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八百九十一章 系统提示:【最终魔王】加入了勇者小队!
    ***************************************************************************************************

    没错,就是【大陆最新鲜】的海鲜面包,而且的确是最新鲜的,毋庸置疑,你看,那个面包里面夹着的螃蟹,露出来的四双腿和两个钳子,还会动呢。

    想起某一段黑历史,我不禁颤抖起来,这难道就是报应?上天为了惩罚我当年坑拉尔条子他们,而降下来的报应?

    “贝……贝安沙,这些……这些面包,你是从哪里弄来的?”我声音颤抖的问道。

    “商店里。”贝安沙理所当然的说道,不用说,肯定是又没付钱了,这不叫拿叫明目张胆的偷啊我亲爱的笨蛋师妹。

    问题是,偷也就罢了,我可以偷偷将钱补上,为什么贝安沙偏偏什么都不偷,却偷了这种最猎奇,连鲁高因人自己都无法直视的猎奇食物呢?

    当我提出这个疑问的时候,贝安沙想也没想就回答了:“因为,最像肉包子。”

    “……”

    好吧,竟然还是我的错,早知道会是这样,当初我说什么也不会让维拉丝做肉包子带来,让贝安沙误入歧途了。

    “可惜,和肉包子的味道,差别很大呢。”贝安沙苦恼的看着被她放在地上。缓缓移动着的螃蟹面包,满脑子的疑问,似乎想不通,明明模样差不多,为什么味道就差别那么大呢。

    差距当然大了笨蛋,一个日式44号面包一个是黑暗料理啊!

    不管怎么说,贝安沙有一副好胃口,连她自己做的超级黑暗料理也能吃下,区区海鲜面包,对她而言似乎并不算什么。

    所以。困扰了一阵子后。她就毫不犹豫的抓住已经爬到门口,眼看就要上演一场精彩越狱的螃蟹面包,从中间嘶啦一声,撕成了两半。

    “一人一半。”贝安沙一字一句咬着。重重的强调着这句话的重要性。然后兴高采烈的将其中一只小手递过来。

    看着小手上面握着的。四条腿一只钳子不断颤抖,还未死绝,新鲜的蟹黄从断面流出。将面包染成翔一般的颜色,这样一幕,让我艰难的吞咽了一口。

    天国的奶奶,您的孙子现在正在面临着一场最严峻的考验。

    “那……那么我就不客气了。”贝安沙的这份心意,我实在没办法拒绝,尤其是她喊出了一人一半这个意义非凡的口号。

    我巍颤颤的从她的小手上接过一半面包,正想着该怎么往嘴里送,才能不叫那几只螃蟹肢解刺着自己的嘴巴,谁知还没完,只见贝安沙,见我接过一半螃蟹面包以后,很是天真灿烂的一笑,迫不及待的将她那一半浸泡到刚刚开封的蜂蜜罐子里,足足泡了五六秒,才将半个蜂蜜螃蟹面包取出。

    然后,贝安沙很自然的将蜂蜜罐子,推到我的面前,露出期盼神色。

    好吧,我很理解贝安沙现在的心情,就好像在原来世界,还年幼无知的我,也经常会像献宝似的将二次元物推荐给身边的朋友,希望能得到他们的认同,希望他们能够喜欢。

    结果到最后,身边一个朋友也没有了,呜呜呜,可恶,二次元有什么错,宅男有什么错,你们这些现充,全部都给我在七夕分手吧混蛋!

    话题扯开了,而且还是扯到绝对不能暴露的黑历史上,我得谨慎点,尤其是这张想到什么就会自然而然说出口的没有遮拦的大嘴巴,更因为重点防备,最好将这些黑历史永远埋葬在内心最深处。

    回忆起那些遥远的辛酸往事,我忽然觉得现在也没什么了,至少身边还有一个值得自己去喜欢呵护的小师妹陪伴着自己,不是吗?为了不让贝安沙遭受到自己以前遭受过的被背叛的痛苦,区区螃蟹面包……不,是蜂蜜螃蟹面包,我怎么能输给这种玩意啊!!!

    于是,我以强大的气势,狠狠将面包浸泡到蜂蜜罐子里面,泡的比贝安沙还要久。

    见此,喜爱得到了认同的贝安沙,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看着我的目光,温暖的就仿佛找到了组织,找到了家人。

    “咯吱……咯吱……咯吱……”

    寂静的仓库里面,响着生涩难听,仿佛指甲在玻璃上刮动的刺耳声音。

    这是我一口咬下蜂蜜螃蟹面包后发出的声音。

    嗯,其实,味道,还不错,如果能,加点姜,加点蒜,再加上酒,放到锅里,煮一煮,的话,肯定,别有一番,风味,最赞的,就是,这只螃蟹,的新鲜度,绝逼是,今天早上,才刚刚,捞出来的,腥味十足,嘴巴里,还有泥沙,呢。

    为什么会化身阿琉斯的五字真言,废话,你能在嚼螃蟹壳的时候圆润顺溜的说出一句话,我把菲妮送给你!

    咽下喉咙,真的没问题吗?应该再嚼碎一点比较好吧,这可是关乎小名的大事。

    “师兄,味道怎么样?”贝安沙依然一眨不眨的盯着我吃。

    我竖起大拇指,冲她说了四个字:“嘎嘣脆。”

    “诶嘻嘻,我就知道师兄会喜欢。”

    说着,贝安沙终于收回目光,将手中半只蜂蜜螃蟹面包,一口气塞到那怎么看都只能容得下一只棒棒糖进入的樱桃小嘴里面。

    又是一个可以和小幽灵媲美的凶残少女。

    而且听听,这是什么声音,沙沙沙的搅碎声,如果说我嘴里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音,是老旧残破的机械。在艰难的切割这铁块,那么贝安沙那就是重型搅碎机,一辆汽车放到里面,几秒钟也能辗成碎片。

    差点忘了,又是和小幽灵一样,贝安沙的牙齿,可是可以嚼碎钻石的存在。

    为什么我身边会有那么多凶残可怕的家伙呢?天国的奶奶,我是不是走错了剧本,来到了一个以牙齿为尊的可怕世界。

    短短不到十秒钟,半只蜂蜜螃蟹面包就被贝安沙完全绞碎。请允许我用绞碎而不是嚼碎来形容。非如此不足以说明贝安沙的那一口好牙究竟有多犀利。

    我则是用了两三分钟,才艰难的绞碎最后一块锋利的螃蟹足,确认它不会刮伤我的喉咙肠胃以后,才吞咽下去。

    哼。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又完成了一个成就。从今以后请称呼我为铁齿铜牙纪晓凡。烟杆,我的大烟杆呢?!和珅你别跑,一起来搅基吧!

    我得承认。吃下那玩意之后,我已经意识模糊了。

    但是,半只螃蟹面包怎么够饱吗?对吧,于是理所当然的,贝安沙将另外几只面包也拿了过来。

    看着眼前不断蠕动的面包,我再次远目。

    一块两个巴掌合起来那么大的面包,探出几根黏糊糊的乳白色触手,不断扭来扭去,似在发出求救,又似在招呼别人说,喂,哥么,一口咬下来吧,咱不怕疼。

    触手的另外一边,则是探出一个三角形状的肉块。

    毫无疑问,这块面包的名字,应该叫乌贼面包。

    乌贼娘你这是肿么了?!不小心穿越到暗黑大陆结果被侵略了吗?

    我小心翼翼的躲开触手的纠缠,将上下两块面包掀开一点,露出里面被夹住的乌贼,低头一看,只看到一个显眼的口器,正在张开,然后……

    “噗————!!!”

    一道乌黑墨汁笔直射出,喷了我个狗血淋头。

    默默的抬起头,抹了一把脸,看着手上沾满的墨汁,不用照镜我也知道,现在的自己和非洲黑叔叔没什么区别。

    “师兄师兄,很有意思吧。”

    见着我的模样,贝安沙咯咯笑的很开心。

    因为乌贼面包有两个,所以贝安沙也没有再血腥的一人一半从中间撕开了,这一次她先开动,把还在不断扭动的乌贼面包泡到蜂蜜坛子里,数秒后取出,自然又变成了蜂蜜乌贼面包。

    然后,放到口中重重咬下一口。

    嘶啦一声,就仿佛是咬破了水袋所发出的声音一样,从贝安沙的嘴巴里流出打量的墨汁,她根本不在乎,任由着墨汁从嘴巴流下,还在大口大口嚼着,颇有些取而代之乌贼娘的风范,如果在她嘴巴下面放上一盘炒面的话。

    这时候,请允许我恭敬的向眼前这位彪悍的小师妹喊一声【贝爷】,无论将贝安沙放到哪个世界,她绝对都是食物链顶端的存在,就凭着这一副好胃口。

    见此,我也默默的将乌贼面包泡了蜂蜜几下,然后一口一口吃下,嗯……总体来说比螃蟹面包要好一点,至少不会有被刺穿喉咙的危险,腥味也比较淡,就是这墨汁……话说墨汁应该没有毒吧,冒险者喝下去应该不会出问题吧?如果能再沾点酱油而不是蜂蜜吃就好了。

    从未想过自己竟然能够如此淡定,莫非,其实我是摄影师凯文?

    连续吃下几个海鲜面包以后,我的肚子已经有翻江倒海之势,这一点也不科学,想当年就算小幽灵做的清汤面也不能让我的胃出现这种反应,这一定是面包店老板的阴谋。

    捂着一直发出奇怪叫声的肚子,看看天色,也不早了,总不能拖到傍晚再出发吧?

    没办法了,只要和贝安沙摊牌,希望她能原谅我。

    “其实……那个,咳咳,贝安沙,有件事,我想要和你商量一下……”在贝安沙那双纯洁无垢的乌黑眼睛注视中,我表示亚历山大,越发难以言语。

    “其实呢,师兄我呀,待会要去做一件大事。”为了取信贝安沙,让她知道我真的不是要故意食言,扔下她不管,而是的确有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非去做不可。我决定要跟她透露部分事实。

    “其实呢……”

    我神神秘秘的东张西望一眼,仿佛周围潜伏着四魔王的爪牙眼线似的,然后压低声音,凑到贝安沙的耳边,忍着去摸她那两根乌黑的双马尾的冲动,在她耳旁用阴谋重重的嘀咕起来。

    “其实啊,师兄我现在要去干一件大事,想知道是什么事吗?”

    “嗯嗯嗯。”贝安沙自然是意料之中的点头。

    “不怕和你说,我啊,现在要瞒着四魔王。从它们的可怕魔爪之下。救出一批可怜的同类,四魔王你知道吗?那可是强大无比的家伙,如今我却要和它们作对,师兄我厉害不?”

    带着一丝得意。我嘿嘿的说道。

    贝安沙微微一愣。歪头想了好一会儿。才忽然一拍掌心。

    师兄不说我还忘记了,我的真正身份是四魔王来着。

    于是,忽然间。贝安沙的内心转化成了魔王模式。

    “嘿嘿嘿,愚蠢的人类哟……呃,不对,师兄才不笨,那么……嘿嘿嘿,天真的人类哟,竟然让我打听到了这样的秘密,你们真是太大意了。”

    贝安沙……不,是原罪大魔王阿兹莫丹,她在内心里深沉的发出森冷笑声,仿佛已经掌控了一切。

    只要我将这件事告诉贝利尔她们,看她们以后还敢嘲笑我是笨蛋不。

    不过……

    阿兹莫丹也不完全是笨蛋,她仔细一想,不对,要是告诉贝利尔她们的话,师兄不是有危险了?肯定会被贝利尔杀掉的。

    师兄的实力那么弱,根本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怎么办好呢?阿兹莫丹内心纠结起来,不过很快地,天平就像弱者一方倾斜。

    要是让贝利尔知道的话,师兄就会死,要是装作不知道的话,就算师兄成功了,贝利尔也不会损失什么,这其中的利害得失,阿兹莫丹还是能够分得清楚。

    所以,考虑过后,阿兹莫丹又变成了贝安沙。

    “原来师兄要和四魔王战斗,真是太厉害了,贝安沙佩服佩服。”啪啪的鼓着掌,贝安沙展现出她身为魔王的完美伪装和演技,至少她自己是这么认为。

    “哪里哪里,也不是正面对抗啦,我现在还不是它们的对手,不过很快就是了。”

    被贝安沙夸的神清气爽,我也没有注意到她那憋足到不行的演技,而是得意的摆起了一个个强大pose,在贝安沙面前尽情炫耀。

    于是,这对笨蛋师兄妹,就如此傻乎乎的把一件似乎很重要的事情一笔带了过去。

    “所以说,贝安沙,师兄要去完成一件如此伟大的事情,这件事,非做不可,知道吗?”我微微用力的按着贝安沙的肩膀,露出认真目光。

    “嗯,贝安沙知道。”

    “所以说呢……那个……咳咳,贝安沙呀……该怎么说好呢?”终于来到了正题,我吞吞吐吐,准备和贝安沙摊牌。

    “所以师兄我可能没有时间……没有时间陪你了……抱歉?”

    “为什么呢?”贝安沙不解的看着我。

    “因为我要去做一件大事呀,刚刚不是和你说过了吗?所以没有时间陪你在一起了。”我苦笑不得的看着这个笨蛋师妹,如此浅显的道理她怎么还想不通。

    “贝安沙不懂。”摇了摇头,贝安沙露出困惑目光。

    “师兄要做的事情和陪贝安沙,有什么冲突吗?”

    “哈?”我的脑筋有点转不过来了,是自己的智商被拉低了,还是贝安沙忽然变聪明了,尽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贝安沙指指她自己,又指指我,揭晓谜底:“贝安沙,陪师兄一起去,不就好了?”

    “你说什么?”我呆呆的看着贝安沙。

    这怎么可能,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能把你也一起带上去。

    “不行?”我呼噜噜的摇着头,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

    “为什么呢不行?”

    “为什么的话……因为很危险。”

    “贝安沙,很强哦。”贝安沙挥了挥手她的纤细胳膊,虽然这个动作,加上她这句话,配合她这副娇小的身板子,听起来很可笑,但是我却一点也笑不出来。

    不用怀疑,就是刚才这只小手,轻轻的将我镶嵌到了墙壁里面。

    话说,我的确是太大意了,竟然忘记问加仑老头,他的这个宝贝学生到底是什么实力,不过能被加仑老头看中,并且带来第三世界,放心让她一个人四处溜达,想来实力也不弱吧。

    很难想象,如此一个娇小的少女,竟然会有如此强大的实力,这样想来,贝安沙应该不是普通人类才对,或许是什么隐世的强大种族。

    忽然间,我才发现,我这个疼爱师妹的师兄,竟然对师妹一无所知,除了知道她煮的一手好黑暗料理,以及挖掘出了她的蜂蜜控和肉包子控以外。

    “你确定……你真的没问题,能够自保,我们可是去很危险的地方。”我再次小心的试探道。

    本来以我胆小的性格,是说什么也不可能答应这种事,但是诡异的,贝安沙身上散发出一股让我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淡淡气质,这种奇怪的气质,将我心里“让贝安沙跟着一起去很危险”的念头,飞快驱散了。

    “嗯,大不了,到时候贝安沙不出手,就站在后面。”抱着刚才没有吃完的蜂蜜坛子,小手往里面一伸,贝安沙吧嗒吧嗒的舔了起来,就仿佛在说着一件过家家的事情,语气轻松的很。

    而她这句话,也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我立刻拍板。

    “好吧,就带上你一起。”

    ***************************************************************************************************

    第二更送到,凌晨五点多了,润色完了可以直接去上班了,呜呜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