以后不理小弟了。”

    拿出已经获得【死灵克星】号称的妖月狼巫变身,原本不怀好意的朝我走过来的萨绮丽,顿时呜呜悲鸣着跑远,躲到图拉科夫和沙希克身后,探出一张俏脸,用险恶的眼神盯着我。

    “哦,对了,还有小雪它们。”一拍掌心,我将小雪它们召唤了回来。

    似乎正处于一场激烈战斗之中,刚刚现身的五只鬼狼还在呲牙咧嘴,一副择人而噬的凶狠咆哮模样,然后迷茫的看了看周围,收回爪牙,冲我这个主人嗷呜嗷呜委屈的叫了几声,似在埋怨我打扰了它们的战斗。

    “知道了,知道了,前面还有得是敌人,放心吧,会让你们战个痛快。”

    一番安慰之后,鬼狼们才亲热的蹭上来,雪白的皮毛上散发出一股鲜血的血腥味,看来,在我们分开的这段时间里,它们怕是一分钟也没浪费,都在忙着四处嘲讽引敌了,哪还将我探路寻找出口的命令放在心上。

    好在辛巴大叔和达迦大叔专业,快速的找到了入口,不然我可真要好好批评它们一顿。

    在达迦大叔的指示下,我们在大厅里找到了通往第三层的暗门,顺着楼梯来到了最底下一层。

    皇宫监牢三层。

    这里更加昏暗,更加腐烂,地狱的气息更加浓烈。

    挂在墙上的魔法火把似冥火一样发出惨淡青色光芒,害我刚刚下来的时候,还以为不小心一脚踹穿越到了幽冥地府。

    幸好大家都是名动一方的强者,黑暗视力极强,到也无甚大碍。

    小雪它们闻到敌人的气息,兴奋的浑身发抖,立刻就绕着我团团转起来,展现出一种急切的心情。

    “去吧去吧。”我没好气的在小雪屁股上一拍,得令的小雪,立刻撒呀四条腿,带着它的四只小弟窜入了黑暗之中,不一会儿,那边就隐约传来了战斗的动静。

    “真是拿它们没办法。”我摇着头,向众人露出歉意目光。

    “不是因为小弟你在一直在虐待它们,不让它们战斗,才会这样吗?”刚才被我欺负了一下的萨绮丽,逮住机会立刻就数落起来了,而且数落的有理有据,让人信服。

    “老规矩吧,我和达迦去探路,大家待会也各自选一条岔道探索。”辛巴轻笑一声,拍了拍他身边的老拍档,那只暗红色的巨大狂狼。

    “事不宜迟,大家出发吧,按照第一和第二世界的规律,传送点应该是在第三层中央附近的房间里,只不过,刚才我和辛巴对比过,这里的皇宫地牢地形,和第一第二世界的不一样,没办法参照,只能慢慢找了,还有,传送点的位置应该有一个领主级怪物在守卫,看看到时候谁的运气好,先去先得。”

    达迦大叔也跟着说道,一听领主级的怪物,沙希克和图拉科夫立刻两眼放光,连我和阿尔托莉雅也是跃跃欲试。

    领主级怪物可是至少有领域境界,是一个不错的对手。

    在这种无形的激励下,大家的动作都快了很多,和第二层的分组一样,萨绮丽三人,我,吾王和小师妹三人,各自展开了一番暗中较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