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八百三十八章 憎恨牢笼
    ********************************************************************************************************

    “好像有什么不对劲。”我神色凝重,声音里透着一丝颤抖,就仿佛是墨菲斯托的真身降临到了眼前。

    事实上,现在还在崔凡克打着转。

    本来好好的,充其量不过是迷路了而已,但自从小幽灵出了个馊主意以后,我发现我迷失的更深了。

    “这很不魔法。”摸了摸墙上刻下的痕迹,我百思不得其解。

    上面写着【吴凡到此十二游】,乍一看好像没什么不对的地方,可是……可是刚刚才经过【吴凡到此十二游】的拐弯呀,怎么又来了。

    难道说……是有人偷偷跟踪我,在我背后,将我原本做下的标记涂抹了,更改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对方的手段未免也太歹毒了一点,简直堪比贝利尔,忍无可忍,不可饶恕。

    “比起迷路,我们还是寻找凶手比较要紧。”深呼吸了一口气,我露出冷静的神色,冷静的判断出了当前的形势,冷静的做出正确决定。

    “的确如此。”小幽灵也深以为然的点着头,比起傻乎乎的在憎恨牢笼三层游荡着的墨菲斯托,还是眼前的敌人更加可怕,必须优先找出消灭。

    “但是小凡,其实我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

    “什……什么?!”我大吃一惊,这小幽灵,明明一直在项链里,却比我还先发现了凶手?真是深不可测!

    “到底是谁?”我顾不得吃惊。连忙问道。

    “是小凡。”

    “是一个叫小凡的家伙吗?混蛋,果然是他,我就猜有这个可能性了……等等。小凡是谁?”

    “是小凡你哦。”

    “我怎么可能是凶手,你这笨蛋毛利幽灵!”

    “总而言之呢,我是看着小凡在上一个拐角处,刻着到此十二游。又在这个拐角处,刻下一样的数字。”

    “当时就应该提醒我啊笨蛋!”

    “不,觉得挺有趣的……于是就……”

    “一点也不有趣!”

    “对不起哦。小凡。”

    “别道歉!别用这种充满温暖和包容的目光看着我,你这腹黑幽灵!”

    “偶尔也承认自己的算数天赋如何?”

    “不行,承认了不就等于输掉了人生吗?我可是数学帝!”

    “某种意义来说的确是不可超越的存在。”

    “不用加某种意义也行!”

    “放心吧,小凡还有我呢,我会好好帮小凡管理好账本的。”

    “你只会中饱私囊吧,让你保管的话,账目就会变成全部购买钻石的记录了!”

    “诶嘿~~”

    “卖萌也没有用!”

    “总而言之先改了再说吧。”对话忽然回到正题上了。

    “好吧。改成十三就可以了吧。”

    “改成【杀手十三】!”

    “哦哦,这个标记不错,超酷。”

    “下一个标记就是【死亡十四】。”

    “总感觉好像变成了某个冷血组织的暗号了,这样也不错。”

    “骷髅十五!”

    “哦!没问题。”

    “笨蛋十六!”

    “十六也太可怜了吧,为什么只有十六是笨蛋!明明哥哥们都那么酷!”

    “西瓜十七。”

    “……”

    “香蕉十八。”

    “总感觉十六好像是一道分水岭的样子。十六到底是谁呀,那个神秘的十六,自从它出现以后弟弟们就变成越来越奇怪了!”

    虽然标记完全乱来了,但总算没有重复,托这个的福,在数个小时候,我们终于看到了萨卡兰姆的大议会厅,有着罗马风格的长方形建筑,正门耸立着一根根巨大雄伟的石柱,看起来巍峨肃穆,透露着一股法庭般的压抑气息。

    那些堕落的议会成员就在里面,包括三个疑似猴国的洗剪吹组合成员——邪恶之手伊斯梅尔,火焰之指吉列布以及冰拳托克。

    大议会厅门前,正中央的宽阔笔直通道两边,个各自有着一个巨大水池,里面的水浑浊不堪,似被高度污染一样冒着恶心的绿泡,臭气熏天。

    我好歹在库拉斯特混过不少时间,尤其是在绿林酒吧,无意中也能听到一些历练信息,再和游戏一一照应,就得出了些许的清晰认识。

    这两个绿池里面,隐藏着大量的冥河看管水怪,如果冒险者不知道,贸贸然将议会成员引诱到这片开口的地方战斗,那么数十上百头冥河看管水怪,就会忽然冒出来,吐出遮天盖地的绿色毒液,运气不好,团灭都有可能。

    虽然我不一点也不害怕,但也不想等会经过的时候,被喷了一身黏糊糊的毒液,于是果断让小雪它们往水池里倾斜光烈怒破击。

    在密集的轰炸攻击下,冥河看管水怪根本连头都抬不起来,不到一会儿,暗绿色的恶心水池里面,就逐渐的浮起了一具具水怪的尸体。

    似乎清理干净了,那么就出发吧。

    我叮嘱小幽灵,待会的战斗千万不要出来,毕竟这里是第二世界,议会成员还是有些实力的,要是一个不小心,它们足以对小幽灵造成致命的威胁。

    然后,带着小雪它们,我们一步一步的穿过中央道路,来到大议会厅面前,庄严肃穆的议会厅,此时却充满了邪恶力量的波动,一股股黑色能量气息从里面涌出,让大议会厅变成了魔窟,再也不复以前的威严气势。

    似乎听到了入侵者的脚步声,忽然间,几只披着甲壳的人形怪物,从大门口冲了出来。

    这就是议会成员吗?

    我看了一样。当时就掉头转身,跑路要紧。

    你妹的,不光是那三个洗剪吹组合。还有五六只普通的议会成员,这样不单止,里面还有十多个萨卡兰姆的牧师。

    这组合是要逆天呀,数遍整个库拉斯特区域。也绝对找不到一个可以硬抗这种怪物组合的冒险小队。

    虽然这样的组合不可战胜,但越是危险,留给冒险者的可乘之机就越大。

    就比如说现在吧。三个洗剪吹组合在前头跑的最欢,它们的速度冠压全场,后面跟着普通的议会成员,而可怜的萨卡兰姆牧师,就只能时不时利用传送,才能面前跟老大们的脚步。

    如此一来,就形成了三个梯队。给予了冒险者逐一击破的可能性。

    首先是三个洗剪吹组合,它们个个都有着小boss级的实力,能顺利干掉它们三个的话,剩下来的敌人就不足为惧了。

    为了体验普通冒险小队的战斗方法,我们不紧不慢的后退着。和洗剪吹三怪组保持一定距离,眼看它们身后的普通议会成员,已经越来越远,几乎看不到身影了,至于萨卡兰姆牧师,估计早就不知道在哪个神殿祭台上呆住,追不上来了。

    差不多是时候了。

    我超小雪它们下令一声,一人五狼,兵分两路,在前面的十字路口朝不同方向分开前进。

    洗剪吹组合紧接着赶过来,呆了一下,也兵分两路,一个追小二它们,两个追我和小雪,真是有够呆的。

    当然,还够更呆的,等那几个普通议会成员到达十字路口时,它们完全傻了眼了,望了望左,老大的身影正在远去,望了望右,老大们的身影也在远去。

    究竟该跟谁好呢?就这么几秒钟的思考时间,追逐的队伍已经远离了它们的视线,想追也追不了了。

    于是,这些普通议会成员拍拍屁股,转身回去,毫不犹豫的将老大们给卖了。

    真是有够呆的。

    站在十字路口不远处的一座神殿顶上,看到普通议会成员的表现,我摇了摇头,纵身一跃,几个跳跃间就赶上了队伍,落到了小雪背上。

    停下吧,别跑了,只剩下两个洗剪吹组合,就算是普通冒险小队,只要小心一点,稍微磨一磨时间,估计也能解决掉了。

    小雪闻言,猛地一个刹车,身体顺势一百八十度调转,回过头面对着追上来的洗剪吹双怪,露出了狰狞的獠牙。

    然后呢……

    单手往地上一按,随着魔法阵的出现,跑向另外一边的小二它们也被召唤了回来。

    估计追赶它们的那个洗剪吹成员,现在应该傻了眼吧,普通冒险者的战术差不多也就是这样。

    一声令下,战斗打响了。

    眼前两名洗剪吹成员,分别的邪恶之手伊斯梅尔,以及火焰之指吉列布。

    伊斯梅尔的属性是特别快速以及诅咒,难怪刚才觉得这厮跑的很快,比另外两名成员都要快,不过它好歹是第二世界的分身,知道洛丹伦的典故,所以没有全力发挥,保留了速度,和另外两名成员走在一起。

    在分路的时候,这家伙也狡猾的走在中间位置,紧跟前头的火焰之指,避免一个人落单,可怜的冰拳托克,跑在最后,眼看两名兄弟去了那边,就只能形影自怜的一个人跑去追杀小二它们了。

    所以这伊斯梅尔,应该是洗剪吹组合里面最狡猾的一个,不过它的狡猾也害了它,反倒是憨厚的冰拳托克可以多活一点时间。

    火焰之指吉列布,从这狂霸酷拽炫的名字就可以看出,这家伙是玩火的,属性是特别强壮以及火焰强化,不算特别难对付,不过要小心它死的瞬间,尸体有一半几率产生火焰爆炸,类似死灵法师的尸爆,威力十分惊人,圣骑士正面挨着估计也得玩完。

    身为老大的小雪,左挑右选,最后选了火焰之指吉列布,估计是因为这家伙的特别强壮属性,耐打,可以多欺负一阵子,小二它们一看老大选了。呼哧一声就将邪恶之手伊斯梅尔包围起来。

    看着一个个呲牙咧嘴,露出兴奋杀戮之色的巨大雪狼,伊斯梅尔估计的终于意识到了。这一次聪明反被聪明误,选择了死亡路线。

    两个不算很强大的知名boss,没浪费我们多少时间,约莫五六分钟后。伊斯梅尔和吉列布就相续倒下,翻了翻它们的尸体,只找到一件金色装备。我当时怒了,这些家伙,亏还好意思说是墨菲斯托的亲卫队,亏还是boss,居然就这么点身家,想想人家西希之王,那可是爆落了暗金。暗金懂吗?你们这些渣渣!

    除此之外,还有几枚宝石,以及几件蓝装白板,和金币药水,都是不值一提的东西。匆匆收拾起来,那件金色装备我也没立刻辨认,先扔到了物品栏里面,就领着小雪它们赶回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