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八百六十一章 熊人族的黑历史
    ***************************************************************************************************

    “等等,我似乎想起来了。”一拍掌心,在熊人少女塔莫娅的好奇目光注视下,我在物品栏里头一顿乱翻,终于将想要找的东西给找出来了。

    那是一块小巧古朴,宛如饰品般精美的熊爪印,是当初和阿尔托丽雅一起闯关她的神器碎片任务的时候,艾鲁法西亚酱临别时随手送给我的礼物。

    当我拿出这块熊爪印的时候,一直保持着冷静沉稳神态的塔莫娅,终于第一次在我面前露出了震惊和呆滞。

    “这是……”

    “哦,这个呀,是一位……嗯,一位长辈送给我的。”

    “抱歉,能否告诉我对方是谁,这对我来说很重要,十分重要!”塔莫娅忽然大步走上来,抬起双手,用力的按着我的肩膀,深蓝色的眸子里闪烁着认真庄重之色,似乎我不说,她就要这样抓着我不放开。

    “当……当然没问题。”喂喂,靠太近了,武帝大人。

    阵阵让人心醉的沁凉少女香味传来,那一头银灰色的秀发,也随着塔莫娅的大步向前走来,然后忽地刹住脚步凑到我面前的动作,飞舞飘扬起来,几缕发丝从嘴唇上轻轻拂了过去,痒痒的,香香的。

    虽说武帝大人如此凑前,那忽然拉近的绝美容颜以及让人着迷的香味,只要是个男人都会怦然心动。但我内心的颤栗却多过心动,因为还惦记着自己山寨的事情,差点就因为武帝大人是冲上来想给我连环腿。而摆出防御的架势。

    好险好险,差点出糗了。

    咳嗽几声,让惊魂未定的大脑稍稍冷静下来,我才重新直视武帝大人的目光。认真说道。

    “只不过我怕说出来,你会不相信。”

    “请尽可能详细的说出来,我相信自己的判断力。”少女自信的说道。

    我去。不愧是武帝大人,这话说的太威武霸气了,我已经快要成为你的粉丝了。

    “好吧,不过想要详细说明的话,那可是说来话长了,从哪里说起好呢?”摸着下巴想了想,想到外面众人或许还在等着我出去继续宴会。我顿了顿,继续道。

    “那么,我就长话短说吧。”

    塔莫娅:“……”

    “怎……怎么,不行吗?”我小心翼翼的问道,我刚才没有在调戏武帝大人吧?真的没有对吧!

    “洗耳恭听。”似乎忍住了什么。塔莫娅放开我,重新坐在我对面,比了一个请的动作。

    “简单来说,就是某年某月某日,我和精灵族的王,去寻找当年亚瑟王留下的神器残片,然后在考验中,遇到了当年亚瑟王座下的十二骑士之一艾鲁法西亚酱……咳咳,是骑士,然后,她就把这东西送给了我,说是当年熊人族给她的,她留着也没用。”

    “那么,艾鲁法西亚大人……是否和你说过有关于这块爪印的故事呢?”

    “呃……说是说了,不过不是很详细,我只记得她似乎是说,这是当年她无意中挽救了熊人族,所以熊人族送了一块这样的爪印给她。”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才刚刚坐下的塔莫娅,再次站起来,点了点头。

    “真的明白了?”

    “嗯。”

    “相信我的话?毕竟艾鲁法西亚酱……骑士,可是数十万年前的人了,一般人都会不信吧。”

    “我相信你。”

    “我很好奇你拿来的自信。”虽然结果是我最希望的,但我还是犯了个贱,想要去弄清楚过程,然后找到她信任自己这番话的破绽点,让她再仔细仔细考虑清楚。

    “当你说出艾鲁法西亚大人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就已经完全相信了,当年我们熊人一族将这块爪印送给艾鲁法西亚大人作为信物的事情,并未留下史载,就连现在绝大部分的族人都已经不知道了,知道的只有少数几个,而我们一族隐居数千年,外人就更不可能知道这件事,除非是艾鲁法西亚大人告知。”

    “那到也是。”想了想,武帝大人的判断的确毫无破绽,一个隐居了数千年的种族,连自己族人都不知道的事情,也并未留下史载,一个外人却能知道,也只有当事人艾鲁法西亚酱告诉我这个可能性了,虽然很不可思议但事实就是这个样。

    确认我的话以后,塔莫娅陷入了一段漫长的沉思之中,神色不断变幻,让人很难相信,看起来天生便是行事利落果断的武帝大人,究竟有什么事情能够让她犹豫那么久。

    好一会儿,她似乎还没能决定下来,咬着湿润唇口抬起头,盯着我,微微露出了一副迷茫之色。

    “抱歉,我需要好好想一想,还有,此次来访,和我同行的还有两名族人,为了不让他们担心,我也必须回去一趟。”

    “好吧,但是……”我心里郁闷,欲言又止。

    似乎明白我在想什么,武帝大人把头一点:“还有,能否麻烦你在隔天的正中午时分,再次将我召唤过来,到时候,我们或许可以进行一番深入的详谈。”

    “这样自然最好不过了。”我大喜过望,还真怕武帝大人说以后你别再召唤我了不然赏你一记面部变形,那我可真要哭了,终极技能呀,我的终极技能就这么的被禁止事项了,天理何在。

    幸好不是这样,听起来似乎还有点转机的样子。

    “那么,下次再见,塔莫娅女士。”

    “叫我塔莫娅就行了,下次见,吴凡。”

    我:“……”

    “怎么了?”见我呆呆的愣住,塔莫娅不禁问道。

    “不……没什么。”我暗地里抹了一把辛酸的泪水。这貌似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叫我,这才是正确的呼叫方式呀混蛋!

    在塔莫娅的同意下,我再次施展了取消召唤。光芒一闪,她的身影消失在了眼前。

    愣愣的看着那片空气,直到外面的人闯进来。

    “人呢?走了吗?”一大帮人呼啦一声将我包围起来,七嘴八舌的问道。言语之间充分显示了一名合格的八卦爱好者的不羁灵魂,尤其是道格那混蛋,我说我的耳朵快聋了!

    “等等!!”我大吼一声。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大家才勉为其难的停下言语,十几双目光死死盯着我看。

    “我说你们,难道就不关心一下我的六十级终极技能吗?”

    “你在说什么呀,我们现在不正在关心着吗?”道格笑嘻嘻的说道。

    “关心你妹,你们的嘴里只有那名少女少女少女,对我可怜的召唤灰熊技能有提到过一个字眼吗?”我怒了。

    “你还在抱怨什么?能召唤出那么威风又漂亮的美少女。别身在福中不知福,我呀……我呀……”拉尔泪流满面的对我露出怨念目光。

    “哦?你想怎么样?”丽莎阿姨在他背后微笑的问道。

    “我呀……我……我可是一点也不羡慕,我有丽莎就够了。”关键时刻,拉尔一个激灵,终于反应过来。选择了正确选项,否则他就要面对先被女儿抛弃,再被妻子抛弃的绝望境地了。

    众人纷纷投以鄙视目光,不过很快又集中到我身上。

    “我说啊,大家仔细冷静想一想。”我比了一个无奈的动作。

    如果你们是德鲁伊,你们的终极召唤技能,召唤出了一名美少女,而且这名少女还威风凛然,有着强烈的思想和主见,你认为她会心甘情愿的被你召唤吗?你觉得这样很好吗?

    大家冷静下来一想,的确也是……挺倒霉的。

    强大的灰熊变成了一名貌似不怎么可能听你的话,更不可能为你拼死效劳的美少女,对于冒险者来说,的确是一大损失,这可是终极技能呀,德鲁伊之所以被称为肉盾,有三分之一功劳是属于这头任劳任怨,死了以后还能再召唤的可循环利用灰熊。

    如今竟然出来一名美少女,退后一万步,就算她也会听话,为你做牛做马,任劳任怨,万一不小心挂掉以后,还能再召唤出来吗?

    明显不可能嘛,人家可是活生生的少女,不是召唤生物。

    站在冒险者的角度想,无论怎么想都是亏大了。

    “我同情你,好不容易升到六十级。”想通以后,大家的目光也变得同情起来,比如说大猩猩高特,似乎回忆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伤心的抹了一把眼角,拍着我的肩膀说道,然后目光望向窗外,缓缓忆当年起来了。

    “记得那时候,我刚刚升到六十级,学会了最期待的天堂之拳,可是兴奋的在河边裸奔了一天一夜,一边裸奔一边施展天堂之拳,看着那白色的神圣光柱落下,感动的泪水落下,直到精神力不小心耗尽晕倒过去,差点掉到河里挂了。”

    你这是个人的恶趣味吧混蛋!

    “忽然感到天堂之拳被亵渎了。”

    “以前千万别在施展天堂之拳的时候大脑不由自主的想起裸奔男才好。”

    在场的几位圣骑士纷纷表示不能忍,然后和卡丽娜大姐一起对高特猩猩实施了制裁,总算从我这边转移了注意力。

    松了一口大气,我有气无力的来到外面,找到我那心爱的掉在地上的烤羊腿,继续抱着啃起来。

    虽然已经冷了但是因为是莎拉烤的所以还是很好吃,虽然有一股子泥味但因为是莎拉烤的所以没关系。

    “大人,没事吧?”耳边响起温柔的声线,回头一看,维拉丝,莎拉,琳娅,莱娜……女孩们一个个站在我周围,关切的看着我。

    “没事,真的没事,只是……只不过啊……”终于,在女孩们面前,我忍不住伤心的抹起了眼角。

    “我的梦想。骑着大灰熊带大家周游大陆的梦想,就这么破灭了,真不甘心。不甘心啊!”

    “周游大陆……也不一定要骑熊吧……”琳娅露出困扰的笑容。

    “骑熊,周游大陆,吴大哥到底说说看究竟哪个是重点?”

    “这个嘛,当然是周游大陆!”我想都不想。

    “那不就成了?”

    “真的。原来如此简单。”我猛然一惊,虎躯一震,恍然大悟。

    原来不骑熊也能周游大陆。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不过没了大灰熊骑,咱还是很伤心呀魂淡,大灰熊可是很重要的伙伴,我还想让它和小雪它们交朋友呢!大家和和睦睦的相处,一起追逐打闹,在好几年前,我的脑海里就已经构思出了一副这样的召唤兽全家福照片。千盼万盼着六十级到来,没想到等来的却是这个。

    今晚,我度过了一个不眠的伤心夜晚。

    第二天一大早,伤心的我还在稀里哗啦的喝着粥,就被阿卡拉派来的士兵叫过去。也不知道打哪里来的那么快的消息,阿卡拉已经知道我昨晚召唤的事情了。

    嘿,谁让她觉得自助烧烤宴会不合适老人的口味,所以和凯恩都没来了,结果错过了一场好戏,这下后悔了吧。

    我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但很快又意识到那场好戏的主角就是自己,于是再次被打落无情深渊,连喝了阿卡拉的两杯清神水都没能打起精神。

    “你是说,对方自报来自熊人族?”将昨晚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后,向来乐呵呵的保持着一副老狐狸神态的阿卡拉也忍不住微微动容。

    “很奇怪吗?我还觉得奇怪呢,根据情报显示,我们这些年来,除了狐人和狼人两族以外,不是也和其他一些兽人族接触过吗?其中我记得就有少数熊人族的身影,怎么又冒出一个熊人族来,而且还自称隐居数千年。”我摇头晃脑的说道。

    这些疑惑,我昨晚都没办法说出来,就算问了,估计还抱着警惕心的武帝大人也不会回答我。

    “你有所不知。”在一旁的凯恩爷爷,不辜负他的博学知识,呵呵笑着解释起来。

    “的确,这些年来我们也发现了不少熊人的身影,但是和狐人族一样,虽然是一个种族,但也有很多不同的部落存在,狐人族的众多部落,还算比较集中,因为狐人的实力相对较弱,需要互相团结起来才能在环境险恶的哈洛加斯以及地狱一族的爪牙下生存下来,狼人族的实力相对好一些,所以比较分散,而作为兽人族之中最强大的种族之一,熊人族的个体强大,所以相对的独立意识也较强,部落分布的比较散。”

    顿了顿,凯恩不知道从哪变出一本书,哗啦啦的翻起来,口中一边继续说道:“这样分散而居的熊人族,自然会有一个血统最纯正,最强大的主部落,在数千年前,因为地狱一族的入侵,熊人族措不及防之下,未能及时团结起来,遭受到了不小的损失,后来,熊人族和其他兽人族以及野蛮人一族联合共同抵抗了地狱数百年,发现部落的人口不断减少,为了避免失去传承,乃至灭族,他们只好宣布脱离联盟,进入亚瑞特山脉深处,从此隐居修生养息,大部分的熊人部落都跟随着主部落一同离去,不过也有少数熊人留了下来,这些少数熊人的后代,就是现在我们偶尔能在哈洛加斯见到的熊人。”

    “等等,凯恩爷爷,我有个疑问。”听到这里,我忍不住内心的疑惑。

    “既然连那留下来的少数熊人,都有后代遗留下来,那当初选择躲避的熊人大部队,岂不是更没有问题?【避免失去传承,乃至灭族】这个理由不是很充分吧。”

    “你的意思是说,熊人族当时是因为失去了抵抗的勇气,才选择躲避?”凯恩爷爷乐呵呵的看着我,反问道。

    “我可没这么说,只是觉得奇怪罢了。”我连忙摇头,这话要是被武帝大人听到了那还了得,可就不是面部变形的下场了。

    “其实当年熊人族做出这样的决定,的确是迫于无奈,虽说留下来的少数熊人,经过顽强的拼搏以后,也顺利的一代代继承下来了,但你也要看看这些熊人的后代血统几何?个体实力强大的熊人,生育能力很低,为什么那些少数熊人能留下后代?因为他们选择了和其他种族通婚,以牺牲熊人强大的血统为代价,延续了自己的家族,这些熊人后代的血统稀薄,怎么能和正统的熊人相比较。”

    “也就是说,如果当年熊人不躲避的话,也只能选择和其他种族通婚,到最后可能几乎找不到血统纯正的熊人,等于是变相的失去了传承,是这样吗?”

    “正是这个道理。”凯恩抚须点头,一副孺子可教的目光看着我。

    “好了,普及知识就到此为止吧,我们还是先来说说那位叫塔莫娅的熊人使者。”阿卡拉见我们这边的对话结束,立刻插话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的身份来历应该不低……”

    ***************************************************************************************************

    民那桑,感谢大家在七月份的支持,在全新的八月,也请继续支持小七哦,小七先在这里拜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