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八十六章 封印
    ********************************************************************************************************

    糟,要被黄段子侍女当成禽兽亲王了!

    我连忙捂住嘴巴,强忍住从脖子上传来的奇异感觉,但是,随着时间的延续,那种感觉还在不断强烈,一波又一波的冲击着全身,我悲哀的发现,呻吟声是忍住了,但是下面……下面却……

    噢噢噢噢噢——————!!!

    关键时刻,我拿出了冒险者的全部意志,咬牙切齿,死死抗争着那股奇怪感觉带来的身体变化。

    这……这不算什么……比起……比起三尾状态下的小狐狸……还……还差的远呢……区区这点……这点感觉……就想……门都没有!

    一个劲的和身体本能做着斗争,恍然间,连时间的流逝都忘记了,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感觉脖子一松,上面传来的奇异感觉忽然消失。

    我顿时松了一口气,大口大口的喘气起来,摸了摸额头,才发现不知不觉,上面已经像淋了雨一样的满头瀑汗,摸了一手好湿。

    但是不管怎么样都好,谢天谢地,下面没有湿。

    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夜魔一族的特殊力量吗?在吸血的同时,竟然能够散播如此强烈的媚惑信号,差点就让经受过小狐狸诱惑的我也出丑了。

    虽然还远远比不上三尾状态下小狐狸那一个眼神就能让我立刻举旗的媚惑,但是别忘记,小黑炭年纪还小,天知道她长大以后。这种媚惑信号还会不会随之变得更加强大,到时候,我还能不能抵抗。这真是个问题。

    想到将来可能会出现的情形——被女儿吸着血,露着温柔笑容的父亲,忽然脸色一变,石更了。到时候我真是百口莫辩,跳到黄河里也洗不清,坐实了禽兽长老这一称号了。

    想着想着。我就头疼起来,脸上的泪水代替了汗水,真真一个叫泪流满面,仿佛额头被几块拼成禽兽二字的砖头,给狠狠砸中了一般。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叫禽兽。

    悲剧啊!

    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泪混合物,我轻拍了拍小黑炭的后背。

    “小黑炭?”

    没有反应。从耳边传来的细微均匀呼吸声,证实了我的猜测。

    宝贝女儿睡着了,在吸了个饱之后,就这么一动不动的趴在我怀里,睡过去了。

    嘿一声。我抱着小黑炭,轻手轻脚的坐了起来,然后打量自己的宝贝女儿,小家伙轻闭着眼,睡的正香,那一头水银长发,又重新覆盖着她的半张脸。

    我报复的轻轻在那张脸蛋上面,捏了一捏,心想女儿哟,爸爸今晚可被你折腾惨了。

    这时候,旁边传来脚步声,不用抬头看我也知道是谁。

    黄段子侍女,先是看了小黑炭一眼,确认自己的女儿无恙之后,便用古怪的目光盯着我。

    “怎……怎么,有什么意见吗?”我有点心虚,虽然刚才是忍住了没错,但是样子一定很狼狈,也不知道这笨蛋侍女有没有猜出一点什么。

    “不错嘛。”出乎意料之外的,我竟然得到了对方一句莫名其妙的赞扬。

    “什么不错?”我迷糊了。

    “竟然能忍住夜魔吸血时的媚惑,没有产生变化,笨蛋亲王还真是个了不得的家伙。”这样一边说着,她的古怪目光,也移到了我两腿之间。

    “混蛋,你早就知道了吧,为什么不先提醒我!”我顿时悲愤了,这家伙,早就知道夜魔吸血的时候会让人产生强烈的快感,竟然不早点告诉我,害我没有准备,才弄的那么狼狈。

    “这种事情,身为少女的我怎么好意思开得了口。”两手叉腰,小侍女理直气壮的辩解道。

    “想想你之前的言行吧,你身上还有一丁点少女的羞耻心吗?”我更怒了。

    “经过一个轮回,零点过后,少女的羞耻心刚刚又补满了。”

    “你丫的身上藏着零时迷子吗?!”

    “总而言之,恭喜恭喜,没有在小黑炭面前出丑。”

    “嗯哼,也不看看我是谁,那可是经过了某只小天狐……噗喔!”

    话还未说完,眼前扫过一道黑影,只来得及闻到一股淡淡的,熟悉的诱人幽香,下一刻,就正中我的脸面,将我的话打断了。

    “是谁,是哪个卑鄙的家伙偷袭本德鲁伊。”捂着通红作痛的脸,我红着眼,四处张望,看到了除了黄段子侍女以外,还有另外一个家伙站在旁边。

    因为是在地上坐着,平视只看到了一双修长**。

    往上挪一点,看到了那似不堪一握的小细腰,还有一条棕色的尾巴在屁股后面摇啊摇。

    当时我就脖子一缩,不敢再往上看了。

    “说呀,刚才那句话,你到是继续说下去呀?”熟悉的糯糯媚人声线,传到耳边,即使不看,我也能想象出小狐狸现在两手叉腰的娇蛮霸道模样。

    “要我说什么?”我一脸装傻。

    “说……哼!”俏脸一红,这只傲娇满满的小狐狸,重重跺了跺脚,不甘心的瞪着我。

    你就瞪我,瞪死我好了。

    我若无其事的吹着口哨,死猪不怕开水烫。

    “给我等着,你这坏蛋,别以为本天狐会轻易的放过你。”这脸皮厚起来,连小狐狸都拿我没办法,只能恨恨的留下一句狠话。

    哈?谁怕谁呀……不对,伟大的天狐圣女阁下,下次床上请务必饶了小的!

    想到上次差点被榨成人干,我顿时鼻涕泪水糊了一脸。

    这根本就不科学啊监督!你看看其他男主角,有哪个是这样的,哪怕混的再挫。天天被虐还露出一副抖m样,至少在啪啪啪方面,那肯定是号称床上小旋风。金枪不倒旗。

    到底是我太弱,还是这只小狐狸太凶残?三尾天狐形态下把主角光环都给压了。

    “不管怎么说,这次得到了第一手的夜魔资料,还得感谢你们。做的好。”啪一声将手中的笔记合起来,笑摸着我的狗头,小狐狸一脸心满意足的样子。

    “你竟然一直在偷窥?”我大惊。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本天狐怎么可能会错过。”似乎十分享受我的惊愣的样子。她噗嗤噗嗤的摇动着狐狸尾巴,高傲说道。

    “那为什么不出来帮个忙?”我已经出离愤怒了,这个也是,那个也是,都是死道友不死贫道,这个世界为何如此冷血。

    “因为……夜魔不喜欢女性。”小狐狸和黄段子侍女异口同声。

    “……”

    这两个家伙,莫非一早就串通起来了?

    “好了好了。细节就不要在意了,还是把正事完成要紧。”见我一脸闹别扭的样子,小狐狸凑上来,轻揉着我皱着的脸,温声软语的哄道。

    已经太迟了。我生气了,要回m78星云的光之国了!

    言归正传。

    “都已经准备好了吗?”我依然抱着小黑炭,小心翼翼的站起来,反手拍了拍背后的泥碎。

    “准备好了,这边。”

    说着,小狐狸一马当先,身影嗖一声闪失,紧接着,黄段子侍女也跟了上去。

    喂,我说你们两个,等等我,可怜我这个不以速度擅长还抱着女儿的小德鲁伊!

    我无奈的叹了一声,勉勉强强的跟在后面。

    貌似是回到了法师公会,在一处空地上,三人停了下来。

    平地中央,早早的刻画好了一个魔法阵,有十多名法师等在那里,有联盟的,有精灵的,也有狐人族的。

    这就是我和黄段子侍女商量好的最后方案。

    考虑到小黑炭的夜魔血脉苏醒以后,不知道会不会产生巨大的变化,所以定下了一个最后方案,那就是把夜魔的血脉封印起来。

    不然的话,你让我怎么办?明天一大早,小黑炭起来,在大家面前跳到桌子上面,雄赳赳气昂昂的如同一只高傲小母鸡般宣布:“从今以后,请叫我莉莉斯女王,你们这帮无能的人类。”

    我想,要是真发生这种事情,心理承受弱点的,如维拉丝,怕是会捂着额头,当场晕过去。

    当然,我们现在用的也不是什么厉害的封印魔法,等夜魔血脉下次感觉到饥饿的时候,会再次自然的苏醒,根据书上记载,这个时间恐怕用不了一个星期。

    食物该怎么解决,真是个头疼的问题,难道说以后我每次外出,每个星期都要按时寄回一瓶血?

    想着这些头疼的事情,我在小狐狸的示意下,将小黑炭放在魔法阵中央,然后回到她们身边,静静的一起看着法师们施法,将小黑炭的夜魔血脉封印起来。

    话说阿卡拉没有来吗?真是只现实的老狐狸,若是她宝贝得紧的西露丝和艾柯露,出了这样的问题,恐怕早就在这里把脖子伸长等着了。

    封印花的时间不多,也没有出任何意外,夜魔血脉才刚刚苏醒,实力太弱了,连第一世界的冒险者都不及,几乎毫无反抗之力,就被封印起来了。

    数分钟过后,魔法阵的光芒就停下,十多名操作的法师朝我们这边点点头,然后披着一身神秘的黑色长袍,于夜空血月之下,毫无烟火的离去,酷毙了。

    我将小黑炭再次抱在怀里,看了两个女孩一眼:“好了,事情算是暂时解决了,你们也累了,回去吧。”

    点点头,小狐狸还颇有留恋的看了小黑炭一眼,才转过身,身影没入夜色之中,我和黄段子侍女,则是肩并肩的走回家。

    嗯,有一家子的感觉。

    夜风有点凉,黄段子侍女便拿着一件略华丽的女性大氅,披在我身上。

    哦哦,温柔可人的黄段子侍女。还真少见。

    “别误会,我只不过是怕小黑炭着凉罢了。”见我一脸的受宠若惊,小侍女脸蛋微红。轻哼一声。

    “是是是,我知道了。”我打着哈欠的应道,的确,那两只小恶魔翅膀都把睡衣的后背部分给撑破了。现在夜魔血脉被封印起来,小恶魔翅膀也随之消失,但撑破的洞口可不会消失。

    “这件大氅是你的吧。”我稀奇的打量着身上的大氅。问道。

    和阿尔托莉雅平时披着的那件有些相似,但是款式和颜色稍微低调一点,貌似应该是十二骑士的标准配备。

    就和十二黄金【哔】斗士一般,一身神器套装,外加一件大氅,走在舞台上面,迎风吹来。大氅飘舞,若隐若现的露出里面的金色铠甲,想想都觉得碉堡了。

    “平时很少穿。”黄段子侍女噘着小嘴,应了一声。

    到是可以想象,这家伙完全就是十二骑士的另类。平时怎么可能穿着这种霸气外露的大氅在外面招摇。

    “话说回来,我以前借给你的几件披风呢?”借着这件大氅,我忽然想起了,当初在水晶碎片事件的时候,我可是三番五次的把披风借给这笨蛋侍女,少说也有三四件了。

    “哼,土兮兮的斗篷,也只有土兮兮的笨蛋亲王才合适穿。”

    “无论怎么都好,别告诉我扔了,那可是维拉丝给我做的。”我有些心疼。

    “没有扔。”

    “到底去哪了?”我顿时来神,觉得还可以要回来。

    “不知道。”

    “哈?”

    “身为十二骑士之一,本洁露卡大人的衣服可是成堆成堆,所以那么不起眼的衣服,不知道被放到哪个角落去了。”

    “你是演员的衣服成堆成堆吧。”我瞪了她一眼。

    这笨蛋侍女,老是一身紫色侍女服,就没怎么见她穿过其他。

    算了,看样子是拿不回来了,只要没扔就好。

    “哼,才不会还给笨蛋亲王呢,那么……那么宝贵的东西……”小侍女撇过头去,轻轻嘀咕道。

    “什么?”我伸长脖子,想要偷听。

    “没什么,笨蛋亲王给我乖乖向前走就好了。”

    “前面有颗大树啊喂。”

    “没事。”

    “没事才怪!会撞上的。”

    “反正殿下的脸皮绝对要比那颗树硬。”

    “这到是没办法否认,但不一定是脸先撞上去吧。”

    于是,关于撞树的时候,是脸先撞到,还是其他身体部位先撞到,我们这对抱着女儿晚归的无聊小夫妻,竟然足足讨论了十几分钟,直到家门口也没讨论个所以然,节操到是卖了不少。

    “好了,晚安。”家里的女孩们似乎还在安稳睡着,我压低声音,低头亲了一口黄段子侍女的额头。

    “等等。”

    刚想离去的时候,身后传来声音。

    回过头,只见黄段子侍女颇有些扭捏的,两只小手互相把玩着,低着头,脸蛋红红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个……那个……”支支吾吾的好一会儿,她还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最后,在我惊讶的目光中,她直接来了个行动表示。

    上前几步,踮起脚尖,害羞的闭着双眼,主动献上樱唇,啾的一下,在我的嘴角边上亲吻了一口。

    “那个……算是……怎么说呢,算是那句话的……奖励吧。”完成这一切动作后,退后几步,黄段子侍女头低的更低,倾洒下来的紫色长发,将她的脸蛋完全遮掩起来。

    不过就算如此,我也能想象得出,她此时滚烫滚烫的脸蛋。

    这小侍女,虽然满口的黄段子,但是一到真枪实干的时候,却十分胆小害怕,对亲昵的动作很是没辙,每一次都被我用同样的方法欺负,像这般主动的献吻,对她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愣了愣神,摸着刚才被亲吻的地方,我刚想说点什么,这害羞到了极点的小侍女就转身匆匆回到了房间,不让我有说话的机会。

    ……那句话?

    是打小黑炭屁股前说的那句吗?这可没什么感谢不感谢的,因为我说的都是实话。

    不过,也不赖。

    笑了笑,我做贼似的蹑手蹑脚的跟着进了家门,把熟睡的小黑炭放回床上以后,也钻回自己的房间睡觉去了。

    虽然身体没什么事,小黑炭吸的那点血,根本不足以影响,但精神却是疲惫了,没想到苏醒之后,小黑炭会变成那样的性格,这可怎么办才好?必须做点什么才行……

    迷迷糊糊的想着,我合上了眼,意识逐渐陷入了睡梦之中。

    第二天一大早,我睁眼起来,迫不及待的赶往小黑炭的房间。

    打开房门,我发现小黑炭已经醒了过来,坐在床上,愣愣的,正发着呆,一看我推门进来,吓了一大跳,连忙哧溜一声躺下,钻回被窝里面,闭上双眼装睡起来。

    看到宝贝女儿这个可爱的举动,我有些忍禁不俊,轻步走上去,坐在床边,俯身轻轻抚摸着小黑炭的面庞。

    “不许装睡哦,小黑炭,难道连爸爸也想骗吗?”

    闻言,小黑炭立刻睁开眼睛,呼噜噜的摇着头。

    “很好,这才是爸爸的宝贝女儿。”

    我微微一笑,伸手抱着,将小黑炭抱了起来,这才发现,入手之处一片光滑柔软,小黑炭竟然没有穿睡衣,那比起这个年龄的正常女孩而言,稍稍有些显瘦的纤细半身,裸露在自己眼前。

    愣了一下,我并没有慌张失措,西露丝和艾柯露在这个年龄,还老是要和我一起洗澡呢。

    看了看床角,我看到了那件后背穿了一个大洞的睡衣,被藏在了角落,像是要掩饰着什么,小黑炭也如同做错了事的孩子一般,咬着嘴唇,底下了头。

    我恍然大悟。

    “来,先把睡衣穿上,我们好好聊一聊,好吗?”重新在衣柜里拿出一件睡衣上衣,给小黑炭穿上,我溺爱的轻捏了捏她的脸蛋,让她放松一些,然后寻思着该怎么开个头。

    看起来,小黑炭似乎是保留了昨天晚上的记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