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 合成失败?
    ********************************************************************************************************

    接下来,在蒂亚和贝雅两个小丫头的严厉监视下,我规规矩矩的完成了最后两次合成。

    两壶箭矢合成一把十字弓弹,用时不超过三分钟,最后一次两把十字弓弹,再次合成一壶箭矢,用的时间自然和第一次相同。

    “怎么样?”我向负责计算时间的蒂亚看去,本来说让我来做的,不知为什么,另外三人都表示强烈反对,一定是担心我太累,一定是这样没错,嗯嗯。

    “三次合成的时间都一样,相差不会超过一秒。”一直闭目默算着的蒂亚,睁开双眼,兴奋的说道。

    “不是一秒,是零点一秒,这种工作交给我来就好了。”微波炉公主怒刷存在感的纠正了时间。

    “活该,谁让你老是坑我,现在我已经不信任你了。”我幸灾乐祸,知道你是天河一号,计算时间这种芝麻小事,是最擅长做的事情,但我就是不让你做,气死你。

    “猴子好烦,大脑又没用,干脆把你也一起放到赫拉迪克方块里合成掉吧,说不定无用的脑袋会和屁股连在一起,变成屁股人,毕竟里面的东西都是一样的。”

    “吵死了,先把你的第二具身体的脑袋做成屁股怎么样?”

    我不耐烦的挥着手,心想,如果这家伙是用那具和真人一般无二的机关木偶姿态,站在我面前的话。我非得捏一捏,扯一扯她的嘴巴不可,瞧这都说的什么话。

    “刚才也证实了这家伙附身赫拉迪克方块以后。能发挥作用,阿卡拉奶奶,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开始正式合成完美宝石了吧。”我已经迫不及待。两眼都快变成闪闪发光宝石的形状了。

    “嗯,这次可要耐心一点,别刚刚放下去就想拿出来。”阿卡拉笑着。扫了我们一眼,道。

    “我期待着你们的好消息。”

    “那么,阿卡拉奶奶,我们告辞了。”看看时间不早,我带着两个小丫头离开了。

    “蒂亚,方块就交给你吧。”夜色下,我把玩了一会赫拉迪克方块。忽然将它递给了蒂亚。

    “咦,这样好吗?凡凡不想立刻知道结果吗?”

    蒂亚愣了一下,接着露出稍稍揶揄的灿烂笑容,背着小手,盯着我一个劲的看。那纯真无垢,充满元气的笑脸,在星光夜幕的衬托下,竟有些晃眼。

    “哼,哼哼,我当然是想立刻知道结果。”不甘心于被蒂亚调戏,我做出恶狠狠的表情,伸手在她的脸蛋上捏了一把,又在脑袋上揉了一把,哼哼唧唧,没好气的应道。

    “但是受不了这家伙,要是让她呆在我身边,用不了一会儿,绝对会被气出心脏病,高血压,脑溢血……”

    我扳着手指头,一个个数着,反正和这方块公主在一起,准没好事,还是将她扔给蒂亚算了。

    “据我观察,你的身体好的很,没有这些毛病。”

    仿佛能感觉到方块公主的目光,在我身上从下到上,再从上往下,仔仔细细的扫了一遍,然后她这样说道。

    “承蒙夸奖。”我面无表情,被她这样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我只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猴子的身体,充分验证了一句【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俗语的正确性。”

    “混蛋,我就知道你夸我没安好心!”

    “莫非作为男人,你还有什么难言之隐,比如说……”又感觉到了,这方块公主似乎向我的左右两腰投来目光,意思不言而喻。

    这家伙,竟然敢小看作为一个男人,最不能容忍被小看的事情!

    我愤怒了,如果她是黄段子侍女,我当场就会跳楼甩卖大抛售一次节操,怒吼:“女妖精看棍,本德鲁伊要和你大战三百回合!”

    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我才忍住熊熊怒火,不屑冷哼:“也罢,本德鲁伊和你这种小丫头计较什么,估计也就从书上看了一点点,什么也不知道吧,哈哈。”

    沉默良久,方块公主再次出声,这次的对象却不是我。

    “蒂亚。”

    “嗯?”

    “你不是喜欢猴子吗?”

    “咦……咦咦,这个……这个……是,是喜欢啦。”猝不及防,蒂亚脸红红的低下了头。

    这丫头的羞点有些奇怪,明明逆推这种事情,都能光明正大,理直气壮的做出来,如今却被这种问题弄的脸红。

    “那么做吧,和猴子。”

    “咳咳咳——!!”

    本来以为刚才那个问题,已经够害羞了,没想到这方块公主却猪突猛进,直点红心,顿时让三道激烈的咳嗽声响了起来。

    这……这家伙,知道她自己在说些什么吗?

    连我这个足以和黄段子侍女并称节操双剑客的可怕男子,都感到一阵脸热,可想而知蒂亚和贝雅她们了。

    恶狠狠的盯着方块公主,我咔嚓咔嚓的扳着指节,发出威吓:“你呀,难道就不清楚什么话是该说的,什么话是不该说的?”

    “抱歉,似乎说了不该说的话,在古墓里呆了数万年,已经忘记了交流的界限。”见我们反应那么大,方块公主毫无感情起伏的老实道歉了。

    我看你是忘记了节操和羞耻心才对吧。

    “不过,还是很想知道……”

    “闭嘴,想看回家看动物世界去!”见她还抓着刚才的话题不放,我化身哥斯拉,怒踏帝国大厦,火烧白宫,尾平五角大楼。

    “不行了,看吧。和这家伙呆在一起,我迟早要被气死。”我不由分说,将赫拉迪克方块塞到了仍旧脸红红的蒂亚怀里。想了想,又将刚才那三颗未完成的无瑕疵紫宝石递给蒂亚。

    “还是用这三颗试一试吧。”

    “嗯。”蒂亚看了我一眼,羞涩中带着某种坚定。

    糟糕,该不会是方块公主一番胡言乱语。让她更加坚定了逆推的道路吧。

    “不知廉耻,不知廉耻……”敏锐的贝雅,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不断重复嘀咕着这四个字,来来回回打量我们,仿佛我和蒂亚真有什么奸情似的。

    有也和你没关系吧喂!!

    在这诡异的气氛之中,我落荒而逃。

    回到家,女儿们已经睡下了,我悄悄来到了小黑炭的房间,看到黄段子侍女正坐在床头边。温柔的守候着自己的女儿,就着暖暖的灯光,聚精会神看着书。

    这种温馨的景色,很容易就能让人联想到,黄段子侍女刚才一直在给小黑炭讲故事。哄她睡觉。

    直到走上前去,看到黄段子侍女看的书里,隐约透露出禽兽公爵这几个字,我才发现我太天真了,太低估这家伙的节操值了,要是哪一天暗黑大陆因节操而崩坏,绝对是她和那位红白公主的错。

    “切,原来是笨蛋亲王。”回头看见我,她小声嘀咕了一句,目光重新落到书上面,到是一点都不害怕被我抓现行。

    “要是小黑炭忽然醒过来,该怎么办?看到这样的母亲,她会伤心死的。”

    我凑上去,细细看着这笨蛋侍女,精致无暇的面孔,宛如雪糕一般细腻的,让人想含一口的鼻子嘴巴,以及整齐睫毛修饰的双眼,里面有着比紫宝石还要炫目的深幽美丽瞳孔,还有那尖尖的精灵耳朵,一头亮紫色的秀发,都让人百看不厌。

    “才不会像笨蛋亲王一样笨手笨脚……呜呜~~”话还未说完,就被我凑上嘴,轻轻在她那紫色的眼眸上,吻了一口。

    “色狼亲王。”这嘴上功夫厉害,其实对亲昵举动一点办法都没有的小侍女,立刻就变得怯弱起来,看了我一眼,害羞的低下头。

    “辛苦了,你也早点睡吧。”笑了笑,在已经熟睡的小黑炭的额头上,也亲了一口,我向黄段子侍女说道。

    “再呆一会……”看了一眼小黑炭,她的目光变得柔和无比,轻点了点头。

    “那么,晚安,我的小侍女。”我不由分说的,在这胆小害羞侍女的抗议目光下,再次低下头,轻吻了一口她的芳香樱唇后,才满足的离去。

    “莉莉斯已经睡着了?”我去小黑炭房间的动静,并没有瞒着大家,蹑手蹑脚的进了维拉丝的房间,就见她不知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害羞的撇过头去,问了一句。

    “嗯,已经睡着了,有洁露卡在陪着她。”

    点了点头,我坐在维拉丝旁边,看着她一身朴素简单睡衣的坐在妆台前,对镜轻梳着胸前那束乌黑发束,然后将发束上面挂着的精致金属圆环,小心翼翼的取下。

    应该是刚刚沐浴后不久,她的长发还带着微微一股湿润感,伴随着淡淡的混合芳香传到了鼻尖,痒痒的,湿湿的,暖暖的,让我不由自主的想凑上去,捧起一缕乌黑发丝放在鼻子上轻嗅。

    平常一头垂落在背后的秀发,因为睡前的梳妆整理,盘在了香肩上,挽了起来,让我的小狗狗维拉丝看起来更加成熟,更具人妻风情。

    “我来帮你梳吧。”像狗一样耸动着鼻头,凑到维拉丝背后闻着那乌黑秀发,我不由分说的从她手中抢过梳子,打算将这头美丽无比的秀发,掌握在自己的手心之中。

    害羞的小狗狗,面对着镜子,娇羞的看了我一眼,便认命的低下头,两只小手慌慌张张的把弄着,一副既害羞,又幸福的表情。

    “大人……莉莉斯的职业,已经决定了吗?”静谧的气氛,让维拉丝更加不堪害羞,而多年的夫妻,也让她能通过镜子,一眼就看出我在操心些什么。

    “嗯,已经决定下来了。”我拾起维拉丝胸前那一束有着特殊意义的黑色发束,仔细认真的从上至下,慢慢的。一遍又一遍的梳着,一边回答道。

    维拉丝的长发既柔顺而光滑,一点分叉打结都没有。是那种就算将手中的梳子插上去,放手,梳子就会顺着长发一直滑落的程度,那些洗发水广告的模特和她比起来。简直弱爆了。

    我家的小狗狗,无论哪一处都是如此的完美。

    品味着维拉丝无处不在的美丽,我继续开口:“我尊重小黑炭的选择。”

    “就算是死灵法师……也没有关系?”嘴角轻含一抹羞羞的笑意。维拉丝从镜子里看着我,好奇问道。

    “死灵法师不也是联盟公认的七大职业之一吗?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职业,虽然说危险了一点。”故作轻松的说着,到了最后,我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别说我,我的小艾露露,你不是应该更加介意这个职业吗?”

    “这个嘛……”可爱的轻歪着头。做了一个思考的动作,维拉丝随即露出让我一直为之眷恋的温柔笑容:“是有点,想到那么可爱的莉莉斯,竟然在操纵可怕的骷髅,真有点暴敛天物的感觉。”

    “英雄所见略同。”握着梳子。我朝镜子里的维拉丝竖起了大拇指。

    “不过,既然是莉莉斯的选择,我会接受。”

    “真的一点也不担心?你应该也知道修炼死灵法师的难度吧,不光光是和那些恐怖的骷髅石魔打交道,而且将来还有危险。”

    对于平时被我牵个小手就要慌慌张张害羞个不停的维拉丝,既然表现的比我还要淡定,我表示接受不能。

    “担心哦,谁说不担心。”维拉丝摇头,随即,露出了更加温柔美丽的笑容。

    “和大人一样,担心着莉莉斯,但是相信她,相信着她,但还是忍不住担心,一边担心着,一边相信着……”

    “听起来好像有点复杂。”我觉得维拉丝这话有点绕。

    “是吗?很复杂吗?”神色娇憨的看了我一眼,似想起了什么,一丝丝的幸福从她的笑容,从她的目光中满溢出来。

    “大人,还记得我以前说过的话吗?”

    “嗯,我的维拉丝说过的话,当然还记得,但究竟是哪一句?”

    “担心着,是一种幸福,相信着,也是一种幸福,想到有一个人,有一个……有一个自己所爱着的人,可以让自己去担心,去相信,那就是幸福。”

    害羞的看着我,维拉丝低下头去,轻轻地,用着仿佛融入了幸福咒语的柔和声线,这样说道。

    “记得哦,还记得清清楚楚。”再次听到这份感动人心的话,我有些哽咽,放下梳子,从后面,轻柔的将维拉丝抱在了怀里。

    “所以我也有一句话,一直想对你说,遇到维拉丝,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

    “大人……”

    俏脸瞬间变得煮熟的大虾一样通红,但是,被更多的幸福喜悦感所包裹的维拉丝,这一次并没有害羞的晕过去,而是用她的一双小手,包裹着腰间的那只温暖大手,轻轻握起,用滚烫的俏脸,在那表面粗糙的掌心上轻轻摩挲着,像小狗一般撒娇着。

    “大人……所以大人,也把对莉莉斯的担忧,对她的信任,当成是一种幸福对待吧,我相信有大人在,莉莉斯一定不会有问题,要是哪一天,莉莉斯不需要大人再操心了,那才是最大的问题。”

    “说的有理。”维拉丝一番话让我恍然大悟。

    的确没错,我应该相信自己,信任自己的女儿控之力,只要有自己在,莉莉斯无论修炼什么,哪怕是恶魔职业,我也会坚决的保护她,而不是试着改变她。

    因为不想太担心小黑炭,不想为她操太多的心,所以不愿意让她选择死灵法师?难道这就是我的父爱吗?真是太狼狈了。

    要是卡洛斯在自己面前,看到这样的自己,恐怕会像热血漫画里一样,狠狠往自己的脸上揍一拳,鄙视的看着我:“真是耻辱,竟然和你这样的人并称为大陆第一女儿控!”

    “我明白了,谢谢你,我的小狗狗,能遇到你真是太好了。”想通这一点,我感动的捧起维拉丝的俏脸,在上面狠狠亲了一口。

    “呜~~~真是的,大人老是这样一惊一乍。”正在享受幸福的余韵,冷不防被我这个动作吓了一跳的维拉丝,表示了不满,但随即又露出柔柔的微笑,为我而高兴着。

    太可爱了,天底下怎么可能有这么可爱的小狗狗,这简直就是在犯规。

    我被维拉丝的温柔萌了一脸,忍不住将她抱了起来。

    “咦……咦咦?不行,不能这样。”维拉丝愣了几秒,直到我将她抱起来,放在床上,才惊醒过来,害羞的连连摇头,抓住被子往身上一裹,只露出一张通红俏脸看着我。

    “这几天……不可以的……莉莉斯那边……”

    小黑炭是夜魔一族的事情,以及就在这几天苏醒,维拉丝也是知道的,当然,她知道的并不完整,只告诉了她夜魔喜欢吸血,可没有将这个种族彪悍的往事也说出来,不然,维拉丝估计就不会把担心小黑炭,当成是一种幸福了。

    “知道,抱着总可以吧。”无奈的看了维拉丝一眼,好像每次我把她抱上床,就是想做那种事情似的。

    好吧,的确每次都是……

    “说好了,只是抱着的话……”轻垂眼帘,维拉丝发出细不可查的羞涩声线……

    度过平稳的一晚,第二天一大早,我还没来得及去找蒂亚,查看合成的结果,她就已经匆匆的来到我家,看似脸上并无欣喜激动之色。

    莫非……合成还是失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