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八百五十六章 奇怪的世界之力
    ***************************************************************************************************

    在晚餐聚会上大闹一场后,众人心满意足的离去,却留给了我一大个麻烦,那就是如何安慰维拉丝和莎拉。

    至于琳娅和莱娜,身为神诞日的管理者,她们肯定知道入侵者这回事的,不过我和卡洛斯临时想出来的引蛇出洞计划,她们肯定不知道,所以也一起加入了讨伐我的行列,还有西露丝和艾柯露,两个小公主泪眼汪汪的抱着我不放,仿佛我随时会沙场战亡似的。

    于是,为了安抚担惊受怕的女孩们,我几乎一整晚都没有睡觉,第二天哈欠连连的时候,大师兄和二师兄又找上门来了。

    堕落联盟的入侵者昨晚被干掉,他们也能稍微松上一口气,减轻巡逻力度了,这不,一有时间剩余,两人大清早的,也不等我吃早餐就杀了过来,目的不言而明。

    “吴师弟,我们来了,快点让我们见识一下你的世界之力!”

    安抚完女孩们后,好不容易回到房间,抱着枕头呼呼大睡还不到两个小时,西雅图克那惊天地泣鬼神的大嗓门就在屋外响起,连床都震了几下,让人疑似地震。

    “搞毛呀,大清早的。”我穿着睡衣一脸睡惺惺的跑出来,看看天色,你妹的还朦胧着呢,存心不让我睡是不,是想通过削减我的睡眠时间,让我在待会的战斗中走神。好方便你们欺负是不?

    “夏天这时候,太阳已经出来了。”西雅图克哈哈大笑的拍着我的肩膀。

    “可现在是冬天,寒冬!”

    “冬天更应该早起。”

    “我记得你夏天的时候。一大早把我吵醒也说过这样的话对吧。”

    “一定是吴师弟记错了,你也知道你的记性不好。”

    见西雅图克满脸无辜的样子,我气的牙齿直咬,这家伙啊。等会得将他揍的起不来才行。

    匆匆吃过早餐以后,我就被迫不及待的二人拉到训练场。

    “我说你们两个呀,在第三世界又不是没见过世界之力强者。干嘛还那么兴奋。”

    “那还用说,吴师弟的世界之力,一定和其他人不同,当然想见识一下。”西雅图克理所当然的说道,反正就是认准了我是个怪胎。

    “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我的世界之力和其他人比较有什么不同,你反倒先看出来了?”我翻起了白眼。

    “你又不是不知道西雅图克是什么样的人,不过老实说我也很好奇。”卡洛斯在一旁笑着帮腔。

    “好吧……我也想看看你们的实力。最近进步了多少,至于我的世界之力嘛,那就得看你们能不能逼迫出来了。”眼珠子咕噜一转,我有了主意。

    “你这小子,是在小看我们吗?”西雅图克表示很生气。这家伙果然受不了激将法,很好很好。

    “当然不是在小看,只不过,如果你们连我的领域形态也战胜不了,让你们看世界之力的话,那打击不是更大,我也是为了你们好罢了。”我嘿嘿笑道。

    西雅图克还想说什么,却被卡洛斯一拦。

    “虽然不知道吴师弟为什么那么介意让我们看到你的世界之力,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了,就这么办吧。”

    介意,当然介意了,超介意的说,那副刀疤布偶熊挂鲑鱼剑的模样!

    内心怒吼着,表面上,我不动声色的笑了起来:“哦?卡洛斯师兄似乎对这段时间的实力进步,很有信心的样子。”

    “是不是那么有信心,待会就知道了。”

    在我们面前,卡洛斯平时是个极为温和的骑士,不过并不代表他没有战士的傲气,这不,真要激起了他的骑士骄傲,那可是比西雅图克还傲呢。

    “好嘞,那就开始吧。”我低吼一声,变身地狱格斗熊,暗红色的领域结界随之激发出来。

    说来奇怪,进入领域境界后,我就难以变身伪领域的血熊形态了,可是进入世界之力境界,我却还能随时变身领域形态的地狱格斗熊。

    我仔细想了想,觉得可能有两种解释,第一种解释是,伪领域终究只不过是一个过渡境界,就好比妖月狼巫自创的伪世界之力一样,其实很久以前并没有伪领域这一说法,所以自然而然的,完成过渡后,血熊变身也被淘汰掉了。

    第二种解释是血熊本来就不是一种正常的形态变身,不像地狱格斗熊和世界之力境界下的形态,回想一下血熊变身的诞生,很有可能它是在强烈的负面情绪催动下的变异产物,再走上地狱格斗熊的正规以后,自然而然的也就消失了。

    第三种……是因为血熊不够卖萌?

    这怎么可能呢?我可是号称东罗格第一男子汉的真男人德鲁伊,怎么可能下意识的去卖萌,所以才说只有两种可能性。

    不管怎么说,只能发挥伪领域实力的血熊变身,用处也不是很大了,因为本体现在的实力都已经达到了伪领域中级境界。

    对面的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也换上了战斗装备,尤其是卡洛斯,他手上那一面光彩夺目的神语圣骑士盾牌,看的我有些脖子发凉,别的不说,光是这一面盾牌,就可以提升卡洛斯的一到两成的战斗力。

    要是等他升到71级,穿上格瑞斯华尔德之心,加上那1500点的防御力,那就更令人发指了。

    再看看西雅图克这边,经过那段时间的怒爆boss,狂刷装备,也基本上将被阿尔托利亚削掉的装备补回来了,装备方面的实力并未降低,也得好好打起精神应付才行。

    两个人的实力都已经达到领域高级。虽然我的地狱格斗熊现在是超越领域巅峰,达到了伪世界之力级的水准,没有领悟世界结界的世界之力强者。我也能有信心斗一斗,但面对着两个人,我还是不敢大意,他们可都是远超一般同级冒险者的天才。用现在的实力对付普通的领域巅峰冒险者,那是绝不成问题。

    战斗由按捺不住的西雅图克打响,他手中的两把剑斧。刚出手就甩了我一记投掷,化作幻影,撕裂大地的呼啸袭来。

    卡洛斯的身影变得比以前更加轻盈,就连我也难以察觉到他移动的声响,不吭不声的就来到我背后,和西雅图克的攻击形成了夹击之势。

    好家伙,每进行一次战斗。都能真实的感受到他们的进步,这就是所谓的超级天才吗?

    如果说三年前的神诞日,刚刚突破到领域境界的卡洛斯和西雅图克是成长期状态,那么一年多前的战斗,他们已经进化到成熟期。而现在则是完全体了。

    只不过,我也不是在原地踏步就是了。

    一声噶姆爆喝,我瞬移挪开,同时向西雅图克挥出重拳。

    “来的好!”战斗狂人西雅图克不惊反笑,脸上的神色越发狰狞,足以吓坏小孩,那两把剑斧不知何时回到了他手上,高举斧头一面,他发出剧烈的呐喊,同时一记二重重击狠狠朝我撞了过来。

    竟然是想硬拼?

    如果光是这一记二重重击,我到是乐得和西雅图克拼一记,地狱格斗熊最不怕的就是硬碰硬的战斗,无论是力量还是恢复能力,都达到了世界之力级别的水准。

    不过西雅图克这厮用心险恶,在攻击的同时还发出呐喊,可以想象,如果我选择硬和它拼上这一击,同时他的呐喊攻击也会跟上来,等于是一次和两个技能对碰,再加上身后神出鬼没的卡洛斯,我是菜鸟我才和它拼。

    这样想着,我拳头一歪,空气压缩拳轰在了地面,赏了西雅图克一记烟雾弹加挖坑深埋以后,再次瞬移消失,迎上卡洛斯。

    地狱格斗熊的返身踢虽然用不上,但威慑力还在,对我的帮助依然很大,尤其是在这种战斗力,心里已经有了阴影的卡洛斯,哪怕速度再怎么快,也不敢从我的后背逼近攻击,这等于是已经锁死了他的很多攻击角度和手段。

    装备上精神盾以后,卡洛斯的祝福之锤这个技能足足提升了五级,都快赶得上bug护身符的加成了,得到这五级的提升后,祝福之锤成了卡洛斯的一种新攻击手段,哪怕是不用祝福之锤的变招,圣骑士的超必杀——天堂的丧钟,威力都已经很可观了。

    现在,卡洛斯身边就绕着许多个这样的金色小锤子,像漩涡一样转着,等级提升后,砸在我的厚实熊皮上,疼到不是很疼,但就是有很小概率会造成瞬间僵直,打断我的攻击,这点很烦人。

    我立刻就不能忍了,想要逮住这些小锤子拍散,可是卡洛斯贼聪明,见我的举动,手中的单手剑高高一举,十多枚祝福之锤全部聚集到了他的剑上,顿时让那把一米多的暗金剑,变成了一把三米多长的金色能量巨剑,狠狠朝我斩了下来。

    除了天堂丧钟以外,还能这样用?

    我大吃一惊,看来卡洛斯这段时间可没少捣鼓他这些小锤子,否则绝对不可能运用的那么熟练,上次和他比试的时候还没拿出来呢。

    同样是祝福之锤融合,这一招可就远远没有天堂的丧钟那样的威力了,哪怕是缩水版的天堂丧钟也远远不如,我猫了一眼,先是深红之爪,将熊掌变成巨大能量形态,然后一记炉火纯青的二重焰拳轰出,两种强大的技能威力叠加,将卡洛斯连同他的祝福剑全轰了出去。

    “这一招不赖,什么时候学会的。”卡洛斯飞出大老远一段距离,哈哈笑道,看起来也打上劲头了。

    【早就会了,等着给你们点颜色】我将木牌扔了过去,翻过身又去招呼西雅图克了。

    最近这两个家伙配合的有点默契了,想要赢这场战斗,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不能让他们两个轻易凑到一块去。

    短短十多分钟的时候,整个训练场已经被犁了好几遍,三人数不清交手了多少回合。均是畅快淋漓,不分胜负。

    “好家伙,我本来以为这次和卡洛斯联手。定能打的你的地狱格斗熊狼狈逃窜,没想到还是奈何不了。”

    战斗的空隙中,西雅图克停下来擦了一把额头,手中的剑斧战意高昂的撞击着。

    其实我一直在想。如果他手上拿的是镰刀和锤头,这样互相交叉撞击,那就是神作了……

    【哪里。哪里】我举起一块木牌,十分谦虚。

    这是因为眼前两个家伙还在各自为政,没有真正配合到一起,激发出1加1大于2的效果,否则的话,我就不会那么轻松了。

    很好,就这样一口气把他们揍成猪头吧。

    我心里刚这样一想。就听卡洛斯转过头对西雅图克说:“看来是我们小看吴师弟的实力了,接下来可要好好配合,可别再像以前那样被吴师弟拎着回去才好。”

    “说的也是,就让吴师弟见识一下我们的默契吧。”西雅图克打了个寒颤,虽说二打一还要配合。有点丢战士的脸,但怎么想也总比输了被对方一手一个拎着回家好。

    卡洛斯师兄,你不能这样!

    我才刚打着逐一击破的主意,卡洛斯就仿佛看穿了我的阴谋,立刻向西雅图克提议多多配合,这不是明摆着要欺负人吗?

    果然,两人开始配合后,我就感觉吃力起来了,战斗再次打响没多久就屡屡吃了小亏。

    尤其是卡洛斯,这家伙仗着一面精神盾,就不把自己当人看了,经常比西雅图克还要勇猛,一马当先的给我当头棒喝,那几个小锤子滑溜的像是泥鳅,让我烦不胜烦。

    你妹的,当我没有大龙骑士系统吗?

    我怒了,由地狱格斗熊变身妖月狼巫,装备上数学教室,六片冰翼顿时火力全开,专注瞄准击落卡洛斯的祝福之锤一万年,吓的他最后根本不敢施展祝福之锤了。

    地狱格斗熊的火力凶猛,而妖月狼巫的力量却胜在一个【诡】字,虽然论战斗力比不上地狱格斗熊,但是在西雅图克和卡洛斯这样的配合攻击之中,应付起来,有大龙骑士系统,有精神力侦查,有幻术,有神圣冰冻光环,更有连卡洛斯也望尘莫及的速度,却是比地狱格斗熊还要轻松。

    只不过因为攻击力的问题,却是永远只能周旋,立于不败可以,但别去想能将二人击败。

    一个上午的时间,就这么打打停停的干耗过去。

    “不打了,不打了,妖月狼巫实在太烦人了。”

    因野蛮人在精神力方面的缺陷,屡屡被妖月狼巫的幻术戏弄的西雅图克,终于将武器一收,气愤的嚷嚷起来,就仿佛我在作弊开挂似的。

    “想看我的世界之力形态,这样可不行。”见西雅图克犹如耍赖的孩子一样打起了滚,我笑着调侃道。

    “没关系。”西雅图克眼珠子一溜,也咧嘴笑了起来。

    “其实根本就不用催,想必你自己也很着急吧,昨天晚上时间匆忙,根本没来得急感受自己的世界之力,没错吧,我到要看看是谁先忍不住。”

    “那就别一大清早的扰人好梦呀你这混蛋!”

    “就当是久违的训练吧,已经中午了吗?肚子饿了,顺便去你那蹭一顿饭。”

    “我发现你越来越有老酒鬼的风采了。”我看着厚脸皮的西雅图克,忍不住吐槽道。

    西雅图克说的没错,我的确也忍不住了,虽然依旧是一个吐槽点满载的变身形态,但也不能因咽废食不是吗?

    下午,我无奈的带着身后两条尾巴,再次来到训练场。

    “吴师弟,好好干。”西雅图克得意的一屁股坐在训练场边上,早有准备的取出酒坛和下酒菜,然后朝我这边招呼,一副打算强势围观的样子。

    算了,当那两个人不存在就好了。

    我选择了无视模式,回过神,来到训练场中央,深深吸了一口气,合上双目。

    世界之力境界,出现吧!

    随着体内全新的力量调动,灵魂之中,仿佛有一双翅膀呼之欲出,要舒展开来般,让我产生了一种扯断了身上的所有束缚,无拘无束的自由飞翔起来的畅快感。

    一股无法很好的用语言描述的感觉,涌上心头,充满了力量的身体,仿佛在逐渐融化,变得虚无缥缈,变得无形无质,变得无边无际,身体仿佛是一颗微粒,渺小的肉眼难辨,又仿佛是一名参天巨人,头顶天空,脚踩大地。

    阵阵若有若无的赞颂,传至耳边,不知为何有一股很熟悉,很怀念的感觉,在不知不觉间,眼角就已经湿润了。

    这就是……真正的……属于我自己的……世界之力吗?

    缓缓睁开湿润的双眼,我伸出手,凭空一抓,整个暗红色的世界翻腾变幻,也化为一股强大无匹的力量轰击出去,号称可以防御世界之力以下战斗的训练场,轻而易举的被撕开了一个大洞。

    我再深吸了一口气,顿时,整个世界风起云涌,仿佛一块海绵似的疯狂吸收着周围的水分,让我产生了一种【吃撑了】的感觉,一个饱嗝没忍住打了出来。

    这是……

    我不敢置信的打量自己,打量属于自己的世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