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八十三章 性格大变
    ********************************************************************************************************

    要开始了吗?

    我细细的眯上眼,竟然不慌不忙起来。

    按照剧本的话,我这个女儿控父亲,应该会第一时间横冲直闯,进入小黑炭的房间里面。

    大概是这轮血月吧,看到它,我想起了当初群魔堡垒,在小黑炭临死前的那惊鸿一瞥,那在夜幕降临后,变成血色的瞳孔,和这轮圆盘似的血月,是何其的相似。

    所以,在看到圆月的一瞬间,心里大概就有了某种奇妙的直觉,小黑炭绝对会在今天晚上苏醒。

    来到小黑炭的房门前,我不大清楚里面的情况,犹豫了片刻,还是轻轻敲了敲门。

    “小黑炭,是爸爸,要进来咯?”

    等待数秒,没有得到回应,我轻手轻脚的推开门,钻了进去,又将门轻轻掩上。

    感觉像做贼似的,不过不想惊扰到维拉丝她们,可以的话,身为父母的我和黄段子侍女来解决掉这次的问题就好了,我是这么想的。

    毕竟,小黑炭的第一次苏醒,按照小狐狸从书上所知,将会很不得了,每个夜魔的第一次苏醒,都会特别饥饿,特别暴躁,会确定自己第一个终身猎物,或者说是血奴。

    虽说书上记载,夜魔是绝对不会吸取女性的血液,视之如毒药一般。但是不能确定,第一次苏醒过来,饥饿到极点的夜魔。会不会饥不择食,我们最担心的就是这一点,所以才不想惊扰大家,让事件扩大。

    将门关上。栓上门锁,我叹了一口气,回过头。便看到终身难忘的一幕。

    黑暗的房间里,正对着房门的窗户,不知道为何打开了,窗帘无风自动的高高扬起着,血红色的月光,笔直从敞开着的窗户照了进来。

    诡异的是,本应该洒落在窗户前的地板上面的血色月光。在进入窗户的时候,却忽然转过一个角度,仿佛那有一面镜子将光芒折射了般,直直的朝床的方向照射过去。

    床上,小黑炭还在恬睡着。似乎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本就不科学,如果是平时的小黑炭,机警的她,早该在我敲门的时候就醒过来了,现在却睡的如此沉,绝对不合理。

    月光洒落,恰好将整张床笼罩起来。

    就在这时,更加诡异的事情发生,盖着小黑炭的被子,也跟着无风自动,漂浮起来,然后缓缓挪开,落到一边,让小黑炭的身体,完全沐浴在了月光的照耀之下。

    在一旁看着,我并没有阻止这一切发生,这次阻止了,要是下次再发生的时候,我不在家,那就更麻烦了。

    堵不如疏,就是这个道理吧。

    突破了重重的障碍,终于落到小黑炭身上的月光,似乎变得更加浓郁,纯的似水,红的似血,这些光芒全部都集中到了一起,没有散开丝毫,所以明明房间其余的地方还是一片黑暗,但是小黑炭身上,却荡漾着一层绚丽夺目的光晕,强烈的反差感让人越发觉得诡异无比。

    这样的情形,足足维持了半个多小时左右的时间,才发生下一步变化。

    月光沐浴下,小黑炭的身体,也缓缓地从床上飘起,浮在半空之中,上面的一层血色光晕,让她看起来妖艳而神圣,有一种不可侵犯,无法靠近的气势散发出来。

    因恬睡而显得格外平稳细微的呼吸,逐渐有力,并且急促起来,慢慢的,在诡异而静谧的房间内,我甚至听到了小黑炭体内的血液流动声,在逐渐响起。

    先是像一条潺潺的,缓慢流动的山涧小溪,然后像是浪花渐起的小河,再然后,就像水花四溅的激流,直到最后,竟有一种惊涛拍岸的感觉。

    完全可以想象出,此时小黑炭体内的血液流动速度,究竟有多快,就跟一个冒险者在全力战斗的时候差不多,但问题是,冒险者的身体异常坚实,可以经受得起这种折腾,小黑炭呢?

    我不禁担心起来,目光紧紧盯着自己的宝贝女儿。

    随着体内血液流动的加剧,小黑炭全身的皮肤,也逐渐泛起一抹殷红之色,这抹鲜艳的红,和月光的颜色相近,但是随着加深,却渐渐地比月光更加柔和妩媚,就仿佛是一块巨大的血玉雕出来的人般,用艺术品来形容已经匮乏,更是像是一块瑰宝,一座有着生命的神玉像。

    在妖艳的血色,达到巅峰的时候,恍然间,我仿佛听到了一首喃喃的轻曲,在耳边轻唱着,仿佛有纤细丝滑在小手,在脸上轻轻拂动。

    介乎于虚幻和现实之间,歌声,触感,都是纯粹无比,却又诱惑人心,不似身材火辣**的舞女,疯狂的扭动着腰肢,而是温柔娇羞的妻子,在床上,在耳边低声软语,欲拒还迎的抵抗。

    那瞬间,我竟有些沉迷,眼前的视线,逐渐变得模糊起来,隐约中,只看到窗外的血红色月光,忽然大盛,并且不再局限于那张床上,而是将整个房间都照成一片鲜艳的血红。

    血红的地面,血红的墙壁,还有血红的家居,血红的帘幕床单,本该是宛如恐怖电影里的可怕场景,但此时此刻,却给人一种另外的感觉。

    就好像新婚之夜的大红洞房,娇而不艳,贵而不俗,给人某种暗示,透露着让人无法抗拒的诱惑力,并且产生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

    是吧,那是自己的新婚妻子,有什么好难为情的?

    擦了擦眼,恍惚间,我看到漂浮在半空之中的小黑炭的身体,缓慢的动了起来,转过九十度。轻轻直立在床,她的身上还被一层华丽的光晕和气流包裹着,身上穿着的小巧可爱的睡衣猎猎鼓动。那一头水银色的及臀发丝,也跟着四散飘舞,如同天女手中舞动的银色缎带。

    额前的刘海,似乎比平常短了许多。微微飘起,向两边分开,露出那双还似在恬梦之中。紧闭的双眼。

    然后,眼睛忽地一下张开。

    无法用语言形容,里面荡漾着玫瑰一般纯净而鲜艳的血红眸子,湿润妩媚,包含着强大的不容违背的意志,被其所吸引着,脑海里的一切仿佛都已经消失。只剩下这双美丽的眸子在荡漾着,永存着。

    就像无穷无尽的夜空,只存在那一轮孤高独照的血月。

    “真……是意外……没想到……刚刚苏醒……眼前就有……食物……送上门了……”缓缓睁开双眸的小黑炭,此时用着平时根本不可能发出的,带着一丝稚嫩的高傲低沉以及冰冷声线。断断续续生硬的说道。

    并不是所有的夜魔,在血脉苏醒之后,都还能记得往事,有些能记得,有些却全部忘记了,只剩下诸如语言这些本能的记忆。

    但无论记不记得,身为夜魔的本性都会占据上风,甚至有可能完全覆盖原来的性格,比如说在苏醒之前已经有了心上人,但是苏醒之后,就算还认得对方,也仅仅是想让对方变成自己的血奴,如此简单而已,当然,夜魔一般在十多岁出头这个年纪苏醒,也不可能有什么爱得深沉的恋人就是了。

    说到底,身为人类的那部分,比起夜魔的那部分,实在是太孱弱了,就好比将一大桶墨汁,和一小杯清水混合起来那样,可想而知会变成什么。

    所以历史上——至少是史书的记载之中,似乎从来没有过因为苏醒前的记忆而选择从良的夜魔出现。

    眨了眨眼,轻摇了摇头,似乎在整理着脑海的絮乱,随即,小黑炭轻轻勾起一抹嘴角,露出和她妖艳双眸一般的笑容。

    无论是眸子还是笑容,都很纯粹,像婴儿一般的纯粹,因为眼前的,就是一个新生的夜魔,但是,单纯的婴儿,也会有饥饿感,也会本能的寻找食物。

    眼前的小黑炭就是如此,哪怕她的灵魂还很纯粹,但是,在看到眼前的男人以后,立刻就被强烈的饥饿感所控制,本能的行动起来。

    看了看身上穿着的宽松睡衣,她皱了皱眉,似乎不是很满意,但现在也只能将就一下了。

    从床上坐下,背靠着墙,轻轻翘起莲足,那优雅而高贵的举动,无法伪装出来的高傲无比的目光,以及仰起下巴的轻蔑姿态,仿佛她现在坐着的不是一张床,靠着的不是一面墙,而是高高在上的王座,俯视着自己的臣民和奴隶。

    带着妖艳纯粹的一抹勾起笑意,小黑炭用着傲慢的,居高临下的语气继续开口说道。

    “荣幸吧,作为本王的第一个猎物,以后将享受到其他奴仆无法得到的待遇,为了这份殊荣,你必须付出更多的忠诚,来吧,现在就是证明你的忠诚的时候,来,亲吻本王的脚趾吧,这本王赐予你的特殊荣耀。”

    发出骄傲得意的轻笑声,她向自己的猎物勾了勾手指,夜魔并不是野兽,就算在暗黑大陆的名声狼藉,书上也不得不承认她们是一群虽然淫荡不堪却又有着优雅一面的妖女,就算再怎么饥饿,此时此刻,也不会做出二话不说扑向猎物吸血的野蛮行为。

    更何况,眼前的男性,还是她的第一个猎物,并且灵魂之中,总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细丝,和对方紧密的连在一起,似乎是个无法割舍,无法取代的存在。

    作为自己的第一个猎物,当然是要特殊对待,小黑炭(苏醒状态)如是想到。

    她那双血红色的眸子,虽然充满了高傲和漫不经心的感觉,但是其实,目光一刻也没有从对方身上离开过。

    从夜魔世世代代传承下来的本能里得知,刚刚苏醒过来的自己,还孱弱无比,没有太多,太强大的魅惑人的力量,现在,她正是靠这双眸子控制着对方。因此不敢松懈。

    等完全魅惑成功以后,他就是自己永生永世的奴仆了,想到这里。小黑炭(苏醒状态)就忍不住开心的将嘴角那一抹傲慢的弯起,弯的更高。

    但是现在还不能松懈,从模糊的记忆之中得知,对方似乎也是一个不弱的男性。

    直到看到对方神色恍惚。摇摇晃晃的走过来,来到她的脚下,虔诚的单膝跪了下去。俯身亲吻着她的脚趾的时候,小黑炭(苏醒状态)才终于暗地里松了一口气,身为夜魔一族的自信高傲,迅速膨胀。

    一边享受着第一个仆人的效忠之举,她也在脑海里面,缓缓梳理着那些混乱的记忆。

    首先当然要找到自己的名字。

    “莉莉斯么……到也不赖,就用这个名字吧。从今以后,本王就叫莉莉斯,它将成为这个世界最伟大的名字。”

    喃喃自语着,小黑炭再次朝自己的仆人勾了勾手指。

    “来吧,我的佣人。虔诚的呼唤我的尊名,让它凌驾于整个世界之上吧。”

    “莉莉斯女王殿下万岁!莉莉斯女王殿下万岁!”

    对方立刻忠诚的呼唤起来,虽然声音不是很大,甚至过于细微,不过小黑炭……不,莉莉斯女王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做的很好,作为奖励,允许你亲吻本王的手背。”满意的点点头,莉莉斯女王居高临下的向自己的奴仆伸出小手,让他亲吻。

    然后便是……

    舔了舔鲜红娇艳的嘴唇,微微张开,雪白整齐的牙齿中,露出两颗稍稍尖锐的可爱虎牙。

    优雅的夜魔,也是会肚子饿,也是要吃饭的,更何况还是第一次苏醒,莉莉斯女王能够忍到现在,已经比一般的夜魔更有耐心,准备更加充分,也更加高雅了。

    简直无愧于她的女王称呼,这是王族才有的高贵。

    “我可爱的仆人喲~~”饥饿的轻舔着樱唇,那双血红眸子,变得更加深邃和炙热,仿佛要渗出月光来一般。

    “现在是时候,献出你的美味鲜血的时候了,作为我的第一个仆人,第一次进食,我将永远记住,这份天大的荣耀,身为仆人的你该如何报答?哪怕是粉身碎骨,十生十世,也承受不了吧。”

    高傲的轻笑一声,莉莉斯女王从靠着墙壁的姿势,笔直身体,然后弯下腰,缓缓朝自己的仆人靠拢过去,目光落到对方的脖子上,那强壮结实的肌肉下,深深隐藏起来的鲜美的血管青筋,对她而言有着莫大的诱惑,逐渐的,那娇小嫣红的嘴唇张大了。

    眼看就要吻上脖子,那两颗尖锐的小虎牙,要刺了下去,忽然间,莉莉斯女王全身猛地一震,两眼一闭,脑袋一歪,在反应过来之前就倒了下去。

    在她的背后,一只呈手刀状的大手正缓缓收回。

    我无奈的叹了一声。

    悲剧啊!

    其实刚才并没有被小黑炭完全控制住,只不过我却不敢反抗,因为有着妖月狼巫变身的自己,知道精神力反噬的可怕。

    小黑炭才刚刚苏醒,就像是一个脆弱的婴儿,她企图通过瞳孔,用类似于精神力变幻而成的魅惑之力控制我的灵魂。

    如果我贸然抵抗的话,说不定会让尚且娇弱的她,受到精神上的反噬,所以才不得不敞开防线,让她的魅惑完全入侵,让自己处于半控制的状态下,直到最后接近,才乘其不备的打晕。

    然而,纵使理由充分,却还是在控制下做出了那些事情,小黑炭是怎么搞的,就算苏醒过后性格大变,也不至于变成……唉,幸好没人看到。

    才刚刚这样想着,目光就瞅到了一道纤细的人影,不知何时出现于身后角落,在房间里血色的月光照耀下,那一头紫色长发宛如樱花般淡淡飞舞着。

    是黄段子侍女。

    我顿时心虚的缩了缩脖子,随即强硬起来。

    “混蛋,为什么不早点出现,把小黑炭弄晕?!”

    “哎呀,如此精彩的好戏,我怎么能随便打断呢,是吧,禽兽亲王殿下。”露出宛如郁金香一般的美丽优雅的笑容,这黄段子侍女做出一副憧憬感动的模样。

    “温柔的母亲,在阴暗的角落里头,用幸福的目光,注视着慈爱的父亲俯身跪下,亲吻着可爱女儿的脚趾头,还想任由自己的体液被女儿喝下去,这是多么温馨的场景啊。”

    “温馨你妹,节操何在!”我一瞬间将心灵之中的数万张茶几统统掀起,感觉光是和这无节操侍女站在一起,节操就刷刷的掉没了。

    “你早点出现把小黑炭制服,不就没那么多事了,是故意的吧,是故意的吧混蛋!”

    我怒气冲冲的朝她冲了上去,刚想抓住这不可爱的侍女,痛打屁股,看了看床上晕倒过去的小黑炭,顿时又无力了……

    ********************************************************************************************************

    呼,感觉这章特别难写,话说回来,小七最近是不是患上了微妙的性癖?比如说……足控什么的?

    ps:求月票,求推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