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九章 惊人内幕
    ********************************************************************************************************

    \赫拉迪克公主的病,是魔法病,就算救活了这具躯体,也会继续受到病的侵袭,活不了长久,想要复活她,自然得考虑重新塑造一具身体。

    这群法师们小看了人体构造,以为不过就是两只眼睛两只耳朵一个鼻子一张嘴巴一双手一双腿再加上个躯干和脑袋。

    可事实上,不是那么回事,外形的制造的确容易,但内在呢?怎么呼吸,怎么消化,最重要的是,怎么通过大脑控制全身?

    总不能所有的动作,都交由灵魂来控制吧,先不说抽取出来的赫拉迪克公主的灵魂,有没有那么强大,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干脆直接把她变成幽灵形态算了,为什么还要那么大费周章。

    没错,既然已经做了,那就应该做到最完美,必须找到一具能够和灵魂完美结合的完美身躯。

    这些本来不在预料之中的问题,成为了最大的问题。

    最后,其中一个法师想到了个折中的办法。

    机关人偶!

    数万年前,还有个叫做地精一族的种族,没有灭绝,这个种族最擅长的事情——用当时赫拉迪克人的评价来说,那就是一些奇技淫巧。

    仔细了解这个种族。我到是发现,地精一族和原来世界的人类有些相似,当然,我不是说外观,而是走向,地精的实力孱弱,在个体能力上,天赋不大,据说历史上最高就出了个领域级的强者,在当时来说。的确是弱的可以。

    于是他们的种族技能,就歪向了科技方面,但是,哪怕拿科技已经发达到一定程度的原来世界相比,在暗黑大陆依然是不够看,想想看,连号称终极战略武器的核弹,在暗黑大陆,也比不过世界之力强者的全力一击。

    所以自然的。哪怕找到了正确的发展路线,地精一族的地位依然悲催。直到最后,在地狱一族的入侵下,不小心给顺手灭绝了,也没有引起历史记载的太多描述。

    可谓是近代阿卡林的典范,让人忍不住为其伤心落泪。

    闲话少扯,虽然是这样一个可怜孱弱的种族,但是地精一族也有一项别人没有的绝技,那就是制作人偶,据说由技艺最高深的地精大师。所精心制造出来的机关人偶,和真正的活物几乎无二,除了不可能拥有的灵魂,喜怒哀乐的感情,以及生殖能力以外,无论是肌肤,体温。心跳,柔软度,都能模仿给你看,能够做一些简单的事情。听懂一些简单的命令。

    当然,还包括ooxx的功能。

    因此,由地精大师制作出来的作品,深得贵族们的喜爱,个中原因是人都懂。

    基于以上原因,这群赫拉迪克法师找到了地精,让他们制作了一具人偶,当然,作为赫拉迪克公主的载体,这个玩偶显然不能和以前那些作品相比,必须用最好的地精工匠,最好的材料,最精湛的技巧,最完美的结构,做成绝世的,瑰宝的,唯一的身体。

    最好,干脆做的和真人一样(换言之就是连女性的生殖功能也附带上)。

    虽然眼前这位万年公主没有说出来,或许是她也不知道那群法师当时龌蹉的想法,但是我却能感同身受的立刻感应道。

    因为……是男人啊!!!

    男人好色有什么错!!!

    男人想让女孩子怀孕有什么错!!!

    噢噢噢,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身上纷纷掉下来了!

    我脸色苍白,在少女们奇怪的目光中,趴在地上,四处摸索收集着什么。

    来到蒂亚的书桌前,我找到那份制作者名单,再次看了一遍。

    果然,没有出乎我的所料。

    这群制作者有一个共同的特点,第一,都是男性,第二,未婚。

    看到这里,我当场就哭了,作为宅男的灵魂,和数万年之前的他们产生了强烈共鸣。

    这是一群可爱的魔法师,为了心目中的女神,用尽毕生精力打造一具人偶娃娃的可歌可泣故事。

    故事继续。

    总之,花费数年的功夫,终于打造出了一具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充气……呃,是机关人偶才对,这些法师,开始用各种手段,将赫拉迪克公主的灵魂融入到机关人偶之中,让她变成真正的活人,眼看已经完成了最后的测试,就等着选个良辰吉时,让灵魂和**完全结合了。

    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

    这位万年赫拉迪克公主当时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意外,只知道融合的时间延迟,她被匆匆安置到我们所见的那个祭坛里,一开始还有人,那些制造者还隔三差五的去找她,安慰她不用担心,意外很快就会结束,并制造了各种保护她的魔法阵,防止其他人窥视。

    这样过了好几年以后,忽然之间,好像大家都把她给遗忘了,她就在那座祭坛里,呆了一年又一年,忍受不住孤独,沉沉睡去,不知何时醒来,等待厌倦了,复又沉沉睡去,如此周而复始。

    虽然并非像小幽灵那样,肩负着拯救父母的重任,歌唱万年,并且在最后,万年的希望,万年的信仰惨遭破灭,那么可怜,但光是想想,一个人在那种地方呆上数万年,也够可怜的了。

    听到这里,我们都不由报以同情的目光。

    然后的事情就比较简单了,她最后一次苏醒。其实是在当年我让乌鸦将那块开启祭坛钥匙的碎片取走,这个动作将她惊醒了,只不过不清楚我是敌是友,不敢贸动,结果一呆又是呆了八年之久,知道我们拿着山寨钥匙再次杀过来。

    难怪连说法方式都变成了人工智能,估计这么多年,灵魂给呆傻了。

    然后,我们所经历的那两个考验,其实是当年的法师们设下的诸多防护手段之一。【经过考验之后能继承宝物】自然也是她捏造出来的谎言了,她想离开,但害怕我们是坏人,所以才设下重重测试,至少,如果我们是她的族人的话,或许不会害她。

    拥有这样的理由,我们也不忍心责怪她当时的欺骗了。

    “好吧,你的来历。我们已经完全知道了。”和大家使了一个颜色,我说道。

    这位赫拉迪克公主所说的故事。大部分是资料上没有的,比如说假借打造赫拉迪克方块的名头,暗地里研究禁忌秘术,复活她们的公主,又比如说让地精制作机关人偶,最后发生意外被安置到祭坛里,等等这些。

    要是这些内容都有记载,后人们看到了,早就将她们的宝贝公主找出来了。哪轮得到我们三个去。

    大概正如她所说,这件事涉及到禁忌秘术,当年赫拉迪克族强盛,正是教廷的眼中钉,心中刺,所以不敢留下把柄,对于这件事情根本没有记录。这样才让这位可怜的公主孤零零呆了数万年。

    但是前半部分的故事,如她的身份,她患了魔法病,在16岁的时候死去这些。资料上却都有,而且我们还从资料上查到了连她自己也记不得的事情。

    比如说,她完整的姓名是什么,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意外,才让她临时被安置到祭坛,而后被放置play数万年。

    娜娜,是她的小名。

    这些内容完全吻合,相信谨慎的撒克隆他们,也能接受其赫拉迪克族公主的身份,不再疑神疑鬼了。

    “你的来历,我们大致上已经了解了。”花了足足一个下午,才将整个故事听完后,我伸了一个大懒腰,打着哈欠。

    “终于愿意相信我了?”对方反问一句,虽然冷冰冰的,却能听出讽刺之意,大概是对我们,准确来说是撒克隆他们所做的一番谨慎调查,而心生不满。

    尊贵的赫拉迪克公主,数万年后好不容易荣归故里,却被调查身份,任谁也会觉得不爽。

    “人之常情,人之常情。”我打了一个哈哈,笑道,然后稍微摆正颜色。

    “娜娜……”

    “否决,不想被一只猴子恶心兮兮的这么叫。”

    “哦,你也知道自己的名字叫起来很恶心了对吧,还算有自知之明。”我握紧拳头,额头嗖嗖的冒起了清晰可见的十字青筋。

    “我想这个问题,你该先问问你的嘴巴而不是我,或许,你已经分不清楚自己的排泄口在哪个位置了。”

    “混蛋,看我砸了你!”我举起一把大铁锤,半空乱舞着,又被蒂亚死死抱住了。

    “区区项链,竟然也敢欺负本……本幽灵的佣人!”在房间里乱成一团的时候,空气之中传出一声冷哼,小幽灵飞了过来,抓起项链就往她嘴里送。

    “吃了。”冷冰冰的吐出两个字,让人毫不怀疑,她绝对会这么做。

    “对……对不起,我错了!”项链惊叫的带着泣音道歉。

    实在让人不得不感叹食物链的强大。

    “嗯哼,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我顿时小人得志,凑上耳朵,狐假虎威的大声说道。

    “呜~~哼!呸!”明明可以爽快的对小幽灵说对不起三个字,但是面对我,里面的那位赫拉迪克公主却嚣张嘴硬得很,顿时就从带路党变成贞洁烈士了。

    “小幽灵,今天的晚饭就来个项链煮面条吧。”我打了个响指,一脸阴森。

    “项链煮小凡?”

    “是面条,面条!”我怒掀茶几道。

    “面条好像没了。”翻了翻物品栏,小幽灵如是说道。

    “那么爆炒项链。”

    “要加个小凡吗?”

    “对,就加个小凡吧。来个爆炒项链熊肉片……不对,为什么又是我?!”

    乘我和小幽灵斗嘴吐槽的时候,项链偷偷闪人,躲到了蒂亚手中,秉着不做死会死星人的精神,小声嘀咕了一句。

    “判断,智商低等一级的吵架。”

    “你说什么?”我和小幽灵忽地停下来,齐齐转头,怒目而视。

    “没……没说什么,我是说……说你们的感情真好。”项链顿时战栗。不做死就不会死,这个道理它还没有明白过来。

    “那到是,小凡可是我最忠诚的佣人哦。”总算说了一句好话,让小幽灵眉开眼笑,搂着我的脖子不放手。

    “好了,都快把正事忘了。”为了增加威慑力,我没有把这只大言不惭的吐槽圣女赶到一边看书,将她搂在怀里,继续狐假虎威的勾当。

    “刚才说到哪里来着。你的来历,我们已经清楚了。并且也没有任何怀疑之处,但是就你所说的故事,还有几个不完整的地方,我想问一问。”

    润了润喉咙,我比出两根手指头,严肃的向对方一伸:“第一点,听好了,你和赫拉迪克方块之间,到底有没有其他联系。我指的是除了用赫拉迪克方块来掩饰复活你的行动之外的关系。”

    “这家伙,是数学白痴吗?”

    “嘘,这句话绝对不能让凡凡听到。”

    从一旁传来两位赫拉迪克族公主的窃窃私语。

    我:“……”

    “啊哈哈哈……我们,我们没有在说什么哦,对吧,娜娜,快点回答吧。凡凡的问题,不然凡凡又要生气了。”

    察觉到我万念俱灰的目光,蒂亚连忙摇起双手。

    大概也察觉到了某种沉重的气氛,以及小幽灵不怀好意的目光。嘴巴不饶人的另外一位赫拉迪克公主,似乎缩了缩脖子,声音低了一分。

    “听好了,我只说一遍……”

    “其实,我刚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赫拉迪克方块,包括这条项链,都是为了我而制作的,就算除开掩饰研究禁术的原因以外。”

    ********************************************************************************************************

    ********************************************************************************************************

    ********************************************************************************************************

    ********************************************************************************************************

    ********************************************************************************************************

    ********************************************************************************************************

    ********************************************************************************************************

    ********************************************************************************************************

    ********************************************************************************************************

    ********************************************************************************************************

    ********************************************************************************************************

    3看綧不错请帮助我们宣传推荐本站,感谢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传都是我们高速首发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