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七百九十三章 不明觉厉的感觉
    ********************************************************************************************************

    迷迷糊糊起来,发现躺在草地上,小幽灵一个劲的在我怀里蹭着,一副做完了坏事以后心满意足的样子。

    怎么了?我模模糊糊的想了起来,自己又进入了得意忘形模式,结果最后被她的幽灵体炮弹命中,在黄泉路上转了一圈,清醒活过来了。

    “你这小圣女,怎么就不知道轻点?”我摸着还在隐隐作痛的腹部,抱着她坐起来,抱怨道。

    “很疼?”小圣女很萌很可爱的在怀里抬起头,歪头看着我。

    “有点。”我咂了咂嘴,自我感觉良好,不知道是不是喝了几口孟婆汤,感觉自己抖m之力似乎暂时提升了不少,竟然还想再来一发。

    这是要去和孟婆玩蓝色生死恋的节奏?

    “真没办法,就帮小凡你揉一揉吧。”小圣女用很居高临下的高傲语气,说着温柔的话,然后哼着圣洁优美小曲,用着柔柔的小手,在我的腹部上按摩起来。

    “啊,舒服,不过还是不够。”我哼哼唧唧要求多多的说道。

    “帮你舔舔?”露出困扰的神色,小幽灵看着我,然后把我的上衣掀起,俯身下去,那湿润诱人的樱唇呼出香软气息,缓缓的向小腹靠近……

    喂喂喂,少儿不宜了笨蛋。要是被人误会该怎么办?

    我远远就看到了小狐狸和蒂亚丫头赶过来,大惊失色,这副模样被她们看到的话。那真是上帝从时空管理局出来帮我作证,都没人肯信了。

    不过可以看出,平时娇蛮的小幽灵竟然这么听话,她的心情应当是相当的好。

    不知为何。每次幽灵体炮弹以后,她都会特别的高兴,莫非是抖s属性逐渐开始显露出来了?

    “好了。小笨蛋,有什么值得高兴成这样?”我将小圣女抱起,在她手感好到没话说的脸蛋上揉了揉。

    “哼呼,因为小凡没有躲,哼哼~~哼~~”继续哼着她的小曲,很高兴的,小幽灵这样理所当然的说道。

    我没有躲开就那么高兴吗?真是个意外的容易满足的圣女殿下。

    哑然失笑。我忍不住在这娇俏可爱的发光体幽灵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感情幽灵体炮弹是在测试我的忠诚度呀,这种普通人都能卧倒躲过去的直线猪突猛进式攻击,只有我每每不忍这小圣女撞到哪棵树或者哪面墙上,所以才甘愿用腹部承受,感受到了佣人的忠诚。所以很开心,对吗?

    太容易满足了,超容易满足的说,作为一名失去信仰的堕落圣女,不是应该满脸的残忍表情,血腥十足的对自己的骑士命令,为了证明你的忠诚,去把这个村子里的鸡都给我杀光吧这样吗?

    如此一来,我就又能获得一个【杀鸡狂魔德鲁伊】的称号了。

    好吧,吐槽到此为止,小狐狸她们来了,这一次自己又被某种狂热的buff刺激,似乎做了不少让女孩们担心的事情,所以落得现在的下场,也是没话好说,待会回去以后,得和维拉丝她们道个歉才行。

    当然,最最最重要的,还是等待我可爱的小黑炭醒过来,将她高高抱起……

    “小凡又要进入奇怪的模式了,嗨哈!”小幽灵二话不说,头一抬,给我的下巴来了一记后脑勺攻击。

    正臆想连连的嘿嘿笑着,冷不防的下巴一撞,咬到舌头,疼的我满地打滚。

    这小圣女……致命一击概率和杀伤力有点高啊,莫非她真正的职业是幻影刺客?

    “自作自受。”娇媚的笑声响起,一听就知道是口嫌体正直的小狐狸殿下。

    “凡凡似乎没事了。”蒂亚在一定的距离蹲下,隔空用树枝轻捅着我的脸,似乎依然害怕我暴走将她怎么样似的。

    逆推我的时候,怎么不见有这么矜持?

    “没事,我好着呢。”若无其事的站起来,我咳嗽几声,大咧咧说道。

    “既然没事了,就该好好算清几笔账了。”噗嗤噗嗤的摇着狐狸尾巴,小狐狸笑眯眯的看着我,噢噢噢,是杀气,我从她的眼里看到了杀气!

    怎么回事,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如此深沉的怨念,刚才冒失的时候,似乎没有做过得罪她的事情吧?难道是我选择性失忆了?

    “哼,别理这只骚狐狸,她只不过是在嫉妒本圣女能够将小凡唤醒,然后把气撒到小凡身上罢了。”

    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小幽灵站出来,立刻帮我解了惑,抬头挺胸,得意的说道,怎么说呢?不愧有【最了解自己的人是敌人】这句话。

    “什什什……什么?本……本天狐会嫉妒?会做出这种无聊的,迁怒的事情?你这只发光体,思维也太发散了吧,真该剖开脑子好好看一眼里面装的是什么,该不会是一团豆浆吧!”

    小狐狸尾巴上的软毛一炸,仿佛被揪住尾巴的猫一样,愤愤怒吼道。

    一看她的反应,软毛炸起的动作,还有狐狸尾巴摇摆的幅度方向,熟悉小狐狸的我就知道,小幽灵这是猜对了。

    “豆浆至少还能喝,怎么比得你这只骚狐狸,脑子里什么都没有,打开的话满满一股子勾引男人的狐狸精骚味。”小幽灵不甘示弱的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对方。

    “你这家伙……你这发光体……本天狐……本天狐饶不了你!”论嘴巴功夫,小狐狸不是小幽灵的对手,立刻就黑化了。

    “谁怕谁,来吧,决斗吧,本圣女要将你这头骚狐狸打回原形!”呼哧呼哧的挥着刺拳,小幽灵战意十足。

    “好好好。就到这里吧,想要决斗改天找个没人的地方,别给大家添麻烦。”我适时的插话进来。一把拎住小幽灵,将她搂在了怀里。

    “啊,你这坏蛋,偏心。骗子!”见我的举动,小狐狸立刻瞪大美目,仿佛我欺骗了她的感情又始乱终弃似的。委屈极了。

    “那好吧,我来抱住你……”我放开小幽灵,改而展臂抱向她。

    “呸呸呸,本天狐才不要你抱。”俏脸一红,小狐狸立刻娇哼一声,甩着尾巴闪开了。

    “给你不要,那本圣女就不客气了。”有趣的看着天敌的反应。小幽灵很无良的再次钻到我的怀里面,蹭了蹭,满脸舒服安心,故意刺激着对方。

    “呜~~~”果然,小狐狸泪眼汪汪。握紧拳头,全身剧烈颤抖起来。

    没办法,傲娇可是要吃亏的,小幽灵虽然也是傲娇,但是她随时能在傲和娇之间调整,而小狐狸就没办法了,单独相处的时候,或许还能变成一只软狐狸,但是在外人面前,却无论如何也拉不下面子,总是傲娇满满,所以总是在小幽灵面前吃亏。

    “不管怎么说,先回去吧,别让维拉丝太担心了。”

    看着这对万年天敌,以我为焦点互相比斗着,我不禁有些头疼,形势不妙,最后无论她们谁赢谁输,倒霉的都将会是我,这是经过科学验证的经验之谈。

    打出维拉丝的幌子,小狐狸果然收敛了许多,伸手揉了揉站在一旁,插不上话,有些小失落的蒂亚丫头的脑袋,我冲她笑了笑:“回去吧,小丫头。”

    “嗯。”赫拉迪克小公主立刻高兴起来。

    刚才那场战斗,蒂亚完全插不上话,也没有资格插话,那是天敌与天敌之间,恋人与恋人之间组成的完美三角关系,牢固的不可踏入一步,这让蒂亚很是沮丧,觉得和凡凡的距离,忽然又拉远了,幸好凡凡还是注意到了自己,没有落下自己。

    “怎么了?”回家一路,见小狐狸忽然想起什么,做状沉思的样子,我好奇问道。

    “不……总感觉好像……忘记了点什么?”她看向蒂亚。

    “忘记了什么吗?”蒂亚歪着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算了,既然想不起来,那肯定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小狐狸对自己的记忆很有自信,连自己都记不起来的事情,肯定是可有可无,无须在意。

    “回去吧,我还要吃维拉丝做的油酥饼。”蒂亚小丫头也跟着【无须在意】的欢呼起来。

    “是是是,回去让你吃个够,吃多少都行,只要你的肚子能撑得下。”我笑着轻点了点蒂亚的额头。

    “本圣女要吃很多很多钻石。”怀里的小幽灵也有样学样。

    “请务必量力而行。”我当时腿就软了,走路都不利索。

    “真是没有用的佣人,我是多么希望你也能把刚才对小蒂亚说的那番底气十足的话,重复的和我说一遍。”

    “抱歉……会破产的,所以还是饶了我吧。”

    “真没用。”

    “没错,真是没用的男人。”

    “咦,小狐狸,你什么时候站在小幽灵那边了?”

    “本天狐只是站在女人那边罢了。”

    “凡凡,没用,凡凡,没用。”

    “啰嗦,不给你吃了!”

    四人欢快的声音,随着风儿轻轻飘荡散开,吹到数里之外。

    那里,有一具【尸体】,正以五体投地的大字型姿势,趴在草地上。

    那张侧卧着的,颇具威严的国字脸上面,忽然就涌出了滚滚泪水。

    阿勒?我似乎被遗忘了,不是说好了去做一件大事的吗?阿勒阿勒?为什么没人理我了呢?难道这是什么新的游戏?名为放置游戏的欺负人的新游戏?

    久久的趴在草地上的大猩猩高特,逐渐被名为寂寞的泥土所覆盖掩埋,待到来年春天,这里一定能长出高特花之类的奇怪植物吧,一定。

    回到家,看到我总算恢复正常,没有和高特一起去河边卖节操,女孩们都松了一口气。当然,我也要和她们道歉,让大家担心真的对不起了。保证以后再也……呃,尽量少犯这种得意忘形的病。

    然后,狠狠教训了一把神秘的证人少女c,让你兴风作浪。

    贝雅小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正坐在餐桌上吃的稀里哗啦,没有一点精灵公主的样,见我们携手回来。瞪大了眼,嘴上咬着一块酥油饼愣了半天,才惊叫一声,躲到了西露丝和艾柯露的房间里。

    临走的时候,还不忘记把属于她的粥啊饼啊什么的早餐统统带走。

    这傻公主,有时候傻的真是可爱。

    “小维拉丝,我肚子饿了。”小幽灵一进门就嚷嚷起来。身为睡神圣女的她,生物钟和大家有点不一样,所以偶尔会在时间上【擦肩而过】,大概有两天没有吃东西了,除了钻石以外。

    “稍等。立刻就来。”从狼吻中清醒过来的维拉丝,穿着那可爱的小狗图案围裙,在厨房里探出身子,朝我们露了一个温柔的人妻笑容,目光触及我,顿时小脸红扑扑的把头缩了回去。

    得,有小幽灵的无底洞胃口,维拉丝天还没亮就起来做好的一大竹筐油酥饼,大概今天就能吃完了。

    “你们先吃吧,我去看看小黑炭。”扔下一句话,我就一头钻到了小黑炭的房间里,准备耐心的静候她苏醒过来。

    紧接着,阿卡拉和凯恩过来探望了,对于她们没有搞懂的问题,一个晚上就被我解决了,两位老人表示淡定不能,不过并未多问我什么,真是懂得察言观色,善解人意,要真解释起来,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说。

    难道说在梦里,被某把藏头露尾的咸鱼剑传授天机,把小黑炭给救醒了?她们不把我当成傻子才怪。

    中午的时候,忙碌的丽娜大姐也抽空过来探望了,带着不明失踪,不知为何显得格外垂头丧气的大猩猩高特。

    傍晚,一口气睡了十几二十个小时的小黑炭,在我和黄段子侍女的守候下,终于缓缓睁开眼。

    “小……小黑炭?”原本预计好的,在小黑炭醒过来的时候,立刻就抱着她,高举着她欢呼的计划,在此时激动的心情中,显得格外风中凌乱,张了张嘴,只能喊出一声宝贝女儿的名字。

    “爸爸……妈妈……”小黑炭睁开眼,看着我们,也轻轻的喊了一声。

    “诶,爸爸妈妈在呢。”握着小黑炭的小手,我连忙点头,生怕她看不见,听不到。

    千言万语,这时候全都化作了一声……

    “咕噜噜~~~”的肚子叫声。

    小黑炭立刻脸红红的用被子埋着脸,不好意思的紧捂着还在不断叫饿的肚子。

    我和黄段子侍女相视一笑,擦了擦湿润眼角,齐声说道。

    “小黑炭,起床吃饭吧。”

    足足吃下一个半野蛮人的饭量,小黑炭的表情依然显得意犹未尽,好像在说只不过是吃了七分饱,勉勉强强。

    她刚刚醒过来,身子还很虚弱(或许),我可不敢让她吃太多,撑着消化不了。

    我已经被【消化不良】这四个字,弄的后怕了。

    “小黑炭,怎么样,还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可千万不要瞒着爸爸,知道吗?”见小黑炭胃口那么好,我又是松了一口气,在旁边嘘寒问暖的问道。

    摸了摸一点也没有显得鼓起的小肚子,小黑炭从进食状态中回过神来,环视了一眼,这才发现,整个家,所有人都在直盯盯的看着她吃饭。

    发出一声细微胆怯惊呼,她像受惊的小松鼠般,灵活的哧溜一声绕到了我和黄段子侍女的身后,探出一个小小脑袋,面对着大家关切的目光,紧张的抓紧了我的衣服,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好像和平常的小黑炭,没什么两样。

    虽然有点可惜,小黑炭的性格并没有因为夜魔血脉的苏醒,而有所变化,变得稍稍积极大胆一些,但是这样的结果,已经让我感动不已了。

    忍住内心的激动,我弯下腰,捏了捏宝贝女儿的脸蛋,亲昵的继续问道。

    “吃饱了,小黑炭现在想做什么?”

    现在是傍晚时间,平时这个时候,小黑炭吃了晚饭后,都是在黄段子侍女的带领下,在书房里学习,或者外出活动锻炼,这样做,也能避免在女孩们最集中的时间段,接受大家目光的洗礼。

    轻轻踢了踢脚,小黑炭在我的耳边小声说了一句,她想要外出活动活动。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睡了十几个小时,这个安分不下来的宝贝女儿,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去活动一下身子了。

    和往常一样,我把这个任务交给了黄段子侍女,目送她带着小黑炭外出,自己在家里陪女孩们聊天,和女儿们亲昵,喂小鱼人埃丽雅,以及教训那只总是蠢蠢欲动,妄图逆主的金色死狗。

    家里的女孩越来越多,合理安排时间也是必须的。

    两个多小时过后,西露丝和艾柯露已经被我打发去洗澡睡觉了,女孩们也是洗完澡,换上了诱人的睡衣,一个个伸着懒腰,准备入睡。

    在没有多少娱乐活动的暗黑大陆,大多数人都差不多是在这个时间回房睡觉,当然,那些以酒吧为家的酒鬼们除外。

    算算时间,黄段子侍女和小黑炭也差不多该回来了。

    正想着,门外就传来两人的脚步声,时间分毫不差,这已经是家里的日常了。

    只不过这一次,黄段子侍女,是带着掩饰不住的惊讶神色,来到我面前。

    “喂,笨蛋亲王。”

    “有这么叫人的吗?叫我主人。”见女孩们都已经回房了,我胆子肥起来,脸皮厚起来。

    “主人……什么的,现在才没有心情和你开玩笑。”黄段子侍女的神色语气难得的正经,让我产生一种不明觉厉的感觉。

    等等,难道是小黑炭又出了什么问题?不对呀,这小侍女的俏脸上也不见担忧和害怕之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