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八百三十四章 能够被弥补的遗憾不算真正的遗憾
    ********************************************************************************************************

    迪亚波罗虽然背后没长眼,但肯定知道自己那根最威武的尖刺给砍断了,怎能不怒。

    它忽地弯腰抱身,双爪交叉于胸前,摆出一副我要放大招的姿态。

    我觉得有些不妙,虽然还想继续在这头大蜥蜴的背上兴风作浪一阵,但是第六感还是让我蹬了出去,选择远离散发着浓浓危险气息的迪亚波罗。

    就在脚尖刚刚离开那火红粗糙的蜥蜴背部时,迪亚波罗发生了变化,它那火红色的身躯,忽然被一层滚滚的岩浆包裹起来了。

    这层岩浆不同于普通岩浆,红的发紫,红的发亮,看看我的鞋底就知道了,明明已经离开了,但是距离最近的鞋底还是没来得及完全撤离,被隔着空气烫的冒出了白烟。

    亏本德鲁伊抗火高,不然这双脚板,还不得跟搁在铁板烧似的?

    连续几次跳跃,拉开足足数百米的距离,我才抬起头,仔细打量着迪亚波罗的动静。

    它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团熔浆,一团蜥蜴形状的熔浆,周围的空气被热量严重扭曲着,让它的身影看起来模模糊糊,笼罩在一层神秘的危险之中,哪怕是隔着数百米远的距离,我依然能够感受到一股刺鼻热浪扑鼻而来,仿佛是站在熔炉旁边一样。

    弯腰抱身,缩成一团的迪亚波罗,在维持了这副蓄力姿态数秒时间以后。终于大手一展,摆出一个我已经变身成了超级赛亚人的架势,那被熔浆覆盖的庞大身躯。高高仰起,发出咆哮,浑身散发出刺眼的热量和红光,真有一股吞天噬地的感觉。

    曾经和迪亚波罗打过交道的冒险小队。看到眼前这一幕,可能就会知道,这是迪亚波罗的发飙形态。一般来说,它在剩余最后一点生命的时候,才有比较小的概率触发,要是真倒霉遇到了,只能立刻回群魔堡垒,或是玩躲猫猫拖延时间,等待迪亚波罗这副形态的时间结束。再将其干掉,总之绝对不可硬碰。

    现在,迪亚波罗的生命值还是满满的,在三分之二以上(大部分伤害来源于妖月狼巫的那一次冻结),却已经发飙了。这恐怕是冒险者们前所未闻的事件。

    没办法,谁让某人贪心去砍掉它的尖刺呢?不发飙才怪,其他冒险者可没这个胆,也没这个能力。

    怎么回事?

    看着忽然力量大增的迪亚波罗,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难道说,这又是迪亚波罗的真身为了恶心我,特地给它的分身传递力量?像贝利尔那样。

    卑鄙,实在是太卑鄙无耻了,大菠萝同志,你的高傲在哪里?

    发红发烫的超级赛亚人状大菠萝,我们姑且临时这样称呼它,它在舒展姿势以后,立刻就将目光盯向这边,落到我身上,仿佛我和它有着深仇大恨。

    孩子,你太暴躁了,需要电击治疗……我去!

    正当我苦口婆心,准备让大菠萝回头是岸的时候,它却已经四肢并用的冲了上来,身后竟然还带着一连串的残影,速度比起之前,快了差不多一倍。

    “咚————!!!”被刺红色的岩浆包裹着的爪拳,重重落在我刚才站着的地方,让大地猛烈颤抖起来,深红色的熔浆随着拳头砸落在地,四溅而出,将方圆数十米的地面变成了一片汪洋熔浆。

    真危险真危险,不但速度快了,连攻击力,攻击范围也大了不少。

    落到远处,我有点小心惊,现在的迪亚波罗,实力恐怕已经不逊色于自己了。

    不过这样正好。

    见对方的熔浆拳头再次袭来,我没有躲开,持着搞基剑重重挥下。

    剑刃和拳头碰撞的刹那,我感觉好像砍在了一团极其韧性的果冻上面似的,那层厚厚的熔浆吸收了一大半的伤害。

    反之,吸收伤害以后四溅飞出的熔浆滴,弹了我一脸,如果不是抗性高,如果没有为冒险者制定的法则保护,这一下就真毁容了。

    “哈!”我生气了,搞基剑顺势一个旋转,身体紧接着移动,飞快的冲向迪亚波罗的脚下。

    没那么容易!

    迪亚波罗似乎发出了这样一声怒吼,高高抬起巨大的左足,狠狠向地面一踩。

    你妹的这哪里学来的战争践踏?

    被这一脚踩出的震荡波加熔浆飞溅,逼退了数十米,我暗地里大骂起来。

    现在的迪亚波罗,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只火焰刺猬。

    一分神的功夫,只见迪亚波罗高高抬起它的右爪,一根爪指对着我轻轻一勾。

    是在挑衅吗?

    下一秒,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随着这轻轻一勾,一道道烈火,沿着不规则的路线,宛如被点燃的导火索一样朝这边燃烧过来。

    虽然我很想大喝一声【姨妈大】,然后在千钧一发之间,犀利的闪到两道烈火的中间缝隙安全地带。

    但现实很残酷,因为火焰前进的路线太不规则了,根本无迹可寻,再加上太密集太密集了,怕是连一条狗的缝隙都没有留下,如果在远一点的地方看去,这片区域已经完全和火海没什么区别了。

    大菠萝的这一招,游戏里也见过,只不过游戏里头,只是又数道火焰组成的一道长长火焰路径,哪像现在,几乎呈现一百二十度的扇形覆盖,完全就是在制造火海了。

    暴雪你坑我!!!

    心里怒吼一声,我左窜右跳,总算是脱离了火海的范围,身上已经是一块一块的焦黑了,远远看去跟个非洲铠甲男没什么区别。

    似乎察觉到了我的火焰抗性颇高,这些范围招式对我的伤害并不大。下一刻,迪亚波罗把双爪高高举起,一层熊熊的火焰团。伴随着雷光闪烁,在它两手手心之中凝聚而成。

    不……不是吧,连续大招?你闹够了没有。

    我咕噜的吞咽了一声,觉得此招不可力敌。立刻撒腿跑路。

    脚底刚刚抬起,迪亚波罗就已经将高举的双手,重重的往地面上一按。

    十多米粗大的火雷巨蛇。沿着地面流窜,向我袭击过来。

    我就知道是这招啊混蛋!!

    见是预料之中的招式,我跑的更欢了。

    这一招可不止是火焰伤害,还伴随着一半的闪电伤害,我为了堆积抗火属性,自然是无法两头兼顾,而忽视了抗雷。要是被这一招命中,恐怕半条小命就得招手给自己说拜拜了。

    火雷巨蛇自带尾随属性,大菠萝摁着大地的双手,只要轻轻一扭,就能跟上我不断逃窜的身影。无论天涯海角,爱相随。

    我才不要这样的爱!

    对……对了,这玩意不是窜地的吗?我只要跳起来就好了。

    已经跑的隔着大菠萝一大段距离,我也不怕它乘我跳起的时候忽然偷袭,于是很聪明的灵光一闪,恍然大悟,回过头,对着在身后穷追不舍的大蛇露齿一笑。

    一,二,三,i!!!can!!!fly!!!

    脚尖用力一蹬,我高高的,迎风招展的飞起来,脱离了地心的束缚,陶醉的合上双眼,展开双臂,无拘无束的自由飞翔起来了。

    “轰————!!!”

    窜到脚底下的火雷巨蛇,在大菠萝那按着地面的双爪,高高提起来的动作下,也跟着脱离地面窜出,毫不留情的吞噬掉了扔在半空飞翔的某人。

    全身焦黑,丝丝电光还在铠甲上面乱窜,半空中的那道身影,就像一只被烤掉了所有羽毛的大鸟一样,那双唯独还有一丝其他颜色的双眼,眨了眨,吐出一口焦烟,咻咻的坠落倒地。

    这……这不科学啊教练,什么时候这一招可以脱离地面了,难道我又被暴雪坑了?

    连番被大菠萝的绝招调戏,我也有些恼羞成怒了。

    本来是不想多用二重攻击的,这就好像拿着一把机枪,对付一个手持木剑的敌人,完全是科技碾压,毫无技术含量。

    但是事到如今,我得承认,现在的迪亚波罗,的确已经逼的我不得不用这一招了,普通攻击对它没用,极地风暴,在现在熔浆覆身的大菠萝面前,也形同虚设,我对这家伙已经完全没有办法了。

    如果有冒险者在这里,听到这些话,一定会吐槽:其实你只需要等待大菠萝的熔浆形态时间结束就好了。

    这就是对付大菠萝之前,不好好先打听情报的代价。

    缓缓举起搞基剑,正对着对面的迪亚波罗,它似乎也知道我要开始耍赖用禁招了,动作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一点一点的挪动着脚步,和我对峙着。

    下一刻,一人一蜥蜴,同时动了起来,同时在向对方冲刺过去。

    上千米的距离,一瞬即合,迪亚波罗高举双爪,双爪抱在一起,狠狠朝地面砸落下去。

    哪怕是决定施展二重击,我也不会傻的硬是要和这种蓄力一击对拼,侧身一闪,手中的搞基剑在半空转了一个圆圈,将所有飞溅向这边的熔浆都弹了回去。

    愚蠢的人类喲,同样的招式对圣斗士是没有用的!

    下一刻,身影化作白光,狠狠朝迪亚波罗的脚下冲刺而去。

    敌人故技重施,再次高高抬起了右腿,打算战争践踏,但是这一次,我可是有了充分的准备。

    是时候了,请允许我大喊一声——姨妈大!

    在迪亚波罗右脚抬起的瞬间,我加快速度,持剑的身影快的就像是一道剑光般,在那巨大的右足踩下去之前,从脚底下一闪而过。

    “轰————!!!”重重的一脚踩地,震荡的气浪和熔浆,将我震飞了数十米远,但是发出惨叫声的却是迪亚波罗。

    在从它脚底下经过的瞬间,我已经用二重击,狠狠地在它的脚底划了一剑。

    可惜。大菠萝不是阿喀琉斯,脚底不是它的弱点,不然这一下更爽了。

    等等。阿喀琉斯……阿琉斯,我是不是被什么奇怪的诅咒给诅咒了?

    总而言之,大菠萝很痛苦,一记二重攻击落在脚底下。哪怕它有熔浆层的保护,也承受不了这样的高伤害。

    这可是一个伪领域高手,加上一把准神器。再加二重击的伤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