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八十五章 吸血的理由
    ********************************************************************************************************

    对话好像陷入了僵局中,我看着小黑炭,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那双嫣红晶莹,带着纯正威严和美丽的夜魔眸子,从里面透露出来的看着我的目光,好似我不是她的父亲,而是她的杀父仇人。

    这到底是神马神展开,为什么短短一夜之间,我和小黑炭的关系就逆转过来了?

    就在这时,小黑炭忽然唰的一下从床上站了起来。

    “怎么了?”我下意识问道。

    “当然是要离开,既然你不打算杀害本王,本王可没闲工夫在这陪你,等着瞧吧,等本王得到了足够的力量,一定会回来报仇的。”

    小黑炭如是说着,微微咧开嘴唇,露出那一对尖锐的小虎牙,似乎恨不得立刻就扑上来把我的血吸干。

    “小黑炭,等等,听我说。”我连忙拦住她。

    “要本王提醒多少次,卑贱的男性,本王的名字叫莉莉斯,不是什么小黑炭,如果想阻拦本王离开的话,那就杀了本王吧。”

    似乎仗着我拿她没辙,小黑炭说话间,已经灵巧的跃上了敞开的窗户,然后高高一蹬,那纤细娇小的身姿,在夜空之中犹如精灵般的飘动飞舞起来。

    当升到最高,势头用尽的时候,忽然嘶啦一声,她背部的睡衣被一股力量撑裂。一团漆黑的事物从里面伸展出来。

    仔细一看,那是一双小恶魔的翅膀,或许是小黑炭才刚刚苏醒过来的关系。翅膀十分幼小,只有两个巴掌加在一起那么大,远不如真正的大恶魔翅膀那般骨架狰狞,让毛骨悚然。反而显得十分小巧可爱。

    这双翅膀,啪哧啪哧的扇动着,带动着小黑炭的娇小身体。缓缓飞了起来,因为是第一次使用,还不够熟练,小黑炭的身体以让人看着担心的动作,在半空不断左右摇晃,似刚刚从树上展翅跳下的雏鸟。

    但是很快,天赋过人的小黑炭就掌握了翅膀的基本用法。身体逐渐变得平衡起来,缓慢而稳定的飞上了数十米的高空之中。

    我刚想追上去,却听见传来黄段子侍女的声音。

    吼吼,刚才去哪里了,怎么就不见你出来帮我分担火力!

    只见神出鬼没的小侍女。从阴影处走出来,俏脸上还带着一丝没能擦干的泪迹,果然,刚才小黑炭那番无情的话将她给伤透了。

    看到平时嚣张恶劣色情卖节操的笨蛋侍女,眼眶还是红红的,我就有点后悔刚才没有多打小黑炭的屁股几下。

    “先等等再说。”虽然是一副狼狈的样子,但是黄段子侍女的眼眸却十分冷静,伸出小手,及时阻拦了我一跃而起,捕捉小黑炭的动作。

    “等什么?”我有点迷茫,再等的话,小黑炭就要飞走了,我们的宝贝女儿就要离开我们的怀抱了。

    “我们在后面跟着,确认一下……”难得没有吐槽我是笨蛋什么的,小侍女很有耐心的在我的耳边嘀咕解释起来。

    简单来说,她是确认一下小黑炭体内的魔法阵的影响,看看夜魔血脉苏醒后的小黑炭,是否还能接受其他男人的血液。

    我想想也是,也就不急着把小黑炭带回来,和黄段子侍女一起,鬼鬼祟祟的跟在后面,监视起来。

    即使是肚子一直饿的咕咕叫,小黑炭也没有失去理智,她先是在半空熟悉了一下背后那双小小恶魔翅膀的运作,确认不会发生空难事故,才继续扇着翅膀,耸动着小巧可爱的鼻子,像寻找食物的小狗一样,东嗅嗅,西闻闻,然后朝着营地最密集的住宅区方向飞了过去。

    夜魔的嗅觉,有点凶残,跟在后面,我和黄段子侍女暗暗记录下来。

    不知道是肚子饿的原因,还是刚刚熟练翅膀,没办法飞快,小黑炭的飞行速度并不快,维持在一个普通人的速度相当,她足足用了十几分钟才飞出法师公会。

    到不是说法师公会没有男性,打个最简单的例子,比如说某个号称罗格第一吝啬的糟老头,现在有九成的可能性,会躺在他帐篷的凌乱试验台上,一手抠着脚丫,一手抠着鼻孔,呼呼大睡。

    大概是小黑炭察觉到法师比较不好惹,以她现在的能力,较难成功魅惑,所以明智的选择了放弃。

    用了大半个小时的时间,小黑炭总算飞到一个住宅比较密集的地方。

    减缓翅膀的扇动速度,小黑炭停了下来,悬浮在半空,注视着脚底下,被黑夜所笼罩着的一顶顶帐篷,每一顶帐篷里面,几乎都有她所要寻找的猎物。

    我和黄段子侍女艰难的吞咽一声,紧张的盯着天上的小黑炭。

    到底……会怎么样呢?

    此时,半空之中的莉莉斯,心情极度的焦躁不安。

    她只是一个新生的夜魔,刚刚苏醒,很多事情都是依靠着夜魔一族的本能和传承了解到。

    所以说,面对现在的状况,她一直照本宣科的做法,并没有得到预料之中的结果,因而产生了不安心理。

    怎么回事,夜魔传承不可能有错才对呀,这可是夜魔一族世世代代流传下来,注入到每一个新生夜魔灵魂之中的知识,怎么可能会出差错。

    到底自己是哪里做错了?

    莉莉斯有点不明白。

    遵循着夜魔的知识……或者说直白一点,遵循着饥饿的本能,她来到了猎物密集的地方,是的,下方的帐篷里,有着许许多多酣睡正香的男性。

    那就是她的猎物,她现在应该飞下去。随便魅惑几个健康强壮的男性,先吸足了血,饱餐一顿再说。

    可是为什么呢?

    这种感觉。就像是饥饿到了极点的狼看到了一堆烂泥,哪怕肚子饿的再怎么厉害,也产生不了将这些泥巴吃下去的想法,哪怕是饿死。

    这不科学。传承里面明明不是这样说的,脚底下的卑贱男性,就是自己的猎物。自己应该迫不及待的冲下去饱餐一顿,这才合理。

    为什么呢?为什么呢?为什么会这样呢?

    不断问着自己,莉莉斯的内心一片彷徨,隐约间,她似乎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和自己的灵魂已经融为一体,再无区别的东西。正在影响着,改变……或者说限制着她的夜魔本能,让她抗拒这些应该成为食物的男性,不愿意去吸他们的血。

    光是想想就觉得恶心反感,要去吸这些家伙的血。宁愿饿死算了。

    怎么办?

    一边是饿的快要不行的肚子,一边是原本以为会是丰盛的美味大餐,却忽然变成无法下咽的食物,刚刚苏醒的小夜魔有些迷茫了,摸着快要前胸贴后背的肚子,她死死咬着嘴唇,模样倔强而可怜。

    “不是都已经说了,让你等等吗?”看到小黑炭露出这副表情,女儿控之魂瞬间爆发,我想也没多想,就从隐藏处走了出来。

    “是你,是你搞的鬼吗?卑贱的男性!”看到仇人,莉莉斯满腹的委屈不安困惑,加上旧恨,立刻就爆发出来。

    “你认为我有能力做到这一点吗?”虽然小黑炭质问的含糊不清,但是看她刚才的表现,我已经完全明白了她想要问什么,不由无奈的耸了耸肩膀。

    天地良心,那两个魔法阵的确不是我做的。

    “料想也是,区区卑贱的男性,怎么可能做得到这种事情。”莉莉斯虽然快饿疯了,但还勉强的保持着一分理智,不屑的说道。

    最主要的是,夜魔打从心底里看不起男性,这种习惯,或者说是本能,比亚马逊还要强烈十倍百倍,最起码,亚马逊还会尊重强大的男性,而夜魔则是一概同视之。

    对于她们来说,或许男性就等同于一堆有机食物,你会和一块猪肉讲道理吗?

    这真是个烦人的家伙。

    实力比自己强大很多,打是肯定打不过,虽然没有因为自己夜魔的身份,而伤害自己,但是却对自己做了比伤害更加严重的羞辱举动,而且还一直抱着【父亲】的可笑身份,缠着自己不放。

    如果可以的话,莉莉斯真想一口气将这该死的男性吹到十万八千里开外,等自己拥有了足够的实力,便抓回来,在他脖子上套上狗项圈,每天拉出去遛狗,在所有族人面前虐上一百遍呀一百遍,让他也尝尝羞耻欲死的滋味。

    “咝~~~”脑海里这样想着,莉莉斯下意识的吸了吸口水,忽然猛地惊醒。

    怎么回事?

    尊贵的夜魔,高贵的莉莉斯女王殿下,怎么会做出流口水这种粗俗举动。

    莉莉斯连忙擦了擦嘴角,发现真的有一丝湿迹,顿时羞耻欲死,明明刚才还想着怎么让别人羞耻欲死。

    她觉得自己今天是倒霉透了,刚刚苏醒的第一天,本来是夜魔最重要的日子,也是最开心的日子,莉莉斯却觉得是自己的受难日。

    这都是对面那该死的男性的错!

    想当然的,高贵的莉莉斯女王,也免不了要迁怒一番。

    不过她很快发现,这或许并不是迁怒,而是确确实实的……错不在自己,错的是对方!

    又是那个该死的男性!

    为什么,怎么回事?明明脚底下大片大片的男性,她一点也提不起食欲,哪怕是饿死,但是,看到眼前这个让她恨之入骨的男性,却产生了强烈的食欲,就好像沙漠迷路饥渴了好几天的旅人,看到一口清泉,甚至忍不住流了口水。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莉莉斯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明明是自己最讨厌,最恨的人,为什么却偏偏只对他产生了食欲,自己究竟是怎么了,犯贱吗?

    血月下,那头水银色的炫目长发,在半空轻飘飘的高扬飞舞着。露出那张平时不易见到的清瘦脸蛋。

    上面有着一双让人着迷的血月瞳孔,似能绽放出月光一般,和天空之上的血月遥遥回应着。月光中,那张脸蛋显得特别白皙,精致,宛如一具唯美华丽的人偶。

    然而这张脸。此时却紧紧皱着,甚至有些扭曲,表现着许多复杂难明的感情。这些感情笼统到一起,可以用两个词来形容。

    羞耻,愤怒。

    既是对对方,同时,也因为不争气的自己。

    绝对,绝对不会屈服眼前的家伙!

    以强大的意志,莉莉斯统治着身体不断涌出的饥饿本能。唯独那喉咙,不断咕噜咕噜的吞咽着涌出的口水,以及肚子,不断发出咕咕叫的饥饿声音,是她所无法控制的。

    很勉强。但是总算还能忍得住。

    可是就是这时……

    “饿了?”

    一声温柔关切的声音,却打破了这种艰难的平衡,宛如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般,让莉莉斯崩溃。

    她无力的飘落着地,抱着膝盖蹲下,大颗大颗羞耻的泪珠在眼眶里滚滚流动,最后从脸蛋上滑落下来。

    不可以,高贵的夜魔,高贵的夜魔王族,绝对不会屈服于一个人类男性,绝对不可以……

    看到小黑炭蹲在地上,宛如被抛弃在黑暗之中的孤零零的婴儿一样,肆意的流着泪水,我心疼无比。

    轻步走上去,我蹲在小黑炭面前,抚摸着她的头,张了张嘴,这时候,是要显示自己身为女儿控的急智的时候了。

    很快,一个想法在脑海之中诞生。

    小黑炭已经饿的不行了,快要失去理智了,一定是这样,但是内心的高傲却在挣扎着,才让她如此痛苦,如此羞辱。

    现在的她,最需要的,莫过于一个说服自己吸血的理由罢了。

    “你不是恨我吗?小黑炭。”我忽然出声道。

    “现在这种情况,恐怕很快就要饿死了,到时候,你还怎么向我复仇?”

    哭泣颤抖的身体轻轻一颤,似乎对我这番话产生了反应。

    “所以说……不考虑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吗?”见小黑炭有反应,我更加来神。

    “吸我的血,获得力量,然后再打败我,向我复仇,当那一天到来,我知道敌人竟然是依靠自己的力量成长起来,最后打败了自己,那该有多悔恨啊,这不是最完美的复仇吗?”

    抬起头,那双血月一般美丽迷人的眸子,紧紧盯着我。

    尽管这番话由我自己说出来,已经幼稚的有些可笑,我现在只能期待小黑炭饿晕了头,分辨不出来。

    那双眼眸眨了眨,下一刻,主人忽然就凶狠的扑了上来,把我推倒在地,然后一屁股坐在我的腰上,一双小手死死摁着我的肩膀。

    饥饿使人失去力量,但是一旦觉得能获得食物,也能让人瞬间爆发出更强大的力量,现在的小黑炭就是如此。

    她摁着我的力道,让我感觉如果不用力一点挣扎的话,也没办法挣脱开来,要知道,即使是人类形态,我也已经是伪领域高手了。

    夜魔一族的爆发力,竟然强大到了这种地步。

    等等,现在不是感叹这个的时候吧。

    虽然我千方百计的诱惑小黑炭吸我的血,但是这种体位也未免太……太糟糕了吧,就像被逆推了一样,黄段子侍女可是还躲在那里看着。

    我刚想挣扎,换个体位,小黑炭已经微微张开樱唇,露出一对尖锐的小虎牙,朝我的怀里趴了下来,按照这个姿势,她刚好能将牙齿凑到我的肩膀或脖子上。

    看到那双血红的瞳孔之中,依然带着氤氲泪雾,湿润的随时都能再涌出泪水,我顿了顿,放弃了挣扎。

    算了算了,怎么样都无所谓了,只要小黑炭高兴就好。

    “卑……卑贱的……男性……吸你的血……得到力量之后……再打败你……把今天的羞辱……百倍千倍的……还给你……到时候一定会悔恨吧……”

    这样喃喃自语着,小黑炭终于完全俯下身,那一头水银色的长发,像最顶级的丝绸般,倾洒在胸膛上面,随即脖子处传来一阵温暖的湿润呼吸。

    哧溜的细微一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刺破了皮肤,陷入了脖子肉里,但是没有一点痛觉传出,相反的,被一股温热柔软的气息包裹着,产生了酥酥麻麻的感觉,并逐渐蔓延开来。

    身为冒险者的我,理所当然的能清晰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血液正一丝丝的被从那里吸走。

    哦哦,已经开始了吗?

    我表示十分淡定,仰躺在地,两条手臂探出,将趴在怀里尽情吸血的小黑炭,轻轻的抱住,一边仰望着天空又大又圆的血月。

    这种宁静而温馨的感觉……简直就好像是妈妈在哺乳婴儿一般。

    仅仅是几秒过后,我就淡定不能了。

    从脖子处传来的温润的,酥酥麻麻的感觉,似乎在不断的扩散,不断的强烈,最终……最终变成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让我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微的呻吟……

    ********************************************************************************************************

    呃……呃……离月底还有9天了,大家不要松懈,继续月票支持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