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八百四十九章 侍女三人组参见
    ***************************************************************************************************

    身后多了个小跟班,对我们逛街的行动并无太大影响,小动物一般的阿琉斯,大多数时候都只是沉默的跟着后面,死死牵着我的衣服一角,似乎满足于此,对周遭的热闹景象没多大兴趣。

    不过偶尔看到男性冒险者勾肩搭背,她那隐藏在宽大斗篷帽子的阴影中的双眸,就会爆发出惊人的精光,以让人无法看见的速度掏出她的小笔记本唰唰记录起来,就是腐性不改这一点,实在让人头疼没办法。

    接下来该逛哪里呢?公主们让我走这边,恐怕是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吧,绝对不可能是里肯和汉斯的快餐店斗兽场,到底是什么呢?我已经十分期待了。

    又走了一段路,看了不少让人大开眼界的东西,忽然,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

    “大家快来看喵,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喵。”

    我:“……”

    走吧,免得又惹上奇怪的麻烦,比如说伪娘呀,又比如说伪娘呀,亦或者说是伪娘什么的。

    “爸爸爸爸,是菲妮……恩,菲妮阿姨哦。”

    两位公主殿下在“菲妮”二字后面纠结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勉为其难的接受了伪娘这个设定。

    “乖,别去看,免得又惹上麻烦。”我摸了摸公主们的头,哄道。

    刚拉着西露丝和艾柯露转身,就和一道柔软的身影撞了个满怀,似乎是个普通人。幸好我时刻顾着怀里的卡洁儿,车刹得紧,否则对方已飞。

    是谁那么冒失?

    我将卡洁儿抱到一侧。看了一眼被撞倒在地上的人。

    一身熟悉的,轻飘华丽的侍女服,有着温柔甜美,楚楚可怜的脸蛋气质。刘海稍长,将双眼微微挡住,也将她的美丽遮掩了一大半。是个和维拉丝有几分神似的女孩,这是……

    “碧丝,你还好吧。”

    见是熟人,我连忙伸手将碧丝从地上拉起来。

    “对……对不起,我……咦?”与此同时,碧丝也连连弯腰鞠躬,不断道歉。听到我的声音才忽然一愣,不敢置信的抬起头。

    “是我,是我啊,碧丝。”我指着自己笑道。

    “是……是长老大人?”碧丝给我的感觉,依然有一种似乎处于梦中。分不清现实虚幻的感觉。

    “没错,就是我,没想到你们也来了。”

    绿林酒吧的侍女三人组,菲妮和碧丝都看到了,想必欧娜也不会离的远,她们也赶过来参加这一次神诞日,凑这份热闹来了。

    只不过三名招牌侍女都来了,绿林酒吧那边真的没问题吗?听说库拉斯特海港也打算举办神诞日活动,不想让风头都给营地抢光了,这种时候,正是库拉斯特最受欢迎的酒吧之一,林绿酒吧大显身手的时候了,你们在这时候跑到营地里来,算是资敌吧?老板娘会哭的。

    “长老大人,那……那个……我……我……我们……”

    愣愣的看了我半晌,忽然,碧丝脸红红的低下头去,语无伦次起来。

    还真是和以前一模一样,是个害羞胆怯的侍女,真希望黄段子侍女能够也学学碧丝,对卖节操的行为稍微节制一点。

    “和菲妮她们一起来了对吧,我已经听到菲妮的声音了。”既然不小心遇到碧丝,我就不能再摆出一副【我不想惹麻烦还是快点走人吧】的态度。

    “嗯,是……是的。”碧丝拼命点头,俏脸更红了。

    “不用那么紧张也没关系,我又不会吃人,对吧。”

    “当……当然了,只是……只是……抱……抱歉……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忽然就……忽然就……所以……”

    碧丝一边摇头,一边结结巴巴的解释道,不解释还好,越解释我反而越迷糊。

    最好了心理准备的相遇,就不叫偶遇了,不是吗?

    “总之,先去看看菲妮又在表演什么骗人的把戏吧。”见碧丝越来越慌乱,我不忍心看下去,开口替她解围道。

    “嗯。”碧丝松了一口气,轻轻点着头。

    本来是不想去看菲妮的表演,说实在话,一点也不想去,她那学自奥玛斯的魔术,与其说是魔术,到不说是搞笑艺术,而且是单口相声。

    到也不是说有那么不堪入目,只是看了会让人觉得寂寞,再加上菲妮的悲剧帝属性,每次连搞笑都会搞砸,再次从搞笑演员降格到小丑的角色,实在让人不忍心看下去了。

    不过,这伪娘长了一张好脸,再加上比真正的女人更懂得吸引男性,所以光凭这一点,就已经吸引了不少观众,前头人影密集,像碧丝刚才冒冒失失的样子,恐怕走不了几步又会被人撞上,万一受伤就不好了。

    为了护着碧丝,我只要含泪的去看不想看的东西,招惹不想那么快招惹的麻烦了。

    “咳咳,大家让一让,让一让。”为了照顾怀里的小天使,身边的公主们,以及作为普通人的碧丝,我只要卖力的吆喝起来。

    可是,大家似乎并不大愿意给我这个联盟长老的面子,果然是因为高手气势太稀薄了,没办法让人认出来吗?

    这时候就要来个虎躯一震……

    眼角一喵,我看到了身后的某道娇小身影,顿时停下正在预备,准备震一震的虎躯,将身后的身影拎了上前。

    “你滴,去开路滴干活。”

    我指使阿琉斯说道,别看这小腐女弱不禁风,胆小如兔的模样,她可是正经八百的第二世界冒险者,杀过的怪物说不定比普通人吃的饭粒还要多。

    “领命。”阿琉斯娇憨的点了点头。往前面看了一眼,忽然将斗篷帽子摘下,顿时。一头火焰般流萤的美丽长发,以及一双属于刺客的冰冷双眸,将目光化作匕首刺了出去。

    眨眼间,前面敞开了一条大道。阿琉斯将耳根的长发撩了撩,一脸理所当然的走向这边道路。

    我们跟在后面沾了个光。

    话说这小腐女,在认真模式下还真挺可怕的。当初第一次遇到她的时候,也是这副冷冰冰的冰山美人模样,后来在我面前暴露出了腐女属性,才露出最真我(笨蛋)的一面。

    通过人群,我们很快就来到最前面,眼前一片空地上,果然见到了菲妮的身影。她正将欧娜追的团团转。

    “欧娜喵,别这样,来嘛,来嘛喵。”

    “不要!绝对不要!”欧娜抱着双臂,仿佛身后有一个扯破她的衣服的色狼般。悲鸣的拒绝道。

    这是闹哪样,大庭广众之下公然百合吗?

    “没办法喵,碧丝跑了,只剩下你可以配合我的魔术表演了喵。”

    “这是哪门子的没办法啊,干脆别表演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好看的东西。”

    “谁……谁说没人看喵,欧娜你看看,观众可是很多喵。”

    “他们根本就不是来看表演的。”欧娜到是一眼能看出周围雄性散发出的浓浓荷尔蒙气息。

    “配合一下又不会少块肉喵。”菲妮继续追。

    “衣服会少,忘记了吗你这笨蛋,上次勉为其难的答应帮你表演,结果呢?结果呢?”

    “那是意外,偶尔失败了,再说只不过是碎了几片衣服喵。”

    “什么叫只不过是碎了几片衣服,女孩子的肌肤可是很宝贵的!”

    这样的对话响起,雄性荷尔蒙的气息更加高涨起来,已经有人在大喊着让菲妮抓住欧娜来一个了,真是的,看不下去了,这帮**过剩的家伙。

    就在这时,菲妮忽然眼前一亮,看到了我身后的碧丝。

    “碧丝喵,你回来了,我就知道你不会抛弃我喵。”舍弃了不肯配合的欧娜,菲妮感动的朝这边跑了过来。

    “怎么回事?”

    “菲妮……菲妮她要我配合她的表演,上次欧娜变成那副模样,我……我才不要呢,女孩子的肌肤,手肘以内,锁骨以下,膝盖以上,可都是只能给最重要的人看的……”

    碧丝慌慌张张的解释道,飞快的抬头看了我一眼,脸蛋又红了起来。

    哦哦,没想到身为侍女的碧丝,思想还那么的纯洁保守,不过我家的维拉丝以前似乎也说过这样的话,难道已经成为了侍女的行业标准了?

    有时候真希望三无公主和黄段子侍女,在节操的操守上也定一个标准,而不是无下限。

    我一脸黑线的想着,低头看着碧丝。

    “难道说……你刚才慌慌忙忙的,不是想进到里面找菲妮,而是想逃跑。”

    仔细一想,这个可能性很大,碧丝平时可不是那么冒失的女孩,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才让她顾此失彼。

    果然,碧丝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

    “那可真是糟糕,这样我岂不是送羊入虎口了,真是抱歉。”我一拍额头,大声哀叹道。

    既害了碧丝,也害了自己,我冤枉啊!

    “不……不是的……”

    碧丝一个劲的摇头,也不知道她所说的不是究竟是什么意思。

    不是的……其实应该感谢菲妮才对,如果不是她追着我,我又怎么能遇到长老大人呢?

    抬头飞快的看了眼前一脸迷糊的男人一眼,碧丝心里充满了喜悦和感激之情。

    “总之,也就是说,其实你不愿意协助菲妮表演对吧。”

    “嗯!”这一次碧丝到是一改之前的害羞和结巴,回答的干脆利落,坚定无比,尤其是……尤其是在他面前。

    “很好。”我回过头,对着向这边跑过来的菲妮,高举胜利的右手,等菲妮来到面前后,做自由落体运动,咚啪一声一记手刀准确无误的落在了菲妮的额头上。

    “呜呜喵,好疼。好疼,这种力道,在个角度。莫非是……莫非是表哥喵?”抱着额头呜呜悲鸣的菲妮,自言自语说道。

    “真希望你是看到我的脸后才把我给认出来。”我啧了一声,这种认人方式,说的好像我经常对她施行手刀酷刑似的。

    不过仔细回想一下。手刀惩罚的次数还真不少。

    “表哥喵,你回来了喵,太好了。菲妮想死你了喵。”不长教训的菲妮立刻飞扑过来。

    又是咚啪一声响起,菲妮再次捂着通红的额头悲鸣起来。

    “表哥……别打了,别打了喵,再打就要坏掉了喵。”

    “我只是想让你冷静下来而已。”

    “方式太粗暴了!”

    “只要有效,粗暴点没什么所谓吧。”

    “话是这样说……”菲妮一脸幽怨的看着我,责怪我将久别重逢的大好气氛给破坏了。

    也没离别多久吧,就两个月而已吧!

    “表哥回来的正好喵。快点来帮我表演魔术喵。”眨眼间,这小伪娘又笑逐颜开,亲热的拉着我的手,理所当然的想将我拉到场地中央。

    “别说的好像我是特地过来帮你一起表演魔术!”我又是赏了她一记咚啪。

    “难……难道不是喵?”菲妮泪眼汪汪的看着我,不知道是哪个更让她觉得伤心。

    “当然不是。恰好路过而已。”

    “可是……可是只有身为奥玛斯老师认同的对手的表哥你,才能帮得上我的忙喵!”菲妮不甘心的继续劝说道。

    “我勒个去,什么时候有这种设定了,我什么时候成为那死印度阿三的对手了?这是在上演平田真悲剧平男的世界吗?

    ***************************************************************************************************

    ***************************************************************************************************

    ***************************************************************************************************

    ***************************************************************************************************

    ***************************************************************************************************

    ***************************************************************************************************

    ***************************************************************************************************

    ***************************************************************************************************

    ***************************************************************************************************

    ***************************************************************************************************

    ***************************************************************************************************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