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八百零五章 节操何在?
    ********************************************************************************************************

    “为什么?很可爱呀,这个印记,不愧是我家宝贝女儿莉莉斯做的东西,为什么不能摸呢?这样太可惜了。”我有点不甘心。

    “总之不能摸,太恶心了,因为太恶心了所以不能摸!”

    “为什么会恶心?我不觉得印记恶心啊?”

    “不是印记恶心!是你这人类恶心!一边傻笑着一边恶心兮兮的摸着,让本王看不下去!”不知道是气过头了还是怎么样,莉莉斯似乎有点混乱了。

    “说的可真过分……好吧,我不摸就是了,明明是那么漂亮的印记。”见她反应如此强烈,我只好松开手,百般的不舍。

    “无法理解,为什么被印了奴隶印记,你这愚蠢的家伙还能那么开心,是变态吗?果然只是一个单纯的变态吗?”

    “是这样么?”面对莉莉斯的质疑,我歪头想了一会,灿烂的笑着,将手背上的印记微微举起来,对着血红色的月亮晃了晃,仿佛把它当做了漂亮的首饰一般。

    “为什么不能高兴呢?这可是我的女儿给我印的印记,就好像在说,哼哼哼,这样一来,只要印上这个印记,爸爸就是我的所有物了,我要一个人独占爸爸,不让给任何人。这种想法,不是很可爱吗?”

    “不……不对,意思是这个意思。但也不是这个意思!虽然奴隶印记的确是在表达这种意思,表明你已经是本王一个人的所有物,但是……但是……啊啊啊!本王已经不知道该什么说好了,为什么由你这个该死人类男性说出来。本来应该正确的意思就好像被曲解了一样!让本王极度不爽!!!”

    莉莉斯似乎有点抓狂了,抱着她那一头宛如在夜空飘舞的水晶细丝般的水银长发,郁闷的直想撞墙。

    为什么自己就斗不过这个该死的人类呢?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对方调戏,难道他是本王的克星?不对,这绝不可能,任人宰割的牲畜,什么时候能够成为主人的克星了,本王绝不相信这种荒谬的事情!

    这样想着,莉莉斯定了定神。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但是很快,她又听到一句让她差点失去理智的话:“这就是爱呀,满满的爱,爱能战胜一切,所以说。莉莉斯也快点抛弃对男性的成见,扑到爸爸怀里尽情的撒娇吧,像你这个年纪的小女孩,就应该这么天真灿漫才对,整天喊打喊杀的可不好。”

    这……这该死的人类,该不会是故意的吧,是在故意惹本王生气,让本王失去理智,然后尽情的嘲笑本王失态的样子,一定是这样,阴谋,这是对方的阴谋!

    浑身颤抖的紧握着小拳头,莉莉斯忍了又忍,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算把内心的强烈愤怒之意咽下。

    忍辱负重,没错,现在是忍辱负重的时候!

    “这个印记……有什么作用吗?”

    我忽然想起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还不知道这个印记,对自己有什么影响呢,万一被烙了这个印记以后,以后不得不听从莉莉斯的命令,那可就有点糟了。

    “哼,终于想起要问这个了吗?”见扳回一局的机会来了,莉莉斯女王殿下双手抱胸,高傲的扇动着小小恶魔翅膀,居高临下的露出幸灾乐祸目光。

    “告诉你这卑贱的人类也无妨,被本王烙下了这个印记,以后本王只要肚子一饿,印记就会显现出来,发出灼热光芒,这样一来,你就得乖乖的过来给本王吸血,知道吗?”

    “就这么简单?”我有点傻眼,本来以为是更厉害的东西,没想到,居然只是夜魔的饥饿感应器而已,有了这个,以后就方便多了。

    “以后还会有的,本王要将所有的耻辱印记,统统都烙印到你这该死的人类身上,让你后悔羞耻一辈子。”

    见对方不将印记放在眼里,莉莉斯暗恨的啧了一声。

    要不是她才刚刚获得新生,大量的传承还无法接受解读,只懂得这么一个最简单的奴隶烙印的话,哪会这么简单?

    这愚蠢人类,难道以为夜魔控制玩弄自己的牲畜粮食的方法,就只有这种肤浅程度吗?也好,先让他误会着,小看着,等本王以后强大起来,学会其他更加强大的奴隶烙印,到时候有他好哭的。

    这样一想,对于遥远未来的美好期盼,让莉莉斯兴奋的忍不住嘴角微微勾了起来。

    当然,莉莉斯不知道的是,幸好她没有掌握更加强大的契约印记,没有引起对方的力量反弹,否则的话……请参考某只偷鸡不成蚀把米的龙族公主就知道了。

    “人类,你的条件就只有那么多了吗?本王肚子饿了。”

    “恩,暂时想不到其他了,就先这样吧。”

    因为事先没有做太充足的准备,我想了想,也想不到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太过分的条件,莉莉斯也不会答应,先将就着办吧,至少以后不用担心莉莉斯忽然出现,让整个加混乱一片了。

    “肚子饿的话,就来吧,尽情的吸吧,为了我的莉莉斯,就算把我吸干也没有关系。”我展开双手,温柔的迎接女儿的到来。

    “恶心!”恨恨的瞪了我一眼,但是又无可奈何的,莉莉斯拍打着小恶魔翅膀,不情不愿的缓缓靠近,直到落入我的怀里,被我轻轻搂住。

    这一瞬间,我仿佛得到了整个世界,心里满是幸福和满足。

    “愚蠢低贱的人类,为了高贵的莉莉斯女王,献出你的鲜血吧。这是的你莫大的荣幸,是你活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价值。”

    吸血之前,仿佛祝词仪式一般。莉莉斯还要来上这么一段,当然,在我这个父亲眼里,这只不过是傲娇害羞而已。嗯嗯,我的女儿,实在太可爱了。

    说完以后。莉莉斯对着我的脖子一口咬下,似乎为了报复我刚才欺负她一般,比第一次咬的时候更加用力,那两颗尖锐的小虎牙,轻易的就刺破了皮肤,发出“嗞~”的一声,到达里面。

    然后。大口大口的,贪婪吸吮起来,那湿软的小舌头,还不断的在舔着,将因为咬的太用力。没办法完全吸掉而渗出来的血液,也舔食干净,一点都不放过。

    真像只饿了好几天的可怜小猫咪。

    我轻轻搂着小黑碳,脸颊在她柔软飘舞的水银色发丝上轻轻摩挲着,不断轻拍打着她的后背,以防她吸吮的太卖力呛着了。

    虽然被咬的有点疼,大口大口的吸吮,更是有种刺疼的感觉,但是完全比不上此时内心涌出来的莫名满足感,情不自禁的想要哼上一首摇篮曲,让怀里的宝贝吃饱喝足睡香,永远这么幸福的活着。

    啊啊啊,母亲哺喂婴儿就是这种感觉吗?难道我现在正在散发出强烈的母爱气息?

    我陶醉在这种温馨的感觉之中,忘记了所有一切。

    但是很快,我就记起了不应该忘记掉的东西,应该说,是被强迫的记起来了。

    用力咬过,用力吸吮所产生的疼痛感持续了数秒后,很快就逐渐的麻痹,消失,然后从被咬着的脖子上,传遍全身的奇妙感觉,开始蔓延起来。

    而且,大概是因为莉莉斯吸吮的特别卖力,这一次的感觉,也比上一次来的更加强烈,更加迅猛,几乎不下于小狐狸的三尾诱惑,让我瞬间双眼就通红起来,全身的血液澎湃流动,完全无法控制的流向了某个点。

    噢噢噢————!!情况不妙,父亲的节操大丧失啊啊啊!!!

    我在心里惊叫着,努力控制着身体不被**所淹没,虽然抵抗是抵抗住了,没有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发出奇怪的呻吟声,但是那里的血液却已经没办法再回流回去。

    悲剧啊!!!为什么我会忘记了这件事,一时不查,居然对女儿露出这副丑态,虽说这是夜魔一族的强烈诱惑,是不可抗拒之力……

    无论这么找借口,都无法消除我内心的懊悔,完蛋了,已经没办法获得小黑碳的原谅了。

    就在这时,脖子上不断涌入的强烈感觉,忽然一滞,就好像崩堤的大坝重新被堵住了一样,让我获得了喘息之机。

    怎么回事,为什么停下来了,难道是已经喝饱了?有点快,比上次快多了,莫非是吸的速度远超我的想象?

    我有点困惑的看着莉莉斯从脖子上收回锐牙和舌头,将嘴角的一丝血迹舔的干干净净,然后,耸动着小鼻子,在我怀里面,忽然乱嗅起来。

    “你这家伙!”

    她忽然用强势的目光瞪着我,让我吓了一跳,被莉莉斯女王的气势震住了,差点下意识的就想行士兵礼。

    “是……是的,怎么了?已经喝饱了吗?”

    “不对。”摇了摇头,继续耸动着小鼻子,在我怀里嗅着,莉莉斯用怀疑的目光上下盯着我,问道。

    “你这家伙,身上还藏了什么好吃的,对吧?”

    “好吃的?”我一时没听懂,蒙了。

    什么好吃的,我为什么要藏起来?搞不懂莉莉斯在说什么。

    “别装傻了,本王已经闻到了,而且传承上的确也有注明,卑贱的男性,除了可以吸血进食以外,身上还有其他好吃的东西!”

    莉莉斯严厉的怒斥道,那种神色,就仿佛发现了自家的佣人奴仆,居然敢将自己心爱的糕点零食偷偷藏起来,然后谎称已经没有了一般,实在是胆大包天,不知死活。

    轰隆隆————!!大脑划过数道闪电,我已经完全明白是怎么回事,莉莉斯所说的,我藏起来的好吃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了。

    不……不行啊啊啊啊啊啊——————————!!!!!

    心灵之中,发出一声惊恐绝望的哀嚎,我迅速在脑海里一一闪过春哥凤姐贝爷比利菲妮下水道的美人鱼。以史无前例的速度,让聚集在某个点上的血液吓的退缩回来。

    嘘了一口气,擦擦额头上冒出的大量冷汗。我冲莉莉斯僵硬的露齿一笑。

    “一定是你搞错了,不信再仔细嗅一嗅看看,根本没有什么好吃的东西吧。”

    发出一声惊咦,莉莉斯再次耸动她那可爱圆润的小鼻子。仔细在我的怀里再次嗅起来。

    “的确……好像味道淡了很多,几乎闻不到了……”忽然,她停下动作。死死的盯着我的脸。

    怎……怎么了?难道是被她看出破绽了?

    我有点慌张和心虚,眼睛左右躲闪着,不敢和莉莉斯那仿佛名侦探的锐利目光对视。

    “区区的愚蠢人类,还想骗本王,真是可笑,这种拙劣的谎言,本王一眼就看穿了。”莉莉斯嗤嗤的冷笑着。一眨不眨的盯着我,就好像毒蛇在看着一只走投无路的青蛙。

    果然被看穿了!!!

    我陷入了史无前例的惊恐之中,不行,莉莉斯,唯独那种东西不行。绝对不能给你喝!

    然后,在我呆滞的目光中,莉莉斯忽然将脸蛋凑上来,伸出粉嫩的小舌头,在我的额头上舔舐起来。

    在我呆滞的神色中,刚刚冒出的冷汗,没来得及擦干净的冷汗,被她仔细认真,一点不漏的舔到了嘴里,才收回去,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娇唇,用不屑藐视的目光看着我。

    “本王已经找到了好吃的东西,休想瞒着本王。”

    “哈哈……啊哈哈哈……”我无力的笑着,浑身一软,坐倒在地。

    原……原来只是汗液啊,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莉莉斯已经发现了,真正吸引着她的东西。

    不对啊!哪怕只是汗液也够丧失了,节操何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