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三章 人间处处有真情,哪怕魔王与幽灵
    ********************************************************************************************************

    在眼睛转动,思考的眨眼间,能量罩上的裂痕又重新修复上了。

    这家伙……

    我惊讶的看着冒牌督瑞尔,能量罩不可能自我修复,也就是说是它的制造者,眼前这货在花费能量修补。

    还有刚才的地面,也是它一直在修补,不然早就被超巨大化的冰之斩首剑刺穿了。

    明明体内的能量来源有限,用完就没了,但它还是孜孜不倦的浪费能量做这种事情,虽然说保护【考场】不受破坏,是作为考官加裁判的应尽责任,不过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够尽职尽责,不惜消耗,也没叫一声苦一声累。

    我被它的敬业精神打动了。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做故意破坏战场的恶人了,还有,速战速决,给这家伙省回一点能量吧。

    “嘎姆嘎姆嘎姆——————!!”

    一声吼叫,半空中的地狱格斗熊,全身泛起了暗红色的能量光芒,空气波动着的剧烈能量,让即使未曾接触到的地面和天空上方的能量罩,都微微颤抖起来。

    百分之……一百二十,嘎姆!

    没有丝毫的花巧,虚招,甚至舍去了便利的瞬移,地狱格斗熊化作一颗暗红刘星,气势磅礴的向冒牌督瑞尔俯冲下去。

    “嘎姆——!!”

    一拳!

    熊掌与镰刀的撞击,让空气发出一声轰然炸响,无尽的能量风暴在碰撞点产生,产生龙卷风一样的气流风暴。刮向四面八方。

    第二拳!

    右拳势尽,早已经蓄势待发,像弹簧一样压缩到身后的左拳,应势又挥了出去。

    刚接完一拳,身体还有些晃动的冒牌督瑞尔,只能伸出另外一把镰手,继续被动的格挡。

    哈呀,再来一拳!

    左拳挡住。右拳又重新蓄势完毕,再次发出。

    说时迟那时快,在短短的一秒之内,地狱格斗熊的拳头,就想暴雨似的连续向冒牌督瑞尔轰击了十多次。

    一秒十几拳,对于世界之力境界的强者来说。少了,而且少的可怜,对手完全可以乘着空隙反击一手。

    但是这十几拳里的每一拳,可都不是普通攻击,而是蕴含了二重技巧的普通攻击。

    每一拳,都是扎扎实实的,毫无花俏,蕴含着庞大的破坏力。

    我刚才一直在想,地狱格斗熊压制眼前的敌人。最好的手段是什么?

    除了十万星辰破坏炮以外,因为现在的武帝剑已经伤痕累累了,若不是逼不得已,命悬一线,我绝对不会再使用它。

    那么,除去武帝剑以外呢?面对冒牌督瑞尔这种几乎是纯近战型的强大对手,又应该是什么。

    地狱格斗熊的所有招式技巧,都在我的脑海之中划过一遍,最后还是停留在一个上面。

    那就是普通攻击。二重普通攻击。

    通过地狱格斗熊的格斗本能。利用可以连续输出的普通攻击叠加上二重技巧,完全压制敌人。让敌人找不到机会还手。

    当然,冒牌督瑞尔也可以选择放弃防御,改为与我对拼,但是,它没有二重普通攻击这种快速连续的技巧,纯粹普通招式对拼的话,它的攻击输出完全比不上地狱格斗熊。

    想要蓄点力,一次性大伤害输出,以弥补普通攻击的不足,地狱格斗熊又能利用蓄力的间隙瞬移躲闪,更赚。

    而地狱格斗熊的前身,血熊变身可是号称血牛,血厚皮厚,变成地狱格斗熊后,虽然个子小了,但是这些能力却没丢,杠杠的,也是世界之力等级的皮厚血厚,不像妖月狼巫,哪怕自己有赚也没办法和对方硬拼,地狱格斗熊完全不惧怕这种战术,如果冒牌督瑞尔选择的话,那么我相信先倒下的一定会是它。

    所以,现在的冒牌督瑞尔应该很纠结,正因为它分析了很多地狱格斗熊的资料,所以才会束手束脚,觉得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数据分析多了,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一时间,形势大好,变成了我完全压制着冒牌督瑞尔打,它那庞大的身躯,就像是狂风暴雨之中一头病怏怏的老牛,面对天怒,完全无力反抗。

    只要持续下去,用不了一会,这场战斗就能赢了,现在,我心里反倒担心自己,虽说二重普通攻击越来越熟练,但是想要做到百分之百施展,依然是有些难度。

    怕就怕一次失败,让冒牌督瑞尔找到空隙,喘过气来,要知道这家伙可是最擅长找敌人的破绽了。

    因此,我一直都是小心翼翼,宁愿控制攻击速度,也不想有一次二重技巧施展失败,幸运的是,面对现在相对于世界之力强者而言,十分缓慢的攻速,冒牌督瑞尔似乎也没有反击的余力。

    很好,就这么一口气……

    咦?

    忽然间,连续顺畅的收拳,出拳,收拳,出拳的动作,受到了阻碍。

    那一瞬间,我的目光偏过,看到了格挡拳头的那一只镰手,变得和以往不同了。

    那锋利的镰刃上面,凝聚起了一小团蓝色寒光,应该是在时间的仓促之中,只能在一个细小的部位,凝聚起这么一团冰冻能量。

    然后,用这个聚集能量的部位招架格挡地狱格斗熊的拳头。

    冒牌督瑞尔并非是想用这股力量,对地狱格斗熊造成那么丁点的伤害,这绝对是徒劳无功的做法,而是利用冰的粘性,阻隔了一下我收拳的动作和速度。

    如果之前有防备的话,这种相对于地狱格斗熊的力量而言,根本不算什么的粘性,是造成不了障碍的,可是我没想到呀。注意力都集中在怎么让自己的二重普通攻击百分之百施展出来上面去了。

    所以,下意识的,没有防备的收拳动作,就被冰冻粘性给滞延了一下。

    就是这零点一秒时间不到的滞后,让大脑宛如计算机一般精密的冒牌督瑞尔,找到了那毫不起眼的一丝空隙。

    它不退反进,竟然将庞大的身子压了上来,镰手一勾。挡住地狱格斗熊的去路,同时全身冰冻的蓝芒大绽,将地狱格斗熊包裹进去。

    那种连时间和空间都能几近冻结的力量,让我感受到了裸奔南极的快感,身形一滞,虽然地狱格斗熊的暗红色力量立刻就从身体涌出。保护了自己,但是一时半会却没办法冲破这股冰蓝色力量的包裹。

    冒牌督瑞尔,真的是打算拼掉最后一丝力量,作最后一搏了。

    无法突破冰蓝力量的包裹,我骇然发现,瞬移施展不出来了,也就是说……

    看着对方一双镰手勾了过来,满满一副怀中抱妹杀的动作,我拉下了一张布偶熊脸。

    也就是说。对方打算跟我零距离的肉搏战了,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发挥它的近战能力,并且削弱地狱格斗熊的格斗本能。

    因为是格斗本能,对柔术嘛,虽然有一定加成,但肯定远远比不上。

    于是,热血沸腾的战斗顿时变了个样,变得像是两头河马,在泥潭里打滚。

    时不时我压在上面。对着冒牌督瑞尔的脑袋一顿饱揍。

    时不时又被对方反制。逮着我镰手就是一顿乱敲,还恬不知耻的将那恶心的异形大嘴咬上来。还好我闪得快。

    这哪里有世界之力强者交战的样子,是小孩子在互相揪着对方的衣服扭打摔跤吧,虽然场面略有点凶残,扬起的漫天冰尘雾,就像有两头顽皮的巨龙在地上打滚。

    我甚至可以想象场外看到这一幕的蒂亚,目瞪口呆,无法置信的模样。

    不过没关系,我连节操都卖了,还在乎玩泥巴?

    揍死你!揍死你丫的!看我隐藏多年的超必杀——红枣萝卜拳!

    噢噢噢——!不小心被撂倒反制了!救命啊!异形袭击人类啊!你妹的有口臭别把嘴巴凑上来好不混蛋!

    这样的河马打滚战斗,约莫持续了十多二十分钟。

    忽然,包裹着自己的那层淡淡冰蓝光芒被收了回去,与之相应的是冒牌督瑞尔甩了我一记镰刀,纵身一跃,拉开了距离。

    哦,我都忘记了,原来还有一层冰蓝能量罩裹着自己,限制自己瞬移。

    忘记了酝酿积蓄力量,将这层烦人的能量突破,早早脱离这种毫无高手风范的战斗方式。

    绝对不是因为太投入这种战斗,只不过是单纯的忘记了而已,我又不是贝雅,这种小孩子打架的行为,身为成年人的我怎么可能上瘾,你说是吧。

    对面,督瑞尔正用阴森冰冷,看不出丝毫感情波动的目光看着我,忽然开口说话了。

    自战斗打响以来,这厮第一次说人话了,而且一说就是没好事。

    “警告,警告,鉴于考验者的实力不断增强,现特许解禁第二方案,可能对考验者造成生存障碍,请务必小心,建议弃权,重复,鉴于考验者……”

    从督瑞尔的身上,发出了严重警告,并且还配上了不知道从哪里发出来的,类似防空警报一样高昂刺耳的【biubiu——】声。

    还带配乐,真是尽职尽责的警告,除了聋子以外,没有人能忽视或小看。

    话说回来,生存障碍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在十分隐晦含蓄的告诉我——不弃权,就送你回老家结婚哦?

    “选择时间结束,考验者无明显弃权行为,默认接受,考验继续。”

    我稍微一个走神,对方立刻就宣布结果了,喂喂,太快了吧,我的生命就只值得这几秒吗?

    虽然说就算给再多的时间,我也不会选择弃权,这是态度问题,态度问题懂不?就像书店老板明知道你是来蹭书的,不会买下,也还是会笑脸相迎。这才是合格的社会人士。

    在我吐槽的时候,冒牌督瑞尔的身体忽然变得单薄起来。

    没错,是变得单薄起来了,渐渐地透明化,能量化,由一具实体异形,变成了一具冰蓝色的半透明能量体异形。

    这个转化步骤,大概花了十多秒。

    随之。大量的蓝色光芒在它身上聚集起来,两只镰手也跟着收缩至胸前,臃肿巨大的虫肚子挺直,下面几双短小的肢节爪脚,死死抓住地面,就像一座炮台的基座。

    怎么回事。这种【歼星炮准备,能量积蓄10%……20%……30%……】的强烈即视感。

    不对,等等,这位英雄,壮士,好汉,有话好说,别忽然就脱裤子啊,我还没有心理准备!

    我反应过来。瞬间就吓尿了。

    对方分明就是【十万星辰破坏炮】的节奏啊混蛋!

    等等,我的十万星辰破坏炮呢?来就来,打炮谁怕谁!

    熊掌一挥,布满裂痕的武帝剑出现在怀里。

    看了看上面的伤痕,我愣了一下,默默的收了回去。

    不能用。

    既然被逼到这个地步,没办法了。

    深深吸了一口,我跳起半空,注视了一眼地面还在不断蓄能的冒牌督瑞尔。然后抬起头。深沉的仰望着星空……虽然根本看不到星星。

    好吧,下次来个仰望星空派。

    小幽灵。最好准备了么?

    默默问上一句,得到回应以后,我毫不犹豫的开启了项链的合体能力。

    刹那间,白色的圣光降临于世,让地面上不断积蓄能量,呈现出深幽冰蓝之色的冒牌督瑞尔,完全比了下去。

    然后又有一股暗红色的光芒,和洒下的无穷无尽白光,混作一团,不断追逐,嬉戏,融合,两股光芒混合在一起,开始散发出一种纯正璀璨的金色。

    天空之中,一股无名的气势忽然威压而下,就连能够完全无视妖月狼巫以及地狱格斗熊的领域威压的冒牌督瑞尔,都感到了一股莫名的【机能】失调。

    而此时,更加严重的是,不是那一团忽然爆发出恐怖力量的圣白与暗红。

    而是远在第三世界。

    那个极寒冰洞,那张湖中唯美的冰床帘幕之内。

    那个有着一对猫耳发束的女孩,完全睁开了双眼,刹那间,冰洞一片冰蓝氤氲,空间,时间,纷纷冻结,不再流逝。

    做了一个微微低头的举动,少女抬起一只洁白无瑕的小手,轻轻在空气上面一点。

    而后,在第一世界,浑身冒着璀璨冰蓝光华的冒牌督瑞尔,眼看就要【歼星炮,能量100%,准备发射】的冒牌督瑞尔。

    无声无息的破碎了。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