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 项链公主的请求
    ********************************************************************************************************

    “考虑的怎么样?”我不想打扰小黑炭静静思考,但还是忍不住。!

    “爸爸……”犹豫了一会,小黑炭抬起头,细密的水银色刘海,随着她这个动作分散了几分,虽然还是无法窥得里面那双美丽之极的重瞳,但是从里面透露出来的坚定目光,却是感觉到了。

    “我还是想……想要死灵法师……”她低声的,柔弱的,却充满期待的,做出了决定。

    “为什么呢?”有了心理准备,我还是忍不住失声问道。

    “因为……想……直接……死灵法师会……适合……最好……”交流能力极度匮乏的小黑炭,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出内心的想法,语无伦次的解释着。

    “就是说,小黑炭直觉认为,死灵法师最合适自己,是吧。”看着结结巴巴的宝贝女儿,我叹了一口气,帮她总结。

    “嗯,没错,是直觉。”小黑炭灵光一闪忙不迭的点着头。

    “好吧,我的宝贝女儿也长大了。”摸着小黑炭的头,我放弃了劝说。

    竟然拿出直觉这种说法,太狡猾了,完全没办法反驳。

    因为我是很相信直觉的。

    尤其是——自己的男人第七感。嗯哼。

    “不过呢,不知道妈妈有没有和你说过,死灵法师可是所有职业之中,唯一会面临修炼方面的危险的职业哦,召唤骷髅术不像德鲁伊职业的召唤活物,可以自我判断,必须主人时时刻刻控制才行,一旦数量多了,很容易造成精神分裂,知道吗?”

    虽然觉得这些。黄段子侍女早已经和小黑炭解释过,不过我还是不放心的叮嘱了一遍,不是想让小黑炭知难而退,只是让她了解她所选择的全部而已。

    “没问题。”胆怯柔弱的小黑炭,少有的露出一丝自信。

    “小黑炭……能做到。”

    “那到也是,我的宝贝女儿,怎么可能连这种小事都做不到呢?”我哈哈笑了起来。

    小黑炭所流露出来的自信,让我看到了她的进步,甚至在心里产生了或许死灵法师这个职业。真的是最适合她也说不定。

    你看,这还没当成呢。就已经信心十足了,哪里像是平时那个胆怯柔弱的女儿?

    死灵法师,勉强也可以算是法师体系之中的一员,不过转职的难度,据说却要比巫师职业高上不少,还得有一定的特殊天赋才行,如此困难重重,但是转职以后,也不一定就能比巫师或者其他职业厉害。再加上谁没事喜欢整天玩毒玩诅咒玩骨头,弄的自己阴森森的?

    这也是为什么死灵法师那么少的原因,要求高,吃力不讨好,后期也不一定就能比其他职业强,不是有这方面的特殊爱好,谁愿意转啊。

    说到这里。我忽然十分想采访一下萨绮丽阿姨,她当时选择死灵法师职业,究竟是抱着什么样的想法,是不是转职之前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把脑子吃坏了,一时想不开。

    然后,明明已经转职死灵法师了,她却还能阳光灿烂的保持笑容,性格爽朗大方,也有温柔动人的一面,仿佛手中玩的不是骷髅法杖而是一只装着昂贵红酒的高脚杯,和拉斐尔并称营地的两朵最美鲜花。

    死灵法师当成她这样,也算是登峰造极了,不行,我得让小黑炭和她学习学习。

    这样一想,其实我一记认同了小黑炭的选择。

    唉唉唉,我这个父亲还真是完败了。

    静静抱着小黑炭,我眯起眼睛,午后的阳光有些毒辣,我便尽力倾斜着身体,让怀里的小黑炭不至于直接被阳光暴晒。

    女儿似乎也很享受的蹭了上来,呼吸逐渐变得细微均匀。

    眼看我们父女两个,能够享受一个舒服的午觉,却有不识时务的人前来打扰。

    “发现目标,发现目标,智商低等一级的父亲和智商高等四级的女儿在一起睡午觉,建议,女儿立刻离开父亲,笨蛋是会被传染的。”

    这把宛如人工智能一样,没有丝毫感情起伏,似乎只是在阐述着一个事实真理,然后用这种能让人轻易信服的【真理之声】,对我毫不留情的施展毒舌的家伙,声音刚刚一出,我就知道是谁了。

    还真是感谢你夸奖我的宝贝女儿了混蛋!

    我无奈的坐起来,小黑炭也迅速的一跃而起,躲到我的背后,怯生生的看着走向这边的不速之客。

    “诶嘿嘿,没有打扰到你们吧,本来不想过来的,可是娜娜说这样不礼貌,怎么也得过来打个招呼。”有这万年赫拉迪克公主的地方,自然也会有蒂亚,然后,贝雅丫头也跟在后面,这两个小丫头,最近似乎经常走在一起,难道是终于在数年之后,产生了惺惺相惜的感觉?

    身为同类的脑电波感应速度,未免也太慢了一点。

    “很感谢你们特地过来打招呼,但是我总觉得这家伙的招呼,反而比无视我更加失礼一万倍。”我指着蒂亚修长美丽的颈项上的那串项链,这样说道。

    莫非是相由心生的关系?最近总感觉这串项链越来越有爆发富的俗气了,一点也不可爱。

    “阁下的错觉罢了。”

    “是吗?竟然忽然叫我阁下了,大概真的是我的错觉吧。”我有点凌乱的扶着脑门,莫非刚才睡晕头了?

    “提示。发现新流行词,暂命名为【猴子的错觉】,正在收录中,请稍等。”

    “果然不是错觉啊混蛋,你这家伙快点给我滚回去!”我怒掀心灵的茶几,吼道。

    这货的毒舌等级都快赶上小幽灵了,小幽灵偶尔还会卖卖萌,这货却是三百六十度都萌不起来!

    “不要吵了,不要吵了,娜娜。我们可是有求而来,不要欺负凡凡哦。”蒂亚说道。

    “明智判断,俗话说,吃人嘴软,拿人手软,既然这样,我们就暂时缔结为期一天的盟友关系吧。”项链里的赫拉迪克族公主,朝我伸出友谊的橄榄枝。

    友谊你妹啊!这种充满了吃饱喝足后抹抹嘴走人的恶意的结盟,一天后你想做什么?!

    “小黑炭。去那边玩吧,爸爸有事和蒂亚姐姐她们商量。”我冷眼瞪了对方一记。回过头,温柔的摸着小黑炭的头,说道。

    “嗯。”早就排斥着蒂亚她们的出现的小黑炭,听到我这番话,连忙点头,怯生生的看了三位公主一的速度向林子方向飞奔而去。

    “莉莉斯……还是那么怕生啊。”看着如避洪水猛兽一般迅速消失在林子之中的小黑炭,蒂亚难过的叹气道。

    “乖巧伶俐的女儿变成这样,肯定是父亲的错。”项链冰冷的断言道。

    “错的不是我。是时辰!”

    “原来如此,数万年过后,时辰已经成了猴子的代名词了吗?”

    “你……你这混蛋……”

    “啊啊啊,你们两个老是吵来吵去的,烦死了。”最近略阿卡林的贝雅,赌气的凑上来,忽然转到我的背后。一把跳了上去。

    “嘿。”

    “嘿你妹呀嘿,你家是卖黑妹的吗?”见小丫头胆大包天的挂在我的背上,我怒然道。

    “有什么关系,蒂亚不是经常这样做吗?”贝雅不服气的鼓起小嘴。

    “你们两个还一样是公主呢。每天还喝一样的牛奶呢。”我不屑的撇撇嘴。

    “那我问问你,为什么同样是公主,喝同样的牛奶,蒂亚却比你高。”

    “天诛!”从后背冷冰冰的传来两个字,然后,挂在脖子上的纤细手臂狠狠一用力,咔嚓一声,我软软倒了去,灵魂都快从嘴巴里吐出来了。

    这丫头……还真一点也没有手下留情呀,把拉弓的力气都用在了勒脖子上了。

    “总之,你是来求我的对吧。”

    家中无人,维拉丝她们都出去了,不用担心自己怠慢客人的态度被看到,于是我立刻嚣张起来,搁起双脚放在桌子上,就差没用脚趾头对着被蒂亚摆放在桌上的那串项链。

    呔,好贼子,吃爷一记香港脚!

    蒂亚到是没有什么,如果不是害怕维拉丝她们回来,被看见了难为情,她甚至似乎也想把脚搁上来,和我的脚砰砰锵锵的一起玩闹,真是一点也没有公主样。

    唯一有公主样的家伙,扇着鼻子怒斥:“臭死了,你这个粗鲁的笨蛋吴。”

    “滚蛋,是谁上次用脚丫抹我的鼻头!”

    贝雅不说还好,一说我就有火了,这笨蛋公主,就在前几天,竟然就将她那洁白如玉般的……呃,不对,是小巧玲珑的……呃,也不对,是水嫩嫩的……混蛋,都说不是这样,我干嘛一个劲的赞美呀,是喷香喷香的想让人在上面舔一舔的可怕混蛋无耻漂亮可爱小巧的脚趾头,刮了我的鼻子一下才对!

    “哼……哼……”

    本来以为,这嚣张公主还会傲娇的呈上一番口舌之利,说些【本殿下用脚趾头刮你,是你的荣幸,还不快点跪舔】这样的话,没想到,她只是哼哼唧唧几声,就没吭声,似乎忍了。

    这不科学啊教练!我家的贝雅不可能那么不傲娇!

    贝雅哪里是忍,她是在心虚呀,因为想起了上上次,用脚玩弄这笨蛋吴的变态点的事情了。

    那张精致小巧绝伦的俏脸,就似一块白色丝绸,慢慢飘落在红色染水之中,逐渐浮起了一抹淡淡的,均匀的红晕,而后逐渐加深。

    这丫头怎么了?最近时不时会莫名其妙的脸红,莫非是女人一个月一次的那啥。终于来了?

    我莫名其妙的看了贝雅一眼,决定还是先不管她了。

    就让她华丽丽的淹没在公主量产化的潮流之中,彻底成为贝雅高达2045号机吧。

    我心里暗自悱恻着,回过头,看了一眼正主,掏着耳朵,用居高临下的狂傲口吻开口。

    “说吧,有什么事情要求本德鲁伊,本德鲁伊可是很忙的,太简单的事情。可千万别打扰我。”

    “请在三秒之内计算出整个罗格营地的面积。”

    我:“……”

    “莫非是太难了?”

    “当……当然不是,对,是太简单了才对,身为数学帝的本德鲁伊,才不屑于回答这么简单的问题,下一个。”我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道。

    这混蛋,总有一天,总有一天……要是能找回她的机关人偶身体。在还给她之前,我的一定要用不可涂抹的笔水。在她身上留下【9】这样的诅咒印记!

    “那么下一个。”对方顿了顿,继续道。

    “请在三秒之内计算出蒂亚的三维。”

    “咦……咦咦?”

    “哼,这个简单。”我冷哼一声,猛地瞪大双眼,瞳孔透着绿光,扫瞄一眼蒂亚的全身。

    看我的万花筒写轮……不对,这时候白眼比较合适,或者干脆两种一起用,总之细节就不要在意了。

    噢噢。看到了,我看到了,看的一清二楚!

    看到无数的节操从身上掉落下来了啊!

    “……”

    缓缓合上双眼,我泪流满面。

    在扫描到准确的数据之前,蒂亚已经害羞的微笑着,一手护胸,两腿夹紧。然后探出另外一只小手,伸出两根细嫩可爱的手指,往我的眼睛里面一送。

    原来如此,破解万花筒写轮眼和白眼的方法就是这么简单。为什么作者就想不到呢?

    话说不用消音打码了吗?侵权行为,已经变得肆无忌惮,自暴自弃了吗?

    我一边抱着刺疼的双眼,满地打滚,一边极其冷静的想到。

    项链公主,你暗算我!!!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