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八十六章 封印
    ********************************************************************************************************

    糟,要被黄段子侍女当成禽兽亲王了!

    我连忙捂住嘴巴,强忍住从脖子上传来的奇异感觉,但是,随着时间的延续,那种感觉还在不断强烈,一波又一波的冲击着全身,我悲哀的发现,呻吟声是忍住了,但是下面……下面却……

    噢噢噢噢噢——————!!!

    关键时刻,我拿出了冒险者的全部意志,咬牙切齿,死死抗争着那股奇怪感觉带来的身体变化。

    这……这不算什么……比起……比起三尾状态下的小狐狸……还……还差的远呢……区区这点……这点感觉……就想……门都没有!

    一个劲的和身体本能做着斗争,恍然间,连时间的流逝都忘记了,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感觉脖子一松,上面传来的奇异感觉忽然消失。

    我顿时松了一口气,大口大口的喘气起来,摸了摸额头,才发现不知不觉,上面已经像淋了雨一样的满头瀑汗,摸了一手好湿。

    但是不管怎么样都好,谢天谢地,下面没有湿。

    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夜魔一族的特殊力量吗?在吸血的同时,竟然能够散播如此强烈的媚惑信号,差点就让经受过小狐狸诱惑的我也出丑了。

    虽然还远远比不上三尾状态下小狐狸那一个眼神就能让我立刻举旗的媚惑,但是别忘记,小黑炭年纪还小,天知道她长大以后。这种媚惑信号还会不会随之变得更加强大,到时候,我还能不能抵抗。这真是个问题。

    想到将来可能会出现的情形——被女儿吸着血,露着温柔笑容的父亲,忽然脸色一变,石更了。到时候我真是百口莫辩,跳到黄河里也洗不清,坐实了禽兽长老这一称号了。

    想着想着。我就头疼起来,脸上的泪水代替了汗水,真真一个叫泪流满面,仿佛额头被几块拼成禽兽二字的砖头,给狠狠砸中了一般。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叫禽兽。

    悲剧啊!

    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泪混合物,我轻拍了拍小黑炭的后背。

    “小黑炭?”

    没有反应。从耳边传来的细微均匀呼吸声,证实了我的猜测。

    宝贝女儿睡着了,在吸了个饱之后,就这么一动不动的趴在我怀里,睡过去了。

    嘿一声。我抱着小黑炭,轻手轻脚的坐了起来,然后打量自己的宝贝女儿,小家伙轻闭着眼,睡的正香,那一头水银长发,又重新覆盖着她的半张脸。

    我报复的轻轻在那张脸蛋上面,捏了一捏,心想女儿哟,爸爸今晚可被你折腾惨了。

    这时候,旁边传来脚步声,不用抬头看我也知道是谁。

    黄段子侍女,先是看了小黑炭一眼,确认自己的女儿无恙之后,便用古怪的目光盯着我。

    “怎……怎么,有什么意见吗?”我有点心虚,虽然刚才是忍住了没错,但是样子一定很狼狈,也不知道这笨蛋侍女有没有猜出一点什么。

    “不错嘛。”出乎意料之外的,我竟然得到了对方一句莫名其妙的赞扬。

    “什么不错?”我迷糊了。

    “竟然能忍住夜魔吸血时的媚惑,没有产生变化,笨蛋亲王还真是个了不得的家伙。”这样一边说着,她的古怪目光,也移到了我两腿之间。

    “混蛋,你早就知道了吧,为什么不先提醒我!”我顿时悲愤了,这家伙,早就知道夜魔吸血的时候会让人产生强烈的快感,竟然不早点告诉我,害我没有准备,才弄的那么狼狈。

    “这种事情,身为少女的我怎么好意思开得了口。”两手叉腰,小侍女理直气壮的辩解道。

    “想想你之前的言行吧,你身上还有一丁点少女的羞耻心吗?”我更怒了。

    “经过一个轮回,零点过后,少女的羞耻心刚刚又补满了。”

    “你丫的身上藏着零时迷子吗?!”

    “总而言之,恭喜恭喜,没有在小黑炭面前出丑。”

    “嗯哼,也不看看我是谁,那可是经过了某只小天狐……噗喔!”

    话还未说完,眼前扫过一道黑影,只来得及闻到一股淡淡的,熟悉的诱人幽香,下一刻,就正中我的脸面,将我的话打断了。

    “是谁,是哪个卑鄙的家伙偷袭本德鲁伊。”捂着通红作痛的脸,我红着眼,四处张望,看到了除了黄段子侍女以外,还有另外一个家伙站在旁边。

    因为是在地上坐着,平视只看到了一双修长**。

    往上挪一点,看到了那似不堪一握的小细腰,还有一条棕色的尾巴在屁股后面摇啊摇。

    当时我就脖子一缩,不敢再往上看了。

    “说呀,刚才那句话,你到是继续说下去呀?”熟悉的糯糯媚人声线,传到耳边,即使不看,我也能想象出小狐狸现在两手叉腰的娇蛮霸道模样。

    “要我说什么?”我一脸装傻。

    “说……哼!”俏脸一红,这只傲娇满满的小狐狸,重重跺了跺脚,不甘心的瞪着我。

    你就瞪我,瞪死我好了。

    我若无其事的吹着口哨,死猪不怕开水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