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八百五十一章 蒂亚的诱惑
    ***************************************************************************************************

    “那样说的话……那边岂不是……”我指着对面的舞台,迟疑的猜测道。

    “嘿嘿,没错哦,爸爸,就是这么回事。”

    西露丝和艾柯露两个笑嘻嘻的看着我,抢先回答,仿佛自己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般,俏脸上满是得意。

    “不说是蒂亚姐姐和贝雅殿下准备的节目,光是节目本身,就已经是营地现今最高水准了,值得来看一看。”

    “乖,我的宝贝们,有心了。”我摸着西露丝和艾柯露的头,冲她们温柔一笑。

    “嗯,说的好,不愧是西露丝和艾柯露,和你们的笨蛋爸爸水准就是不一样,不过你们说错了一点,准确而言,应该是【我们精灵族的表演】是现今最高的水准才对,把我们和对面并列可不行。”

    笨蛋公主贝雅把下巴一仰,骄傲的不得了。

    “那是因为你把准备在神诞日表演的演员拉到这时候表演吧,用专业的欺负业余的,还要不要脸。”我忍不住吐槽一句。

    “什么?怎么安排,是我们精灵族的事情,我们也没让其他人不将专业的演员拿出来是不?”贝雅不乐意了,强词夺理的朝我晃着小拳头,露出威胁的一颗单虎牙。

    “是吗?那么请问机智的贝雅公主殿下,神诞日那天你准备怎么办呢?”我接回刚才莱曼长老说的话,好笑的看着这笨蛋公主。

    “这……”贝雅眼珠子咕噜一转,有点心虚的小声回道。

    “到时候……让她们再表演一遍不就成了?”

    “把神诞日之前,现在表演的节目。在神诞日再表演一遍?你就不怕其他人说精灵族敷衍了事,或者说就这么点才能,只能重复这些表演?”我的神色更加促狭。

    “这……这……呜~~~:”笨蛋公主这才意识到不妥。觉得我说的的确有道理,但还是想死鸭子嘴硬。

    她想了想,把贝齿一咬,似乎决定了什么:“大不了。我去求极为歌姬姐姐来震场。”

    哦哦哦!

    难道说,因为贝雅无意间的举动,我终于能看到精灵族的十大歌姬登场神诞日了?

    “看来也只能如此了。现在再准备已经来不及,总不能在神诞日的表演,比现在的还要差吧,也唯有请歌姬前来,才能挽救回来了。”

    虽然是笨蛋公主,但这个主意却不坏,就连一旁的莱曼长老也附和点头了。

    “只不过……”

    见莱曼长老一脸顾忌重重的样子。我笑了笑,知道他担心什么:“放心吧,莱曼爷爷,不要紧的,就请你们的歌姬来吧。不用担心抢了我们联盟的风头,神诞日本来就是让大家欢乐的日子,拿有抢不抢风头的说话,你们要是不让歌姬来展现实力,让大家见识一下,说不定别人还以为作为艺术种族的精灵族,就真的只有那么些水平呢。”

    “对对对,笨蛋吴难得说了一回好话。”贝雅连忙点头。

    “既然凡长老如此说,那我们就不客气了。”莱曼长老早就等着我这句话了,闻言立刻笑了起来,真是老狐狸一只,不过也没什么所谓,神诞日越热闹越好,我到是不担心有谁来抢什么风头。

    除非精灵族丧心病狂的把十之**的歌姬都找过来,在神诞日的那几天里天天轮换表演,让其他节目黯然失彩,那到是有点头疼,当然,也不能说精灵族作弊,那是她们的实力体现,输了也没什么话好说。

    “莱曼爷爷,这个嘛……打算让多少歌姬来?”我想了想,觉得还是有点心虚,毕竟别人也是辛辛苦苦的准备,要是观众全被精灵族抢走的话,未免也太可怜了。

    “放心吧,一个差不多就行了。”莱曼长老一眼就看穿了我的怂样,笑着应道。

    “那就好……多谢了。”我松了一口气。

    “哼,知道我们精灵族的厉害了吧。”小丫头贝雅两手叉腰,得意的不得了。

    “去去去,是你们的歌姬厉害,又不是你厉害,有本事给我上台表演一个?”我不屑的斜眼看了贝雅一眼。

    “你……你说什么?哼,表演就表演,本殿下也是很厉害的,到时候就等着哭鼻子吧。”贝雅一听,顿时怒火冲天的噔噔跑向台上。

    “贝雅殿下,万万不可。”莱曼长老大惊失色,又不是专业艺人歌姬,堂堂一族公主,怎么能轻易的登台抛头露面。

    他一边吩咐士兵拦住冲动的贝雅,一边冲我拼命打眼色,露出哀求之意,毕竟解铃还需系铃人嘛。

    就在这时,我还未来得及开口,情况又起了变化。

    “凡凡。”一声惊喜高兴的声线,远远传了过来,紧接着,蒂亚那高挑美丽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贝雅一听是死对头的声音,脚步就跟粘了胶水似的,挪不动了,立刻回过头,露出警惕眼神。

    小跑的来到面前,被来以为蒂亚会和以前一样,调皮的嘿一声,绕着我转上半圈,然后跳到我的背上挂着。

    可是她却听了下来,有些小害羞的搓了搓袖角,低下头,满满一副怀春少女遇上心上人的娇羞模样,那比以往更加毫不掩饰的炙热目光,看的我有些吃不消,全身都酥酥的,恨不得将眼前这具纤细修长,丰满玲珑的娇躯搂到怀里,细细感觉一番。

    “果然是你,蒂亚,最近还好吗?”见素来阳光灿烂,大胆亲近的蒂亚,露出一副娇羞模样,我也不尽受到影响。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蒂亚童鞋,现在可是众目睽睽之下呀,别这样好不。这不是显得我们两个奸情满满吗?

    “好……只是……只是有点……诶嘿嘿~~~”蒂亚更加用力的搓着衣角,让人不难猜想到她后面想说的话。

    只是……只是有点想我了吗?真是的,只不过是离开了两个月而已,没那么夸张吧。我也难为情兼之幸福不已的傻笑了笑。

    眼前分明就是一对笨蛋情侣——看到这一幕的人,大概心里都会这么想。

    “啊啊啊!你们两个够了,还知不知羞。当我们都不在吗?”贝雅最先看不下去了,气呼呼的插上来,站在我和蒂亚中间。

    啧,真是个烦人的小丫头,没看见我在和蒂亚lovelove吗?

    不过多亏了她提醒,我也知道这里不是时候,咳嗽几声。神色正经起来。

    “蒂亚,对面的舞台,是你们赫拉迪克族吗?”

    “是哦,凡凡,一定要去看看。”

    被贝雅一捣乱。蒂亚脸色更红,也和我一样故作正经起来,只不过那双眸子却依然带着沙漠少女的单纯爽直,毫不掩饰的向我投过来充满炙热爱意的目光。

    “看起来好像挺正规,规模挺大的,难道是在神诞日准备了更加高水准的表演?”我好奇的看了不远处的赫拉迪克舞台一眼,那边的观众也不少,竟然能够在号称艺术种族的赫拉迪克族舞台旁边,抢过一些观众,说明那边的表演也非同小可。

    “诶嘿嘿,不是哦。”蒂亚娇憨的笑了笑,摇了摇头。

    “到底是这么回事?”我忍不住好奇心了,难道说赫拉迪克族没有准备神诞日的节目?

    “这个嘛……凡凡也知道,我们赫拉迪克族号称是法师一族。”蒂亚稍微露出一点困扰的神色,轻点着下巴说道。

    “嗯,我知道。”

    “而且呢,我们赫拉克一族才生活才刚刚好起来,并没有太多多余的时间和精力去顾及其他,兴趣也不是很高,所以说啊,对这些表演并不是十分擅长。”

    “说的也是,记得上一个神诞日……”我想起来了,话说到一半却没有说下去。

    “嘿嘿,很糗吧,上一个神诞日,因为爷爷说什么也要显示一下我们赫拉迪克族的存在感,所以也准备了一点节目,结果……”

    蒂亚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把我未能说出来的话说下去。

    “这一次我们吸取了教训,知道自己现在在这方面并不在行,但是呢,作为一个大族,不在神诞日表演点什么节目,让大家知道我们赫拉迪克族的存在,也说不过去,于是呢,就想在神诞日之前将准备好的节目表演了,这样或许还能获得一些观众的青睐。”

    “原来如此。”我点了点头,这就好比田忌赛马的故事,当然不同的是,赫拉迪克族那边并没有所谓的好马,她们只是将最好的马,放在差马的比赛上,以此获得存在感和认同感。

    “十分抱歉,蒂亚殿下,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隐情,我们却在这里捣乱,正的是非常抱歉!”莱曼长老一听,顿时慌张了,也顾不得溺爱贝雅,压着她的后脑勺连连朝蒂亚弯腰道歉。

    的确,赫拉迪克族也不容易,本来就不是擅长艺术的种族,而且经历过了千年的被困困难,现在好不容易生活好了点,有点能力发展精神娱乐活动了,出此下策也是情非得已,而她们精灵族呢?却在这时候捣乱,在旁边摆起了擂台,分明就是有点不给活路,赶尽杀绝的意思了。

    “我……我也不知道是这样,蒂亚又没有和我说明。”贝雅也意思到了自己的做法是何等差劲,所以对于莱曼长老的举动,并未挣扎,但嘴上还要硬一下。

    “没关系,没关系,莱曼爷爷,真的没关系。”蒂亚吓了一跳,然后连连摇头,那灿烂无垢的阳光笑容,能让人轻易的相信她所说的话。

    笑了笑,蒂亚看着自己的舞台,俏皮的吐了吐香舌道:“其实呢,一开始的时候的确是想让贝雅放我们一马,但是呢,又想通过这样的对比,看看和精灵族的差距到底有多少。现在嘛,其实还不赖,还能从你们的舞台这边抢过来一点点观众。我们也心满意足了,得到了不少的自信。”

    “我就说嘛,我其实是好心来帮忙的,蒂亚可得好好感谢我才对。”听蒂亚这样一说。贝雅丫头立刻又傲娇了。

    “少说胡话,蒂亚公主不责备我们,已经是千恩万谢了。”莱曼长老把老脸一沉。顿时让贝雅吓的缩起了脖子。

    这野丫头,该教训的时候还是得教训,溺爱过了头可不行,想当初我第一和贝雅相遇的时候就是这样,看来莱曼长老已经充分意识到这一点,不再一味的宠着她了。

    “真的没有关系,也没有必要和我道歉。”蒂亚在旁边打着圆场。总算让气氛缓和下来。

    “对了,凡凡,去了我们的舞台看了没有?”回过头,蒂亚似有意转移话题的问道。

    “刚刚到,还没来得急呢。”

    “那一定要去看看才行。我可是准备了好久。”蒂亚两眼闪闪发光的看着我,露出掩饰不住的撒娇之意。

    “好,那就去看看吧,莱曼爷爷也一起去吗?”

    “当然了,蒂亚公主精心准备的表演,我可是很期待。”砸了别人的场子,莱曼就算脸皮再厚,再不想看,也没办法拒绝,轻抚长须,他呵呵笑道。

    于是一行人转移战场,来到赫拉迪克族这边的舞台,上面正表演着一群**大胆的沙漠美丽少女,衣着清凉,面庞,肩膀和腰下披着胧纱,若隐若现的露出少女的精致肌肤,尤其是那不堪一握的小腰,更是在独特的沙漠风情舞蹈下,宛如水蛇一样扭动着,妖娆的让人疯狂。

    所以,这边的观众以男性居多,也是不可避免的事情,论艺术观赏性,自然是精灵族那边完胜,但有时候艺术并非吸引观众的全部要素,就比如说现在,赫拉迪克族正用另外一种方法,属于沙漠之国的特色,吸引着一群特色观众。

    咳咳,虽然有点对不起蒂亚,但还是那句话,和菲妮那边一样,这里满满的一股雄性荷尔蒙的味道。

    “抱歉,我们暂时只能拿出这样的表演了。”蒂亚也自知无法和精灵族那边比较,不好意思的又吐了吐香舌。

    “本来呢,我是想亲自上台表演的,可是……”话还未说完,就听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

    “殿下!不可如此!”

    只见数个老头子冲了上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扑倒在蒂亚脚下。

    “殿下可是我们赫拉迪克的瑰宝,最尊贵的公主殿下,怎么能登上这样的舞台,让别人观看呢?绝对不可以,如果非要这样的做的话,就让我们……我们几个老头子去吧!”

    说完,这几个老人露出决然的神色,在我们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忽然瞬移到了台上,开始怪模怪样的手舞足蹈起来。

    几个拄着拐杖的白胡子老爷爷,在舞台上不断扭动,那种让人绝望的景色我就不多花语言去描述了。

    虽然舞台帘幕及时拉下,但还是吓了不少人的狗眼,惨叫声一片,大部分观众都捂着眼睛散了。

    “结果……就变成这样了。”蒂亚苦笑了笑,沮丧的低下头。

    “没办法,你可是一族公主,应该注意点形象才行,我也不赞成你上台表演。”我摸着蒂亚丫头的脑袋说道。

    看着我,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变得十分开心的蒂亚,嫣然一笑,背着小手,用力的点了点头。

    “没办法,虽然没办法登台表演,但是至少让凡凡看一看我准备的道具吧,快点过来看看。”这样说着,蒂亚拉着我的手大步走向舞台后面。

    “哼,真可疑,我也去看看。”贝雅轻哼一声,就想跟上去,可是一只拐杖挡在了她前面。

    “贝雅殿下,难道说你打算丢下自己的节目不管?”莱曼神色淡然的说道。

    “可是……”

    “没什么可是,快点回去,自己闯下来的祸,自己解决。”说着,在贝雅的悲鸣声中,莱曼将她牵了回去。

    “叽~~~”小天使卡洁儿也想跟上去,可是两道身影挡在了她面前。

    “笨蛋洁。坏了我们和爸爸独自逛街的好事,正好乘着爸爸不在,我们把帐算清吧。”摆出格斗姿势的俏丽双子公主。对卡洁儿指着说道。

    “叽叽!!!”闻言的卡洁儿,也将寻找【啪啪】放到了闹后头,一双毛茸茸的洁白翅膀伸展开来,高举着稚气的小拳头。战意高涨。

    “喝呀!”

    “叽!”

    砰砰啪啪,这边开始上演奥特曼大战外星怪兽。

    被蒂亚拉着,绕了舞台半圈。来到背面,从一扇小门进了房间。

    这里应该是化妆室和换衣室吧。

    看了里面的布局一眼,各种表演的衣服琳琅挂着,在巨大的墙镜反射下,让人眼花缭乱。

    “要给我看什么呢?”我回过头,好奇的看向掩门的蒂亚。

    刚刚转过身,眼前一黑。一道香风扑了上来,宛如软玉一般完美的娇躯投入了怀里,随即是那少女美丽诱人的樱唇轻轻送上。

    “嗯唔?”我只来得及发出一声闷响,就老老实实的沉浸在了少女的主动香吻之中,不可自拔。

    难道说……这又是逆推的节奏?贝雅和卡洁儿她们没有跟上来吧?这种儿童不宜的事情被看到了可不好。

    脑海中仅仅是瞬间闪过这些念头。我就不由自主的伸出手臂,将怀里的蒂亚搂了起来,主动的张开嘴唇,将她那调皮害羞的小香舌含了起来。

    刚才见她一直俏皮的吐舌,我就想将这顽皮的小舌头教训一顿了,哼哼,正好。

    敏感的香舌被含住,被不断挑拨,蒂亚幸福的眯上眼睛,忍不住从嘴角边漏出一丝丝的娇吟,那紧紧抱着我后背的双手向上挪动,挂在了脖子上面,让嘴唇与嘴唇贴触的更加紧密。

    好一会儿,我才不舍的离开蒂亚的香唇,只拉开不到一寸的空间,近距离的凝视着对方。

    “还要继续下去吗?小心等会演员们回来,看到她们尊贵的公主殿下被别人的男人搂在怀里亵渎。”我轻声说着,搂着蒂亚小腰的双手却紧了紧。

    “不会的,这里是属于我一个人的换衣间哦,她们的在其他地方。”蒂亚扬了扬柳眉,那带着一圈炙红色的冰蓝眼眸,露出些许得意之色。

    “你这好色丫头,看来是早有准备了。”我听了顿时好笑,忍不住凑上去,在蒂亚小丫头的香唇上轻轻咬了一口。

    “诶嘿嘿,凡凡不喜欢吗?”

    “喜欢,喜欢的不得了,最喜欢我的蒂亚了。”

    “说这样的话,就算是撒谎,我也是会得意忘形的哦。”蒂亚的眼眶有些湿润,九年了,她终于等来了这些话。

    “嗯,得意吧,尽情的向我撒娇也没有关系。”我怜爱的擦了擦蒂亚的眼角,心中充满了悔意,要是能早一点接受她,小丫头也就不用吃那么多苦了。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话刚落音,蒂亚再次将她那芬香诱人的樱唇贴了过来。

    那我也不客气了。

    既然蒂亚那么主动,我也不能失了男人的威风,真的被她给逆推了。

    一改刚才温柔的作风,在吻过片刻后,我就有些粗暴的将蒂亚的娇躯微微抱离地面,上前几步,将她压在墙壁上面,然后对着这具退无可退的柔软丰满,肆意的玩弄起来。

    许久,两人喘着粗气,紧贴着的身体缓缓分开一分。

    蒂亚的衣服已经凌乱异常,身上的一件外套被解开,里面还是她平时的标准打扮,仅穿着一件性感的抹胸,而这件抹胸,连同里面的罩罩,也被斜斜的扯歪了,露出一只雪白诱人,像果冻般不断颤动的硕大小白兔。

    原来抹胸里面穿了罩罩呀,也对,那么丰满高耸的胸部,如果只是穿着一件抹胸的话,不用想,肯定会露点。

    见我一直低着头,盯着她裸露出的胸脯开,蒂亚害羞的红着脸,却主动的挺起胸膛,让我看个够。

    “好看吗?凡凡。”

    “嗯,好看。”我迷恋的点了点头,眼睛一眨不眨。

    “想看就看个够吧,无论什么时候都能让凡凡看。”

    “……”这丫头,明明用着单纯无邪的语气,却总是撩拨人心。

    “凡凡,不想让我登台表演?”

    “嗯……咦?”下意识点头,然后,我疑惑了,终于从那里艰难的挪开目光,看着蒂亚。

    “如果凡凡不愿意的话,那么以后,我只跳给凡凡一个人看好不。”蒂亚冲我温柔痴恋的笑着,这样说道。

    “好你个小丫头,原来刚才是在试探我。”听了这句话,联想到她之前的举动,我立刻就明白了。

    为什么这丫头会忽然说想上台表演,听到我的劝说以后,又莫名的露出幸福笑容,原来都是她的可爱小阴谋。

    这丫头,不可小视,虽然平时是个天真单纯的元气娘,但是面对爱情的时候,也有狡猾的一面,我可不能轻易的被她忽悠诱惑了。

    “诶嘿嘿,被发现了吗?”蒂亚一点也没有反省意思的调皮冲我又吐了吐香舌。

    “说,我该怎么惩罚你?”我故意板着脸。

    “以后只跳给凡凡看还不够吗?”小丫头可怜兮兮的看着我。

    “当然不够。”

    “那么……现在?”声音忽然加重一分甜腻诱惑,瞬间让我失了神,忍不住咕噜的吞咽一口。

    竟……竟然这样诱惑我,究竟是想跳什么给我看?

    不过想到西露丝和艾柯露还在外面等着,我还是万分遗憾的摇了摇头,轻拍蒂亚的小翘臀一记。

    “下次吧,我的公主殿下。”

    “嗯。”蒂亚也知道现在不是时候,乖巧的点了点头。

    “不过凡凡可得补偿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