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每个人都有一段不堪回事的黑历史
    ********************************************************************************************************

    “消……消化不良?”

    我为埃芙丽娜的答案,惊愣了半天也回不过神来。

    让我心碎,让全家不得安宁,让女孩们悲痛落泪,让小黑炭不得不再次遭受苦难的症状,竟然只是……只是消化不良而已?

    “没骗你。”埃芙丽娜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笑意,好像在说,傻了吧,真相就是这么简单。

    “我刚才仔细对你的女儿做了一番扫描检查。”

    吼吼,究竟对我家的小黑炭做了什么,没有用脏手去触摸她吧?没有用猥亵的目光去看她吧?剁了你的手,挖了你的眼珠子哦混蛋!

    不过想想它是借用了自己的身体,手是自己的,眼珠子也是自己的,还是算了。

    “虽然不是由创……咳咳,由上帝亲手创造的种族,远比不上天使族和巨龙族优秀,但是,夜魔一族能够在自然孕育的情况下,获得如此强大的种族特性,也算是小小的奇迹了。”

    “那可不是,在地狱里面,夜魔一族也是高等种族,可惜因为后代的问题,最后落到了这个境地。”我得意洋洋的说道,好像自己就是夜魔一族似的。

    可惜,可惜夜魔只能生下小夜魔,这对于地狱那些强者而言是完全不能够容忍的事情,它们的生育能力本来就很低了,想要给自己捣鼓个子孙后代很是不易,又岂能容忍夜魔来借那啥?

    正因为这一点。夜魔族才逐渐凋零,最后不得不来到暗黑大陆谋求发展,然后已经变得异常弱小的她们。又悲催的被教廷给团灭了。

    至少史书上是这么记载的,至于她们是怎么样来到暗黑大陆,我们就无从得知了。

    似乎看穿了我的想法,埃芙丽娜否认道:“我说的夜魔族强大。并不是指她们繁衍后代的特性,当然,这一点也不错。我所说的强大,恰好和你的女儿这次倒下有关。”

    “那是什么?”听它这么一说,我顿时涌起了强烈的求知欲。

    “通过我的研究判断,夜魔一族在刚刚诞生的时候,或许并没有那么强大,没有那么完美,但是她们有一种强大的能力。可以通过进食的方式,也就是你所说的吸血行为,通过从血液之中获取能量的同时,也能获得对方的部分能力,来不断改善自己。强大自己。”

    “那么牛?”我瞪大双眼,脱口而出。

    那岂不是等于只要能给她们吸到更多强者的血液,就能无限进化?要是能吸到上帝的血,那还不逆天了?

    不对,不对劲,要是真这样的话,夜魔早就逆天了,秘史记载,当年夜魔一族作为堕落恶魔(就是当初末日之战中分裂出来的那群家伙)的附庸,也是有过一段蜜月期的,肯定没有少吸对方的血。

    要是真能从对方的血液之中获得对方的能力,无限进化,那么夜魔一族肯定能和天使,堕落恶魔,以及巨龙族各撑一片天。

    果然,我刚刚想到这里,就听到埃芙丽娜那边也给了解释。

    “当然,这种能力也不是无限吸取的,每个种族都有自身的种族能力发展界限,比如说,夜魔无论再怎么吸收能力,也不可能超过由上帝制造出来的天使和巨龙,当身体素质能力,已经优化到她们的种族极限的时候,就会自动停止下来,而如果……”

    “而如果什么?”见对方在关键的时刻,却忽然卖起了关子,我不由的着急催促起来。

    “如果想强行吸收无法吸收的东西,就会变成你的女儿那样。”吊了我好一会儿胃口,这万恶的咸鱼剑才用一副调侃的口吻,最后说道。

    “什……什么意思?”我一时没能理解这番话。

    “所以我不是说了吗?消化不良。”对方叹了一口气,为我的智商感到捉鸡。

    “问的不是这个,为什么……你刚才说的【强行吸收无法吸收的东西】,指的该不会……该不会是我的血液吧?”整理了思路,我猛烈摇着头,无法置信。

    “这不是能很好的理解我的话么,虽说只是凡人级的智商。”

    “为什么我的血液,是小黑炭无法吸收的东西?”我不理会咸鱼剑的揶揄,继续问道。

    这一次,对方沉默了许久,而我也心思一片混乱,既想知道,又害怕着什么,喉咙蠕动了许久,还是没有催促追问。

    “其实……如果换做几年前,是没什么问题的。”良久,对方忽然冒出一句搭不上边的话。

    “为什么这样说?”虽然话题有些不着边际,但正好让我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好奇的看着对方。

    “你自己好好想一想,这几年都发生了什么?”

    “……”

    “……”

    “抱歉……”

    “我就知道不该指望你的蠢脑袋。”埃芙丽娜恨我不争,没好气的数起来。

    “你自己经历了什么事情,我不知道,算算你来见我那几次,到底发生了什么,不就一目了然了吗?”

    “有道理。”我一拍手心,沉思起来。

    其实一共也没有和埃芙丽娜见过多少,以来到暗黑大陆的时间计算,一年平均不到一次,要说最近这几年的话……

    喂喂,最近这几年不都没怎么见过了么,不过,我到是回想起了几次异常状况,那些一直困扰到现在,不大愿意回想起来的东西。

    黑龙艾利亚斯之战后,那个奇怪的,有些悲伤的梦,直到现在。还时不时的从梦中一闪而过,让我在睡醒的时候,发现枕头边湿了。

    还有就是再之前。和哈里路战斗过后,因为使用了奇奇怪怪的家伙教的奇奇怪怪的自残技巧,喝了奇奇怪怪的家伙制造的奇奇怪怪的药水,然后虚弱了好一段时间。在那段时间里,和埃芙丽娜见过一次。

    再之前……可能就要追溯到突破领域境界那一战了,同样是使用了奇奇怪怪的家伙教导的奇奇怪怪的技巧。然后变成了奇奇怪怪的怪物,最后貌似还被奇奇怪怪的家伙附身了,才莫名其妙的赢了那场战斗。

    我整个人都奇奇怪怪了啊混蛋!

    话说这样的回忆是不是有点悲催?为什么我的记忆中,自残总是占了大部分?我又不是练了七伤拳的奇奇怪怪家伙,或者说是每次出一招就要吐一口血的奇奇怪怪二爷,我可是主角,主角哦。这样虐主真的好吗?

    不让主角拥有一些其他更美好的回忆,比如说和女孩子啪啪啪,又比如说和女孩子啪啪啪之类的事情,真的好吗?

    啧,骑士小说终归是骑士小说。现实不可能那么美好,要我真的是某本书里面出现的主角,那么作者一定是不懂行情的三流货色。

    不知道现在最流行的是写h文,这样才能吸引读者么混蛋?!看看三无公主一年的收获吧!知道的话就快点再给我来一百个后宫混蛋!

    咳咳,话题扯远了,应该说我是在逃避现实才对,唯独这两次事件,我不大愿意多去回想,难道埃芙丽娜的意思是说这两件事,或者是其中的某一件,使得我的身体发生了什么奇奇怪怪的改变,才让小黑炭吸了血之后消化不良?

    难道说是黑龙艾利亚斯当初入侵灵魂的举动……

    “看来,你已经想到了什么。”咸鱼剑很不给面子,一言将我的装傻面具揭破了。

    “没有想到,什么也没有想到。”我呼噜噜的摇着头拼命否认。

    “第一次见面就和你说过了吧,我是穿越者,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人,不是我自夸,我在那个世界可是被称为一种叫死宅的生物,死宅知道是什么吗?是天天蹲在家里玩耍,不务正业,嚷着工作就输了的家伙哦,一副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却连那些努力干活养活自己的碌碌无为精神麻木的上班族也比不上哦。”

    “这我当然知道,一开始就知道了。”咸鱼剑无奈的摇着头。

    “你只是想努力的证明,你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罢了,对吗?”

    “对对对,当然,其实我也想当超人,想拯救世界,但是要背负太沉重的东西嘛,还算了算了。”如同自知天命的欧巴桑一样,我状似风趣自嘲的摇着手。

    “还真是一直没有变,你的性格。”

    “哈哈,对吧,从十多年前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改变过,我可是被大家称为不动如山的男人,嗯哼。”我继续装傻。

    “你就没想过,你的上一辈子,上上一辈子,到底是谁吗?”埃芙丽娜似乎并不打算放过我的样子。

    “是……是谁?”笑脸一僵,我紧张起来。

    “天知道,看样子似乎也是个平凡到极点的家伙。”

    “什么嘛,什么都不知道的家伙,竟然吓我,好肥的胆子!”我听了后,拍着胸口,松了一口气,随即小人得志的怒目相瞪。

    “那好吧,让我来追溯一下你的起源……”

    “对不起,我错了,全能全知的埃芙丽娜大人哟。”我当时就五体投地了。

    “看来……算了,我也不勉强你。”

    “对对对,勉强没有幸福,我还要回家多陪陪妻子。”

    话题似乎到这里就结束了,我和埃芙丽娜都沉默下来。

    “那个……是不是应该救救小黑炭了?”察觉到这家伙心情似乎不怎么好,我小心翼翼的看了它好几眼,才鼓起勇气,问了一句。

    “既然答应了你也没办法,本来是不应该帮你这种家伙的!”埃芙丽娜带着怨念和怒气的对我说道。

    “呃……抱歉。”

    “算了,其实一早就知道了,你就是这样的家伙,性格像平庸到了极点的凡人。”

    “我本来就是凡人。”我小声嘀咕抗议。

    “喏,你不是要救你的宝贝女儿吗?这个拿去吧。”似乎懒得和我多废话了,埃芙丽娜剑身轻轻一晃。顿时,我的眼前多了一把匕首。

    一把金色能量凝聚而成的匕首,光芒有些耀目。更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似有着生命一般,匕首上面一波一波散发的浅浅光晕,和自己的脉搏跳动频率。形成了完美的呼应。

    “这个……这个该怎么个用法?”惊讶于这把匕首带来的感觉,但我更多的是疑惑它的用法,用这玩意怎么救小黑炭?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埃芙丽娜笑的十分恶趣味。

    “用这把匕首。插入你的宝贝女儿的胸膛里面就行了。”

    “你说什么?”我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话我只说一遍,你要是不相信我,那就算了,自己解决吧。”对方淡淡的说道,语气中已经有了逐客之意,如果它有办法将我赶走的话。

    “你这家伙,是故意的吧。是故意让我这样做的吧!”我怒了。

    “没错,我就是故意的,要是连这点事情也下定不了决心,这点信任人的勇气也没有的话,我劝你还是不要当什么救世主了。找个深山老林,带着你的妻子女儿隐居去吧。”嘲讽满满的口吻,从对面传了过来。

    我沉默了片刻。

    “真的……不会有问题?”

    “再说一遍,我没有骗你的必要,当然,你也可以把我当成敌人,一直以来只不过是为了达到某个目的,忽悠你,欺骗你,那么,就请自行想办法救你的女儿吧!”

    “好吧,我相信你。”握了握匕首,我下定决心。

    “就冲你愿意陪我一起吐槽这点,我相信你不是坏人。”

    “原来是根据这一点判断我的好坏么你这混蛋!”

    埃芙丽娜当时就掀桌了,不过很快,它的语气柔和下来,不管怎么说,我也选择了相信它,这个决定,似乎让它的怨念少了不少。

    “去吧,选择你要走的道路,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算了,说这些话大概又会让你混乱为难,给我滚吧。”

    “能这么体谅我,谢啦。”我感激的朝对方打了个手势,顿了顿,握着手上的金色匕首。

    “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

    “有。”

    “什么什么?”我顿时眼前一亮。

    “还记得你以前和我说过的白雪公主的故事吗?”带着恶意的感觉,咸鱼剑神秘兮兮的说道。

    “记得,但和这有什么关系?”我有不妙的感觉。

    “像王子拯救公主一样,吻上去,也能救醒你的宝贝女儿。”

    “什……什么?”我大惊失色,要我吻小黑炭?这也太丧失点了吧。

    “吻脸行不?”我提出折中条件。

    “不行,就得是嘴,然后……”

    “然后还得怎么样?”

    “等她醒过来后,在她的目光注视下,再把匕首插到她胸膛里面。”

    “这不是更过分了吗?!你这家伙在忽悠我!!”我化身哥斯拉,恨不得喷一口火将这把咸鱼剑烧成烤咸鱼。

    “是你一个劲的要求这要求那,能帮忙就该谢天谢地了,竟然还不知足。”

    “好吧,算你狠。”咬牙切齿,放下一句狠话,我瞪了对方半天。

    “喂,不是要赶我走吗?为什么还不赶?”

    “你不是不想和我呆一起吗?为什么不自己滚?”对方也反问道。

    “我能走早就走了混蛋!”

    “我能赶早就赶了混蛋!”

    眼瞪眼,瞪了半天,我们同时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上辈子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孽,才能遇到这样的活宝剑。

    许久之后……

    “喂,埃芙丽娜。”

    “呃?”对方似快要睡着了一般,发出含糊不清的回应。

    “我的过去……真的……真的有什么秘密吗?我的意思是说,以前的我,真的是什么了不起的家伙吗?”

    “你自己不是已经逐渐开始意识到了点什么吗?”

    “都是些含糊不清的信息。”

    “想要知道?”

    “这个嘛……知道后会有什么变化吗?”我谨慎的问道。

    “如果仅仅是知道的话,或许不会。”

    “那……告诉我吧。”犹豫了半天,我才下定决心。

    “不说。”

    “哈?”这家伙吞吞吐吐了半天,竟然临门一脚退缩了?

    “等你真正愿意放弃,愿意背负起一切的时候,到时再说吧。”

    “放弃了,背负了,会有什么变化吗?”我低下头,为自己的贪心和软弱感到羞愧,甚至不敢注视埃芙丽娜。

    “会,你会变得不再是现在的你,你所在的世界,有可能会顷刻间被毁灭。”

    “我到底是什么玩意呀,还是算了……”没想到后果如此严重,我自嘲一句,果断退缩了。

    “我还以为你会说【我就是我,无论怎么改变,我还是我,谁也没办法改变我】这种话呢。”埃芙丽娜笑了起来。

    “算了吧,又不是刚刚到叛逆期,只要想做就能做到,只要自己认真的话就什么都能做到,自己的心无比强大——这些幼稚想法,早就已经破灭了,这个世上,有太多穷一辈子也做不到的事情。”

    “大叔思想。”

    “你以为谁的年纪更大,我这个年纪呀,在暗黑大陆,可还只算是乳臭未干的冒险者知道不!”没想到会被区区一把咸鱼剑鄙视,我顿时大怒,反驳完了以后,才发现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的确,以年龄而言,我要比你大许多。”

    “不过怎么样都好,就算是没办法做到的事情,有时候也不得不去努力一下,哪怕是徒劳挣扎,不然的话就什么也得不到,这就是凡人的人生观,不是吗?所以说……”

    顿了顿,我认真的看着埃芙丽娜。

    “所以说,当我下定决心的那一刻,拜托了……”

    “决心,可不是那么容易下的,证明给我看吧,到时候,你的决心……”

    埃芙丽娜的声音逐渐变得微弱,直至不可听闻,身体开始模糊起来,似人鱼公主的凄美结局一般,最后化作无数的泡沫,消失在这个空间……

    我去,我还白马王子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