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八百六十三章 系统提示:武帝加入了队伍
    ***************************************************************************************************

    “这这这……这不大好吧。”喷出一口老血之后,我死死盯着武帝大人,从她的神色和瞳孔之中,看到了认真之色,才确定刚才听到的话并不是幻觉。

    “无妨,我已经下定决心了,不会再反悔,请放心吧,以我塔莫娅的名义保证。”

    “不不不,虽然的确能够感觉到你的决心,但是我觉得……这不是一个人可以决定的事情,得双方都认同才行不是吗?”我连连摇手。

    “难道说……对我当你的宠物……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武帝大人深蓝色的眼眸子轻轻一眨,有些受伤的样子。

    “不是说不满意,是不行,将一个少女当成宠物什么的,正常人根本做不到吧。”我几乎快要怒掀茶几了,是因为隐居了数千年的关系吗?总感觉问题好像对不上号,仿佛生活在两个完全不同世界的人……虽说以我穿越者的身份看,的确也是如此。

    “是吗?在你们人类世界,奴仆,侍女,宠物,不是很常见吗?”塔莫娅有些迷糊的看着我。

    “这……的确是很常见没错。”

    “那不就没有问题了?我刚才稍微看了一眼,你身边有三名侍女对吧,为什么对宠物如此抗拒呢?”

    三名?黄段子侍女……三无公主……还有谁呢?是连维拉丝也算上去了吧,十年过去了,维拉丝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着日常侍女打扮。

    不不不,现在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

    “咳咳,侍女和宠物怎么相同呢?”

    “有什么不同呢?”熊人少女塔莫娅睁大闪亮的眼睛看着我。里面充满了一个隐居数千年的居民面对外界新鲜知识的求知**。

    “这……这个……让我怎么解释好呢?”

    我着急的挠了挠头,总不能说一个女孩子当别人的宠物,肯定会被误会成那啥那啥吧。估计解释了武帝大人也不动,看样子就知道,她在那方面的知识还是一片空白。

    还有就是,理所当然的把一名少女当成宠物的我。今后也绝对会被冠以禽兽长老之名,说不定连维拉丝都会用【没想到大人竟然是这样的人】的伤心欲绝目光看着我,总之就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再一个。若是武帝大人真的在熊人族地位声望崇高,那我以后肯定还得面对熊人族的追杀,这可不是诱拐小狐狸而被狐人族男性嫉恨那么简单,我诱拐小狐狸,至少是小狐狸心甘情愿的,属于两厢情愿的结合,就算那些狐人男性再怎么羡慕嫉妒恨也无可奈何。

    若是真把塔莫娅当成宠物呢?我估计暴躁的熊人才不会管你是不是爪印的拥有者。心里升起的第一个念头会是【一定是塔莫娅大人被那个禽兽人类用爪印威胁逼迫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如果是以我为主角的小说,只需要加上最后一句台词。

    主角已死,全书完。

    想到种种后果。我就不寒而栗,这绝逼是百害而无一利的事情,傻子才会干。

    “塔……塔莫娅,我想我们真的必须好好商量一下,我认为你的决定不大妥当,成为我的宠物的决定,无论是对你我,都会造成严重的后果。”

    “关于这一点,我也考虑过。”塔莫娅露出稍稍释怀的神色,似乎对我这番话颇为认同。

    “说实话,我也觉得……要当别人的宠物这一点,还是太羞耻了,虽说是为了报恩而下定决心,但是……但是……我也是一名正常的女性,不是吗?”

    “当然,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我神色肃然的说道。

    我可不会像那个笨蛋【哔】原一样,把如此纤细美丽,如此有女人味的武帝大人当成男性,这个世界的武帝大人的想法我不清楚,但是对于那个世界的武帝大人而言,这种认识对她而言可是禁忌,说出口绝对会被面部变形,我得小心一点,不能触犯了她的逆鳞。

    “看来你也认同我是一名柔弱的女性。”听到我毫不犹豫的认同,武帝大人轻按胸口,安心的松了一口气,露出令人晃目的美丽开心笑容。

    “当……当然了。”我嘴角微微一抽,但还是选择了不做死的选项。

    那啥……刚才的对话里有【柔弱】这个字眼吗?

    “嗯嗯,果然没错,人类的目光,就是和那些族人不同,虽然更狡猾,但是也更加敏锐,那些家伙啊,老是把我……咳咳。”

    似乎因为这一份认同,迅速就把我们两个的关系拉近了,武帝大人甚至和我聊起了日常,把我当成朋友一样抱怨起来,说到一边才察觉到不妥,连忙咳嗽几声,俏脸微微泛红,若无其事的捧起杯子喝了一小口茶。

    哦哦哦,武帝大人,萌爆了!

    我在心里感动的把拳头一握,威风凛凛,端庄沉稳的武帝大人,这可真是难得的一面呀,真想用记忆水晶记录起来。

    “言归正传,之前……说到哪里来着?”有意转移话题的武帝大人,脸色平静下来,不露神色的一语带过了话题。

    “嗯,是说到作为一名女性,这样的决定对于你来说实在太不公平,当然,对于我而言也不是什么好事,既然对双方都不好,那就没有必要坚持,不是吗?”

    “可是……召唤灰熊是你的重要技能,不是吗?”把玩着茶杯,塔莫娅说道,那双清澈明亮的眸子仿佛能透入内心一般看着我。

    “这个……的确是,对于德鲁伊而言,灰熊可是强力的助手。”

    “因为我的出现,让你如此重要的技能作废了。而且你又是艾鲁法西亚大人的继承者,我们熊人一族的恩人,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因为我们熊人一族而蒙受损失,拜托了。”塔莫娅这一次是直接把腰给弯下,深深的朝我鞠躬恳求。

    “……”

    面对求着当自己的宠物的女孩……我该露出什么表情才好呢?

    “其实……塔莫娅,听我说。现在,就算我真的是艾鲁法西亚大人的继承者,就算真的从她身上继承了这一份你们必须偿还的恩情。但是,这也是你们熊人族全体的事情,将如此沉重的恩情债肩负到你一个人头上,我觉得太不合理了,无法接受。”

    “没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这是我的责任。”似乎预料到我会这样说,塔莫娅镇定的轻轻一笑。

    “其实。我还有一个身份,一直没有和你说明,并不是为了隐瞒你,只不过不想被当成炫耀罢了,况且我也觉得……”

    不知为何说到了一半又停下来。把话掐断的塔莫娅,轻咳数声,一脸淡然的对我说了那么一句。

    “我的父亲,是熊人族族长。”

    “族长?难……难道说……你是……你就是……”我瞠目结舌,不可思议的看着塔莫娅。

    并不是对她的身份感到震惊,而是对那种坑爹的【命运的齿轮缓缓开始转动,谁这阻止不了】的狗血剧情,感到蛋疼。

    “没错,身为熊人族的公主,我享受着这份荣耀和地位,同时,也必须肩负起整个熊人族的荣辱,使命和责任,这一定是上天的安排,是艾鲁法西亚大人冥冥中的指引。”

    见塔莫娅一脸坚信坚决的神色,我再次无语。

    完了,武帝大人已经完全深陷到命运的陷阱和艾鲁法西亚酱的阴谋之中了,我是多么的希望她怒吼一声我命由我不由天呀。

    见我依旧一副抗拒的模样,塔莫娅深深吸了一口气,露出肃然之色。

    “其实,还有一件事情……”

    您到是一口气全部说出来吧,我都听着。

    “在我离开部落的时候,部落里的预言师对我说过一句话。”

    熊人族里还有预言师?我还以为都是一群战斗力爆表的高手呢。

    “她说了什么?”

    “她对我说,塔莫娅,我昨晚感觉到了,你的这一趟旅程,非同小可,有可能决定着我们熊人一族今后的命运,去吧,孩子,或许等待着你的是千奇百怪的事情,但是尝试着去接受,这将会改变你我,以及,整个熊人一族。”

    说到最后,塔莫娅似乎在模仿着那位熊人预言师的口吻,用着低沉沙哑,神秘莫测的语气说完。

    “……”

    我说……那其实只不过是街边五个铜板算一次的预言师吧,大概还比不上初学者莱娜吧,不然怎么可能扯出如此荒唐的预言。

    “我起初也觉得疑惑,直到刚刚到达哈洛加斯,遇到这种事情,回去仔细一想,才觉得预言师说的一定就是这种情况,的确让人出乎意料,虽然我并不怎么相信命运,但是,我却相信我的直觉。”

    错了啊你的直觉!哪有让自己去当别人的宠物的直觉!你的直觉和【我能反杀】、【她喜欢我】以及【我的手机响了】是同一个级别的吧!

    我在心里怒掀茶几吐槽着,露出外面的却是苦笑。

    得了,内因外力,理由一个不缺,眼前的武帝大人已经是完全下定决心了。

    况且,没有了召唤灰熊,对我的损失的确很大,武帝大人的提议,虽然丧失了一点,但是不得不说,站在一名【冒险者】的角度,请注意,我是说站在一名【冒险者】的角度,【冒险者】的角度知道是什么角度吗?指的是纯粹考虑战斗方面的要素,而且是【历练】时的战斗,不是在【床上】、【草地】、【树林】中的战斗。

    为什么我得一再强调,为什么我的心情如此悲哀,难道我真的已经没有节操可言了吗?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了吗?

    咳咳,简单来说,站的一名【冒险者】的角度,我其实是很心动的,虽然不知道武帝大人的战斗力几何。但她是个体战斗力极强的熊人族,又是公主殿下,又学会了熊灵融合。不用脑子想都知道,肯定是战斗力爆表,或许不会逊色于卡洛斯和西雅图克。

    这样一名强者,如果能够成为我身边的战斗伙伴。那么绝对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怎么办好呢?

    我挠头想了想,忽然灵光一闪,有了。就是这么简单,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塔莫娅,我有个想法,两全其美的想法。”我神色激动的说道。

    “但说无妨。”

    “其实我们可以这样,如果你坚持认为是那么熊人一族造成了我的技能损失,而且又想偿还这份恩情,到也不是不可以。我也希望身边能有一名强大可靠的伙伴,所以,如果可以的话,能否拜托你,以后成为我的战斗伙伴。但是,不是宠物。”

    没错,其实武帝大人的报恩中,也就【宠物】这个字眼羞耻度略高了一些,如果能将它去掉的话,我既能获得一名比灰熊更加强而有力的伙伴,而塔莫娅也能报恩,两者一点也不相冲。

    “不是宠物,而是战斗伙伴吗?”塔莫娅歪头一想,自言自语起来。

    “站在我的角度看来,这当然是件幸事,作为一名【普通柔弱】的少女,成为他人宠物什么的,羞耻度实在太高了,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准备,也没打算做……”

    “但是。”她话题一转。

    “但是,仅仅是作为战斗伙伴的话,我认为完全不足以报恩,甚至并不像是在报恩,我这一次出来,目的就是为了了解暗黑大陆的现况,如果仅仅是结成战斗伙伴的关系,不是变成了我更多的从你身边了解情况,得到好处吗?这样反倒像是变成你是施恩于我了。”

    “不对不对,我能将你随时召唤过来,无偿要求的帮忙战斗,这已经是巨大的回报了。”

    “但是……战斗……我并不讨厌,并不觉得是很大的回报。”塔莫娅吞吞吐吐,犹犹豫豫的说道,到底在犹豫什么呢?这番话有什么地方值得奇怪的吗?

    我们两个你争来我争去,最后还是没有争出个所以然。

    眼看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我着急了,肚子也饿了,今天早上可是正喝着粥的时候被阿卡拉叫了过去,在她那只喝了几杯清神水,现在肚子正闹抗议呢。

    “要不这样吧。”我再次提出一个折中办法:“随便你,用你觉得可以报恩的方式,但是在大家面前,乃至只有我们两个的时候,我们都以战斗伙伴的身份互相看待,这样如何?”

    “如此……也好。”大概也是觉得就现在而言,这个办法算是最好了,塔莫娅犹豫片刻后,点了点头。

    “好了,这次的讨论就到此为止吧,如果还有什么疑问,也等到午饭后再说。”我笑着站了起来,朝塔莫娅发出邀请。

    在你正吃着午饭的时候将你召唤过来,实在抱歉,作为赔礼,请允许我隆重的邀请你一起共进午餐。

    “乐意之至。”以后就是一起战斗,生死与共的伙伴了,塔莫娅自然不会拒绝我的这个小小邀请,十分有礼,十分优雅的站起来,微笑着行了一礼。

    似乎预料到了这样的情况,维拉丝她们做足功夫,让今天的午饭比平常丰盛了一倍不止,可想而知,一道道佳肴把餐桌边角的位置都给占据了。

    我们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菜肴已经全部摆好,立刻就可以开饭了,我的肚子不争取的咕噜咕噜叫了起来。

    不过……微妙的有点重音呢,怎么回事?

    我下意识的转过头,看了塔莫娅一眼,她俏脸微微泛红,难为情的把头撇了过去。

    “肚子饿了……是人之常情,是不可抗拒的事件,况且看到如此丰盛的午饭……”

    “万分抱歉,都是我算错时间,擅自把你召唤过来。”我顿时诚惶诚恐,让武帝大人难为情,我真是该遭到天谴呀。

    不过,难为情的武帝大人……很萌的说。

    “我是来自熊人一族的塔莫娅,叫我塔莫娅或者塔娅就行了,几次三番的打扰,但愿没有给诸位造成困扰。”武帝大人彬彬有礼的向女孩们行了一礼。

    “哪……哪里的话,有贵客来了,我们欢迎还来不及呢。”站在最前面,端端正正的受了这一礼的小狗狗维拉丝,慌慌张张,手忙脚乱起来。

    “咳咳。”我咳嗽数声,走在塔莫娅旁边。

    “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妻子,维拉丝。”

    “失礼了。”塔莫娅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神色,歉意的再次行了一礼。

    “咦……咦咦?”维拉丝一脸可爱的莫名其妙,不知道对方失礼在哪,只有我知道,大概是因为塔莫娅刚才把维拉丝当做是我的侍女。

    “我的妻子,琳娅。”

    “你好。”

    “我的妻子,莎拉。”

    “我的妹妹,莱娜。”

    “我的宝贝女儿们,西露丝,艾柯露,还有莉莉斯,啊,对了,还有一个……大概现在正在睡觉吧,待会再给你介绍。”

    “还有我的贴身侍女,茉里莎,洁露卡。”

    盯着洁露卡看了一会儿,塔莫娅露出疑惑神色:“莫非……你是精灵族?”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