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七百九十一章 苏醒
    ********************************************************************************************************

    缓缓睁开眼,我下意识的打量了一眼四周,没错,还是在那个昏暗的法师公会地下魔法大厅。

    想起什么,连忙看向手中。

    那趴在冰棺上的右手,不知何时多了一把金色的匕首,看到它,我才松了一口气,不由的喜极而涕,不是在做梦,真的,真的已经找到了拯救小黑炭的办法,埃芙丽娜那家伙,并没有忽悠我。

    至于该不该相信它,要把匕首插入小黑炭的胸膛,我在梦中就已经决定了。

    那把咸鱼剑,虽然神神秘秘,藏头露尾的,不像个正经家伙,但是却给我一种亲近的感觉,再加上以往见面时对它留下的印象,我觉得可以相信。

    既然做出了决定,那就说干就干吧,看了一眼冰棺之中,带着痛苦面容合上双眼的小黑炭,我深深呼吸着,用力把头一点,两只大手扳着冰棺的边上,轻轻用力一推。

    轰隆一声轻微的响声,响了起来,就如装了滑轮一样,看起来紧密无缝的冰棺盖子,在推动下几乎无声无息的滑了开来,一大团白色的氤氲冻气从里面冒出,将小黑炭的身姿映衬的朦朦胧胧,那张在冰棺之中红扑扑的小脸,看起来可爱到了极点。

    “小黑炭……爸爸来救你了。”我伸出手,温柔的在小黑炭的脸蛋上轻抚着,喃喃说道。

    看了一眼手中的黄金匕首,咬咬牙。颤抖的将它举了起来,落到小黑炭的胸膛正中央处,在那静止了许久。

    虽说已经决定了。愿意相信埃芙丽娜那家伙,但是真要让我把匕首插到宝贝女儿的胸膛里面,做起来的时候,才知道难度有多大。

    该死的咸鱼剑。故意用这种方法让我为难,等着瞧吧。

    手臂颤抖着,然后用力一握。想要一口气刺下去,等刀尖落到小黑炭的胸膛不足一寸的时候,又忽然动摇了,速度慢了下来。

    直至刀尖抵在胸口上时,完全停了下来,并且再次颤抖起来。

    该死的,该死的!

    我咬紧牙根。用空余的那只手,紧紧握着持匕的手腕,一点一点的往下刺入。

    咦?

    意料之中的鲜血,并没有出现,能量形态的匕首。刀尖竟然似分解融入进去一般,直接没入在小黑炭的胸膛之中,而不是刺开血肉。

    又被埃芙丽娜那混蛋给耍了,我无奈的化作哥斯拉咆哮一声,心下却松了几分,手不再颤抖,缓缓的,稳定的将匕首,完全【融入】到了小黑炭的胸膛里面,直至连匕首的握柄也插了进去。

    接下来,就该等小黑炭睁开眼睛,然后,她最爱的,最爱她的父亲,将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将她抱起来,如获绝世珍宝一样将她高高举起。

    想着想着,我一手撑着脸,趴在冰棺边上,嘿嘿的傻笑起来。

    【这副恶心兮兮的嘴脸绝对会被刚刚睁开眼的小黑炭当成痴汉一拳往脸上揍去的几率更大】这句话,刚刚是有谁在说吗?好胆子,给我站出来,看本大爷一熊尾巴甩死你!

    一分钟,两分钟,我耐心的等待着,十分钟,二十分钟,我以为受到冰棺的影响,依然耐心等待着,可是一个小时过去,小黑炭还没睁开眼,我不淡定了。

    怎么回事,莫非埃芙丽娜骗了我,匕首根本治不了小黑炭?

    想到什么,我发出一声狼狈呻吟,重重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你看我,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

    下一刻,响彻整个法师公会的鬼叫声响了起来。

    “法拉老头,快过来!!!”

    “你这家伙,是神经错乱了吗?大深夜的在鬼吼鬼叫,把所有人都吵醒了。”

    不一会儿,法拉老头气急败坏的身影一闪而现,他明显是趴在试验台上睡着了,被吵醒过来,身上的法师袍皱巴巴的,手上还下意识的抓着一个实验瓶,浑身散发出股奇怪药水的味道。

    皱着眉头,他用疑神疑鬼的目光看着我。

    “少啰嗦,是有重要的事情才这样做的。”我朝他挥着手道:“快,快,帮我把小黑炭的封印解开,她已经没事了。”

    “你说什么?”法拉的目光更加可疑。

    这小子,该不会受到的打击太大,已经大脑混乱了吧,要是发起疯来,整个营地可就要遭殃了。

    不行,我得制止他,先悄悄的,悄悄的,绕到他的背后,然后用我这根最新研制的,用来对付凯恩那老不要脸的拐杖,把这小子敲晕,最后把维拉丝叫来,让这小子清醒清醒。

    脑海里高速的整理出一个有效计划,法拉一边虚伪的笑着,附和着对方,一边脚步轻挪,慢慢的,慢慢的挪到了对方的背后,然后,眼角闪过一道锐利目光,宛如绝世剑客出剑的那一刹那般,缓缓从袖子里抽出一把拐杖。

    “我说啊,吝啬鬼,你别不信,小黑炭真的已经没事了,等会帮她解开封印你就知道我有多神通广大,到时候,请尊称我为无所不能的吴凡大人……咦,你这家伙想做什么?!”

    我得意洋洋的说着,目光转了一圈,发现不见了吝啬鬼的身影,下意识的回过头,就看到这老头站在我背后,正高举一把拐杖作势砸下来。

    “没……没什么,忽然看到有只苍蝇在你头上飞来飞去,实在太放肆了,想帮你赶走罢了。”法拉讪笑着收回拐杖,暗啧了一声。

    我才不相信这老头的鬼话,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好几眼,忽然察觉到什么:“你。该不会是根本没有相信我的话,把我当成是在胡言乱语了吧?”

    “怎么会呢?”虚伪的笑着,法拉整了整身上皱巴巴的法师袍。露出老人特有的【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多】的深沉深邃目光。

    “只是亲爱的吴,你想想看,大家都毫无办法的问题,你一夜之间忽然说解决了。只要是正常人,就不会轻易相信对吧,尤其是像你这种笨蛋。”

    “说的也是。这也是人之常情。”我一拍手心,到是能理解法拉这番话。

    “等等,你这家伙说谁是笨蛋,小心哪天我把你的帐篷拆了。”彼此体谅的和法拉老头同时笑了几声,我忽然反应过来,发出怒吼。

    “咳咳,这种细节就不要在意了。总之呢,你得先证明自己是清醒的,没有因为莉莉斯的问题,乱发神经,我才能相信你的话。”

    “好吧。我该怎么证明?”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被这老头一言带过去了,我满脸复杂不甘的问道。

    “这个简单。”

    在我面前来回踱着步伐,时不时阴谋重重的看我一眼,就仿佛是拳击台上的对手,正从挡在脸上的拳头缝隙之间投来锐利目光,寻找着自己刹那间的破绽。

    “提问!八加三乘以八再减去八最后除以一个三,结果是多少!”猛然间,法拉老头如同出笼的猛兽一般,神色狰狞的朝我怒吼道。

    “这个简单!”我一脸冷静,十根手指头不断比划着,在空气中划过无数道残影,显示着自己数学帝的真正风采。

    “答案出来了,是三十八没错!”仅仅过了数秒,我就给出了自信满满的答案,绝对不是顺口说出来的,而是经过深思熟虑!深思熟虑!!

    盯了我良久,法拉老头忽然松了一口大气,露出欣慰的笑容,拍了拍我的肩膀。

    “小子,我明白了,你果然没有失去理智,我相信你。”

    “是……是吗?是的话就快点帮我把小黑炭的封印解开吧。”本来应该高兴才对,但是第六感微妙的察觉到了这吝啬鬼的语气之中,带着微妙的意思,让我没办法笑出来。

    “稍等一会。”说着,法拉老头瞬移消失,没让我等上一分钟,就带着另外几名老法师过来,看样子这些家伙都是夜猫,大深夜的一个个还精神闪烁,威风无比。

    “你确认了,莉莉斯真的没有问题?要是胡乱把封印解开,我也没有把握在莉莉斯出问题前,再次把她封印上。”最后,法拉老头慎重的再向我确认一遍。

    “嗯,解开封印吧。”我咬咬牙,点头应道。

    “那好吧,反正也是你的宝贝女儿。”无责任的这样嘀咕着,他和那几位法师站在魔法阵的四周,开始解封印。

    “大人。”

    “吴大哥。”

    “大哥哥。”

    “哥哥。”

    “爸爸。”

    忽然间,数声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回过头,可不是家里的女孩们,全都眼睛通红的赶了过来。

    “你们怎么来了?”我连忙走上去,轻轻拥抱了她们一下。

    “莉莉斯变成这样,大家怎么能睡得着呢,刚好听到吴大哥的声音,就连忙赶过来了。”琳娅解释道。

    “原来如此,正好,我已经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了,现在正让法师们解封。”咧嘴傻笑着,我闪亮的朝众人竖起了大拇指。

    “真……真的?”话刚落音,衣服胸襟猛地被拉扯住,然后就是一阵猛烈晃动,宛如脚下发生了十二级地震般。

    “没有骗人?没有骗人?小黑炭真的没问题了?没有骗人?”

    “洁露卡,停下来,快停下来,大人已经快要吐白沫了。”女孩们连连安抚着情绪激动的洁露卡。

    这小侍女……刚才居然隐藏在女孩们的背后,没让我发现,然后突然给我致命一击,真是个不可小窥的刺客侍女。

    扯了扯快要被撕破的胸襟,我敲一下这小侍女的脑袋。

    “当然是真的,我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吗?”

    愣愣的看着我,最后,洁露卡忽然就大颗大颗的落下了泪水,然后一头埋到我的怀里,紧紧抱着。放声哭泣起来。

    “真是个笨蛋侍女……”温柔摸着她的头,我的眼睛也不禁湿润了。

    女孩们也互相拥抱着,欢呼起来。

    “好了。封印已经解开了,你们到是高兴,大半夜的,把我们几把老骨头给累坏了。”不知什么时候。那边的魔法阵光芒已经消失,然后传来法拉老头假惺惺的声音。

    只见他故意垂肩扭腰,做出一副不堪疲惫的样子。亲眼见识过这老家伙持三节棍和凯恩大战数小时,我哪会上当,这吝啬鬼,身子骨好着呢,哪怕现在让他去绕罗格营地跑上个十圈,他也能脸不红气不喘的完成。

    不过怎么说,能够把小黑炭救回来。也有他的功劳。

    “法拉老师,辛苦了,不嫌弃的话,接下来一个月,我会给您准备好三餐送过去。可以吗?”

    小狗狗维拉丝轻步上前,朝法拉老头感激的鞠了一躬。

    哪用得着一个月,一天,一天就够了!

    “好,好,还是我的学生体贴,哈哈哈,不过亲自送来给我就不用了,我说不定正在做试验,或者忙其他事情,准备好我的份,我要是能抽出空吃饭,到时候去拿就成了。”一听以后可以蹭饭,法拉老头顿时乐开了花。

    想到维拉丝身为自己的学生,当初只是扔了一本魔法基础给她自学,似乎没怎么认真的教导过,饶是法拉脸皮够厚,也不禁微微困窘难为情。

    咳咳,就当是补偿吧,去蹭饭的时候,也顺便指点其他几个小家伙……正好这一家子,除了那个臭小子以外都是法师,自己的老本行,好教。

    琳娅则是向另外几名老法师感谢,并承诺赞助他们的【私人实验】。

    拉着黄段子侍女,我们来到冰棺前,紧张的看着小黑炭,将她从冰冷的冰棺里面轻轻抱出来,搂在怀里。

    当看到小黑炭脸上的痛苦表情消失以后,身边依偎过来的软弱笨蛋侍女,忍不住再次喜极而涕,当然,我也是。

    一分钟的时间就像一年那么漫长,让我们等的心急如焚,然后,那轻轻合着的眼皮颤抖了数下,终于,小黑炭睁开了双眼。

    “怎么样,小黑炭,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我连忙问道。

    “爸……爸爸……妈妈……”看了我们一眼,小黑炭虚弱的呼唤着,伸出小手,在我们的脸上轻轻抚摸起来。

    “谢……谢谢……小黑炭已经……没……没事了……”说着,小黑炭的眼皮子再次合上,发出平稳均匀的呼吸,睡了过去。

    “莉莉斯已经没什么问题了,只是在冰棺里呆了一段时间,身体有些虚弱,让她休息一晚就好了。”有药师经验的琳娅,给小黑炭检查过后,俏然笑道。

    “太好了!”我愣了半晌,将小黑炭送到黄段子侍女怀里,然后抱着眼前的琳娅,狠狠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欢呼起来。

    “太好了!”我又抱着旁边的小莎拉,亲了一口,接着虎视眈眈维拉丝。

    “咦……咦咦?不行的……这种地方……”维拉丝害羞的俏脸通红,但哪抵抗得了我现在情绪爆发。

    “现在的年轻人呀。”轻笑的摇着头,法拉和几名老法师如同不食烟火的仙人一般,隐秘的将手上的一袋子宝石揣到物品栏里头,转身消失。

    三无公主,莱娜,还有两个小公主,我都没有放过,狠狠在她们脸上亲了好几口,对希尔曼雅和克劳蒂亚则是望而止步,虽然情绪高涨,激动欢喜的脑袋似要爆开来一般,但我还是知道谁该亲谁不能亲。

    第二天一大早,小黑炭醒过来的消息就传开了,小狐狸和丫头三人组收到消息以后,立刻跑过来探望。

    “真是虚惊一场,莉莉斯没有事真是太好了。”顺便蹭了个早餐的蒂亚,拍着胸口,露出元气灿烂的笑容。

    可不是吗?昨天收到消息,听说莉莉斯病倒了,又不得不被冰封到冰棺里面,她们赶过来,看到了某人脸上阴沉的脸色,当时可是既担心,又害怕。

    没想到仅仅是过了一晚,就峰回路转,连营地最好的药师,最好的牧师,以及最博学的凯恩和阿卡拉都没能解决的问题,莫名其妙的就被解决了。

    一天之内,连连发生剧变,这真够折腾的,不过大家没事就好了。

    “那坏蛋呢?”放下筷子,擦了擦嘴,露西亚圆溜妩媚的眼珠子咕噜转了一圈,状似满不在乎的随口问道。

    “大人的话……”身上还系着围裙,从厨房里走出来的维拉丝,露出了微妙的苦笑。

    “应该很快就会出来了吧,大概。”

    话刚刚落音,房门砰一声被打开,霎时间,众人仿佛看到了全身闪闪发光的明星,被晃着了眼。

    某人似云朵一般,迈着轻飘飘的步伐从房里【飘】了出来,那一脸的灿烂傻笑,让他周围仿佛有无数闪闪发光的星光在闪烁着,乍一看,就似无数张灿烂傻笑的笑脸摆在眼前。

    看了客人一眼,他愣了愣,接着很快迈着轻飘飘的步伐,来到三位公主和天狐殿下面前。

    “原来是四位高贵美丽的女士到访,请允许我献上最热情的欢迎。”

    说着,优雅的弯腰行了一礼,逐一亲吻女孩们的手背,然后将嘴上叼着的一朵红玫瑰,交到了露西亚手上。

    “警报,警报,前方出现不明恶心物体,建议立刻规避或者人道毁灭!”方块公主仿佛被吓的六神无主似的,发出凄厉的警报声。

    “严重赞同。”露西亚也打了个冷战,看了看手上的红玫瑰,想扔掉,又有点舍不得。

    “从昨晚开始,大人就一直是这个样子……”维拉丝甩了甩手上的水渍,在围裙上擦干,而后无奈的叹了一声……

    ********************************************************************************************************

    月末了,月票竞争越来越激烈,其他书的月票都涨得很快,我们可不能在最后这几天输掉,请大家多多支持小七,拜托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