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八百一十三章 足控的被迫式觉醒?
    ********************************************************************************************************

    监牢一层传送阵,经过一场误会骚乱闹剧以后,这里再次恢复了宁静,只剩下篝火噼啪噼啪的响声,在静静的传送房间里响彻着。

    不过守卫这里的两名士兵和一名法师知道,对面的房间肯定不会像这边这样安静。

    那么多人,一定很热闹吧,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忽然闻到了点香味,一定是在做什么好吃的东西吧。

    那么多倾国倾城的少女,一定很美妙吧,说不定连空气都是让人陶醉的粉红色。

    三人啃着一口干面包,就着一片咸辣肉干,喝着一口已经没有了鲜味的蔬菜汤,心里默默想到。

    凡长老一家忽然到访,制造出巨大的骚乱以后,决定在传送站落脚一晚,因为人多,不可能全部在传送阵房间里呆着,于是便在隔壁的房间住下了,反正监牢里什么不多,就房间多,附近也没什么怪物,有什么怪物也不敢去招惹那位大名鼎鼎的救世主大人,那不是羊入虎口,自寻死路吗?

    由于隔音结界的存在,三人听不到隔壁的动静,自然心痒难耐,总是忍不住浮想翩翩点什么,当然,不可能往h那方面想,毕竟不光是那让所有男人羡慕嫉妒恨的妻子团,女儿们也在,虽然是后宫长老但可不是【哔】乱长老。不至于那么荒淫无度。

    默默啃了一口干面包,喝了一口汤,士兵b忽然就虎目窜泪起来。

    “我或许明白了。那帮家伙的悲壮心情,我现在也想加入他们,一起讨伐凡大人。”

    “放弃吧,同人不同命。与其现在羡慕嫉妒,不如拼命祈祷,希望自己下一辈子也能当救世主。”

    士兵a将一块面包扔到嘴里。硬巴巴的嚼着,淡然说道,他的儿子都已经那么大了,很多东西都已经看淡了,什么美女也没有自家那混儿子和母老虎来的重要。

    “对……对,凡大人能这样,也是因为努力了。为联盟做了那么多贡献,所以优秀的女孩们才……才会喜欢上她,这是好人有好报。”单纯的年轻法师拼命点着头。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

    “大家都在吗?不嫌弃的话,喝喝我家女孩们做的炖肉汤吧。也给你们做了一份。”我端着一个热乎乎的小锅,推门进来,笑着招呼道。

    “这……这怎么好意思。”三人受宠若惊的站起来,连忙迎接。

    救世主来给我们送汤了,这种事你敢信?

    “没什么,也算是聊表歉意吧,来,快点趁热尝一尝,暖暖身子,冷了就不好喝了。”

    见三人围着的篝火上,也架着一口锅,上面炖着汤,不过这汤明显是蔬菜干做成的,味道和维拉丝做的没法比。

    完成了送汤任务以后,我急急忙忙的跑回去了,肚子饿,女孩们还在等着我开饭呢。

    三人面面相窥。

    “怎……怎么办?”法师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什么怎么办,难道是想辜负凡大人的一片心意吗?你要是有胆将这一锅汤原封不动的送回去,我们也不介意。”两名士兵笑道,引得法师连忙摇头。

    “话说回来……味道好香啊。”

    “我不客气了,歌姬大人炖的肉汤……营地里谁不知道歌姬大人的厨艺一流,比那些餐馆的大厨更厉害。”

    “上次神诞日参加厨艺大赛的那个什么阳泉酒家的丁油师傅,也就靠八件神器才能做出好吃的,不能和歌姬大人比。”

    “我说……你还真信所谓的八大神器啊……”

    “什么?”

    “不……没有什么。”

    一碗香喷喷的肉汤端在手心,光是闻上一口,全身就暖洋洋的,驱赶掉了久驻湿冷的监牢而残留在体内的阴冷气息,仿佛全身都泡在了温泉之中一般。

    不知不觉,三人已经是热泪满盈,什么叫人间极品,这才是呀。

    “咝~~~”忍耐不住,三人同时喝了一口。

    忽然间,他们的身体僵硬住了,一动不动,保持着喝汤的动作,眼睛睁大,里面的瞳孔放大数倍,剧烈颤抖着,然后,一股忍耐不住的热流从里面汹涌出来,滴落在地,形成两个大字。

    绝味!!

    “这么好喝的汤……我还是第一次喝到。”

    “我也是。”

    “我也是。”

    三人默默的说了一句,不疾不徐的一口一口喝着,喝快了,怕糟蹋汤,喝慢了,怕口腹抗议。

    不一会儿,分量十足的一锅肉汤就被喝了个精光,三人也终于领悟了美味的真意。

    真正的美味,不是让你一蹦而起,惊雷霹雳,口舌炸裂,顶冲金光。

    而是让你心怀感激温暖和幸福的,一口一口不断吃下去,从美味之中,吃出厨师倾注在食物之中的感情。

    “歌姬大人倾注在里面的对凡大人的爱,我已经吃出来了,抱歉,以后再也不会说出什么羡慕嫉妒恨之类的蠢话了。”士兵b抹着一把泪一把鼻涕,后悔不已。

    “我……我……”法师似乎也有话想说,他结结巴巴了半晌,终于抬起头,目露憧憬。

    “我,忽然也想结婚了。”

    士兵a和士兵b面面相窥,然后露出凝重神色,似乎用眼神交流了一会,才凑上去,轻轻拍着法师的肩膀。

    “兄弟,你的心情我们能理解,更希望能看到你早日成家。”

    “但是……”

    “但是呢,千万不要冲动,带着现在这种美好的心情去期盼爱情,以为等自己结了婚以后。也能天天喝到这种充满爱意的汤。”

    “现实是残酷的。”

    “哪怕你的妻子真的那么爱你,就像歌姬大人爱着凡大人那样,但是……”

    “但是她肯定没有歌姬大人那样的厨艺。”

    “期望越大。失望越大,我们不是在打击你,而是害怕你结了婚以后想不开。”

    身为过来人,士兵a和士兵b一脸沉痛的你一言。我一语,将法师不理智的结婚冲动给浇熄了。

    另外一边……

    我狼吞虎咽的将一口肉汤喝完,咬着刚刚烤好的烙饼。一边将碗递向维拉丝。

    “再来一碗。”

    “是的,大人,就来了。”温柔的妻子,仿佛早就在等着为丈夫添汤,立刻接过碗,轻轻搅动着锅,然后稳稳的一勺一勺添上。不多不少,刚好是三分之二碗,递回给我。

    一张烙饼刚好被我塞到嘴里,飞快的接过碗,就着汤将烙饼吃了下去。

    “爸爸爸爸。西露丝和艾柯露也有帮忙哦。”见我吃的那么起劲,两位公主殿下连忙邀功。

    “是吗?难怪我觉得今晚的晚餐,比平时还要香一点,原来是宝贝女儿们的功劳。”我笑开了花,擦干净嘴巴上的油腻,在两位公主香滑白嫩的脸蛋上重重亲了一口。

    “莉莉斯也有帮忙。”两位公主又连忙给小黑碳说话,一点也不贪功。

    “是吗?那小黑碳也得奖励一下才行。”我又凑了上去,结果被黄段子侍女挡住,白了我一眼。

    “去去去,臭烘烘的大嘴,少碰我的宝贝女儿。”

    “切,什么臭烘烘的,还不是经常被吻的晕乎乎。”我暗地里嘀咕了一句,刚好被黄段子侍女听到了,脸蛋微红,她飞快的看了一眼周围,再瞪回来,凑近小嘴,呵着香气压低声音回道。

    “才……才不是神魂颠倒,那是因为被亲王殿下的嘴巴臭的晕乎乎。”

    “我又没说是神魂颠倒。”耸了耸肩,我暗自偷笑不已。

    这笨蛋侍女,不打自招了吧。

    在黄段子侍女气呼呼的刀光剑影目光中,我安然度过了晚饭后的悠闲时间,准备入睡。

    在扫干净的地板上面,铺上准备好的草席,然后垫上一层棉被,再铺上被子和枕头,一张五米宽的简陋大床就算弄好了。

    历练以来,大家一直都是这么睡在一起,以前带着莎拉她们历练也是,在野外的话,会多上一道手续,需要撑起一个巨大帐篷。

    身为一家之主,我理所当然的要睡在中间位置,至于两边嘛,那就随意了,不过今天不同。

    “咳咳。”我装模作样的咳嗽了几声,郑重宣布。

    “我可爱的迷宫小杀手们,今晚能和爸爸一起睡吗?”

    “乐意之至,父亲大人。”已经换上了可爱睡衣的两位公主殿下,做了一个微微弯腰,轻拉长裙的礼仪,那优雅高贵的一举一动,比真正的一国公主还要完美。

    因为,我们家里并不缺乏真正的公主教导她们礼仪,如小幽灵,三无公主,琳娅,黄段子侍女等等。

    这样做完以后,两位公主大概觉得很有趣,笑嘻嘻的飞扑到我的怀里,互相打闹。

    不过,她们也没有忘记可爱的妹妹。

    “莉莉斯,你也是哦,快点过来。”一左一右抱着我的胳膊,将我夹在中间,她们朝小黑碳招手道。

    “但是……”小黑碳有些畏缩,犹豫的看着我。

    “没关系,过来吧,不过两边都被你们这两个小调皮霸占了,想让妹妹怎么办?”我笑捏了捏西露丝艾柯露的鼻子。

    “这个简单。”她们似乎早就想好了,异口同声道。

    “莉莉斯小,睡在爸爸上面不就好了?”

    “……”

    虽然说不是不可以,但是那样一来,我岂不是完全被女儿们包围起来,幸福的连被子都不用盖了?

    总而言之就是这样吧。

    闻着女儿们的香味,我这个最幸福的天下第一女儿控,眨眼间就陷入了梦乡之中,只比某只睡神圣女慢一点点。

    第二天一早,女孩们都起床了,床上只有一头懒猪还在呼呼大睡,似乎因为【女儿棉被】的效果太好了。陷入美好的梦乡之中不肯醒来。

    “呼叫总部,呼叫总部,这里是空军一号。已经发现目标,重复一遍,已经发现目标。”某只跟着一起醒过来的发光体幽灵,这时候。站在不远处,装模作样的自言自语起来。

    “这里是总部,空军一号。启动第一方案,准备攻击,不惜一切代价叫醒目标。”

    “空军一号明白。”

    到此为止,小幽灵自言自语完毕,然后深呼吸一口气,瞄准目标,开始加速冲刺。她宛如自由体操运动员在比赛中做最后一个动作,冲刺的同时,连续在地面翻着筋斗,然后忽然用力一蹬,高高跳起。在半空中做了一个自转三周半加一千零八十度翻滚的高难度系数动作,稳稳落地,气不喘,腰不弯,两条纤美的**绷得笔直,神气的抬头挺胸。

    “报告总部,目标已命中。”

    这样说着,两条腿挪了挪,那**的小巧玉足下面,似乎踩着了什么东西的样子。

    本人,德鲁伊吴凡,联盟长老,精灵亲王,兼天下第一女儿控,天下第一妹控,天下第一妻控。

    此刻,正在做着难得的美梦,梦到了我的宝贝女儿们,西露丝,艾柯露,小黑碳,正在不断分裂,变成六个,八个,十一个,十五个,二十个……

    片刻之后,在我面前出现了女儿的海洋。

    她们亲热的搂抱着我,用最甜美腻人的声音叫着我爸爸,在我的脸颊上亲吻着。

    十个,百个,千个,我完全埋没在了女儿的海洋之中,幸福的不可自拔。

    可是就在这时。

    忽然,小黑碳的神色不对。

    无数个小黑碳,忽然低下了头,似乎露出一副痛苦的样子,还没等我问个明白,撕拉一声,她们背后的衣服就裂开了,从里面张开一双小小的恶魔翅膀。

    之后,西露丝和艾柯露像泡沫一样,砰啪砰啪的消失不见,只剩下数不尽的露出小恶魔翅膀的小黑碳。

    她们缓缓抬起头,额头上的水银色刘海高高吹起,露出那双高贵傲气,充满蔑视的血红色眼睛,坐在高高的王座上面,用居高临下的睥睨目光看着我,那高高翘起的修长小腿笔直朝位于下方的我伸了过来,五只宛如艺术品一般的洁白如玉的脚趾轻轻努起。

    因为有无数个小黑碳,自然的,也就有无数小腿,无数晶莹的脚趾头出现在我面前。

    然后,从无数小黑碳口中,发出整齐一致的高傲声音。

    “卑贱的人类,感到荣幸吧,作为本王的第一个奴隶,特别允许你亲吻本王的脚趾头,来证明你对本王的忠诚。”

    看着无数晶莹剔透,美丽异常的脚趾头,我感到口干舌……不对,我感到心慌意乱,心里一惊,眼前一暗,终于从梦中惊醒过来。

    缓缓睁开双眼,我立刻陷入了无语之中。

    那……那个……我还在做梦吗?

    伸手掐了自己一把,会疼,不像是在做梦。

    所以说啊,小幽灵?小圣女?幽灵圣女大人?无所不能目光如炬的伟大圣女殿下?

    虽然说,我最近的确莫名其妙的,似乎产生了些微的足控属性,但是,您这种做法,未免也太刺激了,让我这个微足控接受不能了吧?

    好吧,或许还有人不知道我现在的惨状,我就姑且描述一下。

    左脸颊,被小幽灵的一只脚踩着。

    右脸颊,也被小幽灵的一只脚踩着。

    睁开双眼,便能从五只脚趾头的缝隙之中,从下往上,模糊窥到一丝牧师袍里面的风采,而且,是在正上方。

    再且,这笨蛋幽灵又没穿内裤。

    我:“……”

    小幽灵:“……”

    “站住,你这笨蛋幽灵,今天我非得收拾你一顿不可!”

    数秒后,我追着小幽灵在房间里团团转,女孩们十分淡定的收拾着东西,准备出发,似乎对这种景象已经习以为常了。

    “我只不过是好心叫小凡起床罢了。”小幽灵边跑边说。

    “还有胆说,给我老实招了,这是第几种招数了?”

    “第五十四种。”

    “一共有多少种?!”

    “一百零八种,暂时。”

    “原来才到一半!而且还是暂时!更饶不了你!!”

    我嗷嗷叫着,终于捕获到了这只爱作弄人的笨蛋幽灵,将她扑倒在地。

    “住……住手,区区笨蛋佣人,也想以下克上吗?”

    “正有此意!”

    “不……不要啦,小凡,我错了。”硬的不行,小幽灵又来软的。

    “现在求饶已经太迟了。”

    “呜~~呜呜~~明明,明明已经死了,还不肯放过我吗?”小幽灵悲戚的抹起了双眼,好一个奥斯卡奖女主角!

    没有用,没有用,我今天就要化身成为铁石心肠的男人!

    狞笑着,我朝小幽灵伸出魔爪。

    “连……连变成幽灵都不肯放过吗?”紧紧抱着高耸的酥胸,她又露出了凄美的楚楚可怜的神色,但是依然打动不了我。

    “又……又要高喊着【就算是幽灵也要让你怀孕】这样的话,对我做些奇怪的事情吗?”

    “碰!”“咚!”“砰锵!”

    一时间,房间大乱,刚才还气定神闲收拾着的女孩们,纷纷乱作一团。

    正收拾着床铺的维拉丝,毫无预兆的脸蛋通红,额头冒烟,倒了下去。

    琳娅,莎拉她们脸色通红,背过去,继续收拾着,不敢看向这边,不过耳朵却微微的竖了起来,是我的错觉吗?

    三无公主忽然掏出纸笔,奋笔记录着什么,喂喂,你这h公主给我够了!!!

    黄段子侍女一脸鄙视,捂住小黑碳的耳朵,不想让纯洁的女儿受到我们的污染。

    西露丝和艾柯露捂住通红的脸蛋,时不时向这边偷偷瞧一眼,目光和我对视上,立刻就更加害羞不堪的转过头去。

    “你……你这h圣女啊……”看着得意不已的小幽灵,我浑身无力,连揉她的脸蛋的力气都没有了。

    自作孽,不可活,指的大概就是这种情况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