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八百九十五章 旁若无人的小师妹
    ***************************************************************************************************

    “怎么样,厉害吧。”见大家都一副惊呆的模样,表示计划通的萨绮丽,得意仰起了她那雪白诱人的下巴。

    “厉害,太厉害了。”我竖起大拇指,一个劲的惊叹,这招的威力,恐怕都不逊色于一道小型地狱能量炮了。

    问题是,施展一记小型地狱能量炮需要消耗的庞大能量,却比萨绮丽这一招要多上很多很多,也就能量惊人并且恢复力惊人的地狱格斗熊,才能够若无其事的连续释放。

    而同样的威力,萨绮丽只用了几分之一,甚至是十几分之一的能量,却造成了和小型地狱能量炮一样的威力,这就是我和这些资深冒险者之间的差距,在技巧发掘上面的巨大鸿沟。

    虽说一力降十会这个道理没错,但是如果能同时做到“力”和“会”,那岂不是更加碉堡?没有人会嫌弃自己的实力太强大,如果我也能做到萨绮丽这种程度,说不定真的就能仅凭着地狱格斗熊的力量,去挑战世界之力初级怪物强者,甚至是撼动一下中级。

    “那么小弟说说看,厉害在什么地方呢?”萨绮丽并不是单纯的炫耀,还要考考我。让我能够从中领悟到一些东西,这似乎已经是她带领新手数十年养成的本能习惯了。

    “刚才的爆炸应该不简单,应该是尸爆吧,还有绮丽阿姨刚才在骷髅上附加的绿色光芒,应该是剧毒新星,尸爆的威力加上剧毒新星的威力,才有如此强大。”我想了想,道。

    死灵法师用自己召唤出来的骷髅,作为尸爆的材料,并不能算是十分高端深奥的技巧。因为原理简单。尸爆是引发尸体里面的残余生命能量,而召唤也是利用了尸体的血肉骨骸和生命能量作为引子,这两者转换并不算困难。

    但是,将剧毒新星浓缩到骷髅身上。让骷髅接近敌人。再利用尸爆引发出来。这就绝对是超高端的技巧了,我敢保证,就算在第三世界。能掌握这一招的死灵法师也不多,有了这一招,萨绮丽活脱脱就是一个拥有无数人肉(骷髅)炸弹的恐怖分子头头。

    “嗯嗯,差不多都说对了。”萨绮丽点着头,没有皱眉,也没有露出笑意,勉强给了我一个中评。

    “应该还有一个技能隐藏在骷髅里面。”同样将刚才那一幕看在眼里的阿尔托莉雅,低头沉思着,这时候忽然出声。

    “哦,那么请女王陛下说说看,到底是什么?”显然,阿尔托莉雅猜中了,萨绮丽立刻露出饶有兴趣的目光看着对方。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死灵法师的诅咒系终极技能,降低抵抗。”阿尔托莉雅口中谦虚的说着猜测,但是她那双清澈而充满自信的碧绿眸子,却已经十分肯定。

    “叮咚,猜的没错,果然不愧是女王陛下,眼光独到。”不禁是萨绮丽,连图拉科夫都闪过一丝讶然之色,为阿尔托莉雅的敏锐而感到震惊。

    “真的是这样?”我摸着下巴,冥思苦想,却怎么也想不到能看出有降低抵抗诅咒的关键记忆。

    “这也不能怪小弟粗心,没有发现,要怪只能怪阿尔托太细心敏锐了,降低抵抗诅咒的施展效果虽然很明显,范围也很大,但是经过我的优化之后,就变得不起眼了。”

    说着,萨绮丽还亲身示范了一下,她先施展了一个普通的降低抵抗,法杖轻点之下,一个猩红色的能量球体飞出,然后啵的一声轻轻爆开,化作一道覆盖面积庞大的猩红之雨落下,这些猩红之雨又宛如幽灵火光,在半空忽悠悠,阴森森的飘落,持续了两秒左右才消失。

    这种动静,除非对方是瞎了聋了,不然想注意不到都难。

    然后,萨绮丽又施展了一次,这次的动静就小多了,只能看到一个拇指大小的红色能量球迸出,飞快在半空化作猩红的繁星点点消失,不注意还真察觉不到。

    尸爆的伤害是物理兼火焰,所以当尸爆发生时,也会有强烈的火焰红光爆发,再加上声势浩大的剧毒新星,这一记降低抵抗隐藏在其中,还真是不起眼到了极点,哪怕是瞪大双眼死死注意着,也难以发现。

    理解了萨绮丽的意思后,我恍然大悟,果然怪不得自己粗心,是阿尔托莉雅太逆天了,连这种小小细节都能观察到。

    也难怪萨绮丽刚才一点之间,竟然累的有些气喘,原来这不起眼的轻轻一点,就已经蕴含了死灵法师两个终极技能俯身于骷髅之上,一个是剧毒新星,一个是降低诅咒。

    “哼,哼,不怕告诉你,新人小弟,在营地,萨绮丽这一招可是和她的衰老一指同名,想当年也不知道坑害了多少人,最近这几年才稍微有所收敛,没见她用这一招害人了。”

    图拉科夫在一旁哼哼唧唧,愤怒的爆料道,那一副恼怒却不敢直接冲着萨绮丽发火,只能剑走偏锋的怂样,看的我偷偷直乐。

    想想还真是,这一招骷髅自杀式炸弹袭击,变化丰富,连剧毒新星和降低诅咒这样的终极技能都能融入,那其他死灵系技能自然也妥妥的没问题,用这一招来害人,真是变化多端,防不胜防,我光是想一想就觉得头皮发麻了。

    “安心吧,不会用这一招对付小弟的。”见我一副后怕的模样,萨绮丽咯咯笑着。温声软语的凑到耳边,做状暧昧说道。

    “所以说,绝对不会在小弟睡着的时候,偷偷让骷髅爬到你的被窝里干点什么,放心吧。”

    “你这样一说我更加不放心吧。”

    我当时就炸毛了,原本我已经将这一招想的很阴险,没想到萨绮丽这样一说,我才知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她还有许多更加我想象不到的损人招式,营地魔女真不是白叫的。

    “真是拿小弟没办法。想要姐姐爬到被窝里就说呗。说不定,我真的会~答~应~哦。”柔柔的在耳边呵着气,萨绮丽的声音变得更加妩媚动人。

    “咳咳咳,绮丽阿姨真会开玩笑。”我连忙看阿尔托莉雅一眼。准确的说。是看她额头上的那根金色呆毛。发现没有任何动静,才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吾王英明。才不会中萨绮丽这种小计。

    “我说你们,好歹也关心一下战场如何?”这时候,一副死了亲爹的苦巴巴声音,从对面响起。

    转头一看,可不是被我们遗忘多时的沙希克怪蜀黍吗?他跑去对付那两组白骨弓箭手,然后就……嗯,就被落到一边了。

    “瞧你说的,我们这不是对你的实力十分放心吗?所以才敢放松,这是信任,信任。”萨绮丽有些心虚的笑了笑,抬头望天,脚尖在地上转啊转,满满一副【啊,糟糕,我刚才还真把你给忘到旮旯角去了】的俏皮吐舌。

    “我们真的是一起战斗了三十多年的战友,对吧,是这样没错吧,萨绮丽,告诉我这是真的。”沙希克当场就泪流满面了。

    当然,其实最悲剧的并不是他,而是图拉科夫,别忘记这场战斗开头两人说过什么,手持神剑的图拉科夫嚣张的表示各凭本事,谁抢到归谁,看看最后哪个成绩最好。

    那时候,当真是不可一世,鼻孔都快要朝天了。

    本来呢,不出意外的话,哪怕沙希克挑了那些脆皮的白骨弓箭手,图拉科夫凭着手中的宝石神剑的强大输出,也能稳赢对方。

    问题是意外发生了,萨绮丽中途插了一手,强大的死灵组合技能导致战局结果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根据统计,杀敌数萨绮丽最多,沙希克捡了白骨弓箭手的便宜,位居其次,被抢怪的图拉科夫反而排在最末。

    知道这一消息之后,沙希克顿时就腰不酸了,腿不疼了,气也顺了,对萨绮丽的怨念化作了滔滔不绝的敬仰之情。

    他神清气爽的一个劲挤眉弄眼盯着图拉科夫瞧,那眼神似乎在说,老图呀,你不是挺嚣张的吗?怎么,杀了多少个怪物?才这么一丁点?这么一丁点你也好意思献丑,要我我早就找个老鼠洞钻进去不敢见人了。

    接下来好一段路,图拉科夫都拉耸着脑袋走在最后面,无精打采,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黑色怨念,比皇宫监牢里面的空气还要**。

    轻松解决掉两批怪物以后,我们也遇到了麻烦,不是怪物,而是岔道口出现了。

    “怎么办?”面对眼前出现的两条岔路,我将目光落到萨绮丽身上,反正这一次我是来当打手的,让她动脑筋去。

    “兵分两路吧。”想了想,大概是觉得第二层的怪物挑战性不是很高,萨绮丽决定下来。

    “我们三个一组,走这边,你们两个……呃,三个一组,走另外一条路。”

    “没问题。”看了看萨绮丽指的方向,我和阿尔托莉雅点点头,一直跟在我身后,牵着我的衣角走路的小师妹,因为存在感很低,差点就被萨绮丽给遗忘掉了。

    想了想,萨绮丽又提醒了一句:“如果前面再遇到岔路的话,我建议你们不要再分散了,就选一条路走吧,我觉得这个皇宫监牢不会很大,就是地形复杂了一点,这也是为了防止囚犯逃跑的必须手段,说不定走着走着,大家就能在面前的拐角或是对面迎面碰上了。”

    “了解,队长,那我们先去这边了。”恭敬的行了一礼,我带着阿尔托莉雅和贝安沙,和萨绮丽,沙希克,图拉科夫的三人队伍分开,走向另外一条岔路。

    少了沙希克和图拉科夫这两个捧哏逗哏,以及萨绮丽这个主持人。队伍一下子冷静了很多,阿尔托莉雅并不是没话找话的人,所以这一路格外寂静,让我感受到了皇宫监牢带来的完整的阴森恐怖。

    到是贝安沙,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淡定。

    见另外三人走了,只剩下我们三个,她放的更开了,松开了我的衣角,竟然拿出一坛蜂蜜抱在怀里,另外一只小手直接伸到坛子里面沾着。然后吧嗒吧嗒的舔了起来。这种吃蜂蜜的方法,真的和熊一般无二,只不过贝安沙是一头娇小的,酷酷的。萌到爆的黑披风双马尾小熊。

    我和阿尔托莉雅都是无语。要说紧张害怕嘛。以我们两个的实力,当然是不可能,但再怎么放松淡定。也不至于在一路怪物出没之中,大大咧咧的吃起东西,贝安沙这是对我们的实力有信心呢,还是说对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

    或者说,只是单纯的笨蛋属性作祟?

    “师兄,想吃?”见我直盯盯的看着她,贝安沙萌萌的把头一歪,然后将沾着蜂蜜和口水的细嫩手指,向我伸了过来。

    “不……不用了,看着贝安沙吃的那么高兴,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我哈哈的苦笑起来。

    “真的?那贝安沙就吃的再开心一点,让师兄更加心满意足。”贝安沙一听,想了想,忽然一拍手心,两眼闪烁着纯纯的兴奋光芒。

    说着,她加快速度,小手以更高的频率在蜜蜂坛子和嘴巴上来回移动着。

    我的笨蛋小师妹哟……

    在阿尔托莉雅的目光注视下,我一拍额头,仰天长叹。

    算了,把贝安沙当成是无敌状态的路人npc角色就好了,朝吾王示意一眼,我们加快脚步前进。

    不远处,我们又遇到的岔道口,并且岔道口上还游荡着一群敌人,这群敌人的块头,比我们之前遇到的入侵者和沙丘野兽还要庞大。

    “是大笨兽。”和这些家伙打交道不是一次两次的我立刻认出了它们的身份,出言提醒道。

    “放心交给我吧。”吾王轻笑的点点头,手中的胜利之剑一闪而出,纯白色的身影,在这个**的监牢里面就宛如地狱里面的一缕光辉,显得更加美丽高洁威仪。

    我仍然开启着围观模式,这一群怪物还不值得我和吾王同时出手,而且,虽然刚才话是这么说,我还是有点不放心全身投入的吃着蜂蜜的贝安沙的安全,想要留在她身边,必要的时候才会动手。

    不过,事情的发展似乎并不打算如我所愿,就在吾王对付着那群大笨兽的时候,在我们通道的背后,忽然传来轰隆隆的脚步声。

    糟糕,被怪物包饺子了。

    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没办法,第三世界的怪物智商不低,再加上又是主场,对地形十分熟悉,要包我们几个陌生来者的饺子,那真是闭着眼睛都能做到。

    但愿萨绮丽那边会好一些。

    “好了,贝安沙,别光顾着吃了,小心点,敌人来了,不想出手的话,就躲到那边去。”我朝笨蛋师妹示意着道,她嗯了一声,抱着蜂蜜跑到了我所说的角落,继续吃。

    我:“……”

    然后,身后的昏暗通道里,忽然出现了数十道身影,那沿着墙壁天花四面八方奔跑袭来,企图制造出铺天盖起气势的尿性习惯,不用说是沙丘野兽。

    嗯嗯嗯,看我的超时空进化,妖月狼巫兽!

    刚刚完成变身,我脑袋一偏,一道墨绿色的箭矢嗖一声,擦着耳朵从原来的位置穿了过去。

    还有白骨弓箭手作为附赠品吗?监牢里面的怪物真是热情大方。

    扭了几下脖子,下一瞬间,妖月狼巫从原地消失,宛如瞬移一样,没有丝毫移动轨迹的消失不见了。

    冲在最前头的沙丘野兽顿时蒙了,敌人呢?

    至于那只躲在角落里旁若无人的舔蜂蜜的黑披风少女,虽然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沙丘野兽本能的觉得,就算给它一百个胆子,一百条命,也千万不能靠近,就是这么回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