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八百九十章 报应的海鲜面包来袭!
    ***************************************************************************************************

    鲁高因城的偏僻一角,我一手扶着腰,一手扶着墙,宛如走在街上忽然闪了腰的大爷一般,哎哎哟哟的悲叫着。

    贝安沙的力气到底是怎么练来的,简直比野蛮人还要丧心病狂,我这熊一样壮实,足足有八块腹肌的大腰,被她这么一抱,硬是像穿上了束腰裙似的瘦了一整圈。

    瞄了一眼贝安沙那纤细白皙的小胳膊,我觉得这一点也不科学,更别谈魔法,莫非我的小师妹真身是一头巨龙不成?

    这样的悲剧可不能再发生下去了,这不,我还在孜孜不倦的教训着小师妹,希望她能幡然悔悟。

    “贝安沙,背后偷袭人是不对的,知道吗?”

    “知道了,师兄。”贝安沙一边舔着手指头上的蜂蜜,一边娇憨点头应道。

    “那以后该怎么从背后和师兄打招呼?”

    “正常一点的就行了,比如说拍拍肩膀之类的。”

    “是这样吗?”贝安沙舔干净手指,愣愣的看着她的小手,然后向我的后背轻轻一拍。

    “轰————!!!”

    “……”

    身体摆出一个“无”字,深深镶嵌入墙的某德鲁伊。默默流下了两行泪水。

    “贝安沙,你这笨蛋是故意的对吧。”从墙里拔出身体,我转过头怒吼道。

    “因为贝安沙,见到师兄,很高兴,忍不住,激动,力气。”

    贝安沙握紧小拳头,乌黑的眼眸,亮晶晶的看着我。带着兴奋。带着委屈,就仿佛是在门口坐了三天,终于盼来主人回家的小狗。

    看到这样的贝安沙,我什么脾气都没了。只是一个劲的摸着她乌黑的头发。

    “啊!”忽然。贝安沙一拍掌心。似乎想起了什么。

    “不行,老师说不能随便相信别人。”说着,这笨蛋师妹把头上的手拍开。

    我翻了个白眼。那加仑老头,到是把贝安沙教的疑神疑鬼了。

    “难道连我都不能相信了?”

    “不是不是,只是要做个证明。”

    “证明?”

    “对,拿出你是贝安沙的师兄的证据。”

    “证据?什么证据?”

    “通过贝安沙的考验。”似乎问到了点上,贝安沙眼睛眯成(>_

    “考验?”我微微一愣,随即莞尔。

    “找了那么多借口,就是想和我玩游戏对吧。”

    “没错,一起玩游戏,和师兄一起玩游戏。”贝安沙万岁万岁的欢呼着。

    “好吧,既然你诚心诚意的恳求,那我就满足你。”

    话刚落音,我和贝安沙的气氛忽然变得险恶起来,只见她忽然向后一跳,和我拉开数米的距离,接着,我们开始小心翼翼的,神色凝重的一步一步横挪,目光片刻不离对方,原地绕起了圈圈。

    “首先,贝安沙出题,接招吧!”贝安沙两只小手笼嘴,摆出一个【你们都是笨蛋】的呐喊姿势。

    “听好了,第一天,师兄给了贝安沙六坛蜂蜜,第二天,师兄给了贝安沙四坛蜂蜜,第三天,师兄又给了贝安沙八坛蜂蜜,问,现在贝安沙身上总共有多少坛蜂蜜。”

    “哼,太容易了!”从小毛爷爷就告诉我,要在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

    所以,嘴里说的不屑,其实我已经飞快的扳起十根手指头算了起来。

    第一天是六坛,第二天是四坛,糟糕……已经超出十根手指头的计算范围了,好你一个贝安沙,真是用心险恶。

    不过还难不倒我,现在我就要告诉你,为什么我是师兄,而你只能是师妹。

    冷笑一声,我将两根大拇指竖了起来。

    没错,现在我要将这两个大拇指看成是5,这样一来手指头就够用了。

    第一天和第二天加起来……我算算,刚刚好是十坛,也就是说刚好是两根大拇指。

    我将两根大拇指先伸直了。

    然后第三天是八坛。

    我再一根一根手指头的伸直,计算,一坛,两坛,三坛……

    等数到八坛的时候,所有手指都伸直了。

    哼,我已经看到结局了。

    深沉的推了推鼻梁,从镜片(想象)之中,反射出我那睿智和冰冷的目光。

    看看十根伸直的手指头,这里代表着十坛,然后别忘记了,刚才还有一个十坛,是这两根大拇指……嗯……这个……那个……啊……咦?

    我:“……”

    咳咳,应该……不,是绝对没有算错,十坛再加上一个十坛,刚刚好二十坛!!!

    “我知道答案了!”化身成逆转之数学帝,我笔直指着贝安沙,就算你是我的师妹,今天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答案就是……二十……”

    不对,等等!!!

    我忽然浑身一震,冷汗瞬间就浸湿了后辈。

    不对,这是个陷阱!!!

    “哼,贝安沙,不得不说,你很聪明,竟然差点把师兄我也给骗了。”识破贝安沙的诡计后,我啧啧的摇起食指,可惜可惜,就差一点了,你还是输了。

    在贝安沙的震惊不信目光注视下,我将十根手指头统统收了起来,仰天一声畅快淋漓的咆哮:“是零,一坛也没有了,对吧。因为蜂蜜全都被贝安沙吃光了!”

    “什……什么?贝安沙可是想了足足十天才想出来的难题,竟然……竟然被轻易的看穿了,不愧是师兄。”贝安沙踉跄退后几步,靠在墙上,沮丧无力的蹲了下去。

    “怎么,贝安沙,已经要认输了吗?”我站在贝安沙面前,宛如她的人生导师一样,大声喝斥道。

    贝安沙站起来,眼睛里绽放着坚强目光:“贝安沙。还没有输呢。不到最后一刻,贝安沙绝对不轻言放弃。”

    “对,就是这样,这才是我的师妹。”我牵上贝安沙的小手。带着她在夕阳下的沙滩上奔跑着。追寻梦想。

    很好。中场休息时间结束,战斗继续开始!

    轮到我向后一跃,和贝安沙拉开数米距离。压低身子,双手成拳举于脸上,不断嚯~嚯~嚯~的出着刺拳,双脚不停高速的蹦跳挪动,宛如琢磨不定的拳击手。

    “接招吧,贝安沙,题目给我听好了,第一天,贝安沙给了我八坛蜂蜜,第二天,贝安沙给了我四坛蜂蜜,第三天,贝安沙又给了我六坛蜂蜜,问,我现在一共有多少坛蜂蜜!”

    “这种问题难不倒贝安沙!”

    很有气势的双手叉腰,威风凛凛娇喝一声,贝安沙迅速背过去,扳着手指头数了起来。

    好一会儿,大概比我用了多一倍的时间,贝安沙自信满满的转过来,那娇小的鼻子不断发出得意轻哼声。

    “看来你已经得出答案了,那么告诉我吧。”我不为所动,因为贝安沙是个笨蛋,她越有把握的时候就是输的越惨的时候。

    “太简单了,贝安沙已经算出来了,是二十坛,是二十坛对吧,师兄根本就是将我刚才的问题原封不动的搬来使用,只不过是将三天的数字倒转过来了而已。”

    “厉害厉害,没想到这都被你发现了。”我鼓掌惊叹。

    “嗯哼,哈哈哈哈,因为贝安沙是天才。”

    “但是很可惜,虽然被你察觉到了破绽,但答案是错的。”

    “什……什么?”贝安沙的得意神色立刻僵硬起来。

    “是啊,很可惜,想想看,经过贝安沙之手的蜂蜜坛子,里面还可能有蜂蜜吗?所以贝安沙给我的蜂蜜坛子,里面都是空的,答案是——零!!!”

    “不……不可能,贝安沙竟然输给了自己。”踉跄退后着,最后一屁股坐在地上,贝安沙脸色苍白的喃喃道,仿佛受到了巨大惨痛的打击,不甘心的小声小声哽咽起来。

    哼哼哼,这就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深沉的笑了几声,或许,从今以后我该改名叫慕容凡,口号是什么呢?对了,就是“姑苏城外慕容凡,夜半歌声到客船,这句话出,那绝对是风流倜傥,能将敌人吓的屁滚尿流。

    “贝安沙输了。”好一会,我的笨蛋师妹似乎终于接受了输掉的事实,拍拍屁股站起来。

    “不愧是师兄,贝安沙输的心服口服。”

    “嗯哼,正因为是这样,我才能当你的师兄啊。”

    “师兄。”

    “师妹。”

    宛若失散多年的兄妹,我们彼此呼唤着对方,上演了一处感人泪下的拥抱。

    “师兄,贝安沙好想你啊,一个人孤零零的,一点意思都没有。”贝安沙扑到我的怀里,不断的蹭啊蹭,极尽撒娇。

    “辛苦你了,加仑老头那家伙,又把你扔下一个人留在这里?”我心疼的抱住贝安沙,嘴里恨恨说道。

    “嗯,老师说还有最后几样东西要找,让我呆在这里等他。”

    “辛苦你了。”我不忍的叹了一声,自上次离开第三世界,已经过了将近一年,也就是说,贝安沙很有可能在鲁高因这里,被那腿毛现任放置play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

    心地单纯而又无依无靠的贝安沙,竟然能够一个人挨过来,没有饿死,也没有被人拐走,实在可以算得上是奇迹了。

    “放心吧,贝安沙,师兄我来了,就不会再让你一个人受苦,一定会好好照顾好你。”

    “师兄~~~”贝安沙感动的抱上来,蹭着我的脸。

    但是……

    我忽然想起这一次的任务。眉头皱了起来。

    糟糕,还得去拯救赫拉迪克一族呢,我不能为了照顾贝安沙而把这么重要的事情放到一边吧。

    怎么办好呢,才刚刚和贝安沙说过要好好照顾她,难道立刻就要食言,将她扔下不管?

    想来想去,也想不到两全其美的办法,我只能硬着头皮,打算等会和贝安沙说清楚,希望她能够理解我的难处。

    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不能让贝安沙觉得我是个一转眼就食言的人。先聊点其他吧。

    想到这里,我开始转移话题,问起了其他:“贝安沙,这些日子。你都是在哪里住?加仑老头那混蛋。该不会让你流浪街头。露天而席吧。”

    想到在营地的时候,两个人蜗居的地方是一座废弃的旅馆,我就觉得十分有可能。腿毛仙人那种大老粗,根本就不懂得怎么照顾小孩。

    “露天而席?贝安沙不懂。”贝安沙歪头一脸可爱困惑的样子。

    差点忘记了,稍微难一点的字眼贝安沙是没办法理解的,于是我换了一种说法:“这些日子,贝安沙都是在哪里睡?”

    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明,贝安沙想了想,干脆的道:“贝安沙带师兄去。”

    “好。”

    于是,牵着我的手,贝安沙又在熙攘的街道上奔跑起来,丝毫没有顾忌到前面的人群,但奇怪的是,贝安沙看似毫无目的的横冲直撞,却没有撞倒任何人,甚至我能感觉到,连路人的衣角都没有碰到,而且这些路人的目光,也没有一个落到我们这对显眼的师兄妹身上,就好像把我们当成了空气一般。

    很奇怪,真的很奇怪,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做到吧,哪怕是身手最灵活的小狐狸,也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因为很多时候,前方的空隙就是那么一丁点,除非我们能缩小几十倍,才能不碰触到路人分毫的穿过去。

    但是贝安沙却做到了,并且让我产生了一种及其奇妙的感觉。

    我们看似两个还身处在大街上,但其实已经位于另外一个世界,一个和眼前所见一模一样的平行世界,所以我们碰不到另外一个世界的路人,路人也注视不到另外一个世界的我们。

    这种奇妙的感觉,只持续了短短片刻,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贝安沙已经牵着我离开了那些热闹的地方,奔转之间,逐渐向一座巨大的建筑靠拢。

    等……等等,你们蜗居的地方……该不会是那里吧?

    我吓了一大跳,因为贝安沙带着我去的地方,竟然是皇宫,鲁高因皇宫。

    贝安沙点点头,带着我绕到皇宫背后,忽然高高一跃,几个跳跃之间,竟然把我带到了皇宫建筑的楼顶,因为是阿拉伯式建筑,楼顶十分宽阔,还有那种栗子形状的塔顶。

    贝安沙直直牵着我来到其中一座塔顶,这里已经被人为的开了一扇门,走进去,是一个空间颇大的,空荡荡的仓库,房中间有篝火的痕迹,两边则是各摆着一张豪华的大床。

    以腿毛仙人那家伙的得过且过的生活方式,是绝对不会费心思特地去弄这样两张豪华大床,所以我完全可以想象,这两张床是他直接从脚底下的皇宫里顺手牵羊弄来的。

    我觉得有必要通知拉斐尔,现在就给这腿毛仙人一张通缉令,以免影响到我们联盟和西部王国人民之间的友情。

    贝安沙来到角落的一张床坐下,在柔软的床垫上面调皮的弹了弹:“贝安沙,一直就睡在这里,老师,自从让贝安沙住到这里之后,就离开了,中间,只回来了两次。”

    说着,贝安沙低下头,又露出了寂寞表情。

    “安心吧,有师兄在,绝对不会再扔下你了。”我来到贝安沙面前,将她抱在怀里安慰着。

    结果话刚说完,才想起自己还有任务在身,不禁更加纠结,说了那么多安慰她的话,待会该怎么开口此才好?

    贝安沙却没有看到我脸上的为难表情,很是安心的将头埋到怀里,深呼吸一口:“师兄,也睡在这里吧,和贝安沙一起。”

    “啊哈……这个,咳咳,对了,这不是已经中午了吗?贝安沙吃了午饭没有?”我哈哈苦笑几声,转移话题道。

    “师兄这么一说,的确有点肚子饿了。”从我的怀抱里钻出来,贝安沙跳下床,蹭蹭跑向一个角落,我这才发现那里堆了不少坛子,粗略一看,竟然足足有上百个,蜂蜜的浓郁香甜味道充斥着整个仓库,空气闻着都有点甜的恶心了。

    这笨蛋师妹,还真是吃蜂蜜吃不腻呀。

    不一会儿,贝安沙抱着一个未开封的坛子兴冲冲跑回来。

    “话说回来,贝安沙,这些蜂蜜,你是从哪里弄来的。”有些担心,保险起见我还是问一声。

    “嗯,从商店里拿来的哦。”贝安沙一边嘴馋的吸着口水,打开罐子,一边应道。

    “给钱了吗?”

    “钱是什么?”

    我:“……”

    等会还是去打听打听哪家店铺最近丢了大量蜂蜜,将钱补上吧,不是一坛两坛,贝安沙这种【拿】法,那些商店可是会破产的。

    等贝安沙打开了蜂蜜坛子,她又在身上摸了摸,忽然变魔术似的,手中出现了几个面包。

    看到这些面包,我的脸色大变。

    这不就是闻名遐迩,让人闻之色变的百分百鲁高因特产,有着【大陆最新鲜】号称的海鲜面包吗?

    ***************************************************************************************************

    凌晨还会有一章,明天是星期五,还要正常上班呐,为了在月底完成1000w字目标,小七豁出去了,大家也不要让小七失望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