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八百四十八章 被抓住了
    ***************************************************************************************************

    “老师,骗人,阿琉斯,不相信。”聪明机智的阿凡提阿琉斯识破了我谎言,小手死死抓着我的衣角不放。

    “没有骗人,我不是你要找的人,而你,也不是阿琉斯。”我一脸的高深莫测,似乎能看透世界的真实虚伪,人的来世今生。

    “我,不是阿琉……哈嗞唔哈……斯?”

    啊,咬舌头了,这笨蛋五字真言小腐女阿琉斯,因为平时宅的太厉害了,一年到头也很少和人交流,导致说话功能退化,一句话最多只能说四个字,多了就会咬到舌头,也算是萌点之一吧。

    因为自己的身份遭到质疑而感到不可置信,最近已经熟练的掌握了五字真言术,无论什么话都能犀利的分成四个字四个字说完的阿琉斯,慌张之下,终于忍不住再次咬到舌头。

    看她疼的哈哧哈哧泪眼汪汪的吐着舌头的样子,我感到了一股意外的满足感,难道说我这个人就真的那么s?哼,或许是也说不定。

    “仔细想想看,阿琉斯可是伟大的萨克斯手琴家,而不是在路边卖烧饼的少女,这一点已经充分证明了你是冒牌货!”

    “老……老师,不是烧饼,是汉堡包。”阿琉斯试图纠正。

    “笨蛋,这种时候应该大声说【不是假发,是桂】这样,我教你的吐槽交流都已经全部忘记了吗?”

    我迅速抽出卷纸筒在阿琉斯的脑袋上拍了一记。这小动物立刻呜呜悲鸣的蹲地抱头。

    “忘记了……忘记了……就算原本……还记得……也忘记了……老师欺负……人。”

    虽然一副很委屈很痛苦的样子,但是阿琉斯却立刻站了起来,以逆转裁判的气势往我一指。

    “这样欺负……阿琉斯……的人……果然是……老师对吧。”

    糟糕。一个不小心,下意识的就吐槽加卷纸筒了。

    “咳咳,转移话题对我是没用的,现在讨论的不是我的身份。而是你!”我咳嗽几声,强词夺理道。

    “我,是阿琉斯。”阿琉斯指着自己。用很肯定的声音回答。

    很好,看来她对自己的身份,自己的存在,从来没有迷茫过,犹豫过,作为一名腐女的执念的确很强大,但是……

    “抱歉。就算你的**是阿琉斯,灵魂也不是了,因为你已经不再是那个数年前,和我一起开创轻音部,充满了【用音乐征服世界】这样伟大高傲梦想的阿琉斯。现在的你,只不过是一个烧饼摊里的普通烧饼少女阿琉斯。”

    “是汉堡包……”阿琉斯再次想要纠正我的说法。

    “不就是比烧饼多了几层馅而已,细节不必在意。”

    “也就是说……只要……阿琉斯……能证明……自己……还有伟大……的音乐……梦想……老师就会……承认?”

    “嗯嗯。”我用力的点着头,就是这股气势,我已经感觉到真正的阿琉斯正在苏醒了。

    “阿琉斯!要上了!”忽然间,阿琉斯的气势变了,就像从一个猪肉佬变回了国产凌凌漆,她全身的衣服无风自动飞舞着,以闪电般的娴熟动作将萨克斯手琴架在了肩膀上。

    “去吧,阿琉斯,你的舞台在那里!”我笔直的指向某处热火朝天的【斗兽场】,宛如被魔王座下的四天王偷袭群殴打败,处于弥留之际的主角的老师,对着伤心的失去斗志的主角发出了最后的灵魂呐喊。

    “阿琉斯,遵命!”充分的展现了一名刺客的身法速度,在拥挤的人群之中,阿琉斯娇小的身影像闪电一样穿了过去,随即高高跃上半空,轰隆一声,仿佛高达着陆的重重砸落在我所指的目的地。

    阿琉斯制造的动静,吸引住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大家的目光齐齐落在那尘埃漫扬之中出现的,手持萨克斯手琴的红发美少女身上,均是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除了几个人之外……

    “阿琉斯,你在干什么,弄的那么大灰尘,我的汉堡包差点就完蛋了。”某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这不是你们耍的阴谋才对吗?我的炸鸡腿,炸鸡腿损失了三块!粘了灰尘不能吃了!”

    “混蛋,我为什么要做两败俱伤的事情,要耍阴谋,就让阿琉斯跳你那去了。”

    “果然是这样想过吧混蛋!”

    “老大,现在不是争吵的时候,看看阿琉斯。”第三道声音响起,带着颤栗和惊恐的提醒道。

    “阿琉斯,你在做什么!放下手中的武器,一切好商量!无论是什么要求哥哥都会满足你!”最开始出现的那道声音也变得惊恐起来。

    “对对对,阿琉斯,有话好说,大不了这次我认输好了,只要你放下手中的那玩意。”为了小命,家族荣耀什么的先放到一边吧,第二道声音带着如此强烈的求生**苦苦哀求道。

    “阿琉斯,别这样,看看这个世界吧,充满了色彩,我们还能做很多其他有趣的事情不是吗?”

    “爸爸,妈妈,有件事我一直瞒着你们,现在已经到了不说出来就再也没有机会的时候了,当年你们心爱的那个花瓶,其实就是我打碎的……”

    “隔音结界,快点施展隔音结界!”

    “没用的,已经完了,大家都要完了……”

    伴随着一阵骚乱,最后传来阿琉斯清脆坚定的声音。

    “阿琉斯,要上了!”

    然后,世界毁灭了……

    这时候,我已经带着女儿们,远远的离开了这片骚乱之地。

    哎呀哎呀,能看到阿琉斯重新振作起来。真是太好了,这样一来,在接下来的神诞日。我就可以和她再次组成轻音乐队,为了爱与正义重返舞台了。

    咦?背后传来的阵阵哀鸣到底是怎么回事,算了,一定是因为阿琉斯的音乐吸引了群众。抢了里肯和汉斯的生意,所以两人才会发出悲鸣,真是可怜。在我们轻音部的胜利马蹄下,是不会有幸存者的。

    说曹操,曹操就到,只见两道滚滚尘埃往这边冲了过来,尘埃之中,里肯和汉斯一脸快要崩溃的样子,杀气腾腾的来到我面前。

    “果然是你这家伙!”

    “我就说。好不容易让阿琉斯忘记了萨克斯手琴,为什么她会忽然记起来,要在那种地方演奏,打扰我们的生意。”

    “就是你这家伙在怂恿对吧,能够怂恿阿琉斯这样做的人也就只有你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脸上的杀气越来越重。

    “有话好说……”我这才察觉到不妙。

    “说你个头!先绑起来再说!”里肯大手一招,顿时好几道身影扑了上来,我只来得及推开女儿们,就被众人摁倒在地,被五花大绑起来了。

    “等等,你们想做什么?我可是联盟长老,你们这是要造反了不成?”关键时刻,我终于又记起了自己还是联盟长老这个的稀薄设定,色厉内荏的喝斥道。

    “今天你就算是联盟大长老,我们也要报仇。”团团将我围住,里肯汉斯他们一脸阴森森的笑容。

    “德丝,德娜,你们这样对我,就不怕我的姐姐不高兴吗?”一计不成,我又心生二计,对着亚马逊姐妹大声说道。

    她们可是莎尔娜姐姐最死忠的粉丝,用她们的话来说,只要是莎尔娜大人的命令,哪怕是让我们把队长扔到冰河里去也会立刻执行。

    记得里肯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当场就老泪纵横了。

    “这……”亚马逊姐妹果然犹豫起来了。

    “还说那么多做什么,先把他搬走。”两名队长一看情况不对,内部有意见分裂的危险,当机立断的大手一挥,圣骑士巴尔和法师基拉两个立刻率先冲了上来,把像毛毛虫一样被捆住的我扛在肩膀上面。

    “德丝,德娜,你们两个一定要好好保护小公主们,不能有一点闪失。”眼睛咕噜一转,里肯想到了一箭双雕的办法,谁说圣骑士憨厚正直来着,眼前这家伙就满肚子的奸计。

    “你们几个,在做什么?!”

    就在我要走投无路的时候,忽然一声熟悉动人的轻喝传来,让我宛如听到了仙音,眼睛湿润的向着声音方向看去。

    一脸严肃的丽娜大姐,缓缓从分开的人群里走了过来。

    “丽娜大姐,快点来救我,他们几个——想要绑架我!”乘着里肯和汉斯他们一愣神的功夫,我立刻就嗷嗷大叫起来,比窦娥还要惨,比白毛女还要白。

    我去!

    众人一愣,看着我的目光顿时就悲愤起来了:真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家伙,做了坏事还要倒拉一把。

    “哼嗯,吴小弟放心吧,我一定会给你一个公道。”越来越有统领气势的丽娜大姐,冲我露出一抹妩媚笑容。

    “我就知道丽娜大姐对我好。”我得意洋洋的看向里肯他们,怕了没,哥上面可是有关系的。

    “你们几个,说了多少次,这一次又违反了神诞日临时守纪,胡乱的在道路上摆摊了没错吧!”

    转过头,对于里肯和汉斯小队,卡丽娜可就没有一点好脸色了,这些家伙,在营地的这段时间可没少给她添麻烦。

    “等等,卡丽娜大人,我们是有原因的,是因为昨天的位置被一群卑鄙的家伙先霸占了。”汉斯连忙解释道。

    “是因为你们去的晚吧,被人先用了也怪不了谁,也没规定那地方就是你们的。”卡丽娜板着脸回了一句。

    “那个位置人最多,我们只不过是想让大家都品尝到美食而已,有什么不对!”里肯露出大义凛然之色,瞬间站在了正义道德的高度上。

    “想法是好,但是纪律就是纪律,给大家添麻烦可不行。”卡丽娜依然是铁面无私的说着,然后朝身后的士兵招了招手。

    “今天就劳烦你们二位继续在牢房里面给我好好的反省一天吧。真是的,知道莱娜和琳娅为了制定这些神诞日的临时守纪,花了多少功夫吗?好歹你们这些家伙也体谅一下她们。”

    于是。面死如灰的里肯和汉斯就这样被士兵带走了,巴尔和基拉他们一看老大们被抓,哪还顾得上我,立刻就树倒猢狲散了。

    “丽娜大姐。干的好,快点给我松绑吧。”见敌人大势已去,我高兴的不断在地上蠕动起来。

    只见丽娜大姐笑意盈盈的走上来。蹲在我面前,似乎就打算给我松绑了,可是等了好久她也没有动作。

    “怎么了?”我略有些心虚的撇过头去,不敢面对丽娜大姐笑眯眯的脸。

    “吴小弟,我可是听说了哦。”

    “听说什么了?”我脖子一缩,还想嘴硬。

    “把人给我带上来。”丽娜大姐没有回答我,而是拍了拍手。然后,两名罗格弓箭手带着一脸垂头丧气的阿琉斯走了上来。

    “老师,对不起,阿琉斯,被抓住了。”

    完蛋了!!!阿琉斯你这笨蛋。怎么能被抓住呢!

    我露出绝望的神色。

    “怎么样,吴小弟,现在没话说了吧。”

    “我们……我们只不过是在为神诞日的节目准备排练罢了。”我还想挣扎一下。

    “有数百人晕过去了,自称造成了无可返回的精神打击,现在正嚷嚷着要寻找犯人,将他们绑到安达利尔的骷髅王座上面,你说我该怎么办呢?吴小弟。”丽娜大姐的笑意更甚。

    “这个……这个……”我张大嘴巴,半晌说不出话来,要是丽娜大姐真的把我交上去,我可就要去和安达利尔亲密接触了。

    “你说该怎么办吧。”最后,我低头认输。

    “简单,只要吴小弟和阿琉斯答应我,不要在神诞日表演就行了。”

    “不行!征服宇宙……不对,拯救暗黑大陆的伟大计划绝对不容更改!”我激动的挣扎起来,宛如时刻准备好慷慨就义的烈士。

    “那我只好把你交给莱娜,让她来决定了。”

    “我伏法,我认罪。”我立刻就泪流满面了,不可以,绝对不能让已经很辛苦的莱娜为我的事情而为难。

    “没关系,这次不行,还有下一次,要知道拯救世界的道路总是充满了坎坷,遇到阻碍很正常,只要我们能够拥有克服所有阻碍的无畏灵魂,一切都不是问题。”

    我拍了拍沮丧的阿琉斯的肩膀,鼓励安慰道。

    “老师,终于承认,阿琉斯了?”阿琉斯擦擦湿润的泪角,抬起头,眼睛闪闪的看着我。

    “当然了,你就是阿琉斯,我所认识的那个阿琉斯!”

    “老师!”

    “阿琉斯!”

    夕阳下,两双手紧紧握到了一起。

    “老师,既然……轻音部……计划……暂时被……阻止了,那么就……一起来……写书吧。”

    “啪!”我毫不犹豫的掏出卷纸筒,往阿琉斯的脑袋上干净利落的拍下去。

    “呜呜,忘记了,真的忘记了……”

    “丽娜大姐,今晚有空记得来吃饭。”我朝匆匆离去的卡丽娜招手道。

    “放心吧,就算吴小弟你不说我也会这么做,可是得真有空才行,忙死了,忙死了,要是你们都能省心点就好了,真是的,为什么我非得照顾一群大小孩不可?”

    远远的,传来丽娜大姐那虽然忙碌抱怨,但是不失清爽干劲的声音。

    看来,阿卡拉这一次又找对人了,丽娜大姐的确很适合这份工作,远远的看着她离去的身影,我笑了笑,抱住飞过来的卡洁儿,向一旁的两位小公主走去。

    “丽娜阿姨真是太帅了。”西露丝和艾柯露看到刚才那一幕,露出了满满的憧憬,的确,刚才英姿飒爽的卡丽娜,估计能成为绝大部分女性的仰慕对象。

    “等西露丝和艾柯露将来长大了,变得厉害了,到时候,我也让莱娜给这份工作你们试试看,怎么样?”

    “真的可以吗?”公主们既期待,又有些不安。

    “当然可以,只不过,要是到时候爸爸做错了什么,像刚才那样,西露丝和艾柯露可能就要来抓爸爸了,想想就伤心啊。”我露出难过的神色。

    “西露丝(艾柯露)绝对不会。”

    “可是不这样做的话,就是失职了。”

    “这样的话……”互相看了一眼,西露丝和艾柯露似乎决定了什么,紧紧抱住我的胳膊,开心的笑了起来。

    “这样的话,我们就向莱娜姐姐辞职,不做了。”

    “这份工作可是很重要的,怎么能随随便便决定。”

    我摸了摸两位公主殿下的脑袋,嘴上责备,心里却美滋滋的,女儿控的那部分灵魂得到了最大的满足。

    话说回来……

    “你不跟着他们一起回去吗?”我回过头,一脸无奈的看着牵着我的衣角不放跟在后头的阿琉斯。

    “哥哥,被抓住,阿琉斯,已经,无家可归。”小动物般的少女可怜兮兮说道。

    “别说的你好像除了汉斯以外,在营地就无依无靠了,这里可是你的老家,你的家族会哭的!”

    “家里,一点也,不好玩。”

    “跟着我也不好玩。”

    “老师,好玩。”

    “你打算怎么个玩法?”

    “牵着,玩。”

    “啪!”又是一卷纸筒拍下。

    “呜呜,忘记了,忘记了,阿琉斯,忘记了,回家的路,只能跟着,老师了。”小腐女呜呜悲鸣着,到是乘机得寸进尺了。

    见她楚楚可怜的模样,我也只能无奈的让她跟上来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