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七百九十五章 犹豫
    ********************************************************************************************************

    因为是私下的转职仪式,只为小黑炭一个人举行,仪式也不需要由谁来主持,阿卡拉更是乐得不用站在台上,对即将转职的学员们来上一番慷慨陈词,每年两次,她估计也腻味了。

    十几双目光,齐齐落到小黑炭身上,到是让敏锐的她,加快了来到祭坛的脚步,好像要躲到祭坛后面,避开这些目光似的,小小的身影,大步大步向前,眨眼间就来到了转职祭坛的正中心。

    “差不多要开始了,真是期待呀。”阿卡拉抬着头,那张苍老的脸上,感受到了清晨第一缕阳光的照射。

    霎时间,转职祭坛被一股浓郁的白光包裹起来,而后将站在里面的小黑炭也包裹在内,一如我们以前见到的转职仪式,并没有什么区别。

    我心里暗地松一口气。

    “原来夜魔转职,也没什么特别之处。”

    一直都是求知欲旺盛的凯恩爷爷,看到这一幕,不由的有些失望,喂喂,你想出现什么?非得来个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狂风大作,暴雨侵袭,才算对得起小黑炭的夜魔身份吗?

    正常万岁!平凡万岁!

    我成立了倒凯恩党,在心里高呼起来,目光紧紧落在转职祭坛上面,生怕出现什么意外的景象。

    时间慢慢的流逝着,一分钟过去了,浓郁的白光还在持续,一般来说。正常人的转职时间大概在一两分钟左右,时间不是固定的,当然。花费的时间长,也并不一定就代表资质高,只不过是概率问题。

    所以,这一分钟我还很淡定。

    然后是接下来的第二分钟过去。我开始如隔三秋了。

    第三分钟走完,白光依然持续,我已经是度日如年。

    第四分钟。仪式还是没有停止的趋势。

    “时间……好像用的比较久。”刚刚完成了转职仪式没多久的西露丝和艾柯露,察觉到了不寻常之处,她们两个是一起步入祭坛,同时转职的,用的时间也没有多过三分钟。

    “我就说,夜魔终究是和人类有些不同。”凯恩抚着白须,仿佛证明了自己的理论是正确一般。高兴的笑道。

    这种事情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担忧之下,我开始迈出脚步,脱离人群,顺着青石路阶梯,一步一步往山顶上的祭坛走去。逐渐脱离了人群。

    “唉?吴,你在做什么,转职仪式可不能打扰。”大家出神的看着祭坛,还是凯恩第一个发现我的异常举动,连忙说道。

    “算了,让他去吧,我觉得吴没什么问题。”阿卡拉微笑着,阻止了凯恩欲阻拦的举动。

    “既然你都这么说的话……”凯恩顿住脚步,他从来不怀疑阿卡拉的话,别忘记,阿卡拉可是整个联盟最优秀的预言师。

    璀璨的白光覆盖了整个山顶祭坛,恍然间,我已经来到了半山腰,停止脚步,愣了一会,又继续前进,直至来到祭坛边缘。

    此时,小黑炭的转职仪式已经足足持续了十分钟。

    就在我的脚步再次停下,寻思着该不该踏入祭坛之内,会不会对转职仪式造成影响的时候,终于,白光炸一声破碎,化作无数光点散落,转职仪式结束了。

    宛如绵绵细雨一样落下的光点之中,小黑炭的身影,飞快的向这边飞扑过来。

    “爸爸~~~”

    怀里一重,我紧紧地抱着小黑炭。

    “我的小宝贝,刚刚担心死爸爸了,没事吧?”抱了一会儿,我放开小黑炭,蹲下来,仔细打量着她,在她的脑袋上轻轻抚摸着。

    “小黑炭,没事。”小家伙轻摇了摇头。

    “转职,成功了吗?”

    歪头想了一会,她点点头,又摇摇头:“不知道,大概……成功了?”

    “成功就成功,什么叫大概,忘记了爸爸教过你的?只要顺利将状态栏打开,就算成功了。”我好笑的轻轻在小黑炭的鼻子上一抹。

    “嗯。”小黑炭娇憨的应了一声,小手在前面虚空点了点后,朝我露出无垢的笑容。

    “能打开。”

    “太好了。”我激动的将小黑炭抱起来,用胡渣蹭了蹭,然后将她高高举起。

    山脚下,看到这一幕的众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顿时一片欢呼。

    “虽然情况比较特殊一点,能转职成功就好。”阿卡拉呵呵笑道,拄着拐杖,在大家欢呼庆祝的时候,和凯恩一道悄悄的转身离去。

    “不过真是可惜,莉莉斯大概是最后一个夜魔了,地狱世界里我不知道,至少在暗黑大陆的话,她应该是最后一个,没有其他可以参考的样本。”凯恩的神色稍稍有些遗憾。

    “有时候你和法拉还真没什么区别,一遇到这种情况,脑袋就开始发热,迫不及待的想研究一番。”

    “别把我和那老吝啬鬼比较。”

    “我怎么了?怎么也得比你这老书虫要好吧?”忽然间,法拉就出现在了两人旁边,和她们一起走着,出言反驳道。

    “说过多少次了,别在营地里胡乱使用技能。”阿卡拉头疼的捂着额头。

    “这话你应该对吴小子说,我平时可是遵规守纪。”

    “这种话,就跟法拉是个慷慨解囊的家伙一样可笑。”

    “可恶,老书虫,你今天非要和我作对吗?”

    “不是一直都在作对吗?”

    “好吧,来战个痛快!噢噢噢————!!!”

    “啊啊啊————!!!”

    阿卡拉拄着拐杖,淡定的从密布呼啸的多节棍影中穿出,当身后战成一团的两人空气般,径直离去。

    这。也是日常啊。

    另外一边,我们已经拥簇着小黑炭回到家,维拉丝她们立刻就忙碌起来。准备做一顿大餐庆祝。

    我和黄段子侍女两个,则是开始详细的端详转职以后的小黑炭。

    刚刚没来得及看小黑炭的属性,现在,我让她再次把状态栏打开。小黑炭有些扭捏,似乎在畏缩着什么似的,犹犹豫豫的终于把自己的状态栏展示出来。

    职业:死灵法师。等级:1级,升级所需经验:5000,生命99,法力:199。

    力量:49

    敏捷:49

    体力:49

    精力:99

    我以为眼花了,揉了揉眼,再次凑上去仔细看,发现还是一模一样。

    这……

    这种时候该说什么才好?

    我和黄段子侍女面面相窥。半晌无言。

    “你们十二骑士转职的时候……有那么厉害吗?”我张了张嘴,问道。

    “十二骑士本质不过是特殊职业,所依仗的是继承的经验和神器套装,基础属性哪有可能那么厉害。”黄段子侍女拼命摇头,她也被吓傻了。连吐槽我都忘记了。

    “夜魔一族……就真的那么厉害吗?”我又撒谎了,或许眼前壮观的属性值,有可能也受到了夜魔血脉的影响,但是我觉得,和小黑炭吸了我的血关系更大。

    教练,我也想吸自己的血了。

    “有些种族天赋是羡慕不过来的,比如说巨龙,哪怕是一头刚出生不久的巨龙,也能轻易的干掉刚刚转职的冒险者。”

    黄段子侍女轻易的就被我诱导了话题,反而开始安慰起我来了。

    “总……总而言之,这是好事吧?”

    “是好事,绝对是好事。”

    再次相视一眼,我们不约而同的抱起了小黑炭,一家三口亲昵的互相亲昵起来。

    “爸爸,洁露卡姐姐,我们也要和莉莉斯庆祝。”见我们如此,西露丝和艾柯露有些羡慕,也想抱一抱自己的妹妹,好好蹭一蹭那柔软的小脸蛋。

    可惜,小黑炭一听,就立刻躲到了我们的背后,细密的水银色刘海中,透露出怯生而抱歉的目光,看着双胞胎公主。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很快,大家也都知道了小黑炭惊人的属性,一个个都惊叹不已,这样的属性,比她们和我灵魂联锁之后还要高,已经相当于一个三十多级的冒险者的基础四围了。

    拥有超凡脱俗的基础,的确是好事,只不过,但愿小黑炭别真的像巨龙一样,天赋虽高,但是成长周期也十分漫长,基本上,一头纯正的巨龙,至少需要500年才成年,成年的巨龙,一般都有着世界之力境界的实力。

    而人类,虽然绝大部分无缘世界之力境界,但是百分之零点零零零零几的那一小撮,却能在一两百年内,达到世界之力境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人类的起点虽低,但也并不是毫无优势。

    但愿小黑炭有着巨龙一样的起点,而同时拥有人类一样的进步速度,那才是真正的厉害,或许在若干年以后,我真的得称呼我的宝贝女儿为莉莉斯女王殿下了。

    夜晚,我独自一人来到屋外,仰躺在不远处的草地上面,一眨不眨的注视着繁星。

    旁边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来到身边停下,沙沙一声,坐了下来。

    “呐,笨蛋亲王。”夜空下,黄段子侍女有些格外飘渺的清脆声音,传到耳边。

    “叫主人。”我一如既往的希望能从侍女身上夺回主人的威严。

    “呸,想的美,笨蛋笨蛋,天下第一笨蛋亲王。”低下头,黄段子侍女用着撒娇的声音说道,一缕紫色的发丝,自她低头的动作中垂落下来,落到脸庞,传来淡淡的,天然的郁金香味道,再看着那张紫色发丝和紫色眸子点缀下的绝色俏脸。

    刹那间,给我一种错觉,就仿佛身边开满了紫色郁金香一样,变成了一片郁金香海般。

    呆了呆。很快回过神来,我侧过身,背对着她:“不叫的话就不理你。别和我说话,我忙着数星星呢。”

    “真的不理?”

    “真的。”

    身后沉默下来,然后听到一阵瓶瓶罐罐的动静,我想起什么。当时就吓尿了,一个坐起反扑,将黄段子侍女按倒在地。抓住了她的两只小手。

    果然,她的右手上多出了一个贴了骷髅标签的玻璃瓶。

    “你这家伙啊,一会儿不卖弄过期避孕药就不舒服是吧。”我为自己的机智而庆幸,要是再迟上一点,说不定就被这小侍女给毒害了。

    黄段子侍女很有那么点宁死不屈的范儿,冲着我哼了一声。

    “说,这到底是什么?”

    “自己试试不就知道了?”小侍女恶趣味的盯着我。

    “好吧。我试试看。”

    在黄段子侍女惊讶的目光注视下,我抢过玻璃瓶,拔出塞子,倒出一粒药丸,见她没阻止我。知道不是什么危险的东西,于是像吃花生粒一样扔进嘴里。

    然后,俯身下去,吻上了这小侍女的樱唇,舌头灵巧的钻开她的唇口和贝齿防线,将嘴里含着的药丸渡了过去。

    冷不防被偷袭的小侍女,俏脸顿时通红起来,但好歹没有完全失去冷静,察觉到我的阴谋以后,忍着羞涩,香舌轻吐,目露狡黠笑意的又将药丸送回到了我的嘴里。

    好家伙,连主人送的东西都敢拒绝。

    我当时就不能忍了,立刻又把药丸重新送了回去。

    这样你来我往,交战了十几回合,愣是没有分出胜负,到是各自的口水不知道吃了多少。

    没办法了,看我的绝招!

    在送回药丸的时候,我带着不怀好意的目光,伸出魔爪,轻轻揉上了这小侍女高耸丰满的胸脯上,隔着衣服轻轻一捏,顿时满手的芬芳柔软丰腴。

    不可抑制的发出一声羞耻惊呼,然后,药丸顺着她的喉咙,吞了下去。

    “呜~~呜呜~~竟然……竟然把这种东西吃下去了。”察觉到不妙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黄段子侍女满脸的惊慌失措。

    “到底是什么药?”我忍不住问道。

    “……”

    死死的瞪着我,那满是惊慌羞耻泪光的眼眸里面,透露着无尽的控诉,仿佛在说我是个骗子色狼笨蛋禽兽傻瓜无耻下流卑鄙的恶毒亲王。

    片刻过后,黄段子侍女那张俏脸上的惊慌神色,逐渐被一股妩媚十足的诱人酡红所取代,樱唇呼出的气息越发炙热,急促,带着一股让男人无法抗拒的色色味道,两条修长笔直的**,也开始忍耐不住的,轻轻的互相摩擦起来。

    “……”

    好吧,不用解释了,我已经知道是什么药了。

    咳咳,那啥,怎么说呢,真是没办法,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你看看这笨蛋侍女,究竟做了什么好事,我可没有错,对吧,而且秉着一颗悬壶济世的善心,决定帮她【解毒】,天底下已经没有多少像我这种以德报怨的好人了。

    抱着浑身娇软滚烫,不安分的在怀里扭来扭去的黄段子侍女,我左右看了一眼,做贼似的,飞快窜入了附近的草丛之中。

    作为一名德鲁伊,作为一名资深的德鲁伊,我觉得诸如草丛战,树林战,花海战,湖边战,水中战之类的野战夜战,应该是无师自通,驾轻就熟才对。

    所以此处无需花费过于语言解释,至于那些啪啪啪的声音,只不过是因为敌人太过强大,陷入了激战之中而已。

    良久过后,怀里搂着瘫软无力的小侍女那精致玲珑的**娇躯,我心满意足的蹭了蹭她那一头紫色长发,然后,在她依旧没有找回焦距的紫色眼眸上,亲了亲。

    等这小侍女回过神来后,心情大好的我主动询问起来。

    “说吧,有什么问题想要问,该不会只是为了主动送上门来给我吃吧。”

    顿时,肩膀被用力咬了一口。

    又羞又气的黄段子侍女瞪着我,在怀里蜷缩了缩,叹了一口气。

    “为了赚钱拯救病危的妹妹,而不得不来到人人畏惧的古堡里工作的楚楚可怜的纯洁侍女,终于被古堡的主人禽兽亲王给诱骗到房间里,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如果你说的是节操的话,那种东西你早就没了。”我吐槽道。

    “还有,偶尔也疼爱一下你那可怜的妹妹如何?”

    “才不要疼那种老是欺负姐姐的笨蛋妹妹。”小侍女鼓着小嘴,气呼呼的说道。

    “不争气的姐姐被道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瞪着我,这小侍女的樱唇越撅越高,越来越生气。

    “禽兽亲王占有了楚楚可怜的侍女以后,还不满足,魔爪又伸向了她病弱的妹妹,啊,病弱属性真是好呀,毫无反抗之力就被压倒在了床上,剥光衣服,任人摆布,禽兽亲王的暴欲得到了满足,将这对姐妹带回到古堡里面,在她们苦苦的哀求和柔弱的哀泣中,过上了没日没夜,没羞没臊的生活,真是可喜可贺。”

    “要是让卡露洁听到你这番话,那才叫真的可喜可贺呢。”我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这小侍女,最近和三无公主接触多了,变得越来越不像话了。

    “接回刚才的话题,笨蛋亲王,为什么不和小黑炭灵魂联接,在犹豫着什么?”忽然间,无止境卖着节操的黄段子侍女,变得一脸正经,那双紫色深幽,充满着宁静睿智气息的紫眸,静静的看着我,这样问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