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二章 山寨也霸气
    巨大的冰之斩剑,占据了整个战场足足数十分之一的面积,看起来就仿佛是支撑起这片天与地的脊椎梁柱,震撼无比。....

    当那宛如战舰头部一般的骇然巨大的剑尖,和冒牌督瑞尔那高高举起的手臂碰触刹那,整个战场剧烈的摇晃颤动起来,仿佛惊涛骇浪之中的一叶小舟,晃动的幅度之大,可以毫不夸张的形容,就像是在荡秋千一样。

    在如此剧烈的抖动中,那些比钢铁还要坚硬的冰地,以剑尖落地的位置为,向外龟裂,眨眼间就蔓延至整个战场,看似随时都要崩溃。

    绝对是世界之力级的一击,当初在人妻骑士时,就曾经以这一招,同样的打败人妻骑士所制造出来的,拥有世界之力级别力量的巨大冰龙。

    说起来,那头巨大冰龙,到是和眼前的冒牌督瑞尔十分相像,同样是没有任何结界,同样又拥有世界之力级的实力。

    只不过,那头巨大冰龙的脑袋,可就要简单许多,远不如眼前的冒牌督瑞尔般将每一个细节都计算到极致。

    还能用这一招,大概类似的敌人吗?

    抱着这样的疑问,我抱着柄剑剑柄,继续施加压力,全力刺向地面。

    如今的冒牌督瑞尔,已经完全被下面的冰剑躯体挡住,就宛如巨人脚下的一只蚂蚁般渺小,看不到它挣扎的样子,不知道它在--5-->的撞击下,情况如何。吃饭了吗?睡觉了吗?双臂断了吗?还是说……依然坚挺。

    感觉上,我现在已经不再是和冒牌督瑞尔战斗,而是与天战,与地战,想要用这一把巨大冰剑。将整个战场刺穿。刺出一个窟窿!

    到时候,考验也就不攻自破了,对吧,其实完成考验的方法。并不一定要打败眼前的冒牌督瑞尔。

    我为自己的智慧而震惊,感觉这种想法简直碉堡了,别人在战斗的时候,都是想着怎么将对手打败,赢得比赛。而我却是在想着怎么将整个战场破坏,把对手直接吓尿,不战自胜,这就是所谓的境界和眼界的高度了。

    咳咳,话题扯开了,总之我现在比较无聊,除了一股劲的将冰之斩剑往下插以外,也做不了什么,甚至无法判断冒牌督瑞尔是死是活。

    就在这时……

    轰隆一声。原本使足奶劲也难以再插下一毫的冰剑,忽然松动,猛地陷下去了一小截。

    为此,我用力过度,脑袋狠狠撞在了巨大的剑柄上。

    怎么回事。莫非战场终于被刺穿了?

    顾不得刺疼的撞伤,我大喜过望,连忙咬紧牙根,憋足力气往下插。

    再一点……再一点。就能将战场破坏,就能赢了。

    又是轰隆一声。剑柄又陷下一小截,这次我好歹有了心理准备,没有一头再撞上去了。

    调整好姿势,我继续的用力插。

    再来一点……再来一点说不定就行了。

    咦?

    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眼角余光一扫,我忽然察觉到异常之处。

    按道理来说,冰剑正在逐渐的刺入战场地表,眼看就要将整个战场空间刺穿破碎了,是这样没错吧。

    那么,地面上的龟裂裂痕,也应该逐渐扩大增加才对。

    为什么我看到了,这些裂痕不但没有增加,反而有逐渐重合回去的势头呢?

    莫非是回光返照现象?

    你妹的回光返照呀,战场又不是病人!

    我在心里怒然掀桌一记,终于察觉到了情况有变。

    冒牌督瑞尔那货,绝对没有在坐以待毙。

    问题是它现在到底在做什么?我却一点也看不见,现在全部的精神力量都被巨大冰剑所牵制,连探出精神力去查探这种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

    这种感觉,就好像你正在自己的房间里坐着码字,忽然楼下的人拿着电钻在你的菊花正下方“嗞嗞嗞嗞”钻个不停,心里渗得慌,坐立不安,生怕对方钻过了,兼之电钻恰巧又坏了,嗖一下,那钻头就弹了出去,携带着强烈的旋转力穿过椅子……

    菊花一紧的感觉,大概也不过如此。

    心里正在惊疑不定,忽然又是轰隆一声,插下了一截,然后轰隆的声音,频率逐渐加快,到最后甚至是平均两秒发生一次,冰剑插下去的速度,也变得无比顺畅。

    当整把冰剑,足足有一半的长度--5-->地底的时候,我终于用肉眼看清楚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一个小黑点,正沿着巨大的冰剑往上爬,看起来就像是蚂蚁上树。

    但是这只蚂蚁不简单,它挥动着粗壮的镰手,往冰剑上狠狠一刺,一勾,然后,巨大的冰剑就碎裂一截,发出轰隆一声,而这只蚂蚁,则是顺着这股勾力,往上一跃,再次用镰手刺住一截冰剑,然后用力一勾……如是不断重复。

    噢噢噢噢——————奎爷来了思密达!!!

    我吓的灵魂都在剧烈颤抖,语无伦次的惊叫一声,这种霸气无比,走到哪破坏到哪,遇神杀神遇魔屠魔的凶残攀爬方法,我只在传说中的奎爷身上看到过!

    难怪冰剑插入的如此顺利,原来不是真正被插下去了,而是被冒牌督瑞尔一截一截斩碎了思密达!

    冷静思密达,我得冷静下来思密达,不能再思密达了混蛋思密达!

    饶是变身妖月狼巫后,无论是智商还是镇定都提升了一大截,我还是慌乱起来,面对如此霸气的敌人,我真怕一个不小心就变成了太阳神牌手电筒。

    最为激烈颤抖的轰隆一声响了起来,眼看已经蚕食了一半冰剑,冒牌督瑞尔似乎心满意足了,没有选择继续破坏。而是让巨大的躯体沿着笔直垂直的剑脊攀爬,两只镰手就像登山镐一样,宽达百米的剑,对于冒牌督瑞尔来说简直就像是一条康庄大道。

    数百米的距离瞬间即至,转眼间。冒牌督瑞尔已经趴到护手位置。然后高高一跃,举起镰手朝我斩了下来。

    真是个暴力的家伙。

    我连忙放弃冰剑了,躲过了它这一记斩击。

    失去力量支持的半截冰剑,终于像一座肢解破碎的冰山似得。分崩离析,化作无成千上万团大坨大坨的冰块,砸落在地,也将坚硬的地面砸出一个个大坑。

    由此可见,这把冰剑的硬度和威力还是有的。

    不是我方不给力。而是敌人太凶残。

    冒牌督瑞尔的攻击没有结束,它似乎不大甘心于辛辛苦苦破坏冰剑爬上来,只给我这么一记就功成身退,在我躲了过去以后,它飞翔于半空的庞大身躯,做着灵活的转身动作,腰身一扭,虫肚子一甩,再次正面对着我。隔空唰唰挥出数百道镰斩。

    这些镰斩就像一道道锐利的弧形激光,要是被击中的话,保不准身体就会变成两截甚至是数截了。

    不过没关系,地面上也就罢了,空中可是妖月狼巫的天下。这货也不看看它自己长的什么形状。

    半空之中,妖月狼巫闪过一道道捉摸不定的魅影,轻易的闪过了这些攻击,并且顺势逼近冒牌督瑞尔。从天上一直打到地面,将它柔软的虫肚子以及菊花狠狠蹂躏了一番。让它明白了谁才是空中王牌。

    这一下,总算是找回了一点刚才冰剑被破坏的面子。

    不过这样也不是个办法,连妖月狼巫现在威力最大的大银河……大宇宙……咦,什么顺序来着,这种小事请不用在意。

    咳咳咳,现在,连妖月狼巫威力最大的招式对冒牌督瑞尔也没有用。

    幻术,精神力攻击,还有领域压制,也统统无效,这货就是为了克制妖月狼巫的能力而特别制造出来的吗?

    总之妖月狼巫形态的三板斧已经用光,看来是没办法对冒牌督瑞尔造成威胁了。

    没办法,最后还是得依靠地狱格斗熊变身啊。

    悬浮于半空,和刚才在空战中吃过亏,不敢冒进跃上来,选择在地面上待机警戒的冒牌督瑞尔,刀光剑影的对视着,我忽然身体前倾倒下,头朝地面的笔直坠落,这个动作似乎让对方吓了一跳,不知道我在卖什么关子。

    就是现在!

    耀眼的华光闪过,在短短的半秒时间不到,白袍纤细的妖月狼巫,已经变成了棕毛白肚,四肢短小的笨重布偶熊。

    变身切换还是有一定的空隙,尤其是面对眼前的冒牌督瑞尔,这种脑袋堪比天河一号的家伙,更是不能疏忽大意,所以我才故意做出坠落的动作,给它喂食了一包--5-->巧克力。

    如今,变身完成!

    短短一愣神的功夫,冒牌督瑞尔似乎也反应过来我的小算盘了,两只镰手用力一勾,以最快的速度,冲了上来。

    在我完成变身的刹那,天空忽然一暗,头顶上一双破空的螳镰斩落下来。

    巨大的战场再次剧烈颤动起来,扬起漫天的冰雾,才刚刚弥合的冰冻地面,又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龟裂裂缝。

    雾气之中,隐约能看到一大一小两道影子,交织在一起,你来我往,互相僵持推攘。

    “嘎姆!”

    “嘶嗷!”

    伴随着拼尽全力的怒吼声响起,两股气势骤然爆发,周围的雾气似被一张大手撕碎般砰然散开,里面的轮廓终于清晰的呈现出来。

    足有五六米高的冒牌督瑞尔,喘着冰蓝色的粗气,将它那光是锋刃就有两米长的镰手,狠狠压了下去。

    而在它对面的,是只有不到它三分之大小的,一只毛茸茸的布偶熊,举起两只熊掌,死死支撑头顶上压下来的锋利镰刀。

    地面上触目惊心的龟裂,就是以这一熊一异形为中心,四散开来,破裂程度丝毫不逊色于刚才巨大冰剑落地所造成的破坏。

    这意味着,短短这一次接触。碰撞,都是世界之力等级。

    冒牌督瑞尔的能量来源有限,所以绝对不会和你打什么热身战,试探战,一上来就是全力以赴。务必将考验者赶回老家。甚至结婚。

    可以看出,它已经用尽了全部的力量,就连下半身的虫肚子,都高高的翘了起来。外表蹦起了一道道可怕的青筋,仿佛随时都会爆裂。

    而站在它对面,和它不相上下僵持着的布偶熊,也不轻松,看起来也像是在用尽吃奶的力气支撑着。那全身毛茸柔软的棕色熊毛,正一颤一颤的鼓动着,从身体里面散发出大量的蒸气,就好像处于严重高温过载运作,只能不断浇水冷却的机器。

    和……和我料想的一样,果然是力气势均力敌,变成了僵持的场面。

    所以……所以我才说……讨厌……讨厌这种毫无技术含量的战斗!

    从未将地狱格斗熊的力气,如此淋漓尽致的施展出来,并且还无法压制对方。

    虽然说是说讨厌。但其实,很痛快,全身的热血都沸腾起来了,正在一点一点的逼近人来疯的警戒线。

    随着这股沸腾奔流的血液,头顶上死死托着的镰手。也正在巍颤颤的,一点一点的抬高起来。

    “嗷嗷——!!”

    似乎察觉到了,这样僵持下去对它更加不利,冒牌督瑞尔毫不犹豫的就是低头一咬。

    将它那异形般的脑袋。以及锯齿般的大嘴凑了上来,嘴巴未到。从里面喷出的冰蓝色气息,就让我的后脑勺一凉,完全清醒过来。

    你妹的,不知道君子动手不动口吗?!

    手上的力道一撤,身体顺着镰手斩下而倒下,两条粗短的熊腿却相反的向上一蹬,正好踹在了冒牌督瑞尔的下巴上,将它踹的巨大身体都飞了起来。

    愚蠢的人……不对,愚蠢的魔王哟,竟然敢小看地狱格斗熊的近战能力!

    我发出不屑的蔑视,下一瞬间,瞬移来到高高飞起的冒牌督瑞尔身后,一记返身踢,再次将它庞大的身躯踹飞,足足在地面上滑行了上千米,才用镰手勾着地,勉强刹住了车。