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八百四十六章 睡姿和吸血
    ****************************************************************************************************

    “怎么了?”见我忽然从金光状态变回来,小幽灵好奇的凑上来,晶莹美目一眨一眨的看着我。

    “哼,现在的我,已经不是刚才的我了。”我花轮式的将头发一抹,露出清爽笑容。

    “进化失败,导致智商再次降低?”沉思一会,仿佛想到了什么,小幽灵一脸震惊的问道。

    “再降低的话就完蛋了!”我怒掀心灵茶几。

    “放心吧,小凡,我会好好抚养你的,就算你只能躺在床上,动弹不得,连嚼饭也做不到,我也会一口一口的把饭嚼烂喂你。”小幽灵一脸认真的说道。

    “很感动,能听到这样的话超感动的说,话是这样说,但是为什么我非得变成那的悲惨下场?难道说智商再降低,我就连下床走路吃饭都不会了吗魂淡?”

    “这个嘛……当然不会了,小凡那么厉害,很聪明哦,乖乖。”

    “你这笨蛋圣女,给我等着瞧吧!”我再次被吐槽的以泪洗脸,泪流满面,泪奔而去。

    言归正传,升到六十级以后,想起外面的神诞日的美好,大家或许都已经载歌载舞,脸上洋溢着高兴笑容,我就一刻也不想在这阴森森的鬼地方呆下去了,召回小雪它们,撕开回城卷轴,随着白色的光柱出现。我一步踏入,下一刻,眼睛一花。回到了库拉斯特海港。

    揉了揉眼,抬头往一眼天空,并没有看见我想象中的热闹景象,只有守卫传送阵的卫兵。在不远处筑起了一堆一人高的篝火。

    因为,现在是夜晚时间,在憎恨牢笼那种鬼地方。可没办法分辨出白天黑夜,没想到回来的不是时候,已经那么晚了,我还想见一见库拉斯特海港的特色神诞日节目准备呢。

    要不在这里睡一晚,明天见识了后再回去?反正离神诞日开始也还有十来天的时间。

    不过想了想,还是毅然放弃。

    比起见识这里的神诞日准备,我还是更想尽早回去见到维拉丝她们。哪怕早上一分一秒也好。

    于是,在守卫传送阵法师的好奇目光注视中,刚刚回来的我再次踏上传送阵,下一个目标,哈洛加斯!

    来到哈洛加斯。冰天雪地被夜色覆盖着,这里更是静悄悄一片,我加快脚步,前往法师公会,证明身份后,获得了世界之石传送的许可,立刻马不停蹄的回到了第一世界罗格营地。

    熟悉的风的味道抚过脸颊,我陶醉的深吸了一口气,这里,才是我的家乡,属于家的味道呀。

    “凡长老,您辛苦了。”守卫传送站的士兵认得我,立刻站立行礼道。

    “你们也辛苦了,神诞日准备都没什么问题吧。”

    虽然早就从维拉丝她们的来信中,知道营地的神诞日准备一切顺利,和上一届相似,阿卡拉和凯恩也把大部分的工作都交给了莱娜和琳娅,唯一一点不同的是,阿卡拉这次没有装病了,堂而皇之的作为一名【普通老人】,享受起神诞日的趣味来了。

    啧,现在还不是放手的时候吧,你不老狐狸吗?你不是预言师吗?赶快给我再去找几个得力助手(苦力)协助莱娜她们呀,像当初找上莱娜和琳娅她们的时候一样!

    妻子和妹妹,左右都是心头肉,我自然看不过阿卡拉现在一副打算养老退休的姿态,在心里吐槽起来,退休之前至少用你的预言师能力,给我再找回几个人才回来管理吧,减轻一下莱娜和琳娅的负担也好。

    “在莱娜大人和琳娅大人的指挥下,一切顺利。”士兵的话将我的思绪打断,清醒过来。

    “辛苦了,再过几天,大家一起好好享受神诞日吧。”拍了拍士兵的肩膀,我笑着转身离去,远远听见士兵一声铿锵有力,带着无限期待的“是”。

    刚刚来到法师公会门口,就见到了维拉丝她们正朝这边赶过来,彼此的灵魂联接,让她们能察觉到我的回归,看看,大家都还穿着睡衣呢,睡眼惺忪呢,想必是察觉到我的气息,立刻就起床赶了过来。

    “我回来了。”张开双手,我笑着迎向女孩,将跑在最前头的西露丝和艾柯露揽在了怀里,用力在两位双子公主的红扑扑俏脸上亲了一口。

    “我的小公主们,一切可都安好。”

    “好。”西露丝和艾柯露激动的抱着我,亲热的蹭上来。

    “是吗?可是我看不像啊。”放开公主们,我促狭的指了指她们的腰,提醒道。

    “看看,肚脐可都是露出来了哦。”

    低头看了一眼,两位公主发现果真如此,她们今天穿的不是平时的连体裙睡衣,而是上衣下裤的分式睡衣,大概是睡相差,上衣的衣角都卷了起来,露出白皙可爱的小肚脐。

    “艾柯露,都是因为你蹭上来。”在爸爸面前暴露了睡相,西露丝不由的十分沮丧,冲着罪魁祸首说道。

    “彼此彼此。”艾柯露也不高兴的看着姐姐。

    “好啦好啦,别生气了,我的公主们,还真当我不知道你们的睡相是什么样么?”撇了一下她们的小俏鼻,我笑着摇起了头。

    以前和我一起睡的时候,她们真的就像是小八爪鱼,一觉醒来,身体肯定是互相缠住的状态。

    “哇,暴露了。”艾柯露吓了一跳。

    “笨蛋艾柯露,肯定是暴露了,以前和爸爸一起睡的时候。”西露丝迅速的察觉到了破绽之处。

    “微妙一定会改。”两个小公主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异口同声的对我说道,似乎生怕我因为她们睡相差,就不疼爱她们了。

    “睡相差才好。说明睡的香,用不着改,该怎么睡就怎么睡。”我摸了摸女儿们的头。笑道。

    “对哦,西露丝,艾柯露,其实大人的睡相也很差。”维拉丝抿嘴笑着。上前一步安慰两个公主。

    “那是因为,维拉丝每次醒过来,发现都被吴大哥强迫的抱在怀里?”琳娅眨了眨眼。凑上来,俏皮问道。

    “咦……咦咦……那个……这个……不是这样的……完全不是这样……才……才没有……呜呜呜呜~~~”

    纯洁可爱的小狗狗维拉丝,顿了好一会儿,咦了好一会,才忽然明白过来琳娅的调侃意思,脸蛋呼哧一下害羞通红起来,连忙摇手。可是脑海里一想,还的确是这样,于是脸更加红,也不知道怎么反驳,就那么开始噗嗤噗嗤的脸蛋冒烟。两眼转着圈圈倒了下去。

    看起来,大家都喜欢上了作弄这只小狗狗,看她脸红害羞的可爱模样了,糅合了单纯,朴素,可爱,温驯善良,以及即易害羞的属性,可是连同为女人都要忍不住赞绝的景色。

    “琳娅,这样欺负维拉丝可不好。”咳嗽几声,我将害羞晕倒的维拉丝搂在怀里,故作正经的对琳娅发出正义申诉。

    目光一撇,只见三无公主在以神手速翻阅着一根小笔记。

    “你这小侍女,又在捣鼓什么?”我好奇问道。

    “根据调查。”面无表情的推了推鼻梁,那双亮黄色的眼眸,宛如镜子一般清晰倒影着大家投过来的目光,俨然一副资讯统合思念体的对有机生命体接触用人形终端的模样。

    “这是一份关于睡姿的调查。”顿了顿,她补充说明道,看了一眼手中的笔记,继续说道。

    “主人和莎拉女主人,是仰抱姿势居多,主人和维拉丝女主人,是侧抱姿势居多,主人和琳娅女主人,是被抱的姿势居多。”

    听完这番话以后,大家都有一瞬间的迷糊,不知道三无公主在说些什么,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这时,才调侃完维拉丝的琳娅,也跟着害羞脸红起来,惊叫一声,飞快的没收掉了三无公主手中的笔记本,然后转过身去,不敢面对大家的视线。

    莎拉也是如此。

    维拉丝……幸好她已经昏迷过去了,不然还得再昏迷一次。

    三无公主到底说的是什么呢?我反应慢了一秒,直到看到琳娅和莎拉的反应,才醒悟过来。

    莎拉因为是萝莉体型,所以一起睡觉醒来,她经常是被我直接抱在身上,把我的身体当床睡了。

    维拉丝是侧抱,这个姿势好理解吧。

    至于琳娅,是被抱,那是因为……因为是**吗?男人的梦想乡,以那里为枕头的话,就算是睡着的时候被憋死我也认了。

    所以,经常睡在琳娅胸脯上的我,自然是被抱了。

    你妹的,这到底是哪里调查来的数据?!

    嗯嗯的点着头,表示终于理解,不是笨蛋以后,我才猛地惊醒过来,怒然掀桌。

    还有,先不管是从哪里调查出来的,这种事别在女儿们面前说出来呀魂淡!

    看了西露丝和艾柯露一眼,两位公主殿下假装镇定,其实俏脸已经绯红一片,看来是理解了一点什么。

    我当时就悲从中来,不仅仅是因为三无公主竟然当着女儿们的面说出这样的话,更是因为,我的宝贝女儿们竟然能够在短短的时间内理解这番话的意思。

    当年天真纯洁,无瑕无垢的两位公主殿下,现在已经被三无公主教坏了。

    在场唯独一个人没有听懂,露出茫然之色。

    那是躲在站在最后面的黄段子侍女的背后,偷偷露出半张脸一直看着我的小黑碳。

    看到那小小的身影,我心里一软,充满了心疼爱意。

    上前几步,将怀里的维拉丝交给黄段子侍女,然后蹲下去,嘿一声,将小黑碳抱了起来。

    “小黑碳,我的宝贝女儿,来。让爸爸看看,爸爸不在的这段时间,到底重了没有。有好好的吃饭吗?”

    小黑碳无言的点了点头,将小小的脑袋埋到我胸口里面,舒服的蹭了蹭。

    “恩,好像的确有重上一点点。真乖,要爸爸怎么奖励你呢?”

    “……”又是无言的摇了摇头,小黑碳微微从怀里仰起下巴。那双在刘海以及眼皮的遮盖下,透出一丝朦胧红光的双眼,露出淡淡的喜悦目光,仿佛在说她不需要什么奖励,只要这样就好了。

    这女儿也未免太好养了,好养到我都心疼了。

    更加用力的抱了抱小黑碳,在她的脸蛋上亲了一口:“那就让爸爸来决定吧。要给我可爱的小黑碳什么样的奖励。”

    回头看了一眼,女孩们都还穿着睡衣,虽说大家都是冒险者了,不怎么怕冷,但这大冬天的还是让我看了心疼。于是赶忙说道:“外面风大,我们先回去吧。”

    一行人回到家里,维拉丝已经醒了过来,俏脸上还带着一丝害羞的酡红,怕大家见状又欺负她,于是飞快的跑去给我准备热水洗澡了。

    莱娜在家里等我,本来她听到动静,说什么也要和大家一起来迎接我的,可是她的护卫克劳迪娅说什么也不肯,把她留在了家。

    做的好,莱娜可不是冒险者,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好不容易比以前有了一些好转,要是为了迎接我这种小事,而又感染上风寒,那可就亏大了。

    我朝克劳迪娅投去赞许目光,赞叹她这位护卫做的合格。

    大深夜的,虽然很高兴回来见到女孩们,但我也不想打扰她们休息,再说经过憎恨牢笼最后那段没日没夜没休息的狠刷时间,我的身体也极为困乏,见到了女孩们后,安心下来,放松下来,疲惫也就涌了上来,想要好好睡上一觉。

    于是,在维拉丝准备好热水之后,我就吩咐大家回去睡觉,自己好好的洗了一番澡,将身上的风尘全部褪去,美美的换上睡衣回到房间,倒床就睡,快的估计可以和小幽灵比上一比了。

    一夜无事,第二天……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可是没等我睡多久,一道模模糊糊的气息就推开了门,悄悄的潜伏进来。

    嗯?

    有些熟悉,但是绝对不是女孩们的气息,到底是谁?

    警觉的睁开双眼,抬起头,首先映入视线之中的便是一双极为醒目的妖娆鲜艳的血红色眸子,然后是那一双仿佛要融入夜色黑暗之中的,无声无息扇动着的恶魔小翅膀。

    是【莉莉斯】呀,我松了一口气,刚从床上坐起来,冷不防的,莉莉斯忽然拍打着小恶魔翅膀,哧溜一下冲到我面前,骑在我的腰上,一双纤细小手使出强大的力气,摁在双肩上面,硬生生将我按了回去。

    “偷袭失败吗?真是警觉的人类,明明是个卑贱的男性却还有这份毫无用处的警觉,真是无聊。”舔了舔嘴唇,莉莉斯发出高傲的女王声线,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莉莉斯,怎么了,大半夜的跑过来。”我无视莉莉斯的女王风格,柔声开口问道。

    “什么?竟然还敢问我大半夜的跑过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卑贱男性,难道已经忘记了主人是谁吗?忘记了你只不过是本王忠诚的奴仆吗?是的话应该立刻给我反应过来,知道我是过来做什么的。”

    “抱歉……真的不知道。”我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貌似,自称是我的【主人】的人,数量越来越多了。

    “你……你啊,竟然连一个卑贱的奴仆也做不好,真是没用,本王为什么偏偏第一个选上了你这样没用的男性,而且偏偏还……”咬着嘴唇,莉莉斯愤怒的瞪着我。

    后面那句话不用说,我也能猜到,一定是想说偏偏还只能吸我的血没错吧。

    “抱歉了……”被宝贝女儿说成是没用的男人,我颇感沮丧。

    “道歉对本王没有任何用处!”莉莉斯不屑的看着我,似乎在说,拜托也拿出点实际的东西来如何?

    “那你想要怎么样?”

    “对于不能服侍好主人的奴仆,自然是要处以恐怖的极刑,干脆就让本王将你吸死算了。”

    “其实……你是肚子饿了对吧。”

    说到这个份上,我已经明白莉莉斯为什么要苏醒过来,又为什么要找上我了。为什么一开始没有察觉到呢,她找我的唯一原因,也就只剩下要吸我的血这个答案了吧。

    “少……少啰嗦。区区卑贱的男性,也想揣摩主人的意图吗?”

    莉莉斯忽然又生气了,明明一开始是想然我主动察觉到这一点,但是绕了个弯子。等我察觉到以后,她有莫名的生气,我的宝贝女儿的这份性格。还真有点难伺候。

    “记住了,本王吸你的血,是你的荣幸,给我感激涕零吧。”

    “是的,是的。”我打了一个哈欠,点着头。

    “可是,我出去的这段时间。不是已经给了两次血吗?按道理来说应该没那么快需要才对呀。”

    我回忆起这次外出,离开的时候给了黄段子侍女一次血液,在干掉迪亚波罗回到群魔堡垒后,又拜托法师公会寄回去一次。

    按照以前的经验,一次血液能够维持莉莉斯一个月的消耗。我这次外出历练,加起来还没有两个月,所以她应该没那么快饿才对,这也是为什么我一开始没有猜到她是因为饿才来找我的原因之一。

    “呸呸呸,那种血也叫血,只不过是过期食物罢了,本王要新鲜的血液,已经等不及了。”莉莉斯一脸抵触的皱起眉头,看来,她并不大喜欢血包的味道的样子,这一点还真像足了吸血鬼。

    “原来如此,不够新鲜吗?”我点了点头,恍然大悟,然后温柔的摸了摸莉莉斯的头。

    “不过就算是不喜欢,你也熬过来了,好好的遵守了和我的约定,没有给大家添麻烦,谢谢了。”

    “本王才不是为了遵守约定,只不过是暗中积蓄力量复仇罢了。”

    奋力的拍开我的摸头大手,提起复仇二字,莉莉斯又用充满了恨意的目光盯着我,似乎想起了几次三番我对她的【羞辱】。

    还真是记仇,都已经过了那么久了。

    “而且。”顿了顿,莉莉斯抬首挺胸,高傲的说道:“我们夜魔族说话算话,竟然约定了,就一定会遵守,哪怕对方只是一个卑贱的男性。”

    “夜魔族真是太厉害了。”

    我赞叹的鼓起了掌,至少我做不到这一点,比如说我能够在和法拉老头约定好不互相攻击的情况下,在他转身的一瞬间就高举木棍敲下去,当然他也能,而且或许会更加阴险。

    “那是当然。”

    “可是……当初说好是一个月一次的,现在还不到一个月。”见宝贝女儿得意洋洋的样子,我忍不住作弄道。

    “……”

    这一句话似乎狠狠刺中了莉莉斯的心脏,让她半晌无言,的确是说好了,总不可能刚刚说了夜魔族是个遵义守信的高傲种族,立刻就反悔吧。

    眼看莉莉斯的脸小脸越憋越红,似在追求食物的本能和遵守信义的十字路口彻底迷失了方向,我不忍心作弄下去,刚想说点什么,就听见她恨恨的,咬牙切齿的小声说了两个字。

    “奖励……”

    “什么?”我没听清楚。

    “奖励,卑贱的男性,不是刚刚说了要给奖励本王吗?难道也要反悔?”她忍着羞耻,瞪大眼睛说出了不想说的话。

    “这个……”

    刚刚的确是说了要奖励小黑碳,可是莉莉斯嘛……不过也好,给她一个下台阶。

    “当然了,如果是奖励的话,我很乐意遵守。”笑了笑,我做了一个荣幸之至的欢迎动作。

    “那就少啰嗦,本王吸你的血是你的荣幸,区区一个卑贱男性还敢几次三番的拒绝本王,等着瞧吧,等本王有了力量以后,一定……一定……”

    小声嘀咕着一些我听不到的话,大概是如何惩罚我的方法,莉莉斯缓缓俯下身子,对着我的脖子露出两颗尖尖的,可爱的小犬牙。

    “哈呜~~”一口咬下。

    伴随着异物刺入脖子的感觉,一股酥麻奇妙的快感,也随之涌上心头。

    糟糕,又忘记了被吸血的时候会那个。

    好在我及时反应过来,再加上身体疲惫,感觉迟钝了许多,所以到是忍了下来,没有在女儿面前丢丑。

    数分钟过后,伴随着一声满足的微响,那呼着温热气息的小嘴终于离开了脖子,我也松了一口气,这种快感,简直就是在行刑呀。

    “太好了,温热新鲜的血液,果然是最棒的。”离开了我的脖子后,小黑碳依然处于陶醉状态,情不自禁的闭上双眼感叹道。

    “真的又那么美味吗?”我无法理解小黑碳的感受。

    “啰嗦,奴隶给本王闭嘴。”察觉到我还在一旁看着,莉莉斯赶忙收起陶醉表情,重新露出那副高傲的,鄙视的姿态。

    “哼,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本王现在只能吸你一个血奴的血液,没办法比较,其实说不定很难吃才对,等本王可以吸其他男性的血液以后。”莉莉斯觉得还是有必要解释一番,以免对面那个卑贱的男性得意忘性,以为他的血真的有那么好喝。

    一定是本王许久没有喝过新鲜的血液了,才觉得那么美味,一定是。

    “好吧,我知道了。”见莉莉斯嘴硬,我无奈的耸了耸肩。

    “既然好喝的话,为什么不吸多点?”虽然有点害怕那种感觉,但我还是希望莉莉斯能够吃饱一点。

    “不必了,这种程度就可以了。”为了显示自己并不迷恋美味,莉莉斯小手一挥,毫不犹豫的拒绝道。

    但是那直盯盯的凝视着我的脖子的目光,却已经出卖了她的内心。

    不是因为这种程度就可以了,实在是因为太饱了,吸不下了,不然还想吸更多更多。

    真是奇怪了,按照记忆里面的记载,夜魔平均一天可是能吸十个左右的男性的血液,才能吸饱,就算是刚刚苏醒的幼年夜魔,一天也得吸一个。

    为什么自己一个月吸一次就可以了呢?是这个男人的血有古怪,还是因为自己太虚弱了,比最年幼的夜魔还要虚弱,所以只能吸这么一丁点。

    一定是后者,莉莉斯果断作出了选择,宁愿相信自己是在虚弱状态,也不想认为是那卑贱的,可恨的,该死的人类男性的因素。

    “是吗?既然如此就没办法了。”我忍住笑说道。

    见莉莉斯缓缓扇动起小恶魔翅膀,似乎吃饱以后回去了,我忽然就脱口说了一句。

    “能不能……稍微再留一会儿?”

    “什么?为什么?不是你让本王尽快沉睡,不要打扰到你的生活吗?”莉莉斯面无表情的看了我一眼。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