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八百五十二章 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事情的样子
    ***************************************************************************************************

    在贝雅莫名的生气跑了之后,我又将女儿们的战斗制止下来,只见一道无敌的身影从天而降,落到战场双方之间,马步一蹲,双手向两边一张,轻喝一声,将双方各自发射过来的两团冲击波牢牢的揣在手里,用力一抓,啪嚓一声抓碎了。

    那气吞山河的气势,风轻云淡的笑容,简直帅呆了。

    想是这么想,可事实上,我只不过是打着哈欠走过去,来到卡洁儿身后将她一抱,抱在了怀里不让动,小天使一见是我,立刻将敌人抛下,使劲的撒娇起来,一场激烈的战斗就这么被轻松化解了。

    成就感为零呀诸位!

    好像……总感觉忘记了一点什么的样子?

    我捏着下巴想了想,记忆不断倒退,回到和蒂亚在屋子里,再回到遇到蒂亚的时候,再回到来到这里的时候……

    猛然间,我浑身一震,想到自己忘记什么了。

    那个很好用的开路先锋阿琉斯何在?这小腐女,莫非是和三无公主学了无存在感的被动技能?所以才会在用完之后被我抛到后脑勺去了,真是不可小视的家伙。

    我东张西望,还没等发现阿琉斯,背后的衣角就被扯了扯,回头一看,可不是小动物一样的阿琉斯吗?

    “你去哪里了?”

    “阿琉斯,没去哪?”阿琉斯头一撇。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有点生气的样子。

    “为什么生气?”

    “老师,叛徒!”

    “叛徒?”我疑惑了,然后一道灵感穿过脑子。猛地反应过来。

    莫非……莫非这家伙……偷窥了我和蒂亚刚才在房间里做的事情?

    想想的确是最有可能,身为刺客的阿琉斯,若是有心窥视,而我完全忽略了她的存在。根本没有提防的情况下,还真有可能被她得逞。

    “你……你这家伙啊!!!”我额冒青筋,掏出卷纸筒。在手中握的啪啪响。

    “偷窥了还敢理直气壮骂人?受死,给我统统忘记掉吧!”说着呼啸的向阿琉斯拍了下去。

    可是这一次,竟然没有拍中,机智的阿琉斯头一偏,竟然躲了过去!

    怎么回事,对阿琉斯神器卷纸筒不是自带无法躲闪的能力吗?难道说阿琉斯……她爆种了?

    “阿琉斯,不忘记。”果然。阿琉斯抬起头,气呼呼的瞪着我。“哼哼,有胆量嘛,竟然敢违背老师的话。”我更加火大,手中的卷纸筒化作无数道影子朝阿琉斯拍下。

    阿琉斯的身影也机灵得狠。她的双足原地不动,像不倒翁似的,上半身左摇右摆的躲闪,竟然硬生生的躲过了我这波攻击。

    “哈哈哈!加快速度!”我大笑着,加快了卷纸筒的落下速度。

    “阿琉斯,能行!”阿琉斯的速度也加快了。

    “还不赖嘛,那看看这招如何?”

    “阿琉斯,战斗中!”

    “很好,不愧是我的学生,那么看看我的拿手绝技吧!”

    “阿琉斯,感觉更加,强壮了。”

    “有意思,接下来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了,看我四大天王之一,百兽亲王的绝招——兽王会心击!”

    “阿琉斯,天地,魔门式!”“我勒个去,我只不过是军团长而已,你竟然变成大魔神了?!”

    “阿琉斯,最强!”

    “那就快点给我去找一百个朋友!”

    “阿琉斯,最弱……”

    “到底是想强还是想弱,给我选一个啊笨蛋!”

    咦?总感觉好像莫名其妙的走题了,原来的话题是什么来着,对了,是为了让阿琉斯忘掉偷窥到的那些事情。

    没办法了,看来只能拿出最终绝招了!

    “啊,快看那边!两个肌肉大汉赤身露体的抱在一起!”

    “哪……哪里?啪哈——呜呜~~”

    阿琉斯两眼闪过一道犀利光芒,以法律也无法阻止的气势猛地朝我指着我方向看去,结果下一刻就被卷纸筒拍了个正着,抱头蹲地呜呜悲鸣起来了。

    “忘记了没有?”我居高临下的看着蹲下去阿琉斯,露出残忍目光,只要她敢说一个不字,我就……

    似乎感受到了我的恶意,阿琉斯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忘记了,老师和,蒂亚,在舞台,后面的,房间里,做了什么,完全的,忘记了。”

    “啪”一声,卷纸筒落下。

    这不是还记得一清二楚嘛,知道地点是在舞台后面的房间。

    “阿琉斯,这一次,真的,忘记了,老师,和蒂亚,做过什么?”阿琉斯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再次更改。

    又是“啪”的清脆声响起。

    还记得主角是我和蒂亚,很可疑,本着宁可错杀一千的原则,还是再给她一记。

    “呜呜~~阿琉斯,是谁?在这里,做什么?忘记了……”结果似乎拍过头了,这小腐女陷入了巨大的迷茫状态,这样的笨蛋真的没问题吗?

    解决掉阿琉斯这个后患之后,我回过头,向蒂亚发出邀请,自然是让她晚上过来吃晚饭,大家聚在一起热闹热闹。

    其实,我本来想说既然已经确立关系,而且维拉丝她们也认同了,干脆就直接搬到我家去住下来吧,可是这小丫头的逆推**太强烈了,而且这样做的话,在赫拉迪克族那边,我的声望估计也会瞬间从崇拜掉落到敌对,还是算了吧,饭一口一口吃才香。

    “对了,那方块……咳咳。娜娜去哪里了?”我忽然发现,一直跟在蒂亚身边的方块公主,竟然没看见。也不在贝雅那边,难道说终于了却了所有心愿,心满意足的成佛去了?

    “娜娜的话,用凡凡给她做的身体外出去散步了。”

    “难怪……”我理解的点了点头。因为这趟出去我和蒂亚要了微波炉,那方块公主自然也就只能做项链公主或者是木偶人公主了。

    只不过……这样真的没问题吗?那具木偶,就算以我的审美观来看。也的确做不的咋样,充其量只能算是马赛克哥斯拉童鞋的优化版而已,这样一具木偶走在路上,真的不会把人吓坏,或者是被哪位樵夫砍了拿回家去当柴烧吗?

    这可不是匹诺曹世界呀老大!

    我对那为万年公主的安危,表示忧心忡忡,不过见蒂亚一脸平静的样子。想必是没什么问题,也就没有追问下去了。

    因为蒂亚那一句【本来我是想亲自上台表演】,以及之后发生的女儿们的战斗,赫拉迪克族这边的舞台已经是空空如也,只剩下小猫三两只了。

    见此。蒂亚只能提前结束今天的表演,收拾东西准备回驻地去。

    看看天色,时间已经不早了,西露丝和艾柯露要带我来看的表演也看了,于是我们也踏上了回法师公会的路程。

    去的时候三个人,回的时候多了一个小腐女,也罢,汉斯肯定也是会受邀过来蹭晚饭的,到时候让她把这迷失自我的小腐女牵回去吧。

    维拉丝,莎拉和三无公主,大概也是预料到了今晚会很热闹,蹭饭党将强势降临,在市场上买了很多很多,光是米面就有几十袋,多的三人的物品栏都放不下,最后连尾随在后保护她们的希尔曼雅也不得不现身充当储物柜,才将巨量的东西带回家。

    见她们逐渐的将地窖给塞满,我整个人都目瞪口呆了,这是七世同堂的野蛮人一家要来我们这做客呀?

    不过想想人还真的不少,光去里肯和汉斯的队伍就十二人了,加上拉尔他们,都是大胃王,这个分量也不算很夸张。

    还有谁没有邀请呢?一路逛街,我自然不可能把每个熟人都遇个遍,比如说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听说大师兄和二师兄这两个月做神诞日的护卫队长做的狠哈皮,神出鬼没的,也不知道能不能抓到几只堕落联盟的漏网之鱼。

    不过他们两个到是不用通知,肯定知道我已经回来了,会按时的过来蹭饭,还有谁呢,到时候拜托士兵们一一通知吧,或者拜托道格站在营地中央大吼一声也行。

    对了,小狐狸还没有回来,我和她一直保持书信来往,估计她得在神诞日的前几天才能赶回,老马他们自然是得等到队长回归,于是也在哈洛加斯混着,天天喝风吃雪,偶尔去撩拨撩拨妩媚的狐人妹子和爽直的狼人妹子,据说是不亦乐乎,乐不思蜀。

    对此,我只能说祝你们好船柴刀。

    夜幕降临,法师公会也逐渐热闹起来,莱娜和琳娅回来了,带来了阿卡拉和凯恩,这两只老狐狸现在可轻松多了,每天恨不得多分几道身去四处溜达,享受神诞日的趣味,这不,他们平时哪有这个美国时间过来蹭饭呀?

    蹭饭党也一一前来,最先来的是里肯和汉斯,两人刚刚出狱就赶过来,咋见阿琉斯跟在我身边,汉斯眼睛立刻红了,想来上一段出狱后的兄妹重逢,结果阿琉斯一句【你是谁】,让汉斯堕入了无情的漩涡地狱。

    卷纸筒的后遗症还未好吗?看来这次拍重了一点,汉斯,你要学会坚强,这是每个哥哥必定会经历的妹妹叛逆时期。

    接下来是蒂亚和贝雅,莱曼长老也跟着来了,喂喂,话说我没有邀请你吧笨蛋精灵公主,回去回去,你的出现把在场所有人的平均身高和女性的平均罩杯数据都拉低了。

    这番吐槽我只敢在心里发出,要是说出来绝对会被杀的。

    “那万年……咳咳,娜娜呢?”我东张西望,没能看到万年公主的身影。

    这时候,身后伸来一只手,在我的肩膀上拍了拍。

    “你是?”我回过头打量着眼前的陌生人,一身沾地的淡粉色竖领连衣裙,手上戴着白纱手套。头上是一顶蝴蝶结淑女圆帽,宽大的帽檐将她的脸蛋也遮挡起来了,看起来就像是哪个贵族家的小姐的出门打扮。

    我我认识这种家伙吗?难道说无意之中开启了豪门的恩怨情仇支线?

    这时候。眼前的女士,把她微微低着的头一抬,透过帽子的阴影,我看到了一张木偶的面孔。当时就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提问:什么生物才会被自己的作品吓着,回答:笨蛋猴子。”对面传来万年公主那人工智能一样的悦耳冷漠声线。

    “谁……谁说我是被自己做的木偶吓着了,是我这双三生三世真魔之眼。看到了你不洁的灵魂,所以才被吓坏了。”我站起来,拍拍屁股嘴硬反驳道。

    “好啦好啦,凡凡,娜娜,你们两个不要刚刚重逢就开始斗嘴。”蒂亚惯例的站出来帮我们缓和气氛。

    “重逢?这个字眼用在我和她身上实在太浪费了。”我轻哼一声,高贵冷艳的说道。

    “言之有理。应该用【观赏】才对,对于一只马戏团里的猴子。”

    “你说什么?!区区一具木偶,你以为你能买到进入马戏团的门票吗?少开玩笑了!”我怒然掀桌。

    “到是一点也没有否认是马戏团猴子的事实。”

    “魂淡,我跟你拼了!”

    “杂兵台词。”

    “大人,娜娜公主殿下。请冷静下来,难得大家聚在一起,不要吵架好吗?”维拉丝投来恳求的目光。

    因为人太多,家里根本容不下,所以连厨房也设在了外面,维拉丝又可以将她得意心爱的简易厨房拿出来使用了,这不,正在整理着呢。

    我看了一眼,立刻做出一副大人不计小人过的大度姿态,放过了万年公主。

    盖因简易厨房上放着一柄平底锅,在维拉丝伸手可及的范围内……

    紧接着又是一大波蹭饭党逼近,直到差不多开饭的时候,丽娜大姐和大猩猩高特的羊骡鸡动物小队才姗姗来迟。

    “得到吴小弟的邀请,我可是快马加鞭,好不容易才提前完成工作赶过来。”丽娜大姐朝我爽朗的竖起一记大拇指。

    “哼,我可是给丽娜帮了不少的忙。”高特在一旁侧身站立,帅气的叼着朵红玫瑰。

    “是是是,有劳你了,拿去吧,香蕉。”丽娜大姐随手递去一根香蕉。

    “噢噢噢,那么多年过去,丽娜既然还记得我最喜欢吃什么,实在是太感动了!”高特感动的两眼泪汪汪,我们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连米山和可汗都投去怜悯的目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