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八百二十三章 寻找油腻的师姐
    ********************************************************************************************************

    “等等嘛,大人,就一会,就一会。”温柔的小维拉丝,终究还是没办法生我的气,只要拉着我的手,露出可怜兮兮目光。

    我最拿她这一招没办法了,看到她楚楚可怜,泪眼汪汪的样子,头不听指挥的就点了下去。

    到底想要做什么呢?

    “蒂亚,还要一直躲着吗?”就在这时,她忽然回过头去,朝雾气朦胧,看不到人影的远处喊了一声。

    蒂亚?

    我的汗水索索的就冒出来了。

    虽说昨天莎拉已经跟我说了,让我宽心了,但事到临头还是有点惭愧,觉得没办法面对女孩们的善良和宽容。

    不过我可不能露出这副模样,让蒂亚看到,增加她的压力。

    想到这里,我正了正色,看向那边。

    浓郁的草原迷雾之中,逐渐走出一道纤细修长的身影,缓缓来到这边,不是蒂亚还能是谁。

    小丫头正带着慌张害羞,并且隐藏极深的一丝害怕情绪,来到大家面前,低着头,咬着嘴唇,不敢和大家的目光对视。

    “怎么回事,这可不像那个元气十足的赫拉迪克公主殿下哦。”我上前一步,将蒂亚轻轻搂住,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呜呜~~凡凡,别这样,会……会害羞的。”那个大胆热情,以前也经常在女孩们面前亲昵搂住我的胳膊的蒂亚。现在却扭捏害羞起来。

    “习惯就好了。”

    “习惯不了啦。”

    “慢慢习惯就好了。”

    “慢慢习惯也习惯不了啦。”

    “再慢一点就好,比如说定个五年计划什么的。”

    “太慢了,一点也不好!”

    噗嗤一声。大概是我和蒂亚的对话太有趣了,女孩们忍不住笑了起来。

    “好了,我要出发了。”

    放开蒂亚,我一一搂过维拉丝。莎拉,琳娅,亲吻一口。抱着妹妹莱娜,以及西露丝艾柯露和小黑碳三个宝贝女儿蹭了蹭,又在两个小侍女的脸蛋上捏了一下,便转身潇洒的踏入传送阵里面。

    “两个月后见,我可爱的女孩们,这段时间,可要好好照顾自己。”目光落到琳娅。莱娜以及黄段子侍女身上,以她们的聪明,一定能够明白我的意思。

    这一次的神诞日,或许也不是一个平淡的神诞日,可惜我不能留在她们身边。

    还有小黑碳。她的夜魔血脉,在这半年多的时间里苏醒了好几次,并没有食言,每次苏醒前都会通知我,所以没有生出什么乱子。

    我走了以后,她会乖乖听黄段子侍女的话吗?黄段子侍女会舍得管教自己的宝贝女儿吗?这些都是我所担心的,现在也只能见招拆招,反正以她情报头子的能力,就算解决不了,也能立刻通知在外历练的我,我很快就能赶回来,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想着这些,传送阵的白光也开始微微闪烁,我在里面轻轻向着外面的女孩们招手,她们回以温柔的笑容,然后在下一瞬间,笑容消失,眼前一黑,我已经置身于冰天雪地的地方。

    “咝~~~好冷好冷。”

    虽然营地那带着弄弄湿气的晨风,已经够寒冷刺骨了,但是和这比起来,也只能说是小巫见大巫。

    没错,这里是哈洛加斯,大概是人类能够生存的最严酷的地方之一。

    搓着双手,戴上斗篷帽子,我在不少人好奇的目光中,来到了马拉奶奶的医馆,虽说迫不及待的想要历练提高,但是既然来了,怎么也得抽出点时间,来探望探望这位老人。

    推开沉重的木门,昏暗的石屋内,一把熊熊的炉火正在里面旺盛燃烧着,不单照亮了屋内,也带来了让人舒服的温暖。

    浓浓的草药味,和温暖一起迎面扑来,经过火焰的炙烤,草药味散发出一股淡淡清香,让人心旷神怡,头脑一下子清新了过来。

    “亲爱的吴,好久不见了。”屋内的马拉奶奶回过头,看了一眼来客,那满是皱纹的脸顿时舒展开来。

    “好久不见,您还好吗?马拉奶奶。”

    “好,好,当年的地狱一族没有压垮我,现在的哈洛加斯寒冬,也休想打倒我。”

    老人微微笑道,弯着腰,驼着背,手中拄着一把古朴老旧的拐杖,看起来十分矮小和苍老,不堪一击,但是给人的自信和意志却宛如巨人一样震撼,反而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

    “怎么,在神诞日快要到来的时候来这里,阿卡拉又交代了什么任务吗?最近好像没什么事情发生,有点太平静了。”马拉自言自语道。

    “的确是没什么事发生,也没什么任务,我是出来历练的。”将厚重的木门关上,抖了抖斗篷上面的雪花,我回过头应道。

    “历练?终于也坐不住了,是吧,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他们两个,可是三番几次的去了好几趟,你也是时候出去了。”

    “正是如此。”我佩服的看着马拉,不愧是前任联盟大长老,老狐狸阿卡拉的前辈,真乃威武雄壮,算无遗漏,哪怕远在万里的哈洛加斯,也知道大师兄和二师兄想要爆我的菊花,不努力一下不行了。

    “来,坐下吧,抱歉了,我正忙着呢,可能没有时间招呼你了。”这样说着,马拉回过头去,继续捣鼓着她那一口足有一米高的大锅。

    从后面看去,完全就是一副描绘了邪恶的老巫女制作可怕秘药的可怕画卷。

    “怎么回事,难道发生了什么?”看了周围一眼,好几个受伤的野蛮人正昏迷的躺在地上,发出无意识的哀鸣。在楼上,也传来不少伤者的痛苦呻吟。

    “还不是因为神诞日快要来了。”用力搅拌着巨大的药锅,马拉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神诞日快到了。这些小兔崽子也想多积蓄点粮食,到时候好好庆祝一下,结果不顾天气恶劣,硬是要外出狩猎。结果就变成这样,还有好几个没能回来了。”

    “这种天气……”我仔细回忆了一下刚才,从哈洛加斯传送阵出来没多久。暴风雪就忽然降临了,鹅毛一样的大雪完全遮盖了视线,以本德鲁伊的钛合金狗眼,也看不到十米开外的景色。

    在这样的天气外出狩猎,这到底得多大的胆子呀,野蛮人的一生还真是彪悍无需解释。

    “那得赶快制止他们才行。”听说已经有人牺牲了,我连忙说道。

    “可不是吗?现在城门已经关上。除了冒险者以外,严禁外出了。”

    见马拉忙的不可开交,我也没有多打扰,坐了一会儿后,就告辞离去了。

    除了马拉这。还有一个地方是必须去的。

    “拉苏克大叔。”

    大暴风雪,吹的眼睛都睁不开,但我还是奇迹般的听到了咚咚咚的打铁声,在漫天雪白之中,找到了不远处那一点炉火的猩红。

    然后,便看到了拉苏克的高大身影,站在猩红的炉火旁边,冒着大风雪还在敲个不停,再次让我对野蛮人彪悍的人生无需解释这句话,有了新的认识。

    “哦,是吴小子。”刚好停下手中的工作,擦了一把雪花和汗水混杂在一起的古铜色大脸,野蛮人铁匠拉苏克回过头笑道。

    “恰西回来了吗?”

    “好小子,一来就想把我的女儿拐走吗?”拉苏克做大怒状,随即变脸似的,立刻露出和蔼的笑容。

    “不过男人就该这样做,喜欢的女人,二话不说拐回去再说,想当年我呀……”

    “想当年你怎么样?”拉苏克大婶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丈夫背后。

    “想……想当年……我……我认识了你,就再也没有对其他女人心动过了。”

    “哼。”重重哼了一声,以示不屑,然后拉苏克大婶露出笑脸,硬是将我拉到家里坐下了。

    “恰西那孩子呀,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是吗?都是我的错,一下给她太大的压力了。”听到消息以后,我沉默数秒,叹了一声。

    “压力个屁!”拉苏克大叔一拍大腿,怒吼起来。

    “当初那笨女儿,是她说一定要当铁匠,绝对不放弃,我才没有阻止,如今大好机会在前,却畏缩了,这样还是我拉苏克的女儿吗?我的脸都给她丢尽了!”

    挥舞着铁锤,拉苏克大叔喋喋不休起来,大致的意思是说,如果让他去当巨人铁匠的学生,那一定要学到一身手艺,到时候暗金神器,名垂千古,不在话下。

    “你就省省吧,鲁科加斯大人看中的不是你,是女儿,说明女儿比你强,小心把牛皮给吹破了。”拉苏克大婶看不下去了,冷冰冰一句讽刺,顿时让拉苏克垂头丧气。

    “我这不是着急吗?这么一个大好机会放在眼前,她明明可以实现梦想了,却……唉,你说这笨女儿到底是这么想的。”

    端起足有脑袋大的杯子,仰头用力的喝了一口,拉苏克恨其不争的说道,满满一副为女儿费尽心思,熬白了头发的父亲模样。

    “正因为要实现以前根本不敢想象的梦想了,觉得不真实,所以才害怕吧。”拉苏克大婶明明也是一副健壮粗犷的野蛮人形象,却格外的心细。

    “还不都怪你这家伙,老是打击女儿,说她根本不可能成为一名合格的铁匠,让她没了信心,所以机会摆在眼前,才会畏手畏脚,害怕起来。”

    闷闷的将杯子用力一放,拉苏克大叔抱头不语,脸上露出了后悔的表情。

    “拉苏克大叔,大婶,我想恰西没问题的。”从一人高的椅子跳了下来,我拍着胸膛保证道。

    脑海之中,回忆起了第一次见到恰西的情景。那双棕色明亮的眼眸,透露出的坚韧不拔的神采,让我相信。她绝对不会是一个畏缩的人。

    “你……你真是个好家伙,果然只有你配得上恰西呀!”拉苏克愣愣的看着我,看到了我对恰西的信任,不禁感动的大吼大叫起来。

    “……”

    既然恰西不在。那我先撤了,要不话题又要转移到我何时进入他们的家门当乘龙快婿,再到什么时候生个胖乎乎壮实的小男孩这种程度了。

    不急。反正我现在也没打算去第三世界,恰西,再好好考虑一下吧,我相信你。

    等不及暴风雪停下,我径直来到哈洛加斯法师公会,到达地下的世界之石传送阵,来到第二世界。

    所以说。我再次申明,我讨厌坐世界之石传送。

    七荤八素的从传送阵滚出来,我寻思着该去哪里好。

    哈加丝长老那还是不去了,事先未曾通知自己的到来,也未必能够找到她。找到她也没什么好说的,到是被调戏的可能性大大的有。

    小狐狸呢?根据来信说是在西部王国区域,鲁高因那里,来了第二世界一趟,我似乎应该去给我们的小天狐殿下请安才对。

    可是我怕呀,小狐狸的魅力越来越强了,我怕一个请安,就变成了漫无止境的啪啪啪,到时候乐不思蜀,过上没日没夜的荒淫生活,完成不了六十级的任务,这样还好,万一要是被小狐狸榨干了,发生天狐情殇这种惨事,那才叫悲剧。

    一个男主角,一个铁血纯爷们的男主角,不是倒在强敌的手下,而是倒在女人的怀抱中,这种事情,纵观古今也未曾发生过。

    脑海里浮现出小狐狸那**蚀骨的妩媚身姿,我打了个冷战,决定还是绕道而行,等功成名就回来以后,再找那只小骚狐狸啪啪啪,一路啪回营地也没关系。

    忍住**的冲动,我吸了吸口水,露出严肃表情。

    那么,现在应该考虑的就是该去哪个地方历练,哪里的经验来的最多了。

    普通人一定会下意识的想到,我去,这还用想,肯定是哈洛加斯区域的怪物经验最多呀。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你得看看天气,现在是寒冬哦亲,去哈洛加斯,有百分之一的几率被雪崩卷走哦亲,更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被暴风雪困在雪洞里面数天,甚至是数星期,只能和里面的雪山猿人搞基哦亲。

    所以,还是去群魔堡垒吧,那里成堆成堆的遗忘骑士,刷起来才叫一个爽,经验暴多,爆率倍增,挑战boss,怒刷装备,寻找油腻的师姐,就是它了!

    而且,那里还充满着我和小黑碳的回忆,不是吗?

    脚步在罗格营地传送站踌躇了片刻,我当机立断,重新回到传送站以内,选择了群魔堡垒区域。

    赞美阿卡拉,为了方便我历练,她暂时帮我开通了第二世界所有的传送阵,不然的话,要是刚才传送站的士兵面带微笑的问我一句:亲,想去群魔堡垒吗亲,营地通关了没有,安达利尔的分身见过了吗?没有的话,请从鲜血荒地走起哦亲。

    我那还不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群魔堡垒区域,阴沉沉的压抑天色,依然是这里的特色,清一色暗色调的,菱角分明的硬朗建筑,让这里充斥着一股铁血暴力的气氛,好像身处于最前线的兵营之中一样。

    嗅着这怀念的味道,我从传送站走出来,先是去看了一趟马大奥大叔,不管怎么说,当年拯救小黑碳的计划里,他也帮了大忙,而且还挺中意小黑碳的,要不是我和黄段子侍女当了小黑碳的爸爸妈妈,他说不定也要收留小黑碳。

    总而言之,他是个好人,大大的好人,虽然是光棍而且经过小黑碳事件以后也成长了一丝丝的女儿控属性,但是不管怎么说,他还是个中年颓废失业大叔一般的超级好人。

    “马大欧大叔,我来找你了。”推开铁匠铺的门,我就看到某个不务正业的联盟负责人,又在擦拭着他心爱的铁锤,准备干活了。

    “我叫格力欧……”

    “马里奥大叔……”

    “都说叫格力欧了你这混蛋,是故意来找茬的吗?”

    “名字对于你这样高深的铁匠而言,不是身外之物吗?如同神一般的铁匠,因为太在意自别人对自己的称呼了,所以才成不了神。”我神色深沉的说道。

    “竟……竟然是这样?”痴迷铁匠活,只有这种事情受不起诱惑的马大欧大叔,立刻露出专注目光。

    “没错,所以放弃吧,无论别人怎么称呼你,只要你的本心不变,那你就是神!”

    “原……原来如此,听你这样一说,我好像恍然大悟,找到了那一丝突破的灵感了!”

    “感谢我吧,马里奥大叔。”

    “才怪你这混小子,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张嘴巴忽悠过多少人!”

    我:“……”

    最近的人,真是越来越不好骗了。

    “怎么样,莉莉斯现在还好吗?”坐下来之后,吝啬的马大欧大叔也不给我倒一杯茶,也不关心一下我这个救世主的来意,直截了当的就问起了小黑碳的事情。

    “你不是一直在关注吗?”我眯着眼,笑了起来。

    以马大欧大叔的联盟负责人身份,想要知道小黑碳的近况,还是很容易的。

    “废话,我得来的消息,能有你那么清楚吗?”

    “放心吧,小黑碳好的很,现在已经转职了,前段时间呆她去历练,轻松的就通过了罗格营地。”

    说起自己的宝贝女儿,我立刻神采飞扬,滔滔不绝起来,而略染上了一丝女儿控属性的马大欧大叔,也听的渐渐有味,居然忘记他最重要的活了。

    一个上午过去后,我们才匆匆反应过来,各自去干各自的事情去了……

    ********************************************************************************************************

    上传忘记发布了,小七真是粗心大意呀ki★ra~~~

    混蛋啊啊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