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八百八十四章 大变活人
    ***************************************************************************************************

    “不要这样说嘛,当初不是约定好了吗?我们要相亲相爱的在一起相处。”在熊熊燃烧的手办控之魂的支持下,我还不死心的在继续追逐着小不点王绕圈圈,一边拿出为自己的手办控之魂辩解之词。

    “没有哒,没有和坐骑做过这样的奇怪约定哒。”小亚瑟王一边四处乱跑,东躲西藏,一边娇声嚷嚷,愤怒的控诉道。

    “哎呀哎呀,为什么要撒谎否认呢?害羞吗?就算承认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没有哒,没有就素没有哒,坐骑信口雌黄哒。”

    眼看时机差不多成熟了,我忽然刹住车,啊了一声,往天边瞧去,一指。

    “快看,有一只狮子在天上飞!”

    “哪里哒,哪里哒。”小亚瑟王一听,顿时忍不住好奇心瞧了过去。

    就在一刹那间,她被两只有力的大手包夹在了中间。

    “骗子哒,骗子坐骑哒。”小亚瑟王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两眼泪汪汪的怒瞪着我。

    “别这样说嘛,不是有一种东西名为爱的谎言吗?”

    “感受不到一点爱哒,只有谎言没有爱哒。”

    “安心安心。很快你就能感受到爱了。”我一点一点的朝小亚瑟王凑近。

    “不许把脸贴过来哒,坐骑臭烘烘油腻腻的大脸哒。”小亚瑟王的恐惧声音传来,被这一招偷袭多了,她岂会不知道我要做什么。

    “我们的小不点王太爱害羞了,这可是相亲相爱的证明,蹭蹭,蹭蹭。”说完,我不由分说的将脸贴了上去,蹭着小亚瑟王那娇小可爱的脸蛋,以为大小关系。连她整个身子都蹭上了。

    “呜呜呜呜哇哇哇哒。笨蛋坐骑呜礼之徒哒,受死哒!”小亚瑟王终于忍无可忍,小手寒光一闪,牙签剑化作无数道光点朝一个地方袭去。

    “噗喔。我死了!”

    发出一声哀嚎惨叫。临终之前。我仍然不忘记有力的最后蹭几下,然后脖子一歪,舌头一伸。倒在地上,额头上密密麻麻的针孔喷着血丝,看起来就像是尼亚加拉大瀑布一样壮观。

    “真素哒,真素哒,欠缺调教的坐骑哒,一点教养都没有的坐骑哒,活该哒,活该哒,下次再敢这样本昂就给乃全身放血哒。”

    小亚瑟王这才从魔爪之中挣脱,不慌不忙的顺着胳膊爬到某人的头顶上,在上面噗噗噗的拍打了几下,然后似回到了巢一般,安心坐下去,嘴里犹自气呼呼的嘀咕着。

    “别装死哒,快起起来哒。”将我还赖着躺在地上,小亚瑟王双手并用,像拔草一样拔起了我的头发。

    “是是是,别再拔了,你的坐骑要变成秃头了!”我连忙手脚并用的从地上爬起来,大声抗议道。

    “秃头坐起来可能更舒服哒。”岂料,小亚瑟王似乎并不介意。

    “要是真的秃头了,我就天天往上面抹油,看你怎么坐。”我恶狠狠的威胁道。

    “没问题哒,本昂会用乃的血把油洗干净哒。”小亚瑟王高举牙签剑,不怀好意的在我的头顶上比划了几下。

    “……”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古人诚不欺我也。

    看来只能去找点502之类的东西代替了……

    “坐骑冲哒,带本昂去散步哒。”大概是许久没有代步的坐骑了,小亚瑟王显得特别兴奋,迫不及待的就要骑着我在草原上飞奔了。

    “对不起,您的余额不足,请及时充值才能使用威而屁坐骑。”我无精打采的发出人工机械声音提示道。

    “啰嗦哒,本昂才要要什么奇怪的充值哒,快点给本昂跑起来哒。”小亚瑟王蛮不讲理的扯住我头发,作势欲拔。

    “……”

    这小不点王,要是放在原来世界,肯定是个喜欢吃霸王餐的主。

    “好吧,好吧,我动起来就是了。”打了一个哈欠,我垂头丧气的转过身,在众人身上扫了一眼,看到了另外一个久违的人。

    “喲,卡露洁,好久不见了。”

    “殿下,好久不见了,我那不屑妹妹,承蒙您的一直照顾,没有给您添麻烦吧。”卡露洁淡淡微笑着,恭敬的朝我行了一礼。

    “哪里哪里,那家伙……呃,虽然任性了点,但也帮了我的大忙,小黑碳多亏了她的照顾。”我连连摇手道。

    这是实话,自从小黑碳醒了以后,黄段子侍女觉悟了母性光辉,虽然还在不停的在我面前卖节操,但是已经收敛不少了,至少在小黑碳面前是这样。

    “那我就放心了。”卡露洁感动的捧着胸口,松了一口气,那泪光闪烁的模样,真如一名含辛茹苦的单身母亲,看到自己的不良女儿有了出息以后的表现。

    真是可怜的妹妹,如此一看黄段子侍女的罪孽就更加深重了,回去以后得好好打她一顿屁股才行。

    “这不叫散步哒,不叫哒!”见我自顾自的和卡露洁说起了话,丝毫没有一点带她在草原上飞奔的意思,小不点王又闹别扭了。

    “好好好,等会带你去就是了,你的坐骑我刚从第一世界直奔第三世界,累的要死要活,就算是主人,也不差遣要快倒下的坐骑吧。”

    “呜哒,早说清楚不就好了哒,真素没用的坐骑哒,做几个传送阵就要死要活哒。想当年本昂……”

    小亚瑟王到也不是真的那么不通情达理,说明状况以后,她就鼓着小脸,看起来有点生气郁闷的嘀咕着,从我的头顶上爬下肩膀,然后嘿咻一声,跳到背后的斗篷帽子里面去,只探出一个小小的脑袋,东张西望,一会儿后又缩了回去。不到片刻就从里面传来细微的睡梦声。

    我说。你这是确定打算在我身上筑巢赖着不走的节奏?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冲再次除了阿尔托莉雅,咪啪骑士以及卡露洁意外,再次因我和小亚瑟王相处的一幕而目瞪口呆的众人笑了笑。

    “小小吴小小吴。快点教教我怎么才能和亚瑟王殿下相处。”拉斐尔迫不及待的抓住我的胳膊摇晃起来。两眼闪闪发光。

    就连一旁总是互相作对的萨绮丽。也是飞快的点了点头,眼睛同样闪亮。

    小亚瑟王的可爱就不用多说了,哪怕是没有手办控之魂。也会被她萌的一塌糊涂,尤其是女性。

    但是,她的身份如此耀眼,让人难以接近,哪怕是拉斐尔和萨绮丽这样的人物,也无法忽视亚瑟王这三个字的分量,而若无其事,一点也不受影响的和小不点王相处。

    再说,小不点王也高傲的很,平时除了阿尔托莉雅以及二代十二骑士,还有雅兰德兰,还有家里的女孩们,还有……嗯,对了,还有小人鱼埃里雅以及死狗以外,可不会给其他人什么好脸色,在外人看来,她是充满了亚瑟王式的高傲,难以接近,就连本来高贵威凛的阿尔托莉雅,也对她恭敬有加。

    如此高高再上的亚瑟王,被我抱在怀里蹭脸,如果说刚才和阿尔托莉雅拥抱的一幕,碎了大家一地钛合金狗眼的话,那么刚才和小亚瑟王的一幕,就是碎了一地的心脏和灵魂。

    这人与人之间,还真是充满了差别待遇,为什么眼前这个傻乎乎的德鲁伊,就能做到这种事情呢?

    “怎么好好相处?”我歪头看着拉斐尔和萨绮丽,想了想:“只要上前去一把将她抱住蹭脸就行了吧,大概……”

    “那是只有你才能做到的事情吧。”众人一脸黑线。

    她们敢保证,如果是自己这样冒然冒犯的话,绝对会被小亚瑟王干掉,当年的杀人王可不是开玩笑的,带领着她的十二骑士以及精灵军团,死在这铁蹄之下的怕是不止千万生灵,这个数字至今依然余威犹存,让世人畏惧,无论是谁也没办法超越。

    萌化版的杀人王,那也是杀人王啊,你以为变小变萌了就不会杀人了?

    “别站在这里了,我们先回去再说吧。”眼看因为我们这么一群人的存在,让其他人频频瞩目,我自然而然的牵上阿尔托莉雅的小手,走在前面,自然又是让一群人干瞪眼,死死盯着我们两个牵着的手好几秒。

    真是一群大惊小怪的家伙,连手牵手都没见过吗?对此我表示严重鄙视。

    “拉斐尔大人,不知道这边有没有准备神诞日呢?”路上,我随口问道。

    “准备了,虽然比不上第一世界的规模,但是精致程度可绝对不逊色。”

    和我所料的一般,有喜欢热闹的歌舞双姬拉斐尔在,神诞日怎么可能冷冷清清的过掉呢?

    “只是……小小吴,抱歉……”说完以后,拉斐尔面带歉意的看着我。

    “我知道,就算是这里的神诞日,我也没时间参加了,对吧。”

    拉斐尔点点头,一脸的沮丧。

    就算她的智商再怎么逆天,也没办法去和四魔王说,喂,再给几天的时间我们,让大家过完神诞日再说怎么样?

    “预料之中,要是能在这里过完神诞日再行动,阿卡拉奶奶也不会现在就和我说这件事了,让我在第一世界过神诞日岂不是更好?”我笑着道。

    “呜~~~小小吴这是什么意思,我拉斐尔举办的神诞日,又哪里比不上第一世界的?”听我这么一说,小孩子气的拉斐尔立刻不满的抗议起来。

    “还是说,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么想见到阿尔托莉雅?”

    “咳咳,我可没说过这样的话。再说,来之前我也不知道阿尔托莉雅竟然会在这里。”我立刻咳嗽不断,这真是其心可诛呀,竟然想挑拨我和阿尔托莉雅的关系,这百族公主,一点也放松不得。

    阿尔托莉雅自然也不会较真,听了只是淡淡一笑,从中可以看出一点,拉斐尔能当着阿尔托莉雅的面说这样的话,开这样的玩笑。说明这两人的关系已经很好了。

    “对了。等会回去,介绍一个人给大家认识吧,相信大家会喜欢上她的。”想起和塔莫娅的约定,我先给众人打上一记预防针。以免等会他们大惊小怪。

    “你还带了其他人一起来。在哪?我怎么没看见?”听了我的话。众人都不由自主的回过头,看向传送阵的方向,以为把什么人给遗漏了。

    又不是三无公主。哪可能把一个大活人给遗漏无视掉呀。

    面对众人的困惑目光,我淡淡一笑,透露出一股神秘沧桑的神色,低头喃喃了三个字:“天机不可泄露。”

    让你们一直瞒着我,如今,也该轮到我吊吊你们的胃口了,真是六月的债还得快。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