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 突变,再次冰封!
    ********************************************************************************************************

    怎么办?

    我脑海里蹦出一个大大的问号,如果是血脉再次苏醒的话,该怎么办才好?让这样的小黑炭,直接和大家见面吗?

    这当然是不行的,虽然平时喜欢作弄维拉丝,但只是喜欢见她害羞,而不是担心。

    “小黑炭?”

    我试着拍了拍小黑炭的后背,那根炙热的小舌头,以及呵出滚烫气息的小嘴,依然在脖子上若即若离,好像正处于失神的状态。

    我连忙将她分开,捧起那张无力垂下去的小脸,发现上面通红通红的,脸蛋呈现出一种非正常的颜色,点点汗水以肉眼能见的速度不断冒出来,顷刻间就将小黑炭的全身打湿。

    “怎么了?小黑炭,醒醒,别吓爸爸。”我这时才感觉到不对,连忙轻拍了拍小黑炭滚烫的脸蛋,着急问道。

    “不……不知道,好……好热……爸爸……小黑炭……好热……像在火堆里……一样……”大汗淋漓的小黑炭,用虚弱无比的声音回应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忽然变成这样?

    我皱着眉头,刚想呼叫黄段子侍女,抬起头,那一抹绚丽的紫色身影就已经出现在了眼前。

    我去,你玩灵异呢?

    没有心情吐槽对方,我焦急的将怀中的小黑炭,递到黄段子侍女面前。

    “快看看。究竟是出了什么问题?”

    “难道是因为第一次吸血?”自言自语的喃喃一句,黄段子侍女弯下腰,翻了翻小黑炭的眼皮。又让她张开嘴,看了看舌头。

    “没办法确定,总之先退热要紧,现在的温度。要是持续久了,脑袋都要烧坏。”满脸担忧却不得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的洁露卡,小手一翻。拿出了一个瓶子。

    “等等,这是什么?”我警惕的看着小瓶子,没法,被她的过期避孕药毒害太多了,都已经产生本能反应了。

    “是退热药,过期避孕药什么的,是专门准备给笨蛋亲王使用的。以毒攻毒。”白了我一眼,小侍女这样解释。

    “……”

    又是特殊待遇吗?这句话我记着,先不和你计较,待以后一次把帐算清楚了。

    看着黄段子侍女从瓶子里倒出两颗药丸,轻轻捏碎。飞快的拿来一个杯子,倒入清水溶解,然后让小黑炭喝了下去。

    这小侍女作为药师和炼金术师的一面,还是能信得过的,想想看,连功能各异的过期避孕药都能炼制,普通的退热药,对她来说简直就是毫无挑战性可言。

    就怕这这家伙画蛇添足。

    “再来点冰敷,不能让脑袋这样热下去了。”喂下药水后,摸了摸小黑炭滚烫的额头,洁露卡朝身后伸手,俨然以济世救人的药师自居了。

    不知何时,门口已经集聚起了一大帮人,大家都用担忧的目光看着里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别看我,我也不知道情况,小黑炭忽然间就浑身发热起来了。

    要冰简单,家里最不缺的就是法师,眨眼间,维拉丝就将一个冰袋递了上来。

    将小黑炭放在床上躺下,再把冰袋贴在她的额头上,看着全身滚烫泛红,不断大口大口的喘着炙热气息的小黑炭,众人揪心不已。

    怎么好好的……

    “到……到底是怎么了,大人?”维拉丝拉着我的衣袖,泪眼汪汪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刚才和小黑炭聊着聊着,好好的,她忽然就变成这样,我还以为是她的夜魔血脉又苏醒了。”

    “会不会是第一次吸血……消化不良?”莎拉凑上来,盯着床上的小黑炭,谨慎猜测。

    昨晚发生的事情,她们也不是一无所知,只不过是相信我和黄段子侍女能够解决,所以才没有出现罢了。

    “都不好说,洁露卡?喂,笨蛋侍女?!”回过头,我看到黄段子侍女脸色苍白,不断抚摸着小黑炭的面庞,已经完全六神无主了。

    “没有用,退热药……没有起效。”她喃喃自语着,完全听不进我的话了。

    完蛋了,这笨蛋侍女三板斧子用完,终于暴露出胆小怯懦的本性了,不能再指望她。

    “琳娅,你能看出点什么吗?”遥想当年营地保卫战的时候,琳娅送了亲手制作的治疗草药给我,她应该也懂得一些药师方面的知识,我不由的抱起了一丝希望。

    琳娅二话不说,上前仔细在小黑炭身上检查了一遍,朝我摇了摇头:“抱歉,吴大哥,我学艺不精,没办法看出小黑炭的状况,或许让专门的药师来会好一些。”

    “克劳蒂亚,这件事就拜托你了。”

    我朝门外候命的女罗格弓手恳求道,为了给莱娜治病,阿卡拉当年可是一口气将许多优秀的药师给拉到营地里,托这个的福,应该能请到给力的药师。

    “还有牧师,说不定也能发挥作用。”琳娅提醒我一句。

    “对,对,还有牧师,希尔曼雅,能拜托你帮个忙吗?”

    “我们和希尔曼雅阿姨一起去。”两个宝贝公主走出来,齐声请缨。

    “那就拜托了,我的公主们。”我点了点头,西露丝和艾柯露在牧师训练营里呆了那么多年,肯定知道哪个牧师最厉害,让她们跟着一起去也好。

    “我也出去一趟,看能不能请来凯恩爷爷和阿卡拉奶奶,以她们两个的智慧和博学,说不定知道些什么。”琳娅跟着说道。

    于是兵分三路,很快,希尔曼雅和两位小公主先回来了。她们匆匆带回来的是一个熟悉的女牧师——依然还在孜孜不倦的暗恋着卡洛斯的阿露卡琪。

    随后,克劳蒂亚也回来了。

    阿露卡琪和带回来的老药师,都使出了浑身解数。帮小黑炭做了一次次检查,几乎将她们的一生之中的全部经验都给掏出来了,还是没有效果。

    我越发焦急,眼看冰袋都已经换了第三次了。这时候,阿卡拉和凯恩终于匆匆赶来。

    “路上都听说了。”时间紧急,阿卡拉直接甩了一句。就和凯恩一起来到小黑炭面前,仔细观察。

    随后,连法拉老头也带着两个老法师,过来帮忙了。

    几个老人凑在一起,商量了一小会后,阿卡拉神色凝重的拄着拐杖,朝我这边走过来。

    “阿卡拉奶奶。怎么样,小黑炭到底是怎么了?”我将最后的全部希望,都寄托在这群人身上,用着哀求哽咽的声音问道。

    “吴,别着急。冷静下来。”阿卡拉顿了顿拐杖,慈和的声音带着让人安详平和的魅力,让我一片混乱的大脑,冷静了不少。

    “短时间内,我们几个也看不出是什么原因,所以,经过刚才的商量,想到了一个折中办法。”

    “什么办法?”我连忙问道。

    “将小黑炭封印起来,让她处于假死状态,然后冰封,只有这样,才能暂时将她身上的奇怪发热症状冻结,然后再慢慢查找原因,想办法解决。”

    “什……什么?”我几乎不敢置信。

    又得把小黑炭封印,冰封到冰棺里面?

    哆嗦的看了阿卡拉一眼,只见她无奈的点了点头,我顿时无力的跪倒在了地上。

    为什么?小黑炭到底做错了什么,老天要这样对待她,好不容易复活,从封印许久的冰棺之中走出来,结果才刚刚过了不到一会,又得将她重新封印到冰棺里面。

    不行……不行……身为父亲的我,怎么能再让小黑炭遭罪,不行……绝对不行的……

    “冷静,吴!!”

    额头“嗙”的一声,遭到了阿卡拉的拐杖的重重敲击,耳中听到她的严厉喝声。

    “这次的情况和上次不一样,只是暂时把小黑炭封印起来,等找到办法,立刻就能让她苏醒,这是唯一的办法,再拖延下去就来不及了!”

    我呆呆的看着阿卡拉,又看了看凯恩,法拉,最后,目光落到小黑炭身上。

    “做吧。”深呼吸了一口,我嘶哑说道。

    “拜托了,把小黑炭封印起来吧。”

    “嗯,你能冷静下来就好。”阿卡拉松了一口气。

    要是这小子的女儿控灵魂爆发起来,犯傻拒绝的话,可没有人能够制止得了他。

    “洁露卡,松手吧。”见黄段子侍女还趴在床上,死死握着小黑炭的手不放,我从后面,将她轻轻的抱住。

    “不要……”哭泣的,软弱的声音,细细的从她口中发出。

    “不要嘛……为什么是小黑炭……为什么我的女儿,要受那么多罪,让我代替她好了……让我代替她……”

    “乖,听话,可以的话我也想代替。”叹了一口气,抱着小侍女的双手,紧了紧。

    “小黑炭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再不快点的话,就来不及了。”我抓住洁露卡握着小黑炭的手,说道。

    “……”她没有说话,只是那只手依然固执的,死心眼的握着小黑炭不放。

    “吴,再不快点就来不及了。”身后,阿卡拉催促道。

    没办法了。

    咬了咬牙,我重重的在洁露卡颈后切了一记,随着沉闷的咚一声声响,她晕了过去,小手终于松开。

    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一天之内,我就得先后将自己最宝贝的女儿以及最喜欢的女孩打晕呢?真是任性的家伙,难道不知道这样做,最痛苦的人是我?

    在已经烧的神志不清的小黑炭额头上,重重亲了一口,我将晕倒过去洁露卡抱起来,大家缓缓退开,然后法拉以及他带来的两名老法师,就在小黑炭的房间里面开始施法封印。

    多亏了他先见之明,要是没有带上人手。还得将小黑炭带到法师公会,寻找施法的人手的话,说不定就已经来不及了。

    魔法阵的璀璨光芒。在小黑炭的房间里不断闪掠,映着一张张沉重伤心的面庞,我沉着脸,看着床上的小黑炭逐渐淹没在光芒之中。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身边的女孩们,已经忍不住哭出了声……

    ……

    “大人,你已经一整天没有吃饭了。吃点吧。”朦胧中,维拉丝的温柔声音传到耳边。

    我摇摇头,回过神,看了周围一眼。

    这里是一座阴暗的地下大厅,一排排座台上的魔法蜡烛,将里面照的更加昏暗。

    屁股有些凉意,低头一看。下面是冷冰冰的石板,隐约能看到魔法阵的刻文。

    呆了好几秒,我才回过魂来,逐渐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情。

    早上,小黑炭忽然全身发热。在检查无果之后,最终不得不按照阿卡拉的建议,将她封印起来,再次冰封到冰棺里面。

    紧接着,重新躺在冰棺的小黑炭,被带到了法师公会,被十多名法师围着,叽里咕噜的讨论了许久,也没说出个所以然,直到夜幕降临,大家才暂停检查,而后,这里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擦了擦眼,连忙回过头。

    冰棺之中,还穿着一身睡衣,带着痛苦面容闭上双眼的小黑炭,映入了眼中,恍然间,让我想起了几年前,小黑炭同是被封印在冰棺之中的情形,一时之间,思想有些时空错乱,分不清现在和过去。

    “大人,大人?”肩膀被摇了好多遍,我才逐渐回过神来,抬起头,看到了维拉丝那熟悉的温柔的面容。

    “维拉丝,我没事。”张了张干裂的嘴唇,我摇头说道。

    “怎么能算没事呢?”担心欲哭的小狗狗,猛地吸了吸鼻子,将泪水忍了下去,露出温柔坚强的笑容。

    “来,大人,吃点吧,这才有力气守候莉莉斯。”她将手腕上挂着的食篮放下,打开,里面都是我最喜欢吃的菜肴。

    我下意识的想拒绝,看到维拉丝殷勤卖力展露出来的笑容,于心不忍,点了点头,开始就着一口汤,一口饭吃起来。

    “洁露卡……怎么样了?”

    “她还在床上睡着。”顿了顿,维拉丝的眼眶再次湿润起来。

    “一直没有醒过来吗?”

    “嗯……”

    我叹了一口气,那笨蛋软弱侍女,怎么可能挨了那么轻的一击就醒不过来,她是不愿意面对现实啊。

    很快,我将维拉丝带来的汤饭菜吃个精光。

    “辛苦了,你先回去吧,我在这守多一会儿。”我回过头,一眨不眨的看着冰棺之中的小黑炭,那张痛苦的面容,多么想换到我的脸上。

    “那么大人,我先回去了。”

    “嗯。”

    一会儿,意料之中的离去脚步声并没有传出。

    我好奇的回过头看了一眼,便看到站在原地的维拉丝,大颗大颗的流着泪水,然后扑到了我的怀里。

    “怎么了?笨蛋,有什么好哭的。”我连忙抱着维拉丝,轻轻哄着。

    “因为……因为大人总是阴沉着脸。”维拉丝呜呜的哭泣道。

    “难道是我这张脸把你吓哭了?”

    “不是……不是……”摇了摇头,维拉丝撑着我的胸膛,仰起小脸,紧紧看着我。

    “大人,你是一家之主,是家里的主心骨,所以,请打起精神,不然的话……不然的话,大家也都会……”说着,又似小狗一般呜呜的哭泣起来。

    愣了愣,我紧紧一握拳头,露出笑脸。

    “知道了,维拉丝,我会打起精神,所以别哭好吗?”

    “真……真的?”

    “嗯,真的,约定好了。”擦着维拉丝脸上的泪水,我重重把头一点,然后,轻轻低下去,吻上她的樱唇。

    平时害羞的小狗狗维拉丝,并没有拒绝,反而顺从的,主动的将樱唇微微凑上来……

    似乎从这一吻中,得到了不少的勇气和自信,目送维拉丝离去以后,我振作起来了。

    看着小黑炭,我再次将拳头握紧,将脸贴在冰棺上面,轻声自言自语起来。

    “放心吧,小黑炭,这一次……这一次绝对不会让你久等,爸爸无论如何,都要尽快将你救出来……”

    不断重复着誓言,逐渐的,意识模糊起来,一整天的大起大落,让我的精神万分疲惫,很快就陷入了黑暗之中。

    唯独口中一直低咛着的承诺,还牢牢的,死死的烙印在灵魂里面。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黑暗之中,我睁开双眼,眼前一片雾气迷茫,分不清东南西北,似乎在睡梦中来到了某个不得了的地方。

    呆了片刻,我径直往前方走去,一直走,一直走,忽然间,眼前的迷雾仿佛幕帘似的,从中间往两边分开。

    然后,那把时隔许久的熟悉的中性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

    “真诚美好,纯粹强烈的召唤,让我不远万里前来,想愿望成真吗?想获得打败邪恶势力的力量吗?想保护亲人朋友吗?别犹豫了,赶快和我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少年吧。”

    我:“……”

    “说话啊混蛋,莫名其妙的把我叫来,以为一声不吭就能了事吗?啊?真以为我那么闲吗?我可一点都没有寂寞,每天都在日理万机知道不!一秒钟能赚五万枚钻石知道不!”

    见我没有反应,对面就像闹别扭的小屁孩一样,满地打滚的寂寞嚷嚷起来……

    ********************************************************************************************************

    嘛,虽然答案在下一章就要揭晓了,但有鉴于个别激动的书友存在,小七还是解释一下吧,小黑炭没什么问题,如莎拉酱所猜,真的只是消化不良而已,某凡的禽兽之血蕴含的禽兽之力可不是那么好消化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