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 小黑炭,学无止境!
    ********************************************************************************************************

    正当我犹豫着怎么开口的时候,一直低着头,做错了事情样子的小黑炭,却反而先鼓起勇气,抬起了头,看着我。

    “爸……爸爸,疼吗?”

    “疼?嗯,不疼。”见小黑炭的小手,缓缓摸到我的脖子上,在昨晚她咬的地方轻轻抚摸着,我立刻明白过来,笑着摇了摇头,心里暗暗想着。

    我宁愿疼,再疼也比那种强烈的刺激要好。

    “对……对不起。”抹了抹刘海下的双眼,小黑炭的声音哽咽起来。

    “小黑炭也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会……会变成那个样子……变得那么奇怪,竟然对爸爸说了那么过分的话,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对不起,对不起……”

    很快的,那水银色的浓密刘海,就变得湿润起来,可见小黑炭哭的有多厉害,她本来就是个坚强的女孩,即使是在当初群魔堡垒,过着艰苦日子的时候,我也没见她哭过超过五根手指头的次数。

    “为什么要道歉呢?应该道歉的是我和妈妈才对。”轻抚了抚小黑炭的头,我捧着她的下巴,将她的脸蛋抬起,正对着自己,郑重的说道。

    “你很困惑是吧,为什么自己会变成那样,其实爸爸和妈妈早就知道了,并且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天的到来。这和你真正的身份有关。”

    “真正的身份?”忽而其来的真相,让小黑炭忘记了哭泣,愣愣的看着我。目光里满是惊讶和迫切。

    “是的,真正的身份,这个说来话长了,来。让爸爸坐着,然后……嘿!”

    我爬上小黑炭的床,靠坐在床头上。然后把小黑炭抱起来放在大腿上,将她轻轻搂在怀里,以一副父母抱着孩子讲故事的姿态,缓缓说起了小黑炭的身世。

    从我们刚刚遇到她开始,又简单的,重新的说了一遍,把为了挽救她。而在她的身体里面设下了两个魔法阵,到她因为痛苦蠕虫,被我亲手杀死,冰封在冰棺里面,然后。我和黄段子侍女通过调查,终于得知了她的夜魔一族身份。

    直到最后复活,然后知道夜魔血脉要提前苏醒,而做好准备,全部全部,都借着这个机会,说了出来。

    或许,小黑炭一时接受不了那么庞大,那么惊人的信息,但是,以她比同龄孩子远要成熟的心性,我想,这次的机会并不算早,只要给点时间,小黑炭一定可以接受得了。

    当然,关于夜魔一族的信息,我只告诉了她夜魔以吸血为食,并没有说太多,太详细,那些东西可不是现在的小黑炭能够理解和接受的。

    “我……我……”乍然间听到那么多骇人的信息,小黑炭完全懵了,软软的趴在怀里,一动也不会动,如同失了魂,丢了魄。

    我只是静静的摸着她的头,轻拍着她的后背,将她紧紧搂在怀里,给予足够多的温暖和勇气,接受这些事实。

    小黑炭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经历过如此多艰难困苦的她,又岂会被这些事情打击的一蹶不振呢?她很快就回过神来,抬起头,仰望着我。

    “小黑炭……不是人类?”

    “嗯,没错,小黑炭并不是人类。”我重重的点了点头。

    “是夜魔?”

    “嗯。”

    “……”

    “怎么了?有什么心里话,可不许瞒着爸爸哦。”

    “小黑炭,很害怕……”

    “为什么要害怕呢?”

    “因为……不是人类,和爸爸不一样。”

    “这有什么好害怕的呢。”我哂然一笑,摸着小黑炭的头微微用力,在她的头发上揉了揉。

    “笨蛋,你看妈妈不也不是人类吗?妈妈是精灵。”

    “精灵……也比夜魔好。”小黑炭低着头,喃喃道。

    “为什么呢?”

    “夜魔……要吸血,而且还会变成那样的性格,说那样的话,邪恶,不是好孩子。”

    “的确性格变化有点大,但是爸爸无所谓哦。”

    捧着小黑炭的脸蛋,我认真的,直视着她的眼睛的说道。

    “无论小黑炭是什么种族,都是我的宝贝女儿,这一点是绝对不会改变的,再说,说不定呀,小黑炭现在可是整个暗黑大陆最后一个夜魔了,这可是独一无二的身份,能够成为这样的小黑炭的父亲,爸爸感到十分自豪呢。”

    “真……真的?”

    “当然了,难道小黑炭认为爸爸会骗你吗?爸爸对你的爱,都是假的吗?”我露出难过的神色。

    “当然不是,爸爸爱着小黑炭,小黑炭也爱着爸爸。”小黑炭连忙摇头否认,并且双手抱上来,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

    这小宝贝,什么时候学会双胞胎公主们的招牌讨好招式了?

    我笑着捏了捏小黑炭的柔软脸蛋,继续说道:“你看卡洁儿,不也是非人类吗?还有你的露西亚阿姨,莱娜姐姐,还有……呃,爸爸我。”

    “爸爸也不是?”小黑炭睁大眼睛。

    “不清楚,说不定也不是哦。”我有些复杂的笑了笑:“你看,爸爸又能变成狼妖,又能变成布偶熊什么的。”

    “那是爸爸的德鲁伊技能。”小黑炭立刻回答道,看来这段时间,她跟黄段子侍女学的到是蛮多的。

    “其他德鲁伊可不会变成这样。”捏了捏她的小鼻子,我说道。

    “好了,爸爸是不是人类都不要紧,反正你的妈妈,还有维拉丝妈妈她们,也不会因为我的身份嫌弃我,说那么多。只是为了告诉小黑炭,无论小黑炭是什么种族,我们这个家。都绝对会成为你的容身之所,绝对没有人会因为你的身份,用异样的目光看待你,知道吗?”

    “嗯。”

    没有白费我的一番口舌。小黑炭的神色放松了很多,虽然多少还有些无法释怀自己非人类的身份,毕竟她可是以人类身份活了十年左右。思想已经根深蒂固,忽然有一天被这样告诉,换成是谁也没法立刻接受,这是人之常情。

    要是小黑炭立刻就释然了,身为父亲的我,反而要担心她的神经是不是过于粗大了。

    “接下来呢,爸爸以及妈妈。想要向小黑炭郑重的道歉。”神色一肃,我向小黑炭低了低头,额头恰好亲昵的触在她的额头上,互相抵着。

    “第一,关于小黑炭的身份。隐瞒了小黑炭那么久,对不起。第二,是那两个魔法阵,当初爸爸和妈妈擅自乱来,导致两个魔法阵已经融入到了你的灵魂之中,你的夜魔血脉提前苏醒,还有无法接受亲近其他人,都是因为这两个魔法阵在作祟,对不起。”

    将这些以前没办法说出口的心里话,一口气说出以后,我的心也似扔掉了一口大石般,觉得轻松了许多。

    “没有道歉的理由。”小黑炭紧紧的抵过来,不断摇头。

    “爸爸是小黑炭的爸爸,对吧。”

    “这种说法有点奇怪,爸爸当然是爸爸了。”

    “爸爸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小黑炭好,对吧。”

    “呃……话是这样说没错。”

    “那就行了,既然是为了小黑炭好,为什么还要道歉呢?”

    我愣了好一会儿,才笑了起来:“哎呀哎呀,真不得了,我家的宝贝女儿,口才竟然那么好,说的连爸爸也哑口无言了。”

    “才……才不是。”小黑炭脸红红的松开额头,低下头,不好意思的轻声嘀咕道。

    “反正……也没什么,夜魔血脉苏醒也好,无法接受其他人也好,我只要有爸爸和妈妈就好了。”

    “这可不行,至少维拉丝妈妈她们,你得慢慢学会接受,不然她们会很伤心的。”听到小黑炭心里竟然这样想,我顿时哭笑不得,又有些担心。

    “就当是帮爸爸赎罪好了,试着和其他人好好相处,可以吗?”

    “嗯。”犹豫了一会儿,小黑炭轻轻点头。

    我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小黑炭的性格我了解,她既然答应了,就一定会去做,而不会敷衍。

    “那么,我们来做一个约定吧,我听小黑炭的,不会再为了这件事向小黑炭道歉,但是作为交换,小黑炭也不许再对我和妈妈道歉了,知道吗?”

    “嗯。”小黑炭害羞的伸出尾指,和我的尾指勾在了一起,她现在的模样娇憨可爱极了,平时总是沉默而冷静,想要看到这一面可极为难得。

    “还有一点。”吸了一口长气,我准备和小黑炭商量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小黑炭,应该还记得自己的血脉苏醒以后的记忆吧。”

    怀里的小小身体一颤,显然,我这句话又触及到了小黑炭的痛处,她无言的点了点头,又似做错事情的孩子一般。

    “抬起头,小黑炭并没有错,当然,你的夜魔血脉也没有错,虽然性格是高傲了一点,说话方式也强硬了一点。”

    “可是……”

    “没有可是,爸爸说的话可是绝对的哦,难道你以为爸爸和你提起这些,是为了责备你吗?”我尽量用着柔和的语气,安抚着现在神经尤为敏感的小黑炭。

    虽然小黑炭刚刚经过真正身份的巨大冲击,现在说这些有点赶鸭子上架的感觉,但是我觉得一口气说出来,是必须的。

    “听我说,小黑炭,无论是觉得自己错了,还是怎么样都好,先抬起头,听我把话说完好吗?”

    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小黑炭抬起头,直视着我。

    “好吧,刚才的话题继续,嗯……怎么说好呢?夜魔血脉苏醒后,小黑炭的性格,变化实在太大了。虽然我和妈妈并不介意,但是或许其他人无法接受,小黑炭也不想让维拉丝妈妈她们担心对吧。”

    看着欲哭出来的小黑炭。我连忙继续说道。

    “所以,我们得想一个办法才行,既然小黑炭能保留当时的记忆,那么。我觉得也一定能好好控制自己的夜魔血脉,控制自己的一言一行,不是吗?”

    “控制……”愣了愣。小黑炭擦了擦眼角的泪迹,紧紧看着我,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

    “是的,既然小黑炭觉得血脉苏醒后的自己,言行不是那么好,为什么不尝试努力控制一下呢,用自己的意志去控制。”

    “能……能做到吗?”

    “当然能。仔细想想看,小黑炭以前克服过多少艰难困苦,难道还会害怕这一丁点的事情?”我握了握拳头,鼓励着小黑炭。

    事实上,我认为比较困难。至少现在如此。

    平常的小黑炭,和血脉苏醒后的小黑炭,并不能说是人格分裂,只不过是血统和记忆的对碰与制衡,就和我所打的比方一样,一杯清水和一桶墨汁混在一起,当然是以墨汁的颜色为主。

    但是,这种关系并非不能改变。

    只要我们尝试着,让现在的小黑炭变得强大起来,那么,她作为人类的这份回忆,也会跟着变得强大起来。

    一杯清水,变成一缸清水后,和一桶墨汁混入,那就不再是墨汁一样的浓黑色了。

    当然,在提升小黑炭的同时,也要压制她作为夜魔一面的力量,这样才能达到一种最佳的平衡,然后,两者合二为一,变成一个全新而又熟悉的【真!小黑炭】。

    这是我灵光一闪,想到的最好办法。

    现在的小黑炭,受到以前的经历以及魔法阵的影响,性格太懦弱自卑了,不愿意接受其他人的亲近,而夜魔一面的小黑炭,则是性格太强势,太高傲了,自称是莉莉斯女王,连我这个爸爸也不放在眼里。

    这就好比两个极端,如果能够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互补互和的话,无论怎么想,都是朝好的方向发展吧。

    我越想越觉得可能,不由的喜上眉梢。

    “小黑炭,让我们一起加油吧!”

    “嗯……加……加油!”大概是见我莫名其妙的燃烧起来,小黑炭有点迷惑,但还是高举着小手附和了。

    “加油!”

    “加油!”

    “控制夜魔血脉!”

    “控制夜魔血脉!”

    一对傻父女,就这样不断高举着手,干劲满满的大声吆喝起来。

    当然,有干劲归有干劲,这件事却不能急,想要让小黑炭获得抗衡夜魔血脉的力量,绝对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首先,她得转职死灵法师,然后,我估计起码得有第一世界库拉斯特级别的实力,才能勉强和夜魔血脉抗衡,至于融合的话,可能还得更强一些。

    这些都不是短时间能达到的事情,或许要花个十年左右的时间,是一项漫长的工作,而在这期间,我和黄段子侍女也只能狠下心,每次喂饱夜魔一面的小黑炭,让她维持最基本的力量后,立刻就封印起来。

    为什么是狠下心?夜魔一面的小黑炭,说到底也是我们的女儿不是吗?一次又一次的封印自己的女儿,难道不会感到痛心吗?

    想到一个粗略可行的计划,我心里越发坚定,恨不得现在就去找黄段子侍女,和她好好商量个中的细节。

    这时候,怀里的小黑炭,窸窸窣窣的动了起来。

    “怎么了?”

    “想看一看……”这样说着,小黑炭掀开我的衣领,仔细凑上去,看着我的脖子,那里正是她昨晚咬的地方。

    “不可能会有伤口的,爸爸我可是冒险者。”我哈哈笑道。

    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伤口,以冒险者的体质,一眨眼就能愈合了,绝对不可能留下两点血痕让人看到。

    “真的不疼?”小黑炭轻声问道,小脸离的脖子很近,呼出来的鼻息,以及说话的呵气,都打在了脖子上,有些痒痒的。

    “不疼,爸爸可不是爱撒谎的人。”我郑重其事。

    然后,脖子一暖,有什么软软的,柔柔的,暖暖的,滑滑的事物,在上面舔舐起来。

    “啊呜~~”舔了几下,小黑炭干脆的张开小嘴,含住咬的地方。

    这一招,是和小幽灵学的吗?

    每次小幽灵咬了我的时候,也会像这样,温柔的帮我舔舐咬过的地方,当然脑袋除外,生气的时候也除外。

    小黑炭这算不算是博学东西,贯通南北,集大家之长?

    被含住的地方,那根小小的舌头,有些生疏的不断舔舐着,就像初生的小狗一般,虽然不如小幽灵来的熟练舒服,但也格外让人觉得可爱。

    “好了,小笨蛋,该不会是想挠爸爸的痒,才这样做吧?”我笑着拍了拍小黑炭的后背,本以为这样说,她就会立刻停下来。

    可是我错了,小黑炭还在孜孜不倦的舔舐着,就好像那里有什么鲜美的,让她停不了口的食物。

    然后,含着脖子的小嘴,以及那根娇小的舌头,也在逐渐变得炙热起来。

    不仅是这样,我感觉到了,怀里小黑炭的身体,也跟着温度升高,变得滚烫滚烫,就像发了高烧一般。

    怎么回事?我心头闪过一道疑惑。

    莫非是舔着脖子,感觉到食物的美味气息,又让本来就封印不深的夜魔血脉,逐渐突破封印,想要跑出来?

    ********************************************************************************************************

    嗯嗯,求月票,推荐票,当然还有订阅这四样的说,小七扳着手指头如是数道。

    ps:恭喜bin9314酱晋升本书的掌萌,十分感谢您一直以来的支持,并且以后也要继续支持小七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