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七十一章 贝利尔(严肃国字脸状):一曲忠诚的赞歌!
    ********************************************************************************************************

    赫拉迪克古墓深处,冰洞,在氤氲强大的冰蓝禁锢之中,一切活物似乎都不应该再出现生机,但是总会有例外和奇迹。,!

    “呼哇”一声声响,打破了时间和空间的寂静,似乎也是一根导火索,让冰蓝世界逊色褪色,消失,变回原来的冰洞景色。

    “小沙,你做什么呀,冷不防的爆发力量。”

    声音的主人,扇动着一双美丽蝴蝶翅膀,有着绝世倾城的纯洁幼稚容貌的小萝莉,朝冰洞内的一处冰蓝湖心方向叫嚷道。

    在湖心,静静飘立着一张宛如白玉雕刻似的巨大冰床,透过白纱帘幕,似乎可以隐约看到一个少女的身影在里面。

    “沙耶妹妹,怎么了?”另外一道声音也跟着响起,和刚才的稚气萝莉声音比较,这道声音就仿佛是出自另外一个世界般,充满了女王式的高傲冰冷。

    只不过是面对冰床之内的女孩时,高傲冰冷之中浮现出了一丝淡淡的温柔色彩。

    谎言和虚幻的魔王贝利尔,以及痛苦和折磨的魔王安达利尔,今天依旧无所事事的蹭着这个冰洞,结果遭受到了无妄之灾。

    这可真是难得一见的事情,冰床之中,那位一年说不上一句话,数百年未曾释放力量的少女,今天竟然骤然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导致连另外两名魔王都措手不及,被这股极之永冻的威力封印了数秒时间。

    “对对对,今天的小沙是怎么了。难道说做噩梦了?”蝴蝶萝莉,同时也是魔王贝利尔,忙着点头附和道。

    今天的沙耶童鞋,不科学。

    “我觉得应该是蘑菇吃完了,沙耶妹妹肚子饿了,阿兹莫丹那混蛋,究竟跑到哪里去了,怎么还不快点送吃的过来。”

    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安达利尔得到更加成熟的猜测,俨然把某位魔王当成了运输大队长一般,大声喝道。

    “贝利尔……姐姐……”

    就在两位魔王互相揣测着冰床之中的少女忽然爆发力量的理由时,对方开口了。

    不似安达利尔那般,充满了霸道杀戮的高傲女王式嗓音,也不似贝利尔那般天真稚气。烂漫无邪,但是藏着一股玩弄万物的无情声线。

    柔柔的,文静的,听起来就像是楚楚可怜的柔弱少女一般,甚至带着一丝无法轻易察觉到的圣洁之色的声音,从冰床之中传出。

    “在在,怎么了,怎么了,只要是沙耶妹妹的话。姐姐我呀,可是无论如何都能做到。”

    就算是四魔王之中的老大,贝利尔也难得能找到和对方说话的机会,此时听到对方主动叫自己的名字,不由快乐的在半空舞动起了娇小优美的身姿。

    “我……想回地狱一趟……”冰床之中,少女用缺乏静谧的,但缺乏感情起伏的柔软声线,这样说道。

    “回地狱?”两位魔王面面相窥,似乎都被对方的决定吓了一跳。

    “回地狱去做什么?”杀人如麻。将自己的宫殿变成骸骨海洋的安达利尔。此时用大姐姐般的关切口吻问道。

    “有点事……想看一看……”冰床之中,一如既往的传出简单的话语。

    “……”

    四魔王之中。以贝利尔最是神秘,心思最难揣摩,安达利尔最残暴,杀人绝不手软,至于阿兹莫丹的特点嘛……地狱里的怪物都懂,不说也罢。

    而冰床里的少女,却最是安静,算起来,似乎已经足足有数百没有离开过现在的冰洞了,不过偶尔也会做出不可思议,让人摸不着脑袋的事情。

    电波系?

    “好啦好啦,小安儿,沙耶妹妹也长大了,应该要有自己的少女秘密,不可以老是替她操心。”以一副父母看到儿女长大的欣慰口吻,贝利尔收起翅膀,轻轻坐落在高大的安达利尔的肩膀上,说道。

    “没问题,姐姐我随时都可以准备,不过想要回来的时候,记得提前一些时间和我打招呼哦。”贝利尔自信的拍了拍胸口,一副一切都包在我身上的模样。

    “嗯……”冰床之中,少女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虽然以她的力量,也并非不能自己回去,但是贝利尔也是这方面的能手,而且就在眼前,可以节约不少力气。

    “那么……”说干就干,贝利尔再次飞起,凭空深呼吸了一口气,合上双目,一双小手,五指互相对触,拢于胸前,口中念念有词。

    片刻之后,整个冰洞忽然刮起强烈风暴,然后一道血红色的传送门,被硬生生从空无一物的空间之中,撕扯出来,从血红之门里面,传出浓烈的暴躁杀戮邪恶气息,但是这些气息才刚刚从传送门出来,触及到冰洞,就像猫见老鼠一样,屁滚尿流的缩了回去。

    “沙耶……出发……”

    轻轻说了一句,床上的帘幕打开,有着猫耳形状的发型的少女,**着玉足从里面踏出来,脚步落在让世间所有生命都闻之色变的永冻之水上面,荡漾起一个个涟漪,宛如湖中精灵一般唯美恬静。

    踏出湖水,她的脚步没有停止,径直往血红色的传送门走去,一道道冰蓝色的,似发丝一般大小的能量光带,在她身边飘逸的舞动着,所过之处,即将到达之处,一切一切,都被冻结。

    甚至,当她靠近血红色传送门的时候,连传送门也变成了冰蓝之色。

    当最后一丝长发末梢,也进入了传送门后,冰蓝色的传送门才重新变回血红,而然闭合消失。

    “沙耶妹妹走了……”看着人影消失的地方,贝利尔叹了一口气,忽然振作起来。两眼闪闪发光。

    “那岂不是说,我们可以在她的家为所欲为?”兴奋的欢呼一声,那双发光的美丽眼睛,落在冰床上面。

    “首先,在还残留着沙耶妹妹味道的床上滚一滚。”

    “助手吧,贝利尔姐姐,你这叫变态,变态懂吗?”安达利尔即使的伸出手。从后面拎住了贝利尔的翅膀,将她放在肩膀上面。

    “才没有小安儿说的那么糟糕,我只是想在上面睡一觉罢了,你也知道我很嗜睡的。”小萝莉形态的贝利尔抬头挺胸,一举一动都十足的小孩子模样。

    “要睡回你自己的地方去,还有。这并不是什么值得自豪的事情。”

    “切,小安儿真无趣。”嘀咕一声,贝利尔似乎放弃了。

    “既然沙耶妹妹走了,那我也回去了,贝利尔姐姐,你打算怎么样?”没有理会对方的任性抗议,安达利尔直接切入正题。

    “我?嗯,虽然很想再好好睡上一觉,但是害怕会错过好戏。所以还是忍忍吧。”轻点下巴,贝利尔似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娇笑着道。

    “没错,你上次给我说的事情,可别忘记了。”贝利尔的话提醒了安达利尔,她的神色变得肃然起来。

    “你会按照计划行事,对吧,不会再玩下去了吧,贝利尔姐姐。我绝对不能再放任第二个塔拉夏出现了。”

    “安心吧。我会按照计划行事。”贝利尔拍着胸口打包票。

    “贝利尔姐姐总是这么说,然后又把正经事情忘掉了。”叹了一口气。安达利尔的目光一定。

    “也罢,这次的计划我也会参与,会好好看着贝利尔姐姐你实施下去。”

    “诶~~~”贝利尔发出不情愿的声音。

    “果然还是想继续玩下去对吧!”

    “怎……怎么会呢,我可是无任欢迎哦,欢迎小安儿参与。”贝利尔心虚的笑了笑,不断点头。

    似乎想要转移话题,她东张西望的看了看。

    “说起塔拉夏的话,我到是忽然想起来了,沙耶妹妹走了,要是连我们也走了,这里岂不是空着了?”

    “那又如何?”安达利尔皱了皱眉头,问答。

    “我担心会有小老鼠闯进来,把沙耶妹妹的家弄的一团糟。”

    “就凭那群老鼠?已经是强图之末了,根本不足畏惧。”明白了贝利尔的意思,安达利尔冷笑出声。

    “可不能这样说,人类的潜力永远会出乎意料之外,而且,这群老鼠之中,也不是出过塔拉夏那样的人物吗?”贝利尔摇头道。

    很显然,她们口中的老鼠,指的就是第三世界的赫拉迪克一族。

    “真是难得,贝利尔姐姐你也会说出这样的话,平常不应该老是我用这句话提醒你吗?”

    “咳咳,总之不得不防。”

    “那么干脆乘着现在一口气把那些剩余的老鼠给灭了吧。”

    “不行不行,那样会很无聊。”贝利尔连忙摇头。

    “说吧,贝利尔姐姐,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和贝利尔相处了上万年,安达利尔也差不多完全摸清楚了对方的行为模式,肯定是心里打着什么主意,才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唠唠叨叨上一大段。

    “早就等着你这句话了。”欢呼一声,贝利尔将蝴蝶翅膀轻轻一扇,飞向冰洞深处的一个偏僻不起眼角落。

    “让我找找看,记得当时的确是随手扔到这里来了……”一阵翻找垃圾似的砰砰锵锵之中,她抱着一具比她还要大的身体,飞了回来,将其放落在地。

    “这是……人类?不对。”

    看着被摆放在地面,毫无声息的人类少女身躯,完美无瑕,就连安达利尔第一眼也看错了,随即才察觉到,这并非是一具血肉之躯。

    而是一具巧夺天工,和血肉之躯极为近似的机关人偶。

    “怎么样?这是当年无聊的时候,在附近的古墓随处乱逛,找到的好东西。”指着地上的机关人偶,贝利尔得意说道。

    “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这片大陆,一个曾经叫地精一族的种族,打造出来的人偶。”

    “地精一族?”安达利尔好像回忆起了什么,但总是想不起来。

    “那个矮矮的。丑丑的,顺手被我们两个灭绝掉的种族。”贝利尔用双手在半空比了比地精的模样,道。

    “好像有点印象。”安达利尔没有完全记起。

    没办法,地精一族的存在感实在太低了,抵抗能力太弱了,就跟记忆再好的人,也记不得自己什么时候曾经在路上随手折断一根树枝。

    “总之就是这么回事吧,虽然是个弱的不行的种族。但是正因为这样,才在其他方面挖掘出了自己的才能,这样的机关人偶,就连我也没办法轻易的做出来呢。”

    仿佛地精一族的灭绝和她无关似的,贝利尔这样感叹着,脸上露出纯洁灿烂却又散发出无情残忍意味的微笑。

    “既然有了现成的道具。那就干脆做点什么吧,就让她来帮沙耶妹妹守家如何?”

    “随你的便。”安达利尔无所谓道,只要不影响大局,对方爱怎么玩就这么玩。

    “光是守家,似乎也太无聊了,这具机关人偶,是从赫拉迪克古墓里找到的,说不定和赫拉迪克族有关,倒不如这样……如何?”

    眼睛里闪烁着找到新玩具一般的兴奋光彩。贝利尔毫不犹豫的对着机关人偶,隔空伸出了一只小手。

    只见躺在地上的身体,忽然凭空浮起,身上散发出一层淡淡的彩色梦幻光晕,忽然间,那双眼眸毫无预兆的睁了开来,在光晕的笼罩下,原本灰色的瞳孔逐渐出现神采,并闪过一道道复杂的光芒。

    就仿佛……就仿佛正在往里面输入程序一般。

    这样持续了数分钟以后。人偶身上的彩色光晕消失。一头秀发无风自动,那软弱垂下的四肢。忽然动了动,然后整个活了过来。

    “主人。”半空之中调整着身体姿势,当双足落地,笔直站立后,她向贝利尔虔诚的单膝跪下。

    “嗯,记住我的明亮了吗?”给对方的**娇躯,扔去一套披风,让其穿上以后,贝利尔恶趣味的问道。

    “是的,主人,攻打赫拉迪克族,谨记您的吩咐。”机关人偶面无表情,同时用着毫无感情起伏的声调,回答道。

    “很好,很好,对了,这个也是在古墓里找到的,似乎是你的东西,可以提升力量,也拿去吧。”

    贝利尔小手一抓,一张,上面出现了一枚神秘戒指,将戒指戴在了机关人偶身上。

    “这样一来就完美了,出发吧,我的仆人!”像大将军一样,一手叉腰,一手高指着前方,贝利尔大声宣布道。

    “是!”空气里荡漾着一声简洁有力的回答,机关人偶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冰洞之中。

    “这样一来,就可以等着有趣的事情发生了,我们走吧。”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