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八百二十四章 郊外大草原上的历练
    ********************************************************************************************************

    虽然在马大欧大叔那浪费了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我还是没有立刻急着出发,而是在群魔堡垒兜转了一圈,怀念着当时我和黄段子侍女还有小黑碳,在这里组成一个小小家庭,共同生活的回忆。

    先是一开始我们居住的,位于群魔堡垒脚下的矿石区的一个石洞,是我这个父亲【辛辛苦苦】挖出来的临时住所,虽然简陋的连一头熊也不愿意选择在这种地方冬眠,不过我们三个,却住的甘之如饴。

    那摩根粉的味道,真让人怀念呀,摩根粥,摩根面饼什么的,现在回想起来,都是满满的美好回忆。

    还有那些简陋的碗锅,去哪里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被黄段子侍女收起来了吧,那笨蛋侍女其实是一个极其固守念旧的人,像这些满载回忆的东西,会像宝物一样收藏起来。

    如果不是眼前这张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睡过的石床,实在太重,不好放置,恐怕那笨蛋侍女也会取走吧。

    话说回来,我借给她的斗篷呢?

    在石洞里逗留一圈后,我回到群魔堡垒,来到平民区,找到了另外一个家。

    这是我在马大欧大叔那里工作以后,用提前支付的薪酬买下来的一栋平民小屋子,小石洞太危险了,不但有地狱怪物,还有那些粗鲁的心怀不轨的矿工。我这个父亲,总不能每一次都大展身手,把母女两个救出来吧。所以搬家势在必行。

    当然,按照在一个没有多少客人光顾的三流铁匠铺里的打工学徒的薪酬,就算做上十年,其实也未必能买下一栋这样的房子。也不知道小黑碳那时候有没有看出这一点破绽,话说回来,反正我们以父母的身份出现在她面前的那一刻。她就已经知道我们是冒牌货了,这种事情也没什么好在意的了。

    钥匙我还随手留着,打开空置了两三年的屋子,里面满是蜘蛛网和厚厚的灰尘,不怎么可爱的小动物们,如蟑螂和老鼠,在地上四处爬行。俨然将这里当成了它们的王国。

    这本来是在我预想之中,可能会见到的景象,毕竟这里不同于我在第一世界鲁高因和库拉斯特的家。

    鲁高因的家,自有阿兹国王大拍马屁,会派人帮我清理。就算他不帮,三无公主也不会坐视不理,这h小公主可是把那里当成她的一个小窝,岂容弄脏。

    库拉斯特的家,更是有碧丝帮我打扫,这位家务能力不逊色于维拉丝多少,还有一手酿酒绝活的可爱侍女,总是会帮我把那座小别墅,打扫的跟新屋似的。

    这里呢?到底又是谁帮我打扫的?

    我可不认为是马大欧大叔,那家伙一心痴迷于铁匠,身为联盟的负责人,连联盟的要事都不怎么理会,更不可能细心到会让人来照顾这里。

    那么,答案就只有一个了,知道这间屋子,并看重这里的人,想来想去,都只有一个。

    黄段子侍女,一定是她暗中安排,让人打扫这间屋子,我刚才也说过,那笨蛋侍女是个极其念旧固执的人,像这种充满了美好回忆的地方,绝对不会任其被灰尘埋没。

    也罢,正好便宜了我。

    大步的迈入家门,打量了一眼里面的家具摆设,恩,成,只要再添一套枕头棉被,就能住人了。

    于是,我便心安理得的开始布置起来,说是布置,自然不可能想维拉丝那样细心周到,连厨房都随身携带使用,只不过是将棉被呀,以及一些衣服什么的,在里面放好,还有茶壶杯子什么的,要洗一洗,让这间空荡荡的屋子显得更有人气一些。

    忙完这一切以后,我拍拍手,拿出维拉丝她们准备的食物,享受了一顿丰盛午餐。

    之后,将黑色的斗篷重新披在身上,盖好帽子,走出家门,锁好门窗,确认无误,便向着群魔堡垒那一座直耸天际的最高,最显眼建筑走去。

    要说群魔堡垒哪里最出名,除了那些流连于酒吧女人街的家伙以外,大概都会说是大神殿吧。

    因为那儿最高,最是骚包,本来群魔堡垒就建立在一座巨大无比,高耸如云的山石柱上面,神殿又是整个群魔堡垒之中最高的建筑,无论站在群魔堡垒的哪一个角落,都能清晰的观察到它的存在,你说骚不骚包?

    神殿的大广场,依然有不少冒险者摆摊交易,当年教廷的神圣之地,已经变成了交易广场,好好的一处风景,变得给菜市场似的。

    这里交易的装备,到是值得我看一看,说不定能找到什么好东西,没办法,第三世界那些装备,需求的等级太高贵冷艳了,本德鲁伊伤不起,只能退而求其次在第二世界寻找了。

    如果时间充裕的话,我更加不介意在这里摆个摊子,将身上那些没有用的装备交易出去,以物易物比较困难,但如果只是换宝石,比如说钻石的话,那肯定是门庭若市,不用一会儿就能卖出去,能够入得了我的眼睛,收存在物品栏里的装备,可都是一些良品极品。

    不过这些都等以后再说吧。

    我匆匆的经过交易市场,来到主传送阵,打算直接去火焰之河站点,调戏调戏混沌避难所里的遗忘骑士,如果运气好的话,还能找大菠萝喝喝茶,谈谈人生理想什么的,然后获赠限量豪华黄金珍藏版的大菠萝手办一枚。

    “抱歉,这位大人。”就在我站在传送阵,热血沸腾的准备冲向混沌避难所的时候,守卫法师为难的看着我。

    “请问,你登录了火焰之河站点吗?”

    我:“……”

    吼吼吼。阿卡拉你阴我!!!

    明明帮我开通了前往各个区域的传送,但是在区域内的站点传送,却偏偏不帮我开通。这头老狐狸,亏我刚才还夸了她明白事理,没想到转眼之间就把我给坑了。

    这时候,第一世界的罗格营地正发生这样一段对话。

    “对了。阿卡拉,你帮吴开通了传送站没有,不然他只能在罗格营地历练了。”埋头整理着资料的凯恩。忽然想起什么事情,抬头问道。

    “已经开通了,不然吴又得背后骂老婆子我是老狐狸了。”阿卡拉微微一笑,正当凯恩松一口气的时候,她补充道。

    “不过没有开通区域内的站点。”

    “你这不还是在坑他吗?”凯恩苦笑道。

    “没办法,要是开通了,说不定他一口气就把所有区域的强大怪物给包办了。其他冒险者还怎么历练?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上次已经闹的够折腾了,不能再任由他们在第二世界为所欲为了。”

    “说的也是,不过吴心里的怨念肯定不小。”

    “我已经是债多不压身,就让他继续埋怨我,背地里骂我是老狐狸吧。呵呵呵~~~”

    身处第二世界群魔堡垒的我,自然不知道这段对话,更不知道,阿卡拉不给我站点传送的原因,竟然是因为上一次西雅图克和卡洛斯的装备被阿尔托莉雅给削的七七八八,于是两人引发了一场怒刷装备的行动,将第二世界大大小小的boss魔王魔神都给刷了,导致其他冒险者叫苦不迭,所以才让阿卡拉防范起来。

    若是知道的话,我肯定又会惊呼大师兄二师兄用机深沉,不声不响的就给我下了套子,果然是想爆菊云云。

    无奈的离开传送站,我现在唯一的路线,也只能从群魔堡垒出去,老老实实的从郊外大草原一直刷到混沌避难所了。

    混蛋,早知道是这样,我上次就应该借着执行任务的机会,先把另外两个传送站给开了。

    从群魔堡垒那宏伟的大门出来,前行不久就是一片深渊,下面是深不可见底的地面,连接着上与下的只有一条蜿蜒盘旋,只能容得下一个人行走的狭隘石梯,有恐高症的人,光是看到这条天梯恐怕就要尿裤子了。

    我自然不会乖乖的走这条天梯,多费时间呀,沿着悬崖边来到另一侧,左右看看没人,就跳了下去。

    数千米的高度,哪怕是第二世界群魔堡垒的冒险者,如果任由身体做自由落体运动,恐怕也会摔成一张肉饼,大概也只有我才能大咧咧毫不在意的就这么往下跳。

    本体达到伪领域中级,就已经比第二世界哈洛加斯的顶尖强者还要厉害了。

    呼啸的落风声响彻耳边,等看得到地面的时候,我连续用力在空气蹬了几下,身体降落速度缓和下来,然后一个鹞子翻身,稳稳的着陆在地。

    这种下群魔堡垒的方式简直酷毙了,教练,请给我满分。

    离开群魔堡垒没多远,就是郊外大草原,属于地狱怪物的地盘了,这不,我闲着无聊,随便踹了一颗石头,就招来了一群凝肥兽。

    这些肥大结实的家伙,长得极其恶心,模样不比营地的丑陋怪好看多少,而且生态也极其恶心,喜欢吞噬地上的尸体增加生命回复以及毒液的杀伤力。

    总之,谨记不要让这些家伙吃下太多的尸体,要对付起来并不算困难。

    见一群十多头凝肥兽,挪着看似笨重实则飞快的脚步冲过来,我二话不说……召唤出了小雪它们。

    好久没有登场过了,抱歉抱歉,本来想将小雪它们留在营地保护维拉丝她们,但是想到这段时间,我这个主人实在太不尽职了,所以还是带了上来,乘着这个机会锻炼一番。

    五只雪白的巨狼,刚刚一出现,就忍不住兴奋的仰头狼啸起来,然后乱蹦乱跳,俨然一副被关在家里闷久了的熊孩子的模样。

    看到十多头凝肥兽,它们更是高兴,这可是敌人呀,新鲜出炉的敌人。

    于是。在感动的快要哭出来的兴奋吼声中,五只巨狼齐齐冲了上去,迎向对面的凝肥兽。

    拳头大的苍蝇眼。往前面扫了一下,这些凝肥兽忽然做出了让我意想不到的动作,这些家伙居然二话不说,转身跑人。

    我发出一声感叹。第二世界的怪物分身就是滑溜,竟然已经懂得分清敌我强弱,选择应战退缩了。

    但是这毫无意义。先不说他们笨重巨大的身体,转身很困难,就说说小雪它们的速度吧,再给这些凝肥兽插上一根红色有角,它们也跑不过小雪它们的追击。

    这一转身逃跑,恰好就像将自己的菊花拱向对手,任由对方摘取一般。小雪迎头在前,一跃而起,双爪交叉划过八道空气裂痕,瞬间就从背后将凝肥兽粗大的脊梁骨给撕裂,血肉从背后喷洒出来。这头凝肥兽凄厉哀鸣着,软软的倒了下去。

    其他几只鬼狼也紧跟在小雪老大的后面,将它们的目标撕碎,眨眼间,刚才来势汹汹的凝肥兽就已经倒下去了将近一半。

    剩下那一半顿时蒙了,继续跑嘛,肯定跑不过小雪,只会落到和其他几头凝肥兽一样,被狼爪抓破菊花。

    但是回过头应敌就更不行了,实力相差太多了,根本连一爪子,一口毒液也来不及施展出来。

    于是,剩下的凝肥兽就在无比的纠结之中,倒在了小雪它们爪下。

    “做的好,小雪。”一把抱住小雪蹭上来的巨大狼脑袋,在顺滑柔软的狼毛上揉了揉,我高兴道。

    “呜呜~~”小雪伸出热乎乎的舌头,亲热的舔了舔我的脸,一点也没有怪我将它放置那么久。

    为了将功赎过,接下来的一路上,我将所有的敌人都交给了鬼狼们,让它们清理,这可把小学和它们乐坏了,短短一个下午,爪子就沾了不知多少怪物的鲜血,所过之处,简直就是一场屠杀比赛,就连血肉复生兽吐出来的血肉野兽也一个都不放过。

    我乐哉乐哉的跟在后面,负责打扫战场就够了,可惜这里只是人类和怪物交界的郊外大草原,怪物数量不是很多,也没什么强大怪物,一个下午下来,遇到的最强大的,也不过是一头头目级的凝肥兽,被小雪轻松解决掉了。

    以小雪现在的实力,和一般的领域级强者缠斗都没什么问题,比不变身的我还要强大许多,再加上身边四只小弟,在第二世界郊外大草原这种地方,自然是所向披靡,恐怕过不久以后,它们就会对这种屠杀比赛腻味。

    夜幕降临,本来就阴沉沉的天空,变得更加黑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黑夜中,郊外大草原变得更加恐怖,那无处不在的猩红光点,四处游荡,就仿佛是群魔的乐园,为夜晚的到来而雀跃狂呼着。

    我和鬼狼们的视力,基本不受这种普通的黑夜所影响,所以并未停下历练的脚步,那在漆黑中露出的一双双猩红眼睛,反而成了我们确定猎杀目标的依据,反正只要朝眼睛数量多,最密集的地方杀过去,经验自然大大的有。

    经过半个夜晚的屠杀,直到天空快要破晓了,我才呼唤着小雪它们停下来,扎营休息。

    我这个一根手指头都没有动弹过的懒惰主人,此时却在大咧咧的命令小雪在篝火旁边蜷起身体,然后在那比任何床垫都要温暖的狼体被窝躺上去,将那跟毛茸茸的大尾巴一拉,覆盖在身上。

    冬天带着小雪就是好,别的不说,这免费被窝就足以让人心动了。

    舒服的叹息着,挪了挪身子,我这才来得及大量一天以来的收获,因为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怪物,所以收获并不大,根本没什么值得可以拿出手的战利品。

    一堆的金币和药水,还有十多枚宝石,连件白板装备都没有,真是穷,我看郊外大草原干脆改名叫穷鬼大草原好了。

    唯一最大的收获,就是许久没有动弹过分毫的经验值了,不愧是第二世界的群魔堡垒,那些凝肥兽,血肉复生者,以及大恶魔巴格罗,虽然穷是穷的叮当响,但是给的经验可不少。

    按照这个速度,两个月升两级是绝对没有问题,这还是有bug小护身符的经验加成,换做是普通冒险者,到了这个等级,升级都是以年为单位。

    再到第三世界,比如说萨绮丽,等级高达八十级以上的她,升一级恐怕更是要以几年,十年为单位,每一级需要的经验,简直能吓死人。

    此时此刻,距离群魔堡垒万里之遥的哈洛加斯……

    让人战栗的暴风雪吹刮着,发出凄厉呼啸,宛如从黑色夜空之中飞快掠过的幽魂恶鬼,风卷着雪,雪夹着风,将整个哈洛加斯山变成一座人间冻狱。

    在这普通冒险者根本不可能生存的暴雪之夜,哈洛加斯山脉深处的某处峡谷,这里的狂风暴雪更是外面的一倍不止,光是听飓风从峡谷通过的声音,就能让人两腿发软,以为是某种巨龙的咆哮。

    然而,却有三道身影,突兀的出现在峡谷之内,视周围的暴风雪如无物,一步一个脚印,稳稳的向前走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