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八百八十八章 不一起睡吗?
    ***************************************************************************************************

    等咪啪骑士走远了,我才摇摇头反应过来,大脑有点混乱。

    这家伙……想要取代我心中的雪莉尔?未免也太图样图森破了吧,她知道我和人妻骑士的羁绊吗?不知道吧,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却要夸下海口说要取代她。

    当然,我明白,人妻骑士已经消失了,或许永远都不会出现了,对于咪啪骑士而言,她的对手只不过是一个不会出现,不再存在的对手而已,或许她觉得时间是她最好的武器,说出这样的自信之言似乎也合情合理。

    那么……人妻骑士在我心目中到底是什么地位呢?到底会不会真的被时间冲淡呢?

    我开始认真的考虑起来,以前只知道,人妻骑士对我而言是亦师亦友的存在,是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的,仅次于维拉丝她们的人,这样笼统的认识显然不够,我得再确认一下人妻骑士在我心目中的位置。

    简单来说,打个比方,如果她忽然出现在我面前,我会怎么样?是扑到她怀里大哭一场,还是大声指责她把我一个扔下不管,还是装作酷酷的一抹头,问“这位美女的女士你很眼熟我们在哪里见过吗”这样。

    或者说……不顾一起的抱住她……吻下去?或许会被瞬间轰飞也说不定。

    等等。也就是说,我对人妻骑士……究竟是什么样的感情?

    于是整个晚宴,我变成了一座思考者雕像,散发出浓重【我需要一个独立的思考空间请勿打扰】的气息,没有人敢接近。

    等宴会快要结束,还是没想出个所以然,这让我不禁担忧,现在比起考虑对人妻骑士的感情,我是不是应该优先考虑一下自己的情商和智商问题?

    啊啊啊,不管了。反正。总之,人妻骑士很重要,是不可淡化的存在,我只要知道这个就行了。至于对她的感情?反正她也……她也不存在。不会再出现在我面前了。我并不需要去考虑这个,考虑应该怎么对待她,是这个道理不。

    但是。无端端被咪啪骑士一句话给扰乱了内心,让我混乱了一整晚,还是很不爽,而且这家伙还敢向我和人妻骑士下挑战书,分明就是没有把我们两个的羁绊放在眼里,这个仇,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可不能就这么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

    于是在宴会结束后,我朝远处的咪啪骑士看了一眼,然后一个人大步离开。

    离开喧闹和热浪充斥的宴会场,一阵草原特有的湿冷刺骨寒风吹来,打在脸上,让我清醒了不少,抬起头,那一轮血红色的圆月,在漆黑晴朗的天空上显得格外显眼。

    不知道第一世界的营地,是否也如此晴朗,不知道维拉丝她们,到底在做些什么呢?想着想着,我脚步慢了下来,仿佛忘记了刚才的目的,漫步在荒凉无人的草原小路,低头细细的思念着。

    忽然,感觉到细微的气息,我抬起了头。

    出现在那艳丽的血红圆月之中,蜜拉丝的身影显得更加婀娜妖娆,她就站在我面前,笔直侧身,抬头仰望着天空,那血月映衬下的侧身轮廓,完美的不似凡物,是妖精,是女神。

    回眸轻轻一笑,栗色的微卷长发宛如洒下的柔和月光一样,倾洒在她的侧脸,让她的美丽和那双水雾浸湿的迷离双眸一样,显得朦胧神秘,就像月色光晕之中的精灵。

    “你到是跑到我前头来了,还好,我还担心那一记眼神,你没办法领会呢。”微微一愣之后,我回过了神,毕竟也是经常将莎拉的脸蛋捧在眼前亲吻,对于这种超越极致的美,我已经有了一定的免疫力。

    “那是当然,谁的暗示都可以看不懂,亲王殿下的暗示怎么能允许看不懂呢?”

    转过身,携带着月下美人之威的咪啪骑士,向前走了几步,那张成熟妩媚,风华绝代的俏脸,完全将血月的妖艳比了下去。

    同时,身为精灵族十大歌姬之一的她,对声音的把握也是圆润自如,这一番话说的那语气可是荡气回肠,魅惑无比,仿佛隐藏着无数让人想入非非的暗示,让我大感吃不消。

    “咳咳,严肃点,我特地找你来可不是为了说这些的。”用力的咳嗽几声,我尽力摆出一副清淡肃然的面孔,坚决抵制咪啪骑士的魅力到底。

    “殿下,是有什么重要的话要对我说吗?”蜜拉丝轻卷着一缕栗色发丝,口中含笑,不过声音总算不再是那么飘乎乎,让人感觉像棉花糖一样甜甜的,软软的,而是带着一股庄重认真感。

    “嗯,当然,我可是被你的挑战书困扰了一整个宴会,怎么可能就此善罢甘休呢?不是我自夸,我在罗格营地,可是号称第三吝啬小气,最近还因为某种原因上升到了第二位。”

    虽然的确不是什么值得自夸的事情就是了。

    “没想到我的失礼之言,竟会困扰殿下如此之久,蜜拉深感惶恐。”听了这番话,咪啪骑士优雅的行了一礼,不过那双含笑的朦胧妩媚眼眸,可是一点都没有惶恐的意思,显然,她并不打算退让,告诉我刚才的挑战书只是开玩笑。

    这家伙是认真的。

    认真更好,我不就是为此而来的吗?

    深呼吸一口气,我忽然抬起手,指着咪啪骑士:“既然你不打算收回挑战书,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听好了,你这咪啪骑士,想取代雪莉尔,门都没有,窗也没有,就连烟囱也不行,不信的话,尽管可以来试试。”

    愣愣的看了我好一会儿,忽然,咪啪骑士笑了。不是以往那嘴角微勾。柔柔的,甜美优雅的轻笑,是抱弯腰着肚子,一副忍的很痛苦的样子的噗嗤噗嗤大笑。你看看。连泪水都笑出来了。

    喂喂。我说,真的有那么好笑吗?我怎么找不到丝毫笑点,拜托别无视我的认真态度啊!

    “殿下约我过来。就是为了说这句话?”好一会儿,咪啪骑士轻轻擦拭着眼角,肩膀依然有些颤抖。

    “嗯,怎么了,有问题吗?”

    “不,没有,只是觉得殿下很可爱而已,有时候单纯的就像是陛下,难怪你们两个感情那么好。”抬起头,咪啪骑士眨了眨眼,认真说道。

    “我能把这番话当做是夸奖吗?”

    “请务必这样。”

    “好吧,不过就算这么夸我也没用,除非你能放弃。”

    面带着温柔笑意,仿佛随时会做出妥协的柔软,但是蜜拉丝却很坚定的一字一句说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殿下。”

    “好吧,随你的便。”我无奈的耸了耸肩,正准备离开,忽然想起什么。

    “对了,特地把你约出来说话的重要原因,差点忘记了。”

    说着,背后六枚晶莹剔透的菱形冰翼,缓缓展开,在淡淡的冰蓝色柔和光晕下,一道模糊的身影,由浅至深,最后呈半透明之色的浮现在我身旁。

    “这就是……雪莉尔大人吗?比画上的更美一百倍,一千倍,光是看到这样的她,我就能感觉到现在的自己,还远远比不上她。”

    看着自身后轻轻的,温柔的将我抱在怀里的雪莉尔,蜜拉丝出神的喃喃说道。

    那成熟美丽之中,带着一丝温柔俏皮之色的笑意,在蜜拉丝看来,就仿佛在发出无言的挑战,对对方说【小狼可是我的所有物,就算你是我的继承人也不让】。

    哪怕明知道眼前浮现的雪莉尔,只是对方的一抹力量残影,没有丝毫的灵魂,蜜拉丝依然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这就是初代十二骑士的实力,不仅仅是强大的力量,还有她们的无可匹敌的人格魅力,根本不是现在的二代骑士所能比拟。

    留下呆呆沉思的咪啪骑士,我神清气爽的回去了,嗯哼,这一次该轮到你苦恼了吧,还是早点放弃比较好。

    出乎我的意料,早已经结束的宴会现场,大家却都还没离开,聚在那里聊天,当然,还是少不了酒。

    看着阿尔托莉雅面带微笑,面不改色的一杯一杯喝着,其他人都已经脸色酡红,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风采,我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凡,你回来了。”察觉到我的出现,阿尔托莉雅立刻回过头,露出询问之色:“怎么样,和蜜拉一切还顺利吗?”

    吾王知道我的心结所在,同时也十分希望我和咪啪骑士能够好好相处,但是这一次要让她失望了。

    “抱歉,好像朝着糟糕的方向发展了。”我挠挠头,苦笑道。

    “是吗?”呆毛轻转一圈,阿尔托莉雅歪头想了数秒,然后把头轻点。

    “没问题的,因为是凡,所以一定没问题的。”

    “……”

    这种毫无保留的对我的盲目信任,虽然让我感动,但是……

    这番话真的不是在隐晦的说我是个花花公子,只要是美女就一定能搞得定?

    “好了,明天就要出发了,大家早点散了回去睡一觉吧。”眼看时间不早了,拉斐尔还算顾全大局的发出了散场通告。

    “真是的,拉斐尔什么时候那么扫兴了,小弟才刚刚回来,正准备好好聊一聊呢。”萨绮丽揉着眼,打着哈欠,伸着那一点也不逊色于花季少女的柔韧纤细腰肢,口中抱怨道。

    有了几分醉意的她,冲我呀嚯一声,打了招呼,就迷迷糊糊的走向最近的拉斐尔的帐篷,看来今晚上,她是想在拉斐尔家里赖一晚了。

    至于图拉科夫他们,虽然被拉斐尔驱赶着。但似乎还未尽兴,勾肩搭背离去的身影,让人一看就知道他们回去以后肯定还要继续和杯中之物战斗。

    这些人走后,热闹的宴会顿时就冷清下来,只剩下我,阿尔托莉雅,卡露洁和拉斐尔了。

    “那我也去睡了。”打着哈欠,我下意识的将帐篷从物品栏里取出。

    “咦,小小吴,你要自个扎营吗?”拉斐尔奇怪的看着我。

    “不然还能怎么样。你那若是有地方的话。让我赖一个晚上也行。”

    “地方当然有,就算让十个小小吴住下也没什么问题,只是……不是有更合适的地方吗?”拉斐尔的目光更加奇怪。

    我一脸迷糊的看着她:“什么更合适的地方?”

    拉斐尔没有回答,而是直接指了指旁边。甚至方向看去。正好看到阿尔托莉雅那隐藏在夜色之中的脸蛋。轻轻一撇,躲开了我的目光。

    “你和阿尔托……不是夫妻吗?不住在一起吗?”

    顿了好几秒,我一拍掌心。恍然大悟。

    对了。原来还有这个设定。

    “咳咳,这个嘛……影响不大好吧,明天就要出发了。”我装模作样的咳嗽几声,目光不断瞟向吾王。

    “只是睡在一起,又不是一定要做什么奇怪的事情。”

    拉斐尔语不惊死人不休,一句话说的我和阿尔托莉雅都咳嗽不已。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