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 宝物到手
    “什么意思,我辛辛苦苦跑来,好不容易完成考验,你却对我说这个?”我不仅在心里怒掀着茶几,在现实里也快要了。om

    “意思明确,非赫拉迪克人,没有资格继承守护之物。”

    “那你该早点说啊混蛋!”

    “拥有灵魂魔法,却非赫拉迪克人的可能性,实在前所未遇,不具备判断的条件,最后的血脉资格测试,本只是让防备系统尽善尽美,没想到竟然真的派上用场,惊险万分。”

    “惊险万分你妹啊,我的感受呢!”

    “再次重申,我没有妹妹。”

    我:“……”

    “凡凡,还有娜娜,都冷静一点,现在还是先想想该怎么解决吧。”见气氛颇有些剑拔弩张,蒂亚上前一步,劝解道。

    “还想什么想,看我将这破祭坛给拆了,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莫非是一条密封数万年的咸鱼?啊哈,或许是一具充【哔】娃娃也说不定。”我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警报,警报,检测到已知敌意,武力强度为最高五级,智慧强度为低下一级,防备系统开始启动,攻击系统充能准备中……”

    “吵死了,明明能量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还想唬人,看本德鲁伊空手拆高达的本事!”我怒吼一声,这混蛋人工智能,到这种时候了竟然还敢嘲笑我的智商,真是好胆量!

    “真是的,大家都冷静点。”蒂亚微微鼓起小嘴。有些生气了。

    对于她来说,凡凡是恋人,自然也是自己人,而眼前的祭坛,是自己的祖先所建造,那么无论娜娜到底是何方神圣,也同样是自己人。

    自己人和自己人打起来,是最不明智的行为。

    “我要求对方收回刚才的污蔑之语!”见蒂亚少有的生气了。我退让一步,但官方上的场面话还是得说一说。

    “驳回,我只不过是在阐述事实而已。”

    “你这家伙……”

    “好了,娜娜,凡凡不是笨蛋,我可以保证哦!”蒂亚真是在费煞苦心的化解我们两个的口角。

    “对对对。没错,我才不是什么笨蛋。”我连忙点头,附和说道。

    但是,这种莫名的悲从中来的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是不是笨蛋,已经到了需要别人来证明的地步了吗?

    那货听了,干脆沉默不语,表示不置可否。真是诚实……不对,真是可恨的混蛋啊混蛋!

    不过蒂亚说的没错,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而是应该想个办法。

    辛苦跑来一趟,我可不想徒劳无功,两手空空的回去,你看看,我**受到了那么大的伤害,你再看看。贝雅小丫头精神受到了那么大的伤害。容易么,就想让我们空手而归?门都没有。

    怎么办呢?我是不大可能了。虽说最后裤子脱了才被这家伙刷一把,很不爽,但是心里也清楚,对方拒绝的有理有据。

    本来就是赫拉迪克人的宝物,我一个没有赫拉迪克血脉的人,怎么可能会让我轻易获得,赫拉迪克人的祖先虽然蛋疼,但眼睛可不蒙,从一开始只有灵魂魔法,才能开启祭坛,到只有灵魂魔法,才能接受考验这些设定,我早就该想到了,对方对于继承宝物的资格,审核的十分严格,只不过我是那种国宝级别的,没有赫拉迪克血脉又拥有灵魂魔法的少数存在,所以才侥幸过了两个考验,结果到最后,还是被最后一道小小的,看似不起眼的测试给识破了。

    不过……对了。

    “那个……谁来着,娜娜,我们来个折中的办法怎么样?”

    “绝不妥协,绝不让步!”对面铿锵有力的回答道。

    混蛋,你丫什么时候变成烈士了!是在怄气对吧,绝对是在和我怄气对吧!

    忍住吐槽的冲动,我压下怒气,露出笑脸:“别这样嘛,先听我把话说完。”

    我将蒂亚拉到我前面,拍着她的肩膀,对娜娜说道:“你看,由她来继承怎么样?”

    没错,好不容易来一趟,我怎么能容忍空手回去,自己不行的话,不是还有蒂亚这个正经八百的赫拉迪克公主吗?

    “……”对面迟疑起来,但很快,还是拒绝了。

    “提议否决,不排除被胁迫的因素。”

    “胁迫你妹呀!我们从进入古墓一路过来,你不是亲眼看见了吗?我和她的关系像是在胁迫吗?像是在利用她得到宝物的样子吗?这时候,不是应该动一动你那多余的自主判断机能,乘着难得的机会将它用在有用的地方吗?!”我忍不住一连串的怒斥吐槽道。

    “……”

    好一会儿,祭坛里面没有发出声音,显然,那货又陷入了长时间的沉思之中了,是天河一号的话就赶快给我决定吧混蛋,不然以后就叫你386了!

    “那么,请蒂亚女士上前,接受测试。”就在我等的不耐烦的时候,终于,这个起了一个粘腻腻的娜娜的名字的家伙,屈服在我的淫威?之下了。

    “早就呆腻了,终于可以……”

    等等,等等等等——!!我似乎又听到那货充满感**彩的小声自言自语嘀咕了,是错觉吗?这真的是错觉吗?

    “真的可以吗?”蒂亚歪着头,看着我问道。

    本来只是想帮助我破解赫拉迪克方块的秘密,她大概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当然了,难道你想空手而回吗?笨蛋丫头!”我顿了顿神,将刚才那些凌乱的念头先抛在一边,怒其不争的敲了蒂亚的额头一下,推着她的肩膀上前。

    “快去快去,领了奖品。回家吃饭。”

    “领命。”天生元气乐观属性的蒂亚,也很快接受了事实,反正自己的,还不是凡凡的?

    向我调皮的行了一礼,蒂亚上前几步,站在我刚才被淘汰的位置上,那个自地面浮现的魔法阵,再次亮起绿光。开始检测蒂亚的资格了。

    哼,可笑,身为赫拉迪克族的公主,蒂亚要是还能不合格,哪整个赫拉迪克就没人有资格了。

    果然,一会儿后。亮起了明快的,让人一听就觉得发生了好事的提示声。

    “检测完毕,通过,通过,完全合格,蒂亚女士拥有最纯正的赫拉迪克血脉,毫无疑问。”

    “太好了。”我泪流满面,一把将蒂亚高高抱起,欢呼起来。

    经历了一波三折。总算是到收获的时候了。

    这时候,我已经将赫拉迪克方块的时候抛之脑后了,脑子里填满了从祭坛那货的口中抠出宝物的罗格第三抠门欲念。

    “竟然通过了,那就快点拿出来。”我厚着脸皮,在后面嚷嚷助威。

    “啰嗦,又不是给你的……”

    “……”

    这货……刚才说我啰嗦了吧,又是幻听吗?又是那该死的幻听吗?

    见蒂亚神色正常,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两行虎泪默默地从脸上流了下来。莫非我这个人。已经陷入了严重的自我吐槽境地之中,分不清现实幻境了?

    在我纠结万分的时候。祭坛忽然亮起一道冲天白光。

    白光之中,地面上刻画着的繁杂花纹一般的魔法阵,似墨水滴入海绵之中一样,纷纷化作液体,渗入地底消失不见,连祭坛面前的那座石门,也在缓缓的向地面下沉。

    当平台上的所有花纹,全部消失,巨大的石门也尽数没入地底后,似是解开了一道密锁般,中心的祭坛发出清脆咔嚓一声,然后,从正中间裂开一道缝隙,沿着这跟缝隙,向两边打开。

    一根唯美的银色宝石项链,静静漂浮在敞开的祭坛中心,散发出一抹抹神秘的光晕,逐渐漂浮而去,飞到蒂亚面前,而后,又主动的套在了她的脖子上。

    嗯,好不容易才敲开这座难缠的祭坛,所守护的就是这条项链?

    到底和赫拉迪克方块有没有关系呢?

    我双手抱胸,沉思起来。

    我好不容易又记起了被遗忘在一旁的微波炉童鞋。

    蒂亚呆呆的站在原地,愣了许久才回过神来,捧着胸口的项链,小跑着向我飞奔过来。

    “撒娇禁止。”我果断伸出一只手,挡住了蒂亚飞扑过来的打算。

    “为什么,我可是立了大功哦。”小丫头神气的晃了晃胸口那串银色项链。

    没错,比起用一根,这条项链更适合用一串来形容。

    和许多装备项链不同,眼前这串项链,除了中心的粉色宝石挂坠以外,以挂坠为中心,两边还垂下有许多点缀的米粒大小的菱形宝石,看起来富丽堂皇,高贵之极,而且显然是经过名匠的精心设计,这样一串华丽的项链,充满了典雅庄严感,丝毫感受不到金币宝石的俗气。

    佩戴在蒂亚身上,不知怎的,和她一身野性十足的打扮,竟然相映得彰,没有丝毫突兀,就好像是两者互补了一样,项链的典雅高贵,分了一份给蒂亚,而蒂亚的活泼元气,热情开朗,也感染了项链。

    无形之间,蒂亚整个就增添了一份成熟的艳丽,仿佛是刚刚从威严的王座上漫步而下,高贵无比的公主,让我几乎不敢再用小丫头这个字眼称呼她了。

    “咦哈,这串项链是从哪里得来的,可恶,我也要让匠师给我打造一串。”

    忽然之间,贝雅围绕着蒂亚转着圈圈,上下打量起来,显然对于这串项链,竟然能让蒂亚的气质一下子翻倍的成熟高贵,而十分在意。

    我去,你这情绪转变的有点微快呀,明明前一刻还在那边散发黑色气息蹲地画圈圈,眨眼之间,就从阿卡林的打击中回复过来了?

    看来我还是小看了这丫头的旺盛好奇心,本来以为她至少得到明天才能打起精神。

    “哈哈哈,不可能不可能,就算给一串一模一样的项链你带上,也只会起反效果,看上去更像是将大人的珠宝偷出来戴上,以为只有就会变得成熟的小屁孩而已。”

    既然贝雅打起精神来了,那我也就能够肆无忌惮的开始吐槽了。

    “天诛!!”话刚落音,就被贝雅丫头猪突猛进的飞扑上来,一个头槌攻击,正正撞在我的腹部上。

    “噗————!!!”我噗的一声,胃部被撞的一阵翻腾,差点没将昨天喝的肉汤给吐出来。

    这股熟悉的力道和准度……还真是完全恢复了精神呀这小丫头。

    “混蛋!”我怒了,抱起埋头于腹部的贝雅,将她举起,口中大吼。

    “哭泣吧,看我的阿根廷式摔跤!”

    “喝呀,没那么容易!”贝雅也娇喝出声,腰身一扭,身体柔软韧性之极的将一条纤细修长大腿,笔直从下往上甩了过来。

    “愚昧,这么简单的招式……”

    “啪嚓”一声。

    我的脸上多了一只小巧的公主鞋,鞋底微妙的凹陷了下去,在脸上逗留了好一会儿,留下一个清晰的鞋印以后,才缓缓滑落。

    “阿根廷式甩鞋,偷袭成功!”贝雅得意的比了一个字胜利手势,竟然还嚣张的探出鞋子的主人——那只裸露出来,套着白色棉袜的小巧玉足,在我的鼻尖上轻轻刮了一下。

    一点异味都没有,反而是淡淡的,让人想品尝一口的清香味道传来。

    吼吼,求舔足……不对,你这混蛋,竟然敢用脏兮兮的脚底碰本德鲁伊的脑袋,快点把袜子交出来……也不对,混蛋,总而言之我饶不了你!

    两眼喷着怒火,我做状哥斯拉的向躲到蒂亚身后的贝雅飞扑上去。

    “呸呸呸,活该活该,区区笨蛋吴一个,以后就给本殿下舔脚趾头好了。”这胆大包天的笨蛋公主,竟然还在蒂亚身后扮鬼脸,说出不可饶恕的挑衅之语。

    咦,这丫头,刚才好像一副回想起什么事情的样子,脸蛋猛地通红了一下,是错觉吗?

    最近错觉蛮多的,一定是我太累了。

    摇了摇头,我踏着让大地震撼的孔武脚步,一脸狞笑的逼近贝雅……

    第一章,先发出来吧,12点之前尽力再更一章,嗯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