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黄段子侍女满满的爱
    ****************************************************************************************************

    “小心一点,小幽灵,你先回项链里去。”

    见来到了憎恨牢笼,我也不敢太轻敌大意,自己和鬼狼们到是没什么,但小幽灵在这种地方还是蛮危险的,不能让她四处乱晃。

    这里的难度系数,应该是和群魔堡垒的混沌避难所是一个级别的,毕竟劳模也是三魔神之一嘛,排场可不能小了。

    混沌避难所有最强大的遗忘骑士,还有火焰兄贵男邪魔之王,以及老是穿墙吓人的暴风施术者,这三种怪物结合起来,恶心程度让人发指。

    憎恨牢笼也不甘示弱,虽然没有遗忘骑士那种绝对性强大的怪物,但是里面的几种主要怪物,也能让人叫苦不迭,后悔没多生两条腿跑快一点。

    同样,这里有三种主要的怪物,其中一种是不死冥河娃娃,以前和维拉丝她们一起在剥皮地窖历练,以及和黄段子侍女在水晶碎片事件之中的时候,也遇到过这种烦人的怪物。

    它们的模样长得像小矮人,准确来说,应该是小矮人的骷髅,因为这些家伙本来就是小矮人巫师在复活小矮人时的失败品,不稳定性产物,就如同一个定时炸弹。

    如此一具看似脆弱的小矮人骷髅,手中拿着一根长矛,继承了小矮人的奔跑和攻击速度快的优点,攻击力甚至比小矮人还要高,而且和小矮人一样。经常是成群的出现。

    能够制造出不死冥河娃娃这种怪物,小矮人巫师可谓是立大功了,这些失败品。比真正的小矮人还要厉害不止一倍。

    这还不是冒险者最害怕的,让人最咬牙切齿的是,这些不死冥河娃娃,在死后尸体会发生骨裂爆炸。威力极强,很容易就会造成巨大的伤亡,遇到遗忘骑士。打不赢,还有跑的可能性,但是遇到这些速度极快的不死冥河娃娃,它们能一直追你追到天涯海角。

    除了最烦人的不死冥河娃娃以外,另外两只怪物分别是在罗格区域出现的被放逐者的最终体鲜血之王,以及西部王国区域出现的大笨兽的最终体乌达尔兽。

    鲜血之王火球,火墙。陨石三种技能,以及速度贼快的属性,其恶心程度就不用再说明了,而乌达尔兽,则是号称法师杀手。它们的攻击能够致人眩晕,尤其的对体质孱弱的法师,更是一棒一个准,致晕率高达一半以上。

    若是一个巫师被几个乌达尔兽围殴,没有队友在身边解围,很可能连技能都释放不出来,就在致晕中活活被敲死了。

    无论是鲜血之王还是乌尔达兽,它们各自的一阶体,在原本的罗格区域和西部王国区域,都扮演者最强大,最让人头疼的怪物之一的角色,如今这两种怪物汇合到了一起,和第三世界最让人头疼的不死冥河娃娃,形成了憎恨牢笼里面的强力屏障,不知道有多少冒险者含恨倒在了这里,连三魔神长得什么样子都没能见到。

    内心回忆着这些在酒吧里探听到的,有关于憎恨牢笼的消息,我们小心翼翼的在里面探索着,穿过一道又一道的大门,长廊,在昏暗的火把照耀下,看到那镶金的华丽石柱,浮雕的墙壁,沾满了鲜血和掌印,一个个祭坛上面,尽是骸骨堆以及血池,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倒在了这里,留下了多少后悔,不甘,怨恨,让人触目惊心。

    憎恨牢笼这个名字,可谓取的十分贴切。

    走了一会儿,还是没有遇到怪物,我们就先混乱起来了,连项链里的过目不忘的圣女大人,都露出了一副困扰的模样。

    盖因为,这里的建筑错综复杂,根本毫无规律可言,而且相似程度很大,根本没办法确认自己之前是否来过这个地方。

    继续用标记这个办法?在这里行不通,在崔凡克之所以能行,那是因为崔凡克本来就不是迷宫地形,不像憎恨牢笼那么复杂,以标记的排除法很容易就能找到正确道路。

    而憎恨牢笼,应该说是憎恨牢笼一层,这里视线昏暗,很容易漏掉标记不说,那么多弯弯拐拐,也不知道要做多少,别到时候把自己给搞糊涂了。

    另外一种办法是沿边走,这是破解迷宫的最简单办法,虽然绕了一点,笨了一点,要浪费很多时间,但却十分有效。

    不过这种办法,也不行,沿边走的前提条件是入口必须在边上,出口也必须在边上,我不知道二层的入口,是不是在哪个边上的房间里,但是却弄清楚了,我们刚刚进入憎恨牢笼的入口处,并不是在最边上,四周都有房间。

    若非如此,机智的冒险者们也不会花费了那么多精力,也没有找到一个通往憎恨牢笼三层的快捷简单办法,都只能凭以前的迷宫经验四处摸索。

    不过呢……

    我嘿嘿笑了几声,在火把下,从怀里拿出早有准备的一张卷轴。

    黄段子侍女给我的憎恨牢笼地图!

    宛如多啦[哔]梦从口袋里拿出道具时一般的姿势,我在怀里掏了一把,然后将卷轴高高举了起来。

    只要有这张地图,我就能天下无敌了,哈哈哈哈!

    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心里肉麻兮兮的默念一句黄段子侍女我爱死你了,我哼着得意的小曲,将卷轴在地上摊了开来。

    然后,整个人呆住了。

    “那个小小精灵侍女,可真不能小看。”小幽灵从项链里探出目光,看了地图一眼,啧啧的发出赞叹,仿佛在竖起大拇指对对方说:好球!

    卷轴上面,没有错综复杂的地图。只有几个娟秀大字。

    【别爱我,你会受伤】。

    “混蛋,混蛋。混蛋,混蛋,混蛋……”我泪流满面,不断的锤着墙壁。

    黄段子侍女什么的。最讨厌了。

    “咦,右下角好像还有一串小字。”不愧是目光如炬的圣女殿下,一眼就发现了常人察觉不到的东西。

    我连忙将眼睛凑到地图右下角:“让我看看。让我看看,上面写着【想要让真相显现,需用奇怪的液体在地图上面涂抹】,太好了,我就知道那黄段子侍女不会轻易的抛弃我。”

    念完以后,我发现我又重新萌上了那个让人又气又爱的小侍女了。

    不愧是搞情报的人,竟然做的那么隐蔽。记得以前的确是看过有这么一招,一张看似普通的白纸,只要泡在啥啥液体里面,就会显现出里面的隐形文字。

    话说回来,奇怪的液体到底是什么啊魂淡!到是说出清楚啊!

    “一定是那种东西没错了。”小幽灵神色凝重的说道。

    “难道说……是真的?”我艰难的吞咽一声。在迷路和节操的二选一之间挣扎着。

    “只要连想到那个精灵侍女的性格,也只有这种可能性了。”

    “那到是没错……可是,还是很羞耻啊。”

    “羞耻?小凡在说什么呀。”

    “难道不羞耻吗?”

    “当然不羞耻,有什么好羞耻的。”

    “是你的耻点太高了吧!”

    “这和耻点无关。”

    “等等,先暂停一下,最好确认一下,我们想到的答案,是同一样东西吗?我数一二三,一起公布答案,一,二,三。”

    “【哔】液。”

    “水。”

    我和小幽灵异口同声,然后一起愣住了。

    “别……别用这样的怜悯目光看着我!为什么答案是水,你刚才不是也说了,以那黄段子侍女的性格判断,最有可能的不是我的答案才对吗?”

    “我是这样说了,但是意思是,以那侍女【爱作弄小凡】的性格看来,故意写奇怪的液体,就是为了让小凡你胡思乱想,其实答案应该是最简单的水才对。”

    我当时就跪泪了,还真没想到这一点。

    “但也不一定就是水吧。”我还是不死心,不甘心认输。

    “不一定,但最有可能,想想看,憎恨牢笼里最简单能弄到的液体就是水,不是吗?在这里地方,想来对方也不会为难小凡,提出有难度的东西。”

    “圣女大人明察,我……我输了。”被这一番完美的解释,反驳的哑口无言,我只能五体投地拜服。

    “总之,先看看到底是不是水再说吧。”

    从物品栏里拿出日常饮用的水袋,倒出一些,在卷轴上面摸了摸,果然和小幽灵判断的一样,空空如也的卷轴上面,逐渐显示出了笔迹。

    “万岁,万岁,圣女大人威武!”我高兴的捧着项链,手舞足蹈起来。

    本来应该得意忘形,大声宣布【小凡没有了我果然什么都做不到】的小幽灵,这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异常的沉默。

    等了一两分钟,卷轴上面的笔迹终于完全显露,我迫不及待的拿起来,在火把下面一看,笑脸僵住了。

    显示笔迹后的卷轴,还是只有一行字。

    “因为阿卡拉大人吩咐,让殿下好好治一下路痴的毛病,不让我给地图,所以没办法了,其实我还是爱着殿下您的,啾~~”

    “混蛋,混蛋,混蛋,混蛋……”我再次泪流满面,额头不断的撞着墙壁。

    完全被耍了,阿卡拉那老狐狸也是,黄段子侍女也,既然阿卡拉不让给的话,一开始就别给这样一张假地图我,让我抱着期待啊混蛋!

    “就知道是这么回事。”小幽灵终于出声了,难怪她刚才沉默,原来是猜到了这个结果。

    “所以说,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小凡号,出发吧。”

    “才不是什么小凡号,还有你看起来到是挺高兴的。”

    “诶嘿嘿,因为和小凡一起走迷宫最有意思了。”

    “你是觉得吐槽我有意思对吧!”

    “接下来该往哪个方向走好呢?不如抛硬币决定吧。”

    “别转移话题啊!”

    行走了大半个小时后,终于。憎恨牢笼的首批敌人赢了上来,是一群黑漆漆的乌达尔兽,那足有两米高大的身躯隐藏在黑暗角落之中。若非它们腰间缠绕的锁链发出轻微动静,让人闻声警惕,不然还真有可能会被这群大家伙杀个措手不及。

    话说到底是谁给它们的一阶体取个名字叫大笨兽的,这不是误导人么?这群家伙一点也不笨啊。懂得将黑漆漆的身子隐藏在黑暗角落里头!

    十多头乌达尔兽,单手握着足有脑袋粗的大木棒,扛在肩膀上。大步流星的朝我们冲了上来,小雪它们长啸一声冲了上去,敏捷的身体在神殿四面八方弹跳,躲过了乌达尔兽的密集槌击,来到它们身后,张开利爪和獠牙。

    只听到数十声锐利的破空声,不到一会儿。这十多头乌达尔兽就惨叫倒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