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八百八十七章 中二少女
    ***************************************************************************************************

    “亲王殿下,陛下就交给你了,请务必照顾好她。”身为贴身侍女的卡露洁,大概还从未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主人外出冒险而无法介入,所以内心很是彷徨焦急。

    虽然被阿尔托莉雅说服了,但她还是坐立不安,想了想,忽然上前一把抓住我的手,露出郑重恳求的目光,平时那副和阿尔托莉雅学来的古板正经表情早就抛到不知哪里去了,泪眼汪汪的。

    别说,现在的卡露洁,摘下那副严肃面孔的她,还真和黄段子侍女十足的相似,害我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笑道。

    “不是保护,是并肩作战,对吧。”

    回过头撇了阿尔托莉雅一眼,这句话显然说到她心里去了,吾王用力的一点头,呆毛像直升机的螺旋桨一样咻咻的高速转着,感觉就像维拉丝被夸时那仿佛存在的不断摇晃的小狗尾巴。

    “不愧是殿下,难怪……”看着这一幕的咪啪骑士,露出恍然的模样,那微妙的笑意,似乎在说,殿下还真是个懂得偷心的花花公子呢。

    安心吧,偷谁的心也不会偷你的心,我斜着眼。都已经懒得吐槽什么了。

    “好吧,就这样决定下来了,大家今晚好好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就出发。”见大家都没什么意见,拉斐尔顺势拍板。

    “天色晚了,大家也饿了,不如一起吃点什么吧。”我最近大概是被迫患上宴会症了,不经脑子的就说了出口。

    “太好了,大家一起举行晚宴吧,就当是小小吴的欢迎会。”果然。话刚落音。爱热闹的百族公主大人就欢呼起来。

    “啊,对了。”塔莫娅忽然想起了什么。

    “阿卡拉大人托我带来了一些东西,想要交给拉斐尔大人。”

    “真的真的?快给我看一看,阿卡拉到底都给我带来了一些什么?”拉斐尔眼前一亮。紧紧盯着塔莫娅。众人的目光也不禁落在她身上。

    大家这才想到。似乎可以让塔莫娅来回第一第三世界运输东西的样子,还真是便利。

    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塔莫娅掏出一个个巨大的包裹。足足有十几个,也不知道里面装了些什么东西,神秘兮兮的。

    拉斐尔迫不及待的拆开一个包裹瞧了瞧,顿时欢呼。

    “太谢谢你了,塔莫娅,正是我需要的。”

    “哪里,其实这些东西别人也能带来。”塔莫娅淡淡一笑,不敢居功。

    将物资运送到第三世界,其实还不是那么困难,因为可以通过第二世界的世界传送阵,难的是从第三世界把东西运回去。

    所以说……

    “拉斐尔大人,这是阿卡拉大人拜托我交给你的清单,说是希望拉斐尔大人尽快准备好,让我带回去。”

    当塔莫娅将一人长的清单,卷着递到拉斐尔面前时,她展开清单看了几眼,顿时就可怜兮兮的苦起了脸。

    “果然,阿卡拉那小气鬼,想白要她的东西根本不可能,一定会成倍的要回来。”

    话虽然是这么说,她还是吩咐伊兰雅,将清单交给了这位士兵统领,让她尽快准备。

    “对了,小小吴,阿卡拉刚才在清单里,托我给你个事。”

    “什么事得写在清单里,让塔莫娅直接带话不就行了?”我好奇的看着拉斐尔,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就怕塔莫娅逞强,所以才特地在清单里强调。”看了塔莫娅一眼,拉斐尔笑道:“里面说,通过召唤魔法阵传送塔莫娅,虽然安全性无需担心,但是如此超远距离的召唤召回,可能对身体造成较大的负担,一天最好不要超过一次。”

    “塔莫娅,为什么不跟我说这个。”听了后,我立刻责备的看着武帝大人。

    “我想不要紧的,前面几次召唤都没感觉到什么问题。”

    “什么叫我想,等要紧的时候就已经太迟了。”

    塔莫娅的好强,让我摇头叹了一口气,算了,反正现在知道也不晚,我本来也没打算频繁的将她召唤召回,毕竟塔莫娅贵为公主,不能老是这样麻烦她。

    “好了好了,知道就行了,快点准备宴会吧,我已经迫不及待了。”拉斐尔看似没心没肺的催促,实则打圆场的说道。

    于是众人不再废话,来到帐篷外面准备起了篝火,虽然不像在家里一样,由维拉丝准备周全,但大家身上平时放着的干粮食物,拿出来也能凑活出一顿丰富的晚宴,尤其是对于图拉科夫那一帮人而言,只要有好酒就行了。

    看大家各自忙着,我也帮不上什么,想了想,便打算再叫个人。

    “我去找找宓瑟雅,看她愿意过来不。”回头打了一声招呼,没等大家回话,我就飞快的没入夜色之中。

    现在这个时间,宓瑟雅到底在哪里呢?孤儿院吗?应该已经过了晚饭时间,她不大可能逗留在那。

    这么一想,我刹住脚步,茫然起来。

    话说,除了孤儿院意外,我还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她,宓瑟雅的家在哪里,她平时都去哪些地方,我是一无所知。

    再话说回来,现在该怎么回去?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这时候,身后传来让我感动的声音。

    “长老大人,请等等。”回过头,可不是伊兰雅正从后面赶过来。

    “你来的太好了。伊兰雅,我正想问一问,现在这个时间,宓瑟雅可能会在哪里。”我连忙赶回去和她回合,顺口问道。

    “长老大人走的太急了,我刚才都没来得急给您说,现在这个时间宓瑟雅应该在夜巡。”

    “在夜巡吗?那真是可惜了。”听到宓瑟雅竟然在夜巡,我失望的叹了一声,看来是没戏了。

    “不过想来那家伙也没有在认真巡逻,与其让她偷懒。不如叫过来就是了。”伊兰雅很快又说道。

    “知道她在哪里吗?”我精神一振。偷懒?果然是宓瑟雅的风格。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长老大人请跟我来吧。”点点头,伊兰雅率先走在前面带路,飞快的走了片刻后。来到一处荒凉草坡。指了指前面。

    “越过这处坡直走。不远处有一条小河,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宓瑟雅应该就在那偷懒了。”

    “谢了。你不跟着一起去吗?”见伊兰雅的脚步就此顿住,我问道。

    “我还是算了,和那家伙的性格不合。”伊兰雅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好吧,麻烦你了,伊兰雅,你先回去,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想到伊兰雅的性格,和宓瑟雅那兵痞子形象,的确是凑不到一块,很难相处,而作为伊兰雅的手下,宓瑟雅似乎又有着某种特殊的身份,让伊兰雅没办法对她太严格约束,所以眼前这士兵统领的无奈,我也能深刻体会道。

    “那么我先告辞了,还请快点回去,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伊兰雅行了一礼,身影退后几步,转身离去。

    我则是想着伊兰雅刚才所指的方向走去,越过荒坡,没走几步,就看到了不远处的一点火光。

    哼哼,偷懒?伊兰雅不敢管你,我可敢管。

    正了正色,我化身成潜行的吴凡w,蹑手蹑脚的悄悄向着河边那处火光走过去。

    靠近几步,凭着德鲁伊的钛合金熊眼,我更加清楚的看到了对面的情景,果然是宓瑟雅没错,她正在那……正在那烤鱼!

    好家伙,不但喜欢偷懒,这家伙还是个馋虫,真没救了。

    似乎也察觉到了我的目光,一直盯着鱼的宓瑟雅,猛地抬起头,手脚麻利的嗖嗖嗖几下,飞快将插在篝火周围的烤鱼收起来,朝这边露出警惕目光。

    “就算是长老大人,也不会给你吃。”等我靠近的时候,她退后一步,更加警惕。

    “你以为我是来更你抢鱼的吗?”我翻了翻白眼。

    “要不然还能来做什么,我知道了,一定又是四天王派来对付我的杂鱼对吧,没想到长老大人你也成了它们的走狗。”

    面对瞬间就进入了中二模式的宓瑟雅,我无语远目。

    “桀桀桀,你猜的没错,我正是混沌军团四天王座下最强大的八大团长之一,只会在夏天的河边出没捕捉鲑鱼,一到冬天就要冬眠的恐怖鲑鱼恶熊兽,识相点就乖乖跟我走,从了四大天王,以后包你荣华富贵,享尽一生。”

    “果然是你,没想到你竟然背叛了死亡邪眼怒焰亡灵黑暗杀手联盟,投靠了邪恶,我真的是看错你了。”

    “……”光是听名字的话,怎么想都是你那个什么联盟更加邪恶吧?

    “废话少说,快点老实交代,你们的联盟总部到底在哪里?”

    “死心吧,为了世界和平,哪怕解放我这双深红邪眼,释放出毁灭世界的地狱大魔神,我也不会告诉你!”

    “……”喂喂,你到底是想保护世界还是毁灭世界,给我选择其中一个如何?

    “桀桀桀桀,既然是这样,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我再次阴森森的笑了起来,仿佛已经智珠在握,不怕对方不俯首称臣。

    “你……你想做什么?”

    “如果你不答应我的话,我就在每年的夏天,将这条河里的所有鲑鱼都抓走,让你以后一条鲑鱼也抓不到,每晚都要饿肚子,桀桀桀桀!!!”

    “卑鄙无耻,既然想用如此阴损歹毒的办法,果然不愧是四天王座下最强的八大团长,但是我是不会就此屈服的。为了世界的和平!”

    宓瑟雅做出一副忍辱负重,牺牲重大的模样,咬牙切齿,目光含泪的大声吼道。

    “我就暂时不吃鲑鱼,改吃其他鱼吧。”

    “……”守护世界和平的代价还真是廉价啊。

    “如果玩够了的话,能来点正常的对话吗?”为了满足宓瑟雅的中二病属性,再次重复一遍,为了满足宓瑟雅的中二病属性,我才不得不勉为其难的勉强自己去做自己不擅长的时候,不擅长说的话。

    大人。还真是辛苦呀。

    “那么晚了。不知尊贵的长老大人找我有什么事?”宓瑟雅神色一淡,恢复到了她平时懒洋洋的姿态,漫不经心的问道。

    “我觉得这不像是一个夜巡的士兵该问的话。”我摸了摸下巴,提醒道。

    “想要向拉斐尔告状的话。我可不怕。尽管去吧。”

    “真正不怕的人。不会说出这句话。”

    “……”

    似乎微妙的被我射中了一记膝盖,宓瑟雅发出一声低低的悲鸣,顿了顿。忽然将手中的一条烤鱼递给我。

    “吃下去,我们就是伙伴了。”

    我:“……”

    这算什么,烤鱼结义吗?

    “不够吗?长老大人也是个贪心的家伙呀,没办法了,就把我珍藏的好东西给你吧。”

    说着,她不由分说的飞快在身上一淘,往我手里一塞,速度快的让人绝对会认为她是早就准备好了的。

    往手里一看,是一个还温温的肉包子。

    “特地给我准备的?”我哈哈的开玩笑道。

    “……”

    为什么又露出一副膝盖中箭的神色?难道我真的猜中了,真的蒙对了?

    看了宓瑟雅一眼,我战战兢兢地将肉包子送到嘴里,一咬。

    “好吃……”忍不住的,我惊叹了一声。

    虽然肉包子要趁热才好吃,这个温温的包子,已经错过了最佳的入口时机,但还是非常好吃,感觉已经不逊色于维拉丝的手艺了。

    见我咬着包子呆住的模样,神色冷淡的宓瑟雅,嘴角缓缓勾起一抹得意微笑。

    “难道说你这家伙……”一口气将包子吃完,我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记得上一次将维拉丝的包子给她吃,这家伙竟然不甘心的哭出来了,想必在我离开的时候,她没少花功夫在研究做肉包子上,才能做出那么好吃的,不逊色于维拉丝手艺的肉包子。

    这份中二式的好强,简直就已经是丧心病狂了。

    “好吧,我承认,你做的肉包子已经不逊色于我带来的那些了。”见宓瑟雅目光急切的希望我说点什么,我也就顺着她的意说道。

    这中二病少女立刻满意的点着头,眼角都快要翘上天去了。

    见她得意洋洋的样子,我忍住笑,补了一记刀:“但是做肉包子的主人,可是每一样厨艺都是肉包子的等级,甚至更甚。”

    顿时,宓瑟雅就燃起了熊熊的斗志。

    “咦,真是完全相信我的话?”虽然我说的都是事实,但宓瑟雅如此老实的信任,也让我很是好奇,以她的性格看来,不像呀。

    “你以为我是相信了你的话?真正的高手,从上一次的肉包子就可以吃出来,对方一定是厨艺全能的可怕家伙。”宓瑟雅不屑的看了我一眼,深沉说道。

    “好好好,大高手,不知道你现在有空不,烤鱼就先别吃了,一起去参加宴会吧,等会有更多更好吃的。”

    “不去不去,那种轻浮的宴会,不适合吾辈参加。”宓瑟雅朝我甩着小手,一副哪里来哪里去的不耐烦神色。

    “好吧,那我只能回去和拉斐尔打小报告了。”说完,我真的转身离开。

    一会儿后,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回头一看,宓瑟雅跟了上来。

    这家伙,果然还是很怕拉斐尔对吧,也难怪,这样的中二性格,正合了拉斐尔喜欢作弄人的恶劣喜好,不给拉斐尔调戏个惨才怪,估计是心里有阴影了。

    “要吃吗?”一边跟着,宓瑟雅还不忘记她的烤鱼,一边嗯嗯呜呜的大口大口吃着。

    “好似哈?(要吃吗?)”瞧见我的目光,她将一只插着烤鱼的树枝递了上来。含糊道。

    “小心等会晚宴吃不下。”我哭笑不得的看着她。

    “放心吧,女人都有两个胃,其中一个是用来单独装鱼的。”

    “……”这家伙,是不是把什么俗话别扭的更改了之后生硬套用呢?我可不知道女人还有单独装鱼的胃,估计除了宓瑟雅以外的其他女人也不知道。

    “好吧,给我来一条。”

    “承蒙惠顾,十颗宝石。”宓瑟雅以闪电般的快速飞快将烤鱼塞到我手上,算是完成交易。

    喂喂喂,你这难道不是在强卖强买吗?

    看了看手中的烤鱼,再看了看眯眼笑着的宓瑟雅。我无奈的摇摇头。一口咬下。

    嗯,好吃,不愧是常年在河边摸鱼的家伙,如果能再便宜一点就好了。

    不一会儿。我们回到晚宴现场。空地已经是火光一片。宛如白日了,香喷喷的食物都已经做的半熟,正散发出诱人香味。

    “小弟。这边这边。”萨绮丽和图拉科夫一伙人,乘着这个功夫已经摆出了一坛坛的酒,喝了起来,见我回来,顿时眼前一亮,向这边招手。

    “你们先找阿尔托莉雅喝吧。”我不怀好意的冲她一笑。

    “才不要,阿尔托怎么喝都喝不醉,还是小弟比较有意思。”淡淡的酒味混合着一股极为好闻的幽香凑上来,萨绮丽一把搂住我,吃吃笑道。

    切,原来吾王千杯不醉的属性已经暴露了吗?也对,都已经快在这里呆了一年了,不知道才怪呢。

    “也就是说,灌醉我比较有意思了?”我无奈的扶着摇摇晃晃的萨绮丽。

    “有意思当然是有意思,也比较危险。”

    “这话怎么说?”我,喝醉了危险?这个嘛……如果莎尔娜姐姐不在一旁的话,我应该是没什么危害才对,如果莎尔娜姐姐在身边也一起醉了,对不起,酒吧老板们,你们要小心了。

    “嗯哼,不能说,不能说。”萨绮丽只是有点微醉,听我这样一问,顿时呼噜噜的摇起头,怎么都不肯说出原因。

    “宓瑟雅,没想到你真的来了。”看到我旁边的中二少女,萨绮丽露出惊讶神色。

    “只要有钱,一切好办。”宓瑟雅酷酷的做了一个国际通用手势。

    “你这小财迷,当初真不知道拉斐尔是怎么教你的。”萨绮丽唉声叹气道,作为营地最资深的前辈,她大概知道很多关于宓瑟雅的黑历史。

    “我去好拉斐尔了。”果然,一听萨绮丽这样说,宓瑟雅就匆匆扔下我们,跑去拉斐尔那边了。

    “宓瑟雅怎么了?为什么说是拉斐尔教的?”看着宓瑟雅离去的身影,我好奇追问道。

    “想知道?那就陪我一起喝吧。”娇笑一声,忽然,萨绮丽抵着我的后背,猛地一推,措不及防之下,我被她推着一直前进,等反应过来已经太迟了,被近在眼前的图拉科夫一把拎起,放到中间坐下,周围都是酒坛,看的我有些眼晕。

    被灌了好几杯,我才瞅着空隙逃出了这帮家伙的魔爪,狼狈的喘着气。

    “熊塔。”

    “凡。”

    忽然,两道声音不约而同的一起响起。

    我惊愣的抬起头,看了看左边端着盘子过来的塔莫娅,再看了看右边端着盘子过来的阿尔托莉雅。

    有那么一刹那的时间,感觉深陷到了某个恐怖的修罗场之中。

    “抱歉,冒昧了,我只是觉得空腹喝酒不大好,所以想给熊塔弄点吃的。”经过宇宙大爆发一般浩瀚的片刻寂静后,塔莫娅轻轻一笑,顿住脚步。

    “我也是这么想的。”阿尔托莉雅微笑着应道,继续走上前来,将装着切好的生鲜水果的盘子递到我面前。

    似乎……就这么过去了?

    我偷偷的看一眼阿尔托莉雅,又偷偷看了一眼塔莫娅,两人似乎都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也对呢,说到底塔莫娅对我的举动,也不过是伙伴之间的照顾,不然的话,以她的性格,纵使面对阿尔托莉雅也不会这样退让,修罗场什么的,绝对是我想太多了。

    想到这里,我心安理得的吃起了阿尔托莉雅端来的水果。

    话说刚才塔莫娅端来的是什么,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貌似是一条烤羊腿,糟糕,该不会是前几次的宴会,让她产生了什么奇怪的误会吧。

    吃完水果,我继续觅食,可惜天不遂人愿,手还未伸出,我这头觅食的熊,就已经先被猎人给瞄上了。

    “殿下,可以尝一尝我的手艺吗?”咪啪骑士手中端着盘子,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我身边,那朦胧的美眸,散发出淡淡的,神秘的光泽,似花似雾,让人迷醉,让人琢磨不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