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八十九章 只是消化不良而已
    ********************************************************************************************************

    “抱歉,我这次来可不是为了陪你吐槽。”上前几步,我在离着埃芙丽娜十多米远的距离,盘腿坐下。

    看了看周围,是一片银白色的平坦海滩,以及蔚蓝大海和天空组成的环境,波浪沙沙,柔和清爽,沙滩上点缀着五颜六色的贝壳,时不时有几只小螃蟹挥舞着钳子横着跑过,还有笔直的椰子树,还有诸如懒椅和太阳伞,俨然一副海边度假胜地的景色。

    而埃芙丽娜,就插在一座黑色的石礁上,海浪时不时从它旁边流过。

    这家伙,明明只是一把剑,却搞的这么煞有其事,我的脑海里想象着一条咸鱼躺在椅子上面晒太阳的情景。

    “什么什么,你这家伙竟然会道歉?竟然已经抛弃自己的正职不干了吗?”埃芙丽娜……不,还是叫它咸鱼剑好了,这家伙现在大惊小怪的口吻,根本就不值得尊重。

    “啊,刚才心里在想着很过分的事情对吧,对吧!”

    “没什么,我的正职才不是吐槽。”我深呼吸了一口气,想到小黑炭,决定和这家伙好好说话。

    “话说回来,既然你响应了我内心的愿望,那么,就代表着你能帮我解决问题吧。”我抱着万分的希望,这样问道。

    连阿卡拉她们也没有办法的事情,说不定……说不定这把古古怪怪,让人捉摸不透的咸鱼剑。会有什么超凡脱俗的办法,帮我把小黑炭救出来。

    “不不不,你理解有误。”咸鱼剑连忙否认。

    “我以前也和你说过吧。我们见面,并非是某个人主动把对方叫来,只不过是在某种事物牵引之下的一种机缘巧合,比如说你每次获得突破。或者是其他原因,说到底,你现在根本没有资格和我见面。”

    可……可恶。这令人火大的说话方式。

    感觉到这把来路不明的可疑咸鱼剑,正在用一种一边挖着耳朵或者抠着鼻孔,一边用漫不经心的不屑目光看着我的语气说话,我握了握拳头,忍,忍你。

    “那么,这一次呢。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

    “大概是你内心的强烈愿望吧,看起来,你应该也差不多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了,达到这个可怜的标准,以后。大概,有可能,或许能主动前来,记得我以前和你说过了吧,这件事,当然了,想不想见你,还得看我心情好不好。”

    我再忍!

    “那好吧,虽说不是响应我的愿望前来,但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才在这里,这个时间见面,不是吗?所以拜托了,帮我个忙吧。”

    “啊?你说什么?风太大,我没听清楚的说。”

    这家伙……

    “我是说,请帮我个忙吧。”我大声重复一遍。

    “哈,有这么求人的吗?求人的家伙都是你这副态度吗?”

    “我的态度怎么了?不是很有诚意了吗?”我有点不能忍了。

    “诚意你妹!你以为我不知道,刚才一直在心里想着给我起的外号对吧,一直在心里用那个奇怪的外号叫我对吧!”咸鱼剑果断怒了。

    “……”

    啧,这家伙的第六感,有点吓人,这样都被察觉到了。

    “求人之前,至少要先恭恭敬敬的叫人一声正经的名字。”咸鱼剑……不,是埃芙丽娜教训我道。

    “好吧,我认错,我改。”我认真的低下头。

    “那么,埃芙丽娜,请帮帮我吧,拜托了。”

    “是埃弗利亚啊混蛋!”

    “埃芙丽雅?”

    “埃弗利亚!”

    “反正读音都是一样吧。”

    “意义却完全不一样!”似乎在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它顿了顿。

    “没想到我堂堂的埃弗利亚,竟然也有被人小看的一天,算了,这姑且先放着不提,除了该有的尊敬以外,想要求人,是不是该还有点别的什么表示呢?”

    这把剑,用极其庸俗市侩的语气,这样说道,如果有手的话,那么手指头一定是在向我搓着,做一个人类都懂的手势。

    “埃芙丽娜。”我正了正色。

    “我们是朋友,朋友之间就不要那么见外了。”

    “谁和你见外啊!我是要好处,好处!”

    “你变了,以前明明是一个正直不阿的人。”我目光沉重,痛惜。

    “正直不阿的人帮人做事也要拿辛苦费才能活下去,这就是社会知道不!不然的话正直的人早就饿死了,这个世界早就被恶人霸占了,我正是为了不让世界变成这样,才努力的作为一个正直的人,以向别人要好处的方式活下去。”

    我:“……”

    这家伙,明明已经成了恶人的一份子,想要敲诈勒索,却还堂而皇之。

    “好吧,要好处是吧。”

    “对,对,是好处,别拿上次那种剑鞘了混蛋,里面分明就是一股咸鱼味对吧,给我起那种奇怪的外号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对吧!这次不拿出有诚意的礼物,别想让我帮忙!”

    忆往昔,咸鱼剑……不,埃芙丽娜流了一脸泪。

    “不会不会,怎么会呢?噹噹噹,你看,这次我要送你这个。”在物品栏里找了找,忽然掏出一座木刻雕像,以隆重登场的方式,将其高高托起。

    雕像上刻着姿势各异的三人,各自以一百二十度角鼎立,他们的名字分别叫高特,米山,可汗。

    没错,其实这座雕像,就是神诞日时高特制作的羊骡鸡小队石雕像(1110章)的缩小木制版。上次高特神秘兮兮的塞给我一个,说他一共做了十个,打算凭此迈出羊骡鸡卖艺(搞笑)小队征服世界的第一步。

    我看着恶心。碰都不想多碰,连忙扔到物品栏里,打算找个时间扔到时空裂缝之类的地方,免得把暗黑大陆给污染了。结果一时忘记,拖到了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这是什么雕像?”埃芙丽娜盯了许久,没搞清楚是什么东西。

    “这是……”

    我看了看雕像。再看了看埃芙丽娜,确认这把傻剑应该不大清楚人类的历史之后,郑重有声的说道。

    “这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三英雄,当然,现在已经死翘翘了。”

    “噢噢!”对方似乎被镇住了,涌起了强烈的好奇心。

    “真的是最伟大的?”

    “要不然,也不会被制成这么精致的雕像。对吧。”

    “的确挺精致的,以低等智慧的手艺程度来说。”

    “不但精致,而且还是限量版,整个暗黑大陆一共就十件,我也是好不容易弄到手的。”

    “听你这么一说。这次的礼物的确挺有诚意,至少没有咸鱼味了。”

    埃芙丽娜好像有点动摇了,感受到了我的诚意,话说只要没有咸鱼味的礼物都可以吗?你到底是有多容易满足呀。

    “不过,这三个人的姿势……好像有点奇怪。”这一次,它更加仔细和谨慎,似乎又打量了礼物许久,想要寻找可疑之处,忽然这样问道。

    “这是他们和魔王同归于尽,临死前的最后姿势。”

    “原来如此。”

    “好了,请收下吧,这份诚意满满的礼物。”

    “那我就不客气了,扔过来吧。”

    我嫌手烫似的连忙将雕像一扔,落到埃芙丽娜的头顶上,雕像哧溜一声消失不见了。

    真神奇,我一直认为这是在梦里,但无论是咸鱼剑剑鞘,还是雕像,对方都照收不误,简直见鬼了。

    “现在应该答应我的请求了吧。”想到小黑炭还在等着我救,我连忙催促道。

    “冷静,不用着急。”

    “怎么可能不急啊混蛋,那可是我的宝贝女儿!”我忍不住大声叫嚷。

    “当然不用着急,在这里时间基本上是停止的,也就是说即使你在这里呆上数万年,外面也不过是眨眼间的时间,哪怕是敌人现在正把剑刺入你的心窝里头,也来得及。”

    “哦……这样吗?”

    “嗯,前提是你能呆上数万年。”对方揶揄道。

    想到每次都是莫名其妙的被弄进来,想主动离开门都没有,然后不知什么时候,忽然又强制被踢出去。要是把这里当成游戏世界的话,简直就比玩过的刀剑【哔】域还要恶劣。

    想到这里,好不容易因为刚才埃芙丽娜的话放缓一分的心情,又焦急起来。

    天知道什么时候会强制退出啊,还是快点把正事做了再说。

    “所以说快点帮我吧,好处已经收了,别再啰啰嗦嗦了。”

    “话是这么说……”埃芙丽娜顿了顿,语气很无辜的说道。

    “可是到目前为止,你还没有告诉我,究竟想让我帮什么呀。”

    “……”

    这人一着急,就把最重要的细节给漏了,我连忙将事情经过说出来,生怕这傻剑逞强,不懂装懂,所以说的很详细,又浪费了不少时间,一直提心吊胆的害怕忽然会被强制退出。

    “嗯,夜魔一族……”

    “你不是说自己很厉害,好像从远古时代就一直存在着,所以夜魔一族应该知道吧。”我满怀希冀的看着对方。

    “抱歉,不知道。”沉吟片刻,对方无奈的说道。

    “不知道你沉思个屁呀!”我顿时怒了。

    “果然你这家伙在撒谎吧,如果是自远古就存在的话,怎么可能不知道夜魔一族呢?”

    “夜魔一族是什么了不起的远古种族吗?”咸鱼剑哂然一笑,一副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

    “那当然了,夜魔一族可是自末日之战以后不久,就存在着的远古种族。”

    我回忆了一下,刚好最近和小狐狸一起帮忙查找历史,所以还记得夜魔的来源。

    末日之战以后,天使和恶魔分家。各为一界,分别是天界和地狱,而后。夹杂在其中的暗黑大陆,被上帝所创造,夜魔一族就是地狱界出现不久以后,诞生自地狱的种族。

    虽然没办法分清楚。究竟是夜魔一族先诞生,还是暗黑大陆先被创造出来,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判断它是一个比暗黑大陆的绝大部分古老种族都要更加远久的种族。

    对于这样一个古老种族。这把咸鱼剑竟然闻所未闻,你说它是不是一直在吹牛?

    “末日之战之后诞生的种族,我一概不知。”

    “哈?”我几乎要笑出声。

    这家伙说的一副好像它诞生自末日之战以前,参加过战争,然后等战争结束了就回老家结婚的样子。

    在末日之战前,整个世界就两个种族,一个天使。一个龙族,我还用得着你教?

    “怎么,小子,不相信我的话?”咸鱼剑不高兴了。

    “相信,相信又怎么样。连夜魔一族都不知道,你又帮不了我。”我悔恨的锤着沙地,怒吼道。

    “真是狼狈,你这副样子……简直就……算了。”对方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话老是说到一半就停下。

    “虽然我不知道夜魔一族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并不代表我没有办法帮你。”

    “真的?”我愣了愣,没想到会峰回路转,顿时露出惊喜神色。

    “没有骗你的必要。”

    “那快点……快点帮帮我,只要能帮我救起小黑炭,无论是什么要求我都答应。”

    “真的什么要求都可以?”

    “嗯,只要不是太过分的要求。”

    总不能让我去伤害维拉丝她们,我也答应吧。

    “跪着求我,这个要求怎么样?”

    “什么?”

    “跪着求我,怎么,对你来说很难吗?”

    “当然不难,是简单才对,这么简单就可以了吗?只要我跪求,你就能帮我救小黑炭吗?”我连忙点头。

    “看样子……你并不像是在说笑。”

    “谁在和你说笑啊混蛋!”我怒吼一句,这家伙到底怎么搞的,到底想怎么样。

    “还是算了吧,我只是开个玩笑,免费帮你就是了,让你跪着求这种事情……实在做不出来,毕竟……嗯,好了,事不宜迟。”

    “毕竟什么,话别老是说一半。”

    “不想救你的女儿了吗?”

    “想!想!”我顿时将所有的困惑怀疑,统统抛到九霄云外。

    “那么,就像上次那样,借你的身体稍微用用吧,真是的,本来这种事情是禁止的,当初……约好的……”

    咦?像上次那样?

    我心里下意识的闪过疑惑念头,紧接着,意识就模糊起来,埃芙丽娜后面的那些话,貌似很重要的话,并没有能听到,只来得及在晕倒过去之前,心中发出一声愤愤咆哮。

    混蛋,那时候,那道声音,果然就是你吧,埃芙丽娜,竟然装的挺像的!

    现实世界,法师公会的地下某个大厅之中,昏黄的烛光摇曳着,微微照亮了里面的情景,正中央刻着一个巨大的魔法阵,一座冰棺位于其中,某人就趴在冰棺上面,皱着眉头,沉沉入睡。

    忽然,那双紧闭的双目睁开。

    不再是平时漆黑的眼眸,而是两轮金日,刹那间,烛光消失,世界变成了金色,一股难以言喻的威严散发出来,让周围的空间,时间,乃则法则都在不断扭曲。

    这股无法言述的伟大气势威严,被控制在大厅以内,没有散发出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恐怕整个营地在一瞬间都会被法则的力量所吞噬,就和巨龙捏死一只蚂蚁那般简单。

    眨了眨眼,看着冰棺之中的小黑炭,将其身姿倒映在清澈威严,如同神一般的金瞳之中,随即合上,脑袋一歪,重新晕倒趴在了冰棺上面。

    从苏醒到倒下,用的时间还不足三秒,大厅再次陷入寂静之中,被停止的烛光重新摇曳起来,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只有真正的强者来到这里,才能发现,里面的法则力量似被改变过了,短时间内变得恐怖无比。

    意识朦胧苏醒,睁开眼,发现还是那片海滩,我立刻松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晕迷了多久,是一秒钟,还是一年?

    本来想质问埃芙丽娜,当初那把声音究竟是不是它,但是不等我开口,它说出的第一句话,就吸引了我的全部注意力。

    “情况我已经搞懂了。”

    “真的?”睁大眼睛,这家伙刚才说了借身体一用,该不会拿去对小黑炭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都已经说了,没有骗你的必要,又没好处。”

    “我的女儿……还有救吗?”我浑身颤抖的死死盯着对方,渴求而又害怕答案。

    “嗯,当然有,只要我出手的话,眨眼的功夫就能搞定。”

    “太好了,谢谢你,埃芙丽娜,你真是好人,大好人!”高兴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擦着湿润眼角,一口气给对方发了两张好人卡。

    “但是……”

    “什么但是?是要准备救小黑炭的东西吗?说吧,无论是什么,只要这个世界有,我保证弄到手。”

    “不,那到不用,不用准备任何东西。”

    “那不就得了吗?”

    “我是想说,如果把她救醒的话,或许会发生一些无法预测的事情。”

    “什么意思?”我心里一紧。

    “你也不用太担心,我想应该肯定是好事,只不过是提醒你要做好心理准备罢了。”

    “不是什么坏事就好。”松了一口气,我有些好奇。

    “埃芙丽娜,能告诉我,小黑炭究竟得的是什么病吗?”

    “你真的想知道?”对方语气有点古怪。

    “嗯,当然想,我可不想她下次再犯。”我重重的点了点头。

    “我会一次性把问题解决,下次应该不会再犯这种毛病了。”大好人埃芙丽娜,说出了让我感动不已的话。

    好人啊!

    “至于到底是什么病……”顿了顿,用带着古怪笑意的语气,它淡淡说了四个字。

    “消化不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